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史上最狂军中小说《G兵日记》2

第78章 分开才是真的
访谈结束。基隆四人帮中,色凯爸妈是上班族、忧鬱男爸是拖吊场工作。其中最不可置信的是大叔的家世,他爸在L报当总编、妈在E报当副总编,虽然机会是留给淮备好的人,但是看来有些人出生之前就已经淮备好了。
访谈结束,我们在寝室换著运动服。
「我们只是同一个指挥部下的油料库、弹药库、补给库跟运输群。油料兵要滚油桶、弹药兵要搬弹药、补给兵要搬米、运输群要开车,而我们是补给兵,好像接下来会到只有补给兵的地方。」忧鬱弘说著,没想到他居然做很多功课。
『所以还要再去别的地方待拨一次?』
「人事官是这样说的。」忧鬱弘没有表情。
访谈过后的我们即将分道扬镳,离开这个充满树叶的地方。
这天中午过后,我们打包好行李,剩下20几人坐上卡车,离开这个不断扫地的营区、到另外一个指挥部继续拨交。在卡车上,我们依然就像什么家畜在车上摇摇晃晃。
『很难问出口吧?』我看著坐在旁边的小宇。
「嗯,我一直在想,但是真的太难。」小宇苦笑著。
没关系,不是身不由己就好像很失败,至少每天都过得精彩。
到达目的地,补给库指挥部在台北一个风景优美的山中,四周都是小丘陵。又是另一个充满树叶的地方。唯一不同的是,这裡路上很容易看到年纪三四十岁以上的阿姨,居然都穿著便服在军营裡。
「你们看到的都是雇员,你们遇到就叫大姐好就可以了。」迎接我们的班长,带著软软的帽子,脸宽宽的很像小马。
「不知道这裡的大姐是不是单身。」色凯痴痴地看著大姐们。
『……』我们其他三人。
异性恋你还好吗?皱皱的洞也60分吗?(我跟阿姨道歉)
「我不是那个意思啦!」色凯发现我们的表情。
怎么会问阿姨是不是单身?应该要问是不是生第二胎了吧?
『你是怎样?纯情阿姨俏新兵?』我说。
「总裁阿姨。」忧鬱弘接著。
「阿姨的小甜心。」
「我的野蛮阿姨。」大叔接著。
「吼,就说不是那个意思吼。」色凯很害羞。
就是,你就是那个意思。
小马班长,这裡有枪吗?可以枪毙同梯吗?
「你们会在这裡待几天,后面就是你们暂时住的地方,这裡有很多你们的长官,见到记得问好。」
『是!』
新寝室人少了许多。
「好想退伍喔~~~嗷呜~~还有三百一十五天~」一个八字眉的男孩在床上叫著,看起来过得很痛苦。
「天啊这个棉被,哈揪!」
不知为何,大家几乎是依照原本的床友分配床位。
「帅哥这边这边,我抢到下铺了!」黑狗男孩笑著跟我招手。
你知道你正在跟一个GAY邀请组队吗?果然是没朋友吗?
『我叫晓飞,不是帅哥。』我放下黄埔包,把充满霉味的棉被从柜子拿出来,把衣服挂上。
「晓飞,我那裡有位子,你要跟我睡吗?」小宇笑著,一股香味一个帅脸。大拇指往后一比。这地球这么小这么挤这么瘦,太阳刻意晒得那么兄,为什么你出现在他出现以后。
『唉…我…已经放好东西了…』我看向正在整理东西的小狗男。
我怎么连话都说不清楚,你温柔的tone我听得清楚,我站在他的身边你站在我的面前。
「喔?……你确定?」小宇笑著。
『嗯。』
「真的不来?」
『嗯。』我确定。
只看到小宇抿了抿嘴转身,怎么这样看起来有点难过。
原谅我,拒绝你固然痛苦,但是跟睡在你身旁我会更痛苦的,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的感觉。望著小宇的背影到远方床的一边,发现小宇倒三角的背影我已经看了无数次,好像永远不会被拒绝打败。
在餐厅写好假单,我们有七天积假,在这裡会先放三天。大家都在兴奋讨论著一起分坐计程车转搭火车的事。小宇依然是跟他同单位的小黑炭一起。
放假这天,忧鬱弘、色凯、大叔我们四个人,上了计程车。
「……我女朋友喔,在美国唸书喔呵呵。」色凯回应。
「那你有女朋友吗?」大叔问著忧鬱弘。
「当兵前一个月就把我甩了。」忧鬱弘的口气,像是把冷气开到最强。
「那你呢?」色凯问我。
『也快分了。』我说。
「那……」
「我单身。」大叔说。
这世界,只有最丑的贪官感情最顺利。
整辆计程车,像是开进的冰箱的上层,连计程车阿伯都无语问苍天。
回到家,把手机开机,滑开脸书看到小俊的动态,小永政的圈内没有很多新动态,圈外帐号也不愿意让我加好友。他的生活没有我似乎也可以过得很好,我突然觉得这些感情弄得我好累,他的态度,好像我在当兵就不存在一样。
我拿出一张纸,画了一个表格,在上面不断写划著。
写完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双眼发红。
『安安。』我用电脑敲小俊,手指跟话语都异常的生疏。
「放假了!」
『这两天有空出来吗?』
「你会上台北吗?」
果然,好像我上台北找你是应该的。
『我们是不是,该休息一下?』我打字。
「蛤?」小俊开始输入中,才挤出一句话。「我做了什么吗?」
你没有做错什么,而是因为你什么都没做。
一阵安静的已读。
「你想分手?」小俊。
『我不知道。』我输入。
我怕见到面又心软了。如果一段感情总是要靠分手来提醒对彼此好一点,那还有什么好眷恋的?只有在要射的时候才戴套,只有在人快走了才想起谁的好,这样真的有必要吗?
