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黑老大和大JB卧底刑警

 

第一章

旗奕走入这家酒吧,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据窗而立的男人。修长挺拔的身子,就是在酒吧这种休闲的地方,整个人站得还是和标枪一样的笔直,毫无表情的脸上, 眼睛如警戒的鹰般看著窗外。旗奕极有兴趣的勾起嘴角,目不转瞬地盯著那男人看。那男人大约一米八的身 高,帅气有型的短发,精致的五官、清秀的轮廓,细长的手指夹著一根烟,蜜色的肌肤在暗淡的灯光下发出淡淡的光晕。 他有种说不清楚的气质,有凛凛之威,却又有种让人想抱在怀里温存的感觉,旗奕知道那个男人是最合自己胃口的类型。这么合他胃口的男人,旗奕还从没有碰 到过,何况他还很漂亮。旗奕那总是看不出情绪的眼睛眯了起来,如一头看到可口猎物的豹,露出兴奋 的光芒。他心满意足的喝了口冰啤酒,向后倒靠在椅背上:“你是我的了,宝贝!”

 

韩玄飞在旗奕的目光落到他身上的那一刻就感觉到了,只没想到那咄咄逼人的目光一直在他身上没有移开。难道自己有什么地方露馅了?他迅速的想了一下最近 几次和局里的联系,自认是很稳妥的,不该引起什么麻烦才对。二十五岁的他做卧底打入青帮快半年了,以他的身手和才智取得了青帮老大的 信任,迅速成为了他的保镖。他凭借自己掌握的信息和电脑本领,取得了许多青帮的资料。青帮在警局一连串的打击下,已摇摇摇欲坠,只差最后一击就大功告成。 走投无路的青帮老大,只好求已隐隐有东亚走私武器龙头之称的纵横的帮助。

 

他知道这个无礼的人是纵横集团的二老板旗奕,一个三十一岁的男人。 纵横名义上是国际贸易集团,但私底下一直从事著武器走私的活动,也是一个让政府头痛的黑帮组织,且组织更加严密。目前为止,他们没有留下任何犯罪线索 给警察局,让人有神龙见首不见尾之感。韩玄飞不知道旗奕为什么一直盯著他看,那种目光让他有被剥光衣服的感觉, 十分的不舒服。他微微皱了下眉,把烟掐掉,不动声色地转身离开。

 

旗奕的目光仍是追著韩玄飞的背影,直到他消失,脸上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意:真是个漂亮的人儿。

他的一举一动都落在旗扬眼里,他住不了似地歎了口气,用手肘碰了碰他那个 心不在焉的弟弟,希望他也收敛点,那种色迷迷的眼光,让人觉得他的口水就要流 下来了。不就一个漂亮了点的男人嘛,也不是倾国倾城的貌,至于看得这么没有形 象吗?。

 

青帮老大这次主动前来,是因为青帮这次被警察盯上,已是衰运连连;走投无路的他们,只想早些卖出手上的东西,以求远走高飞。可是要找到能一次性买下他们所有货物的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也只有纵横才有这种实力。在青帮走投无路 时低价收购他们的货,可是件极有利可图的事。旗扬肚子里打著如意算盘,毫不客气地在这里狠狠压价。青帮的那个原来总是 趾高气扬的老大愁眉苦脸的,在空调房间里拼命擦汗,一直在哀求他提高点价钱,双方算是一时僵在这里。 旗扬不急,他知道对方最后只能接这个价钱,他很踱定地抽著烟。

 

正在那个老大准备放弃坚持,同意旗扬的开价时,旗奕开口了: “我加你 的价,不过,有个条件……” 旗扬在肚子里长歎一口气:“唉,钱呀……”。 不出他所料,只听旗奕说:“我要你的一个人,就是刚才站在那个窗口前,高高的男人,。连同他的情况资料一并交到我手上来,明天我就要见到他!其它事情 就由陈君毅和你们交接。” “一定,一定!人,明天我一定会派他到旗先生那,其它事我会和陈先生接洽 的。谢谢!谢谢!” 那个接到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的老大忙不迭地回答,生怕旗家兄弟后悔,赶紧带人离开。

 

