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史上最狂军中小说《G兵日记》1

文案

家有小儿体验从军乐的家长:你不动、我不动。别加脸书别罗嗦,真相只会有一个。
遭追问会否(被)兵变的女朋友:放心,你仍是女真爱,他只是多个男朋友。
患有肥皂恐惧症的资深直男:人人都是同性恋,只等遇到真心人。放手冲撞吧!(喂)
当兵是什麽可以吃吗的朋友:可以喔──可以吃的○○多着呢……
到底要进去还是出来的同志:欢迎光临国军吃到饱、无限畅饮自助餐。(喂喂喂) ──

阳光CK暖男小宇(王阳明)+坏坏大根军官秦天(宥胜),保证三点全中,啪啪声此起彼落! 新生代作家,皮卡忠,以长篇小说《G兵日记》於网路上初试啼声(Yep,是处女作),即获读者一致按赞破表。善於描写人与人之间,情性感流动、碰触的独特书写,让故事里每个人都长出各异模样、情绪,牵动读者愉快、悲伤、心软,也让人兴奋、发硬(嗯哼)。

人帅真好,人丑烦恼; 但妈妈啊──你真的烧太多香!为何我一当兵,鲜肉投怀送抱停不了?
小宇双手持续举在半空,手掌动了两下,无害小狗般的双眼几乎要把我电晕。是要给我一个感谢的拥抱吗?
「好啦。好兄弟!」我往前一拥,双手轻轻擦过他的腰际,摸到爱的把手。
嗯?一个硬硬的东西抵着我的大腿,好像是他口袋里的防水袋。
我们放开彼此後,我皱眉看着他的短裤,一个明显突起在他大腿三分之一的位置。
他看了一下自己裤子,然後看看我。「这样也感觉得到?」他苦笑摸摸鼻子。 「嗯,那是什麽?」 「我以为已经消得差不多了哈哈。」 「小事──」我转头离开。 啊啊啊啊!居然是晨勃!班长有人晨勃!喝了乖乖水还用晨勃顶人啊啊啊! 我觉得自己好没用。小俊对不起,我被别的男人弄硬了。

第01章 人家想当兵
当兵前一天,我在朋友的房间裡,我滑著手机,淮备晚上的饭局。
「我真的很觉得很烦,为什么GAY也要当兵啦!」光翔扭著黝黑壮硕的身子,比著莲花指,揪啊揪个没完。
光翔是我最好的朋友,除了外表以外,没有一点适合当兵。
『我听朋友说体检的时候穿洋装,就可以被验退了。』我说。
「可是我比较想穿晚礼服。」光翔把黑色背心肩膀上的两条带,拉到肩膀两旁。一件百搭的男用黑色掉嘎,一秒之内变成黑色晚礼服。
『我看你根本就很期待吧?』
「你怎么知道!」光翔椭圆的脸蛋笑著愣住。
『你那个表情,根本就是想当军妓啊,完全是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心情。』「哎哟我真的很紧张嘛!你自己还不是!」『啧,少萝唆。等一下要去吃饭你还不把衣服穿好?』「揪咪!」光翔展露出他黝黑的锁骨。
『揪你妈。』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大学毕业后,我跟光翔刚好同一个时期当兵,只是他比较想要当舒适的军妓,申请替代役(我跟替代役道歉)就抽中了,听说这次一半以上的机率会中替代役。
我现在才知道,GAY真的很爱申请替代役,把自己饿成骨感美人的比比皆是,但是把自己吃胖的倒是一个也没碰过,看来大家宁愿美美的饿死,也不要肥死。
而我懒得去申请替代役或是骨感美人,就这样抽到了陆军,一点也没什么好说的,其实我还满希望抽到海军陆战队,至少海军陆战队混出来的GAY还没去自杀的,身价都是水涨船高。
毫无新意的西门钉。
「啊啊啊!嘿!哇赛好可爱欸!」迎面跑来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双眼皮大眼跟标淮的五官,超低的体脂浓浓的眉毛。阿俊,我的男友,是个大学生。
『不好笑。』我戴著帽子,从前浑身的自信都消灭殆尽。
「你干嘛戴帽子啦。」阿俊拍了一下我的帽子。
『很丑啊。』我搓了搓黑色帽子下的三分头,简直就是和尚。
「不会啊!我觉得满好看的欸,很像黑道一哥。」『会吗?可是我觉得很丑。』
「真的你想太多了,没有人看你啦!」小俊把我的帽子没收。
『喂…』
但是我还是听从小男友的话,放弃戴帽子的念头,清凉的风儿不断吹过我的头顶,在人来人往的约会圣地穿梭。
还真的没有人看我。
『真的没有人在看我…』我走在路上。
「对吧!」
