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我和姐夫的激情

一路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基本都是他问我答。

刚到家,姐夫就把T恤脱了朝卫生间走去,留给我一个又宽又阔的后背,运腰间白色内裤边缘露出一截。

“对了”,他回头看我一眼,似乎想起什么,指着洗手间左边的一扇门说:”这是你房间,对面是我和你姐的。我冲个澡,待会出去吃饭。”

我说好。

卫生间马桶传来粗壮有力的滋水声,是他在撒尿

房子大概六七十平米,收拾的很温馨,客厅里的餐桌、椅子都摆放的很整齐,旁边隔离出来几平米用作厨房。但整体格局不是很合理,尤其是两个卧室门正对着,距离不过一米多一点。

浴室水声哗哗,磨砂玻璃后,姐夫的身影上上下下晃动。水声停止,他把沐浴液涂在身上,先是后背,然后是下面,最后是小腿。水声又响起来,把出神的我拉回现实。

我走进属于自己的小次卧,书桌,台灯,小书架一应俱全,显然稍微布置了一番。房间是朝北的,对面有条马路。窗外晴空万里,太阳肆无忌惮的散发着光和热,路上几乎没什么人。我找出换洗的衣服,也准备冲个澡。下地铁走了不到一公里,浑身上下几乎湿了个透。

洗手间的洗漱台上摆满了表姐的各类女性洗漱用品。旁边晾衣架上有一条白色内裤,应该是姐夫刚刚换下来的,腰际边缘有些脏了,是条平角裤。鬼使神差的,我拿了起来。内裤前襟处已经有些泛黄,上面还有一两根脱落的阴毛,但并没有太大的异味,只是淡淡的汗味还有洗衣液的味道,应该是今天刚换的。
但这就足够了。我看看自己已然挺立的下体,把内裤套在了上面,闭上眼睛,一手抚摸乳头,一手轻轻的套弄起来……
最全小说https://www.51tgzq.com/category/gaysex/gaystory
等我洗完澡出来,姐夫仍光着上身,只是把运动裤换成了阿罗裤,正坐在自己房间沙发上打游戏。他们的主卧很宽敞,有个小阳台,双人沙发前挂着一台液晶电视,一张大床紧靠着洗手间的那面墙壁。

“太热了,别出去了,叫外卖吧。有想吃的吗?”

“没有,都行。”
“肯德基?”

“可以”

他比个OK的手势,刚低下头又快速抬起,好像发现了什么一样,一双眼睛锁在我的脸上好一会才低头点餐。
我吃了一个汉堡就饱了,不好意思吃完就走,只好坐在他对面的小凳子上边吃薯条边打发时间。我不时瞄向他,他的胸膛很结实,乳头是浅褐色,颜色并不深,其中左边一颗长着一根很长的汗毛,小腹的体毛一路蔓延向下,愈发浓密。他的小腿很结实,细密的腿毛看上去格外性感。

姐夫似乎胃口很好,吃完汉堡薯条,接着津津有味的啃鸡翅。

他一条腿踩在沙发上,另一条腿敞开呈环形状,中间放着垃圾桶。他啃的很熟练,一块鸡翅放到嘴边,牙齿发出磕巴磕巴的响声,很快一根骨头便吐了出来,接着又是一根。

我瞥到他现在这个姿势有点走光,尤其是敞开的那条腿,大腿根部一览无余。相比毛发丛生的小腿,他的大腿明显要白很多。只是包裹在阿罗裤的私处因为坐姿问题显得鼓鼓的,形状隐约可见,很明显他放到了左边,大腿和裤子的空隙中露出一枚垂头丧气的蛋蛋,凹凸不平的表面长着些许阴毛。

他抽出纸巾擦擦嘴,顺势躺在沙发上,春光乍泄戛然而止。

“好饱。”他拍拍肚子说道。

这回轮到他盯着我看了,我被他看的有点不舒服,瞥到桌子上吃的乱糟糟,伸手一股脑全扫进垃圾桶里,没话找话:“肯德基比麦当劳好吃。 ”

他目光灼灼,一直没有从我身上离开,对我的话置若罔闻。突然,他幽幽开口:“你是gay?”

“啊!?”我差点叫出来:“你从哪看出来的?”