「你说的暂时是假的,分开才是真的吧?」小俊输入。
『嗯。』
「随便你。」
冰冷的文字,让我不寒而慄。
第79章 累了的辅助
拿著这张纸,我没想到,我心理淮备已经做了好久,居然还是痛成这样。
想到小俊可能比我更痛,就觉得更痛苦。我没办法放著情绪不稳定的他不管。
电话。
「你真的很机欸。」小俊的口气掩盖不住怒意。
『怎么了。』
「你要怎样又不讲,谁会知道?」小俊的声音越来越大。
我只要你接电话的机率高一点,我只要每天能有一点自己不是单身的感觉。
「不行,你真的……什么都你自己决定就好了啊。」小俊。
『我承认,但是我…真的很难感受到你哪裡需要我。』我说。
我的眼泪流下,看著自己手上的那一张纸。上面写著15个小俊的优点,还有53个缺点,那是我拿来说服自己的SWOT分析,虽然我知道感情不是这样谈的。
爱就像涨潮的大海,可以包容一切的缺点。可是当爱不够用了,这些缺点就像缓缓露出的礁石,再美的铁达尼号也得千刀万剐,最后触礁搁浅。
「你是不是喜欢上别人?」
『跟这个没关系。』我淡淡地说。『感冒不是因为病毒入侵,而是身体差了。』
与其说是喜欢上别人,倒不如说是爱的免疫系统出了问题。细菌永远都在我们身边,感冒反而只是用来提醒我们应该好好休息。
我也没有想要跟小宇在一起,这一阵子我已经儘全力离开他的周围。但是,跟小俊的关系还是没有任何进展。
「你还好意思讲什么道理?」小俊的口气好不起来。
『没办法啊…』我看著手中那张纸。
「算了,你要怎样就怎样,反正每次都是你决定。」
『嗯。』
电话挂了。
没有人变心,没有人外遇,没有人要出国工作,只有我累了。
可是,只有见面时候开心的不得了,一分开就音讯全无的爱情,我真的累了。纸上写了好多为自己加油打气的歪理。
「应该要让这段感情大多时刻的心情来决定最后的结果。」
「如果爱情是食物,平常绝食假日吃西堤,我宁愿每天吃便当,每天。」
即便如此,我的泪还是自动地滴到了纸上,我拿卫生纸擦拭这张纸。
在一起一年多的时光,真是开心的不得了,只是这些开心都不会再继续。
我点开英雄联盟想打一场来分分心,却发现每个角色都有回忆。
当兵前,因为小俊喜欢玩输出,于是我的辅助角越练越强,即便小俊的胜率并没有比我高。
「你要帮我挡啊!」小俊在电话那头大喊。
「哈哈我果然超强。」小俊在电话那头,我们一起胜利。
一次又一次,我为了救你去死,没有怨言。
一次又一次,你在胜利时却忘了我存在。
『你不能这样,要说我们很强。』我在语音通话那头,强调「我们」两个字。
「好啦,你也很强。」小俊说。
我看著纸上缺点那边,两个大字。
『自私。』
不断圈起来,我摇摇头让眼泪又滴到纸上。就算我们的性契合到不行,我还是无法说服自己留下来。好像说分手的人就是坏人,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点开脸书,小俊档案的「稳定交往中」还在。而我的「稳定交往中」也没撤。给我们一点时间,刹车也要慢慢来吧?我已经开始练习,练习这世界没有你。已经和眼泪说好不哭泣,但倒数计时的爱该怎么继续。
我打开交友软体,小俊才刚看过我。我们个人档案上面的「有男友」三个字也都在。分手,是永远都没办法习惯的一件事。
这次放假好难熬。我们好像只差见一面,好好的谈一次。
「噢呵呵呵。」熟悉的笑声,贪官的脸下午出现在台北火车站,然后我们坐计程车回到营区。「你也有带手机啊?」
『我爸叫我带的。』我说,手上拿著一隻智障型三星手机。
「咦?」忧鬱的陈坤,拿出一隻黑色的手机,跟我一模一样的颜色跟款式。