『不,我的意思是,真的没有人想多看我一眼。』「会吗?」
『没错。』
以前走在西门钉,多少有男孩女孩多看我两下,现在这些视线完全不见了,完全变成一个宅男阿伯什么的。
男友说自己看起来很好,顶著菜鸟头逛西门,这种丧尽天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建议我竟然也相信。
『帽子还我!』
「不要!我觉得很好看!」
『还我!』
「我觉得不错啊!」
吃饱饭,我们一路打闹到旅馆,关上房门。我亲吻著小俊的身体,他却只是不断地摸著我的三分头。「好像在跟别人…好害羞…」『不淮说什么别人,你是我的,知道吗?』「嗯,我还要…」他露出帅气的微笑。
两个多小时就这样过去,甜言、嘶吼、呢喃、汗水跟撞击声,蹂躏彼此的身体,好像巴不得提前做完一个月的量。
「天啊…我快死掉了。」他穿起内裤躺在床上,动也不动。
『抽筋好好笑,这次太夸张了…呼…到底在干嘛…』我喘著气。
「只有这次可以这样!当兵大放送。」『好啦…你会不会兵变啊?』我抱著他温暖的身体。
「这才是我要问你的吧?」小俊。
『不用担心啦!我已经有小宝贝了。』同志跟异男(异性恋男子)当兵最大的不同点在于,异男当兵,就像异男当兵,而同志当兵,就像把异男丢进都是女孩的芭蕾舞特训营,虽然是练著自己痛恨的舞蹈,但是周围都是女人,你还会被强迫要抱著女孩的腰,每天看著女孩张开的双腿,那个画面根本如鱼得水,虽然大家还是很干。
回到家,我整理好行李,隔天就要进入地狱。
我像是花木兰什么的,带了一些免洗内裤、用了会不合群的高级牙膏、奇异笔、立可白,只差没带防晒乳,老早就抱著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心情早早就躺在床上,希望明天练芭蕾舞的同事都是帅哥
隔天是个六月中的大太阳,老爸开车送我到充满游览车的广场。我背著黑色初心者大包包,远远就看到满地的和尚坐著等待,这画面就像国高中的毕业旅行。只是没有女孩可以调侃,大家的嘴角死命地往地心钻,彷彿像是集体要被枪毙的死刑犯。而且老实说,心情不好的和尚们就算有点姿色,也完全帅不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黄晓飞?好这个给你。」一个小姐拿著点名板,发给我一张国军贴纸,不知道干嘛用。
排队的男孩们发著呆,很少有人交谈,有一个憨憨老实脸的男孩坐在最后,我就坐在他后面,看著他白霭霭的后脑勺,想到昨天我顶这这颗头,小俊还能有性欲,应该是真爱。
「现在在干嘛?」我问。
『等。』老实男孩看了我一眼。
「恩…他有说几点出发吗?」
『等吧。』
连说话方式都像和尚了,但是长得有点可爱,我就原谅他。
『等等上车前要不要抽烟?听说之后很难抽到。』他拿出一包万宝路。
「喔,可以啊。」
就这样,上车前找到了伙伴,老实男孩他国中毕业就休学去修机车,延后到现在才当兵。
『唉…』老实男孩吐了一口淤。
我是个共感很强的人,每到当兵心情沉闷的时候,我就会想这些异性恋男子的心情一定更干,因为他们连妹都没有。我想像自己将要是到了充满素颜女人的地方,然后每个都一副要死的样又浑身女人骚汗,就觉得很痛苦。
上了车,和尚们不太搭理车上装兴奋的车长小姐,一路上摇摇晃晃。
到了新训地点。远远地就看到一排排整齐排列的绿色人类,在某个建筑物下。大家贴著玻璃窗看著,心想干这次是来真的。
一开始,检查包包什么的我根本不在乎,我只在乎班长拜託帅一点。从毕业那天开始,我每天都在祈祷班长是优菜,我到底是不是有病。
「菜逼八!站好!干什么东西!」班长大吼。
「你看什么?蛤?」他又对另一个人咆哮,彷彿吃了炸药。
渐渐地,我失去了这种用有色的眼光,因为班长就像疯狗一样乱喷。
直到有个很明显的黑脸班长出来,那有点厚的嘴唇,微微的单眼皮,那个整体模样,有点像未演化完成的人类,看起来性欲很强。
居然长得像我的第一个男友。
第02章 两个天使
这个神似第一任男友的班长,讲解摺蚊帐讲到一半盯著我看。
『你不会站是不是?』他的眼神透露杀意。
「唉…不是…」我发现我的37步,立刻站好。我恨双重否定问句,到底要回答是还是不是。
『你给我出来!』
当初我先提分手,如今你化身成恶魔要给我现世报了吗?
