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为何gay圈里总要自相残杀,互相伤害?

为何gay圈里总要自相残杀,互相伤害?-约炮, 男友, 富二代, 学生, 多人, 出柜, gay-gaylife-男郎社

记得在《红楼梦》中,王熙凤带领一大帮丫鬟仆人抄检大观园,当浩浩荡荡一行人抄检到探春的秋爽斋时,探春声泪俱下声地说:“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可是古人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呢!”

 

《红楼梦》是我国古代文学中的瑰宝,对于探春的说辞,我也深感赞同,那就是凡事都得从内部自相残杀起来才能一败涂地。

 

男同性恋群体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

前段时间有人问“Gay最想Diss其他Gay的哪些行为?”我给出的回答是Gay圈内忧外患,自相残杀,三观混乱。对外不能团结一致争取权益,对内窝里横窝里反互相诘难。

同志交友A软件大家都不会陌生,耿乐曾调侃说:“A上的用户是一群每天不用上班上学,只用健身、购物、旅游、喝下午茶的人。”

初时我没有过多揣摩这句话。直到后来的亲身经历才领悟。

那是狼人杀桌游刚刚在同志交友APP上线的时候,由于那时我热衷于玩狼人杀这个大众桌游,又想交一些圈内喜欢玩狼人杀的朋友,于是就在某一天抱着对交友的憧憬进入了小软件的狼人杀房间。

 

刚进房间就听到有两三个男生在聊一些诸如海蓝之谜之类的高端化妆品,和一些我甚至没怎么听过的奢侈品。

我一听觉得他们好像没有玩游戏的意图,并且聊天也是我根本插不上话的的话题,我有些失望,就想赶快退出房间,碰巧这个时候他们发现了我的存在。

其中一个人说:“你们看,来人了。他头像看起来还不错,我们去看一下他的主页,看看他长得怎么样。”

……

短暂的安静后

……

“你看这个人还穿匡威这种烂大街的鞋,好low啊”

“是的是的,手上还拿着麦当劳的饮料,匡威这种烂大街的廉价鞋送给我我都不穿。”

“头像还用别人的照片,肯定是见不得人的屌丝。”

“啧啧啧,动态照片还拍的小黄人,肯定是个娘炮,恶心!”

……

短短的几分钟里各种不堪入耳的话把我所有的憧憬和自尊都践踏的体无完肤。

 

事实是本人没有出柜,所以我不愿意在交友软件上放自己的照片,我们学校说大不大,在我没有出柜的资本前,我不想让大家知道我是弯的。

 

在我从进入房间到他们讽刺我的期间我甚至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仅仅是一张我夏天晚上从江边散步回家的照片,就为我招来了无尽的羞辱。照片中只照了我下半身,我穿了一双匡威,一条蓝色的短裤,手里拿了一杯麦当劳雪碧。仅此而已,下面就是那张给我带来无尽羞辱的照片:

为何gay圈里总要自相残杀,互相伤害?-约炮, 男友, 富二代, 学生, 多人, 出柜, gay-gaylife-男郎社

我还来不及思考我的照片有什么不妥的时候,他们开始跟我对话。

“来,让我们给这个穿匡威的low逼一次辩解的机会,辩解的好就留下,不好就踢出去。”

“对,我们才不跟丑逼玩。”

当时的我脑子一片空白,突如其来的羞辱甚至让我丧失了反驳的勇气,我不知道该怎么应答,就好像被人扒光衣服暴露在大街上一样,我哑口无言。

但是即使我什么都不说,他们也没有放过我。

“连话都不敢说,是有多自卑啊?”

“踢了踢了吧,这种用假照的看着就恶心,发的照片也low。”

我没有在想过辩解,只是对着手机苦笑,然后,选择了退出。退出以后,我放下手机,陷入了沉思,我在想象当时隔着屏幕尽情讽刺我的他们有多快乐,他们可能在手机后面暗自得意自己今天又diss了一个又穷又丑的臭屌丝,甚至还可以成为他们和朋友朋友之间津津乐道的谈资相互分享,分享他们的快乐。

就好像每天醉生梦死纸醉金迷的富豪看着马戏团的小丑为了生存把自己弄得面目全非一样。

当时的我在麦里听到他们不留余力的讽刺我,挖苦我,我没有愤怒地反击回去,也没有气急败坏地跟他们撕逼,我唯一做的甚至就只是听着,然后退出。

 