旗扬斜著眼看著旗奕,摇摇头说:“那小子可真值钱。青帮要倒了,没人帮他 撑腰,想要他,什么办法没有…” “我不想冒险。”旗奕一下打断了他的话,旗扬也不以为忤,若有所思似的看了看旗奕,不再说什么。

最全小说https://www.51tgzq.com/category/gaysex/gaystory

 

 

韩玄飞仰头看著纵横公司所在的大楼,有点犹豫,他想不通为什么旗奕这么急 著要见他。这里地处市中心公园边上,是这个城市最黄金的地区,不亏是纵横集团,如此 的财大气粗。而这个纵横集团是个更大更严密黑帮组织,局里先后派了不少精英打入其中,不是不得其门而入就是被识破而永远消失。而这次……也许是个机会。 昨天他已经把青帮老大的最后出逃计划告知局里,他们将会在监狱里渡过他们的后半辈子。

 

韩玄飞有点得意地微笑了下,这次卧底可谓是大功告成他定了下心, 走进纵横集团,报上来意,立刻就被人带到总经理办公室。办公室大面积的落地窗映著外面一片的公园绿地,大片的自然美景让人的杂虑一洗而空。韩玄飞虽说心事重重,但也不禁一时间被眼前的美景吸引,沉浸于其中。

 

当他忽然又感觉得那让人不舒服的视线时,旗奕已经站在他身后了。 眼前的旗奕浑身散发著与昨晚低调的他所不同的气焰,高大的身形充满著凌厉霸道的气势,眼里发著灼热专制的光芒,让韩玄飞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压迫感,心中不禁有点游移:这次没有等上级批准就行动,不知道是不是错了。但他并没有把他的想法表露在脸上,他还是很镇定地站在旗奕面前,眉也不皱一下地让他审视著。真不错旗奕看著近在眼前的韩玄飞,心中想拥有他的念头更加狂热凛然的气势, 出色的外表,挺拔的身材,让人目炫神迷,气为之夺。

 

“韩玄飞,高中辍学,因杀人而入狱,因是未成年而在七年后被释,在狱中结 识青帮的老三,出狱后就加入青帮,因几次行动的出色完成而被提拔,是青帮中少 有的新一代有为之人……。”旗奕嘴里背著韩玄飞的情况,眼动也不动地看著眼前的人。

 

“有为不敢!在下韩玄飞,不知道旗先生有什么指教?”韩玄飞知道自己这份 经历几乎是毫无破绽,很放心地回答。

 

旗奕不说话,仍是打量著韩玄飞,直看到韩玄飞有些不耐烦的想避开他的视线, 他才慢悠悠地宣布:“我要你!”

 

韩玄飞一听,整个人都傻住了,呆看著眼前这个自信满满的人。他的语气和眼神都表示这个“我要你!”是要占有一个人的意思。这算什么话?而且还象是一个宣告!…难不成,这个纵横集团的二老板是个同性恋?可是,没有听说过呀?韩玄 飞都要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听力有问题。他不禁后退了一步,背贴上了玻璃,愣愣地看著旗奕,半晌才说:“你什么意 思?”

 

旗奕跟进一步,双手撑上韩玄飞头侧窗户,又细细地打量韩玄飞半天,才象歎 气似地说道:“你很漂亮!这么好的皮肤,真是少见。”

 

韩玄飞这下肯定了旗奕绝对是个同性恋。他伸出手把和他贴得太近的旗奕推开了点,正颜道:“对不起,我不是同性恋。”

“你讨厌同性恋?”旗奕面不改色地问道.

“不,我不讨厌,但我不是!”韩玄飞用坚定的口吻答道

 

“没关系,我会让你是的。”旗奕嘴角挂起一抹邪笑,饶有兴趣地看著眼前有点烦躁的韩玄飞他冷漠时很吸引人,皱著眉的样子也很漂亮, 只不知道他笑起来是如何的,一定会是更吸引人……旗奕心猿意马地想著,不去管 韩玄飞越来越阴沉的脸色。

 

韩玄飞听到这句没有道理的话,知道跟他说什么都是白搭,转身立刻就要离开。 旗奕也没有拦,看著他走出去。 就在韩玄飞奇怪旗奕这么容易就放他走的时候,他看到电梯前站著几个大汉。