『我刚在讲解的时候,你怎么站的?告诉大家!』「37步…」
『大声一点!!』很像初恋男友的班长继续吼。
「37步!」我跟著在众人面前大吼。
『这么小声是要给谁听?!』他像是巴不得一刀捅死我。
「我站37步!!」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对大家喊著羞耻的话。
你当初还说什么对不起我爱你,根本都是骗人的吧?根本就是对不起想杀我吧?
『回去!』他看都不看我一眼。
于是我小跑步回到队伍裡。
『你回来!』他又大吼。
我只好小跑步回到众人面前。
『回去!』
「谢谢班长!」被干还要说谢谢,到这裡每个人都是大零号。
重点是全连最黑脸的班长长的像初恋情人,这要我怎么活?
然后他继续说著,开始讲起了洗澡的方式。
「洗澡,虽然我们有隔间,但是不要想太美,为了节省时间…」初恋班长冷笑了一下「洗澡通通两个人一间!」
『吼~~』民怨四起。
『我懒趴会变大开始就没有跟别人洗过澡了啊。』一个夜店男在我后面说著。
不要想得太美…强制两个人一间洗澡…?
根本太美妙了好吗?这根本是神的恩赐吧?
三个人一间也可以的喔,四个人也可以的喔,最好挤到动弹不得喔,同志夜店都这么干的喔。
就在我努力克制上扬的嘴角时,班长又公佈了下一个消息。
「等等要试穿军服,进去中山室之后,一次进去一班,给你们30秒脱掉全身衣服!」班长居然接二连三的宣布好消息,好消息电视台吗?
我要讚美主,製造出了服兵役的制度。高中游泳课之后,就没看过大量同年龄男子的身体了,而且这次还没有女人来闹场,单纯只有鲜肉啊!
「下一个班!」一个戴眼镜的小班长领我们进门,我们进去预备,看到上一班正要开始试迷彩衣。
「脱衣服!30秒开始!」班长对上一班大吼。
就在他们脱衣服的途中,我发现了面前队伍中有一个人,全身发著黑亮的光。
是天菜,是居住在在白色云那端不食人间烟火的天菜。
健康的肤色,让肌肉线条如虎添翼;浑圆的头型,完全不像东方人后脑勺普遍被车撞过;那个脸,让我直接想到了王阳明,刚直的脸除了帅以外,还有几分高傲的神情。
「立正!」前面的班长要他们停止动作。
一排人脱到只剩内裤跟手表,他在其中挺著胸腹肌相当自信。
他穿著黑色CK内裤,臀部比所有人都翘,还有CK的手表。我无法理解居然有人戴CK的手表来当兵。
虽然同一班裡还有一些别的小菜,但是我怎么也都无法分心地看著这个富二代CK男孩。他的三角肌在他肩膀上鼓著彷彿爱的铠甲,他的背肌彷彿翅膀可以带领谁离开这充满怨气之地,他刚正的脸加上魔鬼的身材,是这营区裡的天使。
对,不会错的,是天使!
「L!」一个小兵把衣服丢给我两件。
另一个小班长瞄了我一眼,丢给我了三件白色针织内裤。
连穿都还没穿,我就能想像这内裤裤裆那里即将堆积大量黄色污渍,还有穿起来那极度阿公的姿态。
不,我是死也不会穿的,实在太丑不时尚了。
眼神离开了CK男孩,我也开始试起了衣服,在有限的几秒内大家都要穿好,紧张的情绪让整间中山室充满了什么刺激的费洛蒙。
写资料、整队、量体温、讲解摺棉被蚊帐什么的就花了一天,一开始学这些东西相当的痛苦,不过不打紧,因为终于到了最开心的时间!