『你干嘛学我?』
「你才学我吧?」忧鬱弘跟我相视而笑。
看来在军营裡,我们其实没什么选择。
晚上集合,小马班长集合我们,检查著我们的手机。检查完手机的我们,就把手机放到运动裤后面的口袋。
前面一个小兵,拿著手机不断摸著自己的屁股,不断找寻口袋。
「我后面的口袋不见了?」小兵。
『白痴喔,在前面啦!』邻兵指著他的胯下。
原来他裤子穿反了。
「哈哈哈哈哈!!」所有人开始狂笑。
连班长都笑著,而我却只是嘴角微微上扬。我的心情还在感情的冷战中,又或者已经在哀悼著死去的爱情。
「等等要验尿,等等你们通通都到厕所排队!尿到杯子裡,这包裡面有滴管跟试纸!」小马班长像是想到什么,自己笑场。
「不要直接尿在试纸上!」
「有些人还直接把滴管直接插到马眼裡,不需要这样!」
一阵笑声,而我居然又只是微笑。
验完尿回到寝室,我跟小宇在饮料机前擦身而过。
『海。』我点了个头。
「怎么怎么了?晓飞你还好吗?」小宇一看到我,就一手抓住我的肩膀。
『蛤?』
「你看起来有点不对劲,跟女友怎么了吗?」
这么明显吗?
第80章 只是一场梦
『我提分手了。』
「什么?真的吗?」小宇的笑容少了许多,但他就是天生笑脸人。「你还好吗?」
『他不是很满意,但是我觉得我尽力了。』
我们走到寝室外没有人的阶梯,不愧是郊区的山中,天上的星星多了许多。
「哎又,这也没有办法啊,她有说什么吗?」小宇搭上我的肩,在没有人的室外。
『他有问我是不是喜欢上别人。』
「那你有吗?」
『你觉得,我有吗?』我视线从抬头看著星星,转而看向小宇。微风传来他身上淡淡的香味,头上短短的头髮,还不足以随著风晃动。
小宇笑著看向我,月光洒在比王阳明可爱的脸上。
「我不知道啊。」
我却没有太多心情,欣赏这最美美笨笨的风景。我低下头,哼著我每次疗伤的歌曲。
『I was thinking bout you, thinking bout me
(我还在考虑著你,考虑著我)
Thinking bout us, what we gona be
(想想我们,将会变成什么样)
Open my eyes, it was only Just A Dream.
(睁开双眼,原来那只是一场梦)。』
「Just a dream?」小宇的英文发音喉音深厚,完全没有台湾口音。
他跟著我的歌声点头,小声地在旁边合音。
『你会合音?』我惊讶地看著他。
小宇又点点头。
「So I traveled back, down that road
(就这样我从梦乡的路上归来)
Will you come back, no one knows
(你还会回来吗?谁知道)
I realize, it was only Just A Dream~~
(我明白了,这都只是一场梦)」
「你唱的是男女对唱的版本吧?我很喜欢这首歌。」小宇继续哼著。
只要是英文歌你都会吧?
我不敢置信,他唱歌居然这么好听。本来已经快令我流泪的歌,硬生生变成一场磅礡的惊喜,两个旋律的较劲。
『If you ever loved somebody put your hands up.』我唱著。
(如果你曾经爱过谁请举手)
「If you ever loved somebody put your hands up.」小宇随后跟上。
我努力地不让自己的音被拉走,小宇却在后头紧跟著。
『And now they’re gone and you wish that you could give them everything.