说完立马发现这句话回的太没水平,简直像在不打自招。我大脑顿时一片混乱,脑海中瞬间闪过无数念头,难道他发现我刚才一直在盯着他的那里,还是因为我在地铁上碰了他下面,又或者是我和朋友聊天信息被他看到了……明明开着空调,我却感觉整个人像被丢在外面曝晒一样,后背的汗水一颗接一颗的向下滚。

我尽力压住内心的惊慌,和他四目相对,他面无表情的脸上让人捉摸不透他是真的发现了什么,还是仅仅在开玩笑。

“ 没,看你左耳戴了个耳钉。”他拿起手机,不再看我。
我想起洗完澡出来他看到我的怪异眼神,感觉背后一阵凉风吹来,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谁告诉你戴耳钉就是gay?”
“网上看到的。”他回答的漫不经心,习惯性的又把手指放到嘴边啃。

“我怎么不知道?你看这种信息,我还怀疑你是呢。”我反将一军,暗暗为自己的机智鼓掌。

他一愣,用一个微笑结束谈话:“那去问你姐吧。”看他不屑的表情,似乎对gay有很深的成见。

整个下午他都倒在沙发上玩游戏。我呆在自己房间收拾东西。两人都没有关门,中途我听到表姐打电话过来,问他是否接到了我。

表姐回到家已经下午六点多了,我和她多年不见,她似乎一点都没变,个子比我矮十公分左右,脸上画着淡妆,留着齐耳短发,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巴长在那张小脸上刚好合适,笑起来有个浅浅的酒窝。只是眉眼之间给人一种不好相处的感觉。

“我表弟第一天来你给他叫外卖吃肯德基?你衣服能不能不要脱了就乱扔?还有当着我表弟的面,你能不能穿件衣服?”表姐扔下包,就机关枪一样的朝他开火。表姐是个脾气火爆的人,属于得理不饶人,无理也要争三分的人,从小就没人敢惹她。

姐夫不耐烦的看了表姐一眼,没有说话,默默打开电视,把声音调高,作为反击。
“好了姐,是我要吃肯德基的。跟姐夫无关。”眼看火药味越来越浓,我只好把事往自己身上推。

“别叫他姐夫,没领证呢!”
听到这句话,他出乎意料的笑出了声,站起来把表姐手中的T恤接过来套在身上。
我发现自己上当了。临来前,老妈从姑姑口中得知两人已经领证了,年底准备结婚。所以特地嘱咐我见面要叫姐夫,一来这样显得亲热,二来能哄我姐开心。现在看来应该是姑姑为了在农村老家给自己挣面子,夸大了事实。毕竟和表姐同龄的女孩都早已结婚生子。

晚上为了补偿我,表姐带我去了便宜坊吃烤鸭。席间,她给我介绍了下这个不愿让我相认的“姐夫”。

姐夫今年二十九岁,山东人,学建筑工程的,一直在工地在帮忙做规划和管理。按照表姐的表述,实际就是个高等民工。姐夫经常各地跑,先是国内,后来又外派去了国外的阿拉伯国家。和表姐谈了一年,他不想再继续做下去,感觉没有什么前途,回国后便想着转行。但找了一个月的工作都没什么合适的,表姐渐渐有些情绪了。虽说他一直花的是自己的钱,但身为一个男人一直无所事事,终究有些说不过去。

“老娘们话真多。”表姐刚说完,姐夫立马接了一句,还是用的山东方言。我忍不住笑起来,表姐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看得出,表姐是喜欢他的,只是在婚姻大事上,不可避免的要考虑到钱的问题,从小她就是个争强好胜的人,好不容易考上大学,跑到北京来为的就是远离那个小县城。至于姐夫,或许是因为他是个男人,又或许是表姐太强势,感觉他一直强行忍耐着一些东西。

“干!”他举起酒杯向我示意。他喝的不少,脸蛋在灯光下红扑扑的,眼睛眯缝着,眼神有些迷离。恍惚间,我感觉到他又用中午的那种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和他碰杯,两个人一饮而尽。他还想再喝,被表姐拦住了。“别喝了,阳阳明天一早还要去公司报道呢!”

“老娘们不光话多,事也多!”他喝多了。

晚上回到家不多会便上了床,但迷迷糊糊的总是睡不着。一会担心明天入职将要面临的工作,一会又想起毕业前夕分手的前男友。来到北京,总感觉像在做梦,不真实。

“你轻点,你怎么老这样,疼!” 隔壁传来窸窸窣窣的说话声,断断续续的,是表姐的声音。

隔了一会,姐夫粗声粗气的应了一声:“嗯。”
接着是若有若无的呻吟声,还有床的咯吱咯吱声。

我顿时清醒了。不知道是他们声音太大还是我耳朵过于灵敏,他们的对话变得格外清晰,像在枕边呢喃耳语一样。

“你轻点!我表弟在隔壁呢!”

“嗯!”

卧室门上面的副窗露出朦胧的亮光,我仿佛看到两具肉体在那张铺着灰白格子床单的双人床上翻滚。
不知过了多久,表姐又开口了:”怎么了?”

下面的话很轻,断断续续有些听不清楚。

“去洗澡。”表姐催促他,两人似乎已经结束了战斗。

“不洗!困!”