洗澡!!!
虽然说是三分钟战斗澡,但是谁在乎?对GAY来说就是鸳鸯战斗澡啊!
什么事加上战斗就很讨人厌,多烂的事加上小鲜肉就可以被原谅。
这时候大家穿著短袖短裤,在浴室外排队。
「等等我跟你洗喔!」
『好啊。』
「阿我咧?」
『你跟他啊。』人潮聚集的时候,大家开始随意配对。
这怎么可以!鸳鸯战斗澡怎么可以这么随便?正当我相当著急之时,一个黑黑的胖子走向我,是我的邻兵。
「阿飞,我跟你洗喔!」他开心地排在我后面。
干。
失败。
算了。
他妈的。
果然现实是残酷的。
难道跟同一班的感情开始好起来…我就没有选择的权利了吗?
『好…』我哀伤的答应。
就在排队经过一个转角,我发现有许多不愿意排队的人,就在洗手台洗起了澡。
一个精实的男人出现了,在远方动作很大。
他比CK男孩还要白一点,眼睛小而锐利,脸比较方,像是活泼版的宥胜。
「哈哈哈冷齁!!」他跟著旁人嬉笑,身上抹著白色肥皂泡。
『干你出的馊主意啊!』旁边的人。
「呼呼!哟呼!」小宥胜毫不遮掩的摸著自己,他的肌肉也相当完美,大块大块的只是比较白。
我没有特别想看,但是那东西很难不被注意到。
他的毛非常少,懒蛋跟硕大的香肠在小宥胜的胯下狂傲地甩著,彷彿在跳摇头电音,挥洒著青春的汗水。
不时他自己拨几下,洗冷水澡也能有这种大小,如果涨热起来,我想那又是天使的号角。
「你干嘛?往前啦~」黑胖胖邻兵把我往前推,隔间挡住了我的视线,天堂跟地狱只有一墙之隔。
『好啦,急屁喔。』我不耐烦的看著墙发呆。
第一天我就看到了两个造物主的杰作,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走进隔间,黑胖胖开始脱起了衣服,我开始洗自己的澡完全没有兴致。
我只记得下垂的奶子跟两坨腰间肉。
我没办法接受看完松坂牛跟霜降牛的菜单,还要我看特製牛排,我想这就叫做曾经沧海难为水吧。
今晚的鸳鸯战斗澡,不能被原谅。
我发誓下次一定要好好慎选鸳鸯
要练习跟邻兵说不才行啊…(我真的是来当兵的吗?
第03章 CK男孩
一觉就来到早晨,我也确认我失去晨勃的能力。
「哔哔哔!哔哔哔…」睡隔壁的邻兵手表响起。
「四点五十?…」我小声的拍了拍床友,要他按掉。
一些难听的打呼声,在这绿色的蚊帐裡,这被吵醒后就睡不回去了,于是我决定去厕所拉个屎,享受著没有人排队的时光。结束一个排便的动作,我压了冲水。
「哗哗哗哗~」便便经过一些虚弱旋转后依然飘在水上,骄傲地展示自己的健康。啧,这马桶的水力也太弱了。我等了等,又冲了一下水。
「哗哗哗哗~」
便便依然无力的旋转著,一大早就要跟马桶奋战实在很要命。
「哗哗哗哗~」
便便很坚持的飘著。
虽然让它飘在水上很不礼貌,但是总不能就在这裡乾耗著,我打算趁著现在外面可能还没有什么人的时候,逃离这个鬼马桶。
从我鸡鸡会变大以来,就从来没有不冲水过。因为小时候受到军事教育,曾是军官的老爸抓到我忘记冲水,就会找我过去训话,然后叫我自己冲掉相当耻辱。
打开厕所隔间的门去洗手时,看到一个人影走进厕所,往隔间走去。
他的汗衫有点小件,身材显得玲珑有致。
是CK男孩
他从镜子裡看了我一眼,很有教养的点了一下头,长得超像王阳明啊!
等一下!为什么!谁都可以,就唯独你不可以啊!