“真烦人,又要打架。”韩玄飞脚步不停地走向电梯。 “对不起,韩先生,旗先生要你留下来!”其中一个穿西装的男人很有礼地拦下韩玄飞。

 

“可我不想留下,你们想怎样?”韩玄飞一副废话少说的样子

 

“那就请韩先 生见谅,职责所在。”话音一落,那几个人伸手想把韩玄飞架回去。

 

韩玄飞一声不吭,立刻动手,一脚踢向一名大汉,手已经重拳打倒另一名。他又猛地转身,随手一扯,把一人扯失平衡,手肘回身一击,又一人直接倒地不起 余下几名大汉互看一眼,同时涌上。一人从后面袭来,韩玄飞头也不回,一弯腰,一个过背摔,把人直摔出三、四米远。其它几人也被韩玄飞打得东倒西歪,踉跄后退。

 

此时电梯正好到,就在韩玄飞要抢入电梯时,一股巨大的力量一把把他拉回。 韩玄飞反应迅捷地一脚踩向来人的脚面,肘往后直击对方腹部,想速战速决, 早点脱身。 没想,他的攻势全部落空,他惊诧地一回头,看到旗奕仍是用象是要吃定他似 的目光盯著他。

“身手真不错呀!我对你更感兴趣了!”旗奕邪邪地笑著说:“你走不掉的, 你是我的!” 韩玄飞气结,正想回击,打掉那让人看著不顺眼的笑容时,却不防脑后受到一 记猛击。他头部一阵剧痛,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旗奕看著手里拿著一根木棒得意 扬扬的旗扬,气急败坏的叫道:“你来做什么?把他的头打坏了怎么办?!” “现在就心疼了?你看他这么厉害,打倒一片,你乱操什么心?唉…这么辛苦 干嘛?一棒了事。”旗扬根本不去理旗奕那恶狠狠的目光,把棒子扛在肩上,一摇一晃地回他办公室去了。

 

韩玄飞从黑暗中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发现自己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而他的身 上只有下半身穿著一条宽松的睡裤,处于一种半裸的状态。他吃了一惊,急忙要起身,但从头部传来的一阵钝痛让他不禁重又跌回床上。 该死!好痛! 韩玄飞抱著头,等那疼痛渐渐消去,再重新打量著四周……。旗奕!一定是那个该死的变态把我带到这里来的!还换了我的衣服! 韩玄飞翻身下床,检查了一下门是从外面锁住的。他返身走到大落地窗前,确定自己所处的位置。 从窗户看出去,又是一大片的草地,湖水波光荡漾,绿树浓荫遮地,湛蓝的天 空飘著如絮般的轻云………这是北市郊森林公园!

 

“很漂亮吧?这是我们纵横的产业,我喜欢这片景致,就把顶楼留给了自己。 喜欢吗?“旗奕靠在门边,看著韩玄飞依窗而立的修长潇洒的身影,紧实的背肌说道。

 

韩玄飞慢慢地转过身,冷然地盯著旗奕,沉声道:“你想怎么样?”

“我要你!”旗奕立刻回答,眼光坚定决绝,“你乖一点,我会让你快乐的!”

 

他走近韩玄飞,直盯著他的眼睛:“你真是个尤物!我的玄!”旗奕伸出手, 轻著韩玄飞的脸,感受著他细腻的肌肤触感,“成为我的人!”他缓缓低下头,想 品尝韩玄飞那看起来柔软迷人的唇。

韩玄飞及时的一偏头,恨恨地说:“我说过了,我不是同性恋!你找别人去, 别打我的主意!”

“我就要你!”旗奕边霸气地说,边仍追逐著韩玄飞的唇。

“那么多比女人还美的年轻、漂亮的男孩,又会讨人欢心,都应该比我这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好吧?”韩玄飞真不知道旗奕倒底发什么神经,以他这种条件,什么美貌的男孩找不到,偏偏缠上他。自己应该一点娇媚气都没有吧?竟然还说我是什 么尤物,真是个变态!

旗奕堵不上韩玄飞的唇,暂时放弃了这个举动,仍用手指抚摸著韩玄飞颈上的 皮肤。他听到韩玄飞的话,轻轻笑了下,低声重复道:“我就要你!”