副窗中的光亮消失,月光透过窗帘打进房间,我看一眼手机,已经一点多了。
2新工作远比想象中容易上手,只是北京生活节奏太快,好不容易挨到第一个周末,我竟然一觉睡到了十一点。

去卫生间洗漱,刚好碰到姐夫要出门。他背着双肩包,身穿深蓝色T恤,搭配一条军绿色短裤,脚上穿了一双new balance的灰白色运动鞋,少年感十足。他似乎刚洗完澡没多久,头发湿淋淋的。
“早,姐夫。”
姐夫看我一眼,点点头当作回应,眼神旋即又落回洗手间门口旁边的镜子上。他脸上的表情很轻松,好像心情不错。我总有一种错觉,在表姐面前深沉压抑的他是虚假的是不真实的,此刻的自然状态才是他的本性流露。

姐夫对着镜子简单照了照正面,又侧过身子看一眼侧面和背面,自我感觉颇为满意。不知道是不是裤子太过修身,他解开腰带拉下拉链,手伸进内裤裆部向下推了一下,目测是把朝上的阴茎像拨弄钟表一样掉了个个,然后又重新把裤子系好。我瞥到在这条短裤的衬托下,他的屁股也变得挺起来,肉嘟嘟的,让人有一种想要上前捏一把的冲动。

我洗完脸走出来,两人四目相对,姐夫眼光一闪一闪的打量着我。

”耳钉摘了?“他问。

我一愣,下意识去摸左耳,想起早在到北京的那天晚上就把它摘了下来。一方面觉上班还是要正式一点,另一方面也不想再被类似姐夫的这种直男癌看出是gay。我实在想不明白,他一个直男为什么如此执着于耳钉这件事。
姐夫看一眼手表,急急忙忙冲进卫生间撒尿,水声哗啦啦,不等把裤子提上,他便走了出来,我看到他的下体一闪而过,颜色很深也很粗壮,周围一团阴毛又黑又密。姐夫转身跑出去,关门前丢给我一句:”早餐在卧室,别浪费了。“

我走进他们的主卧,房间里乱糟糟的,两人的内衣外套胡乱的扔在床上,沙发上。茶几上放着几根油条和一杯豆浆,还是温的。最近表姐打算自考,倒休时间常常一早就跑去图书馆待着,家务全扔给了姐夫。当然,仅限表姐忍受不了提出抗议的情况下他才会稍作整理。

吃完早餐,我准备把塑料袋,连同桌子上的果皮、纸屑一同清理掉,刚拿起垃圾桶,就闻到一股奇怪而熟悉的味道,在垃圾桶最上层扔着一沓很厚的卫生纸,中间湿了一大片,还露着半根卷曲的毛发。

我把卫生纸打开,一股腥咸味扑鼻而来。和预想中一样,是一滩精液,姐夫应该刚打出来没多久,黏稠的液体还没完全被纸吸干。他射的不少,卫生纸上一大片痕迹,浸透了好多张,只是精液有些发黄,好像憋了很久。在擦拭精液的另外几团卫生纸上,都被他或多或少扯下一两根阴毛。而床中央明显湿了的那一块,应该是姐夫打飞机长时间坐在一个位置不动,两股间的汗水打湿的。

我回想起他离开的那一幕,那浮光掠影的一瞬,他黝黑的鸡巴,茂盛的阴毛。我硬了。

我坐在姐夫刚刚坐过的地方,褪下内裤,想象着他打飞机的样子。他应该和是我一样的姿势,双腿叉开,一手看着手机的视频,一手握紧鸡巴上下撸着。他不时低头看一眼自己的龟头,这时他会减慢速度,看包皮将龟头全部裹住,然后又露出来,这种视觉感受让他觉得具有了超能力,仿佛能看到自己的鸡巴在爱人体内运动的状态,一抽一插。

他把手机立在床上,这样更舒服一些。视频里的男女即将高潮,叫声越来越来淫荡,姐夫加快了速度。就在快要喷射的那一刻,他拿起刚刚放在身边的卫生纸迅速包住龟头,但还是慢了一步,有些精液已经喷到身上。他的鸡巴青筋毕露,龟头通红滚烫,姐夫不耐烦的把卫生纸扔在地上,撕下一片卫生纸继续擦拭,并把马眼里的残余精液挤出来。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zhengjiudashi

赞(13)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我和姐夫的激情

评论 6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1. #6

    看过近乎最好的文……结局……唉

    WeFoundLove2周前 (11-02)
  2. #5

    我的评论真的不可以一针见血!为什么不信我呢!

    9496261252周前 (10-31)
  3. #4

    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啊

    31634632周前 (10-31)
  4. #3

    LOL摸摸摸摸摸摸默默哦么么摸摸

    yx1232周前 (10-30)
  5. #2

    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啊

    jlka2周前 (10-30)
  6. #1

    更新了666666666666666666666

    he1234567892周前 (10-30)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