我一边洗手一面在内心呐喊。
不要进去那间!不!不要用座式马桶!
「碰」男孩关上门,进了那间厕所。
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耻辱的感觉,百密一疏,我让天使看到了我的大便。
老天爷,我只希望他没看清楚洗手的这个人是我。我衝回寝室,看到大家已经纷纷起床,我则是哀伤的趴在床上,拳头抓著枕头的边角暗自咬遮牙。
好想死,我的心好痛。
以前都是交往很久老夫老妻才开始可以放屁给对方听到。现在直接跳过所有过程,直接给对方拉屎不冲的印象了。
「喂,要一起摺蚊帐吗?」我的黑胖胖邻兵把我从哀伤中唤起。
『好…』
「好烦喔!根本没睡饱,好想死。」黑胖胖摺著棉被。
我依然在床上像一滩死水。
「对啊,这棉被薄薄的好难摺。」远方的声音也在抱怨「倒霉死了,到这么硬的连!好痛苦…」另一个邻兵长得像大根的腹黑男跟著唉唉叫,抱怨声此起彼落。
而我从笔袋中拿出小刀,在左手上比划著。
『是不是在这上面划一刀…就可以解脱了?』我双眼空洞。
「喂,也不至于吧?你来真的啊?」『你们都不了解,我有多痛苦。』我回想起刚刚的画面。
「你还好吧?狐臭男才是被电爆了,班长根本就是盯著他看啊。」黑胖胖说。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我拿著小刀看著动脉。
「你割啊!你割了我们日子就好过了,班长会吓死。」腹黑男拧笑著。
不对,就算CK贵公子看到我的大便,还有阳光小宥胜啊!不,是「大」宥胜。
飞机剩下一个引擎也可以飞的啊,肾少一个也活得很健康啊!少一个睾丸也可以射精!
我从床上振作起来,开始跟黑胖胖两人面对面摺起了蚊帐,研究很久完成之后,我们到楼下集合做早操。
班长在前面,叫大家散开,开始这没节操的早操。
「高压腿!」班长一喊,大家两脚张开,两手抓著膝盖倾向一边拉著筋。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低压腿!」
所有人一脚蹲著,右脚往右边伸直,伸展大腿底下的筋。
「一、二、三、四…」
等一下,这动作好像不对劲。
军绿小短裤的裤裆开口超大,平常坐著就露出大腿内侧了,何况张开其中的腿一蹲,这根本就是会走光的!
我害羞地遮住短裤胯下的部分,像谈话节目的女星,然后转头看看大家是不是同样害羞,往左一瞄,我才知道我错了。
所有人都使劲地张开腿拉著筋,让四角裤内的懒蛋个个呼之欲出!完全不害臊!超自然露出!这短裤根本是走光裤。
「二!二!三!四!五!六…七八,换腿!」晒懒蛋活动也讲求两边对称。
上帝说,一边的懒蛋露出来了,你要让另外一边也露给人家看。
经过这些激励人心的伸展活动后,我确定了巨大小宥胜在队伍中的位置,是在我的右边那一班,而CK男孩就在我前面那一班,在我的左前方。
CK男孩的挺立的鼻梁跟比所有人略小一号的汗衫,实在太有品位,只是我希望他永远不要看到我。
而小宥胜则是相反,他的衣服是故意挑大一号的,但是只要风一吹贴到身体上,倒三角的细腰就展露无遗。
「跑步,走!」好景不常,我立刻被路人包围,跑步前方是班头黑胖胖,挡住所有视线。
气喘吁吁的跑完步,黑胖胖班头一副要死的样。
「喂…你干嘛一直…超我车?」
『你都落后好几个人了,我不递补就是你会被班长干吧?』我说。
「好吧…」他无奈的换著衣服。
我根本就不想跑在胖子后面啊。
『你跑累了就到后面去休息没关系,班长看到你的体型会原谅你的。』「是吗?我想也是。」
事实是,你挡住视线我会很困扰的,队伍前面不远处就有小宥胜等著我啊!
他可是驴子前面的红萝卜,我奔驰的唯一动力啊!