 

变态加白痴!韩玄飞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跟这种人讲话,全是白费力!但旗奕那霸道的口吻,让他感到有点心慌。他尽量不露出自己的胆怯,硬声道:“你别想!”

 

“乖乖的,可以少吃点苦头。”旗奕听若不闻地说道:“你会爱上这种感觉, 永远成为我的人的,宝贝!”

 

韩玄飞一听“宝贝”两字,鸡皮疙瘩都要冒出来了,急忙道:“别叫我宝贝!”

 

旗奕压上韩玄飞的身体,把他紧固在窗户和自己之间,深吸一口气,闻著韩玄飞身上的淡淡男性的气味,仍是用暧昧无比的轻声道:“我给你换睡衣时看了,你的身材真好。没有一丝的赘肉,肌肉的线条优美,特别是皮肤,象上等丝缎似的幼 滑光泽,我当时真想直接就上了你。”

 

“别说了,恶心死了!你这个变态!放开我,别逼我动手!”韩玄飞实在听不下去了

 

 

 

 

第二章

 

当旗奕的手一碰到他的身体,韩玄飞就惊叫起来。他惊慌失措地张开眼,却被眼前旗奕赤裸的身体吓住。旗奕象是在卖弄自己的身材似地大咧咧地站在他面前,已火热贲张的分身不住轻颤著,前面铃口流出透明的液体,表明它已经急不可待地要攻城掠地了。

最全小说https://www.51tgzq.com/category/gaysex/gaystory

旗奕看著惊吓得说不出话来的韩玄飞,得意地笑了起来:“怎么样?对它的尺寸还满意吧?”他跨过韩玄飞僵硬绷直的身体,继续道:“你会爱死它的,宝贝!”说完,他用那布满青筋的灼热轻碰著韩玄飞毫无生气的分身,韩玄飞的下体一被碰触,立刻尖叫起来:“不要!不要碰我!你这个恶心的变态!你去死吧!你敢这样,我不会饶过你的!”他用要杀人似的目光瞪视著旗奕,恨不得能用眼光直接杀了他。

 

“我的宝贝个性可真激烈,不过,我还是更喜欢看你在我身下高潮的样子。” 旗奕理都不理韩玄飞凶狠的目光,拿过一个枕头垫地他的腰部,淫邪地端详著韩玄飞那最隐密的地方。

 

他用手指轻轻碰了下那个小小的洞口,抬眼看著羞怒得脖子都红透了的韩玄飞,嘴角勾起,低声说:“从来没有人碰过这里吧?我是第一个征服你的男人,你永远是我的人!”他用手缓缓揉摸著韩玄飞柔软的分身,用拇指在铃口上打著旋,刺激著身下男人最脆弱的地方。

 

韩玄飞吭都不吭一声,毒辣的目光死盯著旗奕,任他对自己百般刺激,却仍如大理石一般僵硬,毫无反应。

 

旗奕折腾了半天,看著手里仍是毫无生气的东西,歎了口气说:“你可真是够倔的。不过,我不会放过你的,有朝一日你一会求著我给你的”

 

他放弃继续挑逗韩玄飞的努力,拿出一个软膏,俯身下去,迅速亲了下韩玄飞那因气愤而通红的嘴唇,挤出点润滑油,对韩玄飞说:“涂上这个,你会好受些。不过,我不会给你涂太多,我想好好享受一下你身体紧绷的感觉。忍著点宝贝,你会习惯的。”

沾著润滑剂的手指轻轻在洞口按揉著,看著它渐渐柔软下来,紧闭的穴口缓缓张开,象是要欢迎手指的侵入一般一张一合地蠕动著。旗奕欣赏著韩玄飞又怒又羞的表情,带著一抹得意的笑容,把手指慢慢伸入那窄小的甬道中,感受那柔软火热的接触。他陶醉地闭上眼,长吁一口气,歎道:“你身体里好紧好软,真棒!”感觉到身下的人因气而浑身发抖,旗奕脸上的笑容更大了,“我的宝贝真是极品!就等著我来调教了。”

 

他的手指不安分地在韩玄飞的内部搅动著,扩张著那太紧窒的内部,还时不时低下头轻吸著韩玄飞的分身,把它放在嘴里玩弄著。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zhengjiudashi

赞(7)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黑老大和大JB卧底刑警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