实际上,并不是说我脾气有多好又或者说是我很怂,而是我觉得对于三观不同的人就不要白费口舌了,对于兴趣不同的圈子也就不要硬融了。

虽然说这个gay圈里的撕逼、内斗从未停止,但哪怕经历过他们毫不留情的讽刺后,我还是依然坚持觉得:“无论是在你们看来多么廉价不堪的匡威鞋还是几块钱的麦当劳饮料,都是我大学里利用课余时间兼职劳动赚来的,是我凭借自己的双手和汗水合法挣来的,我并没有在二十好几的年纪里理所当然地舔着脸问父母要钱,我也没有靠着一副好看的皮囊去祈求王叔李总的施舍,当然王叔李总也看不上我。”

为何gay圈里总要自相残杀,互相伤害?-约炮, 男友, 富二代, 学生, 多人, 出柜, gay-gaylife-男郎社

中国的同志圈不断地被“污名化”、“妖魔化”,我们圈子内的人为什么不能团结一致争取权益反而还要自相残杀呢?

我弄不明白的是,在这个圈子里,难道凭借自己辛苦劳动创造价值的人,才是应该被看不起才是应该被嘲讽的吗?依靠自己男朋友或者王叔李总的施舍才是众人追捧的吗?

16年七夕的时候,朋友拉着我去主题是Gay的酒吧,我亲眼看到过有一桌大概三十多岁左右的男人,坐下以后不久,就来了几个学生年纪,看起来是那种口齿生香样貌清秀的男生,然后他们就缠绵在那群男人的左拥右抱中,隔着灯红酒绿我清楚地看到他们的盈盈笑脸。而我觥筹交错欢声笑语之间却要为今天来酒吧的这一大笔开销而暗自伤神。

我相信圈里有很多人跟我一样,没有万贯家财,也没有被人包养,都是凭着自己脚踏实地的努力一点一点创造价值,但我们活的正大光明,心安理得。

虽然我的爸妈没有给我太多的钱,也没有给我多好的颜,但是他们用棍棒给予了我正确的价值观,没有让我成为社会垃圾,我感谢他们也感谢自己。

我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但我很庆幸我的父母给了我他们力所能及范围内最好的东西。

我始终认为,只要是凭借自己双手辛勤劳动并且合法合乎道德挣来的钱都是高尚的,无论什么职业都不应该被嘲笑,应该被嘲笑的是那些心安理得花着别人的钱却嘲笑别人辛苦劳动的人。

我曾在2015年的冬天和初恋男友作为嘉宾前往西安参加了《SpeakOut 2015 西安大会》,Speak Out是一个关于LGBT人群的公众演讲类分享大会。当时的大会嘉宾有范坡坡、秋白、流逝等人,通过活动我了解到他们都是为了同性群体的利益在不断努力的人物,例如,为了捍卫同性恋群体的权益,秋白于2015年走上了教材去污名化之路,先后向广东省教育厅和国家新闻出版总局起诉教育出版社的“恐同”教材,他们所做的努力还有很多很多。

 

Gay在社会上的名声本来就已经很糟糕了,来自外界的压力有社会的不认可,家人的不理解,道德的绑架;圈子内部的约炮、艾滋、内斗等等因素正在把同性恋群体一步步推向深渊,同性恋群体走的每一步已经是举步维艰了,那么我们这一个群体的成员之间还一定要自相残杀,互相为难吗?

我也知道其实有很多人和秋白他们等人一样,正在为这个圈子做出自己的努力,但是也有更多的人不仅无所贡献,反而还将同志群体拉入泥沼。作为一个Gay,我不希望有生之年看到“同性恋是不合法的”被写进法律,你可以不耕耘,但不要破坏别人的果实。

自那以后,我离开了同志交友软件,也离开了狼人杀这个我曾一度痴迷的游戏。

赞(1)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为何gay圈里总要自相残杀,互相伤害?

评论 2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1. #2

    晚上当我洗澡时,突然听见门铃声,我赶紧围着一条白色大浴巾去开门,我看见两个警察站在门外,一位是年龄40以上,有点大肚子的警伯,我对他没什么兴趣,另一位帅哥壮警就不一样了,他大约有185公分高,不但长相帅气,身材也十分魁梧,可能由于天气炎热,壮警浑身上下也是汗水,令警服紧贴着他的身体,突出他宽厚结实的胸肌,再配合一双粗壮的手臂,令人看得有点压迫感!我按捺不住偷看他的裤档,脑海里幻想着这个壮警蹲下时,紧绷的警裤裤档情景,该是十分壮观!

    kaige2周前 (11-02)
  2. #1

    李强,20岁,175的身高,由于是武警在部队训练了一年,虽然没有很突出的肌肉,但身材也是十分标准,硬挺的鼻梁,修长的细腿还有长期的训练养成的古铜色的皮肤。

    kaige2周前 (11-02)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