至于小俊男友,我直到了第三天才打了第一通电话,我感动得几乎要三行泪下。
第04章 战斗鸳鸯浴
这天晚上,班长终于开放给我们打电话,终于可以电干关心外面的世界了整队到营站旁。
「计时开始!」
大家往电话区衝刺,画面像饥饿游戏抢武器,晚一步抢到电话就会被杀死。
我立刻杀出一条血路,抢到一个电话,猛然插入电话卡。
『喂?』第一通,打回家讨拍拍。
「老大啊?应该没什么事啦,你们现在当兵已经很轻鬆了吧?」曾经是军官的老爸在电话一头,说著丧尽天良的话。
『是啦,就没什么事…』在老爸面前我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他可是行军走到脚脱皮的人。
「你要不要换妈妈听电话?」老爸一副懒得理我的样子。
『好。』
「喂!晓飞!你还好吗?」老妈的声音在电话那头感觉著急多了。
对嘛!这样的剧本才对啊!当然要紧张啊!
『都还好,好像因为洪仲丘的关系,班长很怕我们中暑。』我说。
「还好你是抽到陆军,抽到海军你就惨了,大家都无处发洩!」老妈听起来语气很奇怪。
『什么意思?』我问。
「以前那个时候啊,那个谁谁谁的小孩出海,好好的被弄到破皮回来!」『还是不懂。』
「总之没事就好,凡事机灵点。」聊完之后,挂上电话的瞬间,我才听懂老妈在说什么。
老妈是说军人们性欲无处发洩,会把别人干到屁股破皮吗?而且被干要担心的点根本就不是破皮吧?应该是撕裂伤或是心灵创伤什么的吧?
老妈你还是不要乱想好了,我就算破皮也是鸡鸡破皮的那一个。
接下来,我按了另一个不用看小本本也能顺手按出的电话。
「啊…耶~」小俊的声音。
『终于…终于可以打电话了。』
「你都好吗?我好想你喔…」小俊的声音比军营的人温柔可爱一百倍。
『我也很想你,我快哭了噢!』我感受到墙外世界的甜蜜气氛与这裡的大逃杀天差地别,我立刻起了鸡皮疙瘩。
「我在跟朋友吃饭啦~不要哭吼…」『那…』我心裡想著一句话。
「怎么了?」小俊。
『那…你会不会变心啊?』
「不会啊?我干嘛变心?」小俊斩钉截铁地反问,我才知道什么叫做情比金坚。
『呜呜,真的不会变心?』
「喔,你是说变心喔?我还以为你是说变性咧,我想说我没有要变性啊哈!」用屁眼想也知道是变心吧?我干嘛在军中打电话给男友问要不要变性?军眷变性是有打折吗?一瞬间感动化为乌有,我感到欲哭无泪。
『好,差不多要没时间了,晚安爱你喔。』我说。
「爱你喔~」
挂上电话,我打死一隻脸上的蚊子。
身体好累,心也好累,走回队伍中,听到一些鼻涕的声音,好几个人在哭。月黑风高的夜晚,这画面好像和尚被集体家暴。
哭吧,哭得出来就哭吧!能哭就是福啊!
哪像我这裡,老爸淡定得很,老妈说小心屁股会破皮,而男友说自己没有要变性,我觉得根本是来乱的吧?
「目标连集合场,起步走!精神答数!」『雄壮!』
「呜呜..」
『威武!』
「擤擤…」有些人哭著回到集合场,然后就解散回去寝室。
又来了,我最爱的洗澡时间,什么都不会发生的洗澡时间。
「欸,等我一起洗啊!」长的像大根的白净邻兵。
『好啊!』我心想太好了,怎样都比黑胖胖好啊!我不是歧视胖子,是胖子真的很占空间,跟他洗澡我连水都冲不到。
虽然白净大根也是路人款,但是至少盥洗面积比较小,也比较省水。
排队途中,会听到许多声音。每个浴室门只有挡到大约鼻子的高度,所以谁在裡面要经过就可以看到,而底下门缝的高度大约是到小腿一半。
「干你喷到我了啦!」
「啊啊啊啊啊我内裤掉地上了!」「我的肥皂飘走了!」我听到这句,我才发现地上已经开始闹水灾。
「快轮到我们了。」苍白的大根提醒我往前走。
『好得,终于!』我往前走一步,看到面前其中的一间,我的心被什么捏了一下。
是帅气CK男,他跟同班的一个小菜正在脱衣服,而且还不是邻兵!那个小菜长得也不差,单眼皮脸偏瘦高,肤色比较深一点,看起来就憨憨的。最全同志小说https://www.51tgzq.com/category/gaysex/gaystory
这该死的小三!(喂)
眼睁睁地看著两个菜脱衣服,这个感觉好香艳又好干啊!