(而今感情已离去,还真希望当初对他们付出全部)』
我按住左边耳朵,使劲不听小宇雄厚的和音,认真地用脚打拍子。
偷看一眼。
小宇闭著眼,皱著眉点著头,徜徉在我们的合唱中,在我句子间的缝隙,搭上令人惊叹的转音。要不是我们穿著运动服,我还以为我们在录音。
每次都这样,没经过我同意就走入我的人生。
每次都这样,让我快要忘记我原本的旋律。
原来,两个男生唱歌可以这么陶醉,在尽可能不要丧失自我的情况下。
『你很烦,害我没有想哭的感觉了。』我笑著。
「真的吗?」小宇帅气地笑。
一直当惯了小俊的support,如今突然遇到专业的support,我却如此不知所措。
原来,从来没有谁必须当谁的辅助,没有谁要当哥保护谁,没有谁要当主旋律。两个人在一起,本来就该这样彼此保护,填满彼此的每一刻。
「哭出来不一定会比较好。」他抬头看起了星星,我也跟著抬头。
『夏季大三角。』我一眼认出天上最亮的直角三角形。
「什么什么?哪裡?」
『牛郎、织女、天津四。』我指著三个点。
「是这三个吗?」他很不确定。
『你手指比著一,牛郎~织女、天津四。』我握著小宇的手,一一指著天上最亮的三颗星星。『他们中间本来要有银河,但是这裡光害太多。』
「再明确一点吗?」小宇傻笑著还是很不懂。
于是我几乎贴著他的脸,指著天上的星星。
『…那个十字有没有看到,是天鹅座。』我用他的手指,指著天空大大的北十字。
『然后…北极星在后面那个…』我正在寻找的同时,发现小宇清澈水汪汪的眼睛,只是在我脸颊旁看著我。
『干嘛?』我回过神。
「没…没事。」小宇笑著摇摇头。
『我在讲你有没有在听?』我把他手放掉。
「好好好,你再说一次。」小宇举起手指,一副心虚的样子。
『全部?』
「真的真的,这次我会听。」
这天晚上,不论是小俊还是小宇,两边都在倒数。
一个转念,我却不再怎么烦恼。因为我们的生命本来就在倒数,但不能因为会死,就随便地活著;不能因为会分开,就随便地相处。
早上起床,我依照惯例检查了一下睡在左边黑狗男孩阿毅,果然还是勃起著。旁边的梦游男跟我隔一个走道,我不用担心他会踢到我。
「前几天,你们用浴室洗澡太久了。」小马班长在队伍前。「今天之后,你们都要两个人洗一间!谁让我看到一个人一间慢慢洗的你就知道。」
『蛤~~~』一阵哀嚎。
然后,依然是永无止境的打扫、拔杂草。我常常觉得大自然就是我们的敌人,原来草木皆兵就是这个意思。厕所也比照麦当劳的规格照三餐扫,我则是被分配到地板,整条长长的走廊都是长官的伸展台,一个早上我可以喊长官好十五次,大姐好二十次。
「靠腰…我一直觉得屁股怪怪的不知道是不是痔疮,这次放假就去看啊。」台台的阿毅在午休抱怨著。
『结果怎么样?』
「医生说要检查,就拿一根钢管插进去欸!妈的超粗的。」阿毅整个脸都扭曲。
『什么?真的假的拉?插你屁眼?』我提高音量。
所有人都围过来。
喂,你不是说温度计已经是最粗的东西了吗?
你要不要承认你根本是上瘾了?
第81章 干射体质
「医生怎么插?」大家从床铺上挤过来,像是看到饲料的鲤鱼。
「就…大概这么粗的钢棒……」黑狗阿毅比著OK的手势,粗度大概十元硬币「然后就插进来,说要检查肛门内壁…」
阿毅像是拿著棒子磨墨,缓慢插进去什么东西,示范怎么看肛门内部。
『哎额~~~~』大家一阵蜷缩。
「靠,完全任由医生检查欸,而且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阿毅不断回想,双手回搓自己手臂一副很冷的样子。「后来医生说没看出什么问题,根本是白看了。」
『啊哈哈哈哈哈!!!』所有人大笑。
「开通了啦!」
「干,可以用了啦!」大家叫嚣著。
「靠北,我不是gay好吗?」阿毅又开始声明。
『说到gay,我之前有认识一个gay。』一个高额头,头超大很像咳药的小兵。『那时候我们在聊疥虫,听说疥虫会吃人的鸡鸡超可怕的。你知道那个gay怎么说吗?』
「怎么说?」
『可以吃鸡鸡?这么好喔?』高额头演著那个gay。
「干哈哈哈,好噁。」
啧,那个gay真的很不检点,居然羡慕疥虫
这种事情!
根本…
根本不应该说出来啊!(喂)
只看到黑狗男孩在床边,讲完被医生插的故事心有馀悸。
『所以,你刚刚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是什么感觉?』我想起刚刚听到的重点。
「唉……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流出来了。」黑狗男尴尬地看著我。
『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啊,我前面那时候是软的,结果就一个麻麻的感觉之后就有东西流出来…自己没办法控制欸。」
『精液吗?』
「嘘,对啦!小声点。」黑狗男很不愿意分享。
戳几下就出来了?
什么意思?恐同异男超会前列腺高潮了吗?
伍长,睡隔壁的异男有干射体质,请问单兵该如何处置?
『是储精囊太满吗?』我想起那天看到他梦遗的画面。
「谁知道,我单身三年了,只能打手枪啊。」他拿著手机,玩起游戏。
『单身三年!?』我瞪大双眼,像是看著绝种的生物。
「谁单身三