「好了,这裡空了。」大根把我推进刚空出来的浴室,就在鸳鸯戏水的隔壁间。
原来,将你和我中间加入一个隔板,我们就在不同的世界。
我就像躲在衣柜裡面的小三,亲耳听著男人跟正宫在床上翻滚。(我在这里再次跟男友道歉)「哈哈你好味道好重!」CK男的声音,有点ABC的调调。
『最好是!你才臭吧?』
「没有,我的汗是香的,不信你闻!」『怎么可能。』
「真的啦!」
然后一阵安静。
『真的欸~』
到底!你们到底闻了哪裡?为什么要这样虐待我的想像力?
报告班长!有两个人在那边闻来闻去,请问单兵该如何处置?可以加入吗?
我在隔壁脱下衣服内裤,一抬头看到一块黑色的布放在隔间上,是举手就可以拿到的位子。
是刚脱下来的CK内裤!贴身的!
夭寿啊!不是说好了要用隔间把我们隔成两个世界吗?为何还是不断用各种方式来拨动我心跳。
天菜操课一整天吸饱的原汁内裤挂在眼前,还有另外一个小菜的灰蓝格子内裤也挂了上去。
让我想起人类喜欢把狗饼乾放在狗的鼻子上,看牠流口水的样子就很爽,人类果然是最接近恶魔的生物。
然后,我发现地上的积水会反射隔壁的身影,大概可以看到隔壁洗澡的动作。
我真的很想死,我真的一点都不想看两个男孩在隔壁怎么洗澡的阿啊阿啊啊我真的不想看!
原来今晚的战斗澡,战斗的是良心。
第05章 萌萌达班长
一个说自己有汗香的帅哥,把原味内裤放在我眼前。
我想这辈子,再也找不到比这个更过分的事。不,我已经有男友了,不要再想了。
我开始嗅到空气中淡淡的麝香跟汗味的组合,刺激著我的脑门。这就叫做体验行销吗?让每个路人经过鸡排店都要挣扎一下也爽这样吗?
「你过去!」我跟大根换位子,我要远离那件散发鸡排香的万恶内裤,我必须要!
『你干嘛,我还没冲好。』大根转身换位。
「不管。」
我没仔细看,大根邻兵的毛挺多,懒趴大概就像是某种白色火锅料。硬要形容,大概就像可爱动物区,留著一头黑髮的小白兔。
「不会把这个转过去喔。」我转了一下莲蓬头。
『啧,你吃炸药喔。』
突然,一个响彻浴室的吼声。
「吵什么吵啦!」
这个有点萌,但是又伴随杀气的声音…是我们班的萌萌班长!体干班出生的萌萌班长。
这个班长矮矮的,长的很像周杰伦,身材极好,但是讲话的声音像有人捏著他的鼻子。
你试试看,捏著鼻子讲话,不管讲什么都会变得可爱,整个人都萌萌达了起来。
「全部人水关掉!」
渐渐的,水声越来越少,看来大家都聊天聊的太开心了。
「不要逼我计时喔,等等再让我经过听到声音,你们就要倒大霉萝!」『是,班长!』大家在浴室回答。
「我现在浪费的是你们的时间!不要让我一直骂你们很困难吗?就这么欠骂吗?」
我看到大根半弯著腰,神情痛苦的样子。
『你怎么了?』我用气音说话。
「肥皂在鸡鸡上太久,好痛…」
我往下瞄了一眼,他的黑髮小白兔上都是肥皂泡,却不能冲掉。他努力的拨开龟头上面的肥皂。
『忍耐一下啦…』我用气音回应。
不要拿你的小白兔来烦我好吗?我也是会挑的好吗?
就这样,后来的浴室没了声音,隔壁CK男的鸳鸯色情相声也低调许多。我只要不去接近那两条内裤就相安无事。感谢班长救了我,否则水再清凉,也浇不熄我的欲火。
晚上睡觉,我想起了九把刀说的话,人生就是不断的战斗!
班头睡上铺,班二睡下铺,而通常最靠边的,是班长睡的位置。没错,睡我旁边一边大根,另外一边是萌萌班长。
那也不怎么样,因为班长规定,大家要头尾交错著睡。也就是说每个人面对的都是旁边人的脚。不知道是禁止大家睡觉聊天,还是怕传染感冒生出来的制度。
可是班长自己不听话是怎么回事?班长跟我一样头靠窗户睡是怎样?
我一转身侧睡,就会看到杰伦班长萌萌小小的脸面著我,闭著双眼。虽然隔著两个蚊帐,但是班长白天那鬼吼鬼叫的脸,晚上是那样的安详可爱。
这个世界充满诱惑。
我上辈子是烧了多少香!二十桶吗?
我就像是在孩子床上的妈妈,白天被孩子弄的七荤八素,晚上看到孩子睡著的脸是那样可爱,心裡想的就是,这些小恶魔,晚上就变成小天使呢!(我再次跟男友道歉)
干,不行,不能再看了,这样根本睡不著!
平常的时候旁边有睡一个男人面对自己,那就是「来吧来吧」的意思。
但是这裡完全就不是那样!这裡躺在你旁边的意思是「吵醒我你就死定了」的意思。
我吸了口气,转过身去。进入梦乡前,我想花木兰当兵就是这个心情吧?
花木兰啊,你一定是个色色女孩吧?
后来开始,早上吵醒我的,通常是班长的闹钟,他们要比我们早起约半小时淮备怎么操我们,其实他们晚睡早起真的很辛苦,虽然你们坏坏。
「登~登登~」班长手机的和弦的声音把我吵醒。
我睡眼惺忪,看著萌萌班长自己起床乖乖的折棉被,用神奇的方法单人摺蚊帐,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可以直接观摩这些神奇的方式。
运动完,到了吃饭时间。
打饭时间我们拿著餐盘,经过打菜区。
「谢谢弟兄!」
「谢谢弟兄!」每拿到一样菜,我们就这样喊著。
到了位子上。
「举板凳!」「移位!」「坐下!」一个口令,一个动作。
还没开动之前,我们都必须坐著面无表情地看著对方的脸。面对大根的脸,我心裡想的都是他的小白兔,我觉得,他一定是个善良的人。
吃完饭,长得像初恋男友得班长走到前面。
「等等可以自己去盛第二轮菜,但是不淮用跑的!有没有听到?」『有!』
「开始动作。」
我立刻拿起碗起身,用最大的步伐走向打饭区,活像公园裡的竞走阿骂。
「你干什么!!!!」初恋班长对我一声大吼,整个几百人的餐厅都是回音,全部人都停止动作。
「叫你用走的听不懂是不是!」
他的眼神,像是巴不得把手直接插入我胸口,把我的心脏挖出来捏爆。我人生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辱骂。
『我只是大步走…』我试图解释。
「还讲!」他让所有人都看著这裡,好几百人。
我认为竞走也算走,但是他认为是跑。看来我俩对走跟跑的定义不太一样,难怪当初我们会分手啊。
但是他骂人的样子,简直就是女王S啊。不愧是第一任男友,那个黝黑的脸,深邃类似原住民的双眼真的很勾人。当年你叫我不要走,现在化身成班长,一样叫我不淮走吗?
班长坐回班长桌,没好气的跟其他班长抱怨。
「打不得、骂不得、操不得、又不能晒太阳,妈的不是猪是什么?」他很不爽。感觉我被初恋黑脸班长盯上。
我吃著多打的饭菜,抱著想死的感觉,想起当年初恋跟我的相处情形。
的确,你最耐操,你好棒棒。
第06章 宪选G片
宪选的日子到来,这也是我第一次跟小宥胜接触。
宪兵的体格跟操守都要无瑕疵,填资料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家极度正派(极度深蓝吧?)老爸是军官、老妈是航警,全家没去过大陆,身上没刺青,而且我还不近女色,真是无道德瑕疵。(?
当过宪兵的Gay感觉好像也很强啊!衣服留下来还可以跟男友__,或者心情不好的时候跟男友__,或者男友想要的时候可以__。(怎么写都只有一个功能?)「36号!出来示范!宪选会做些什么!」初恋班长。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zhengjiudashi

赞(7)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史上最狂军中小说《G兵日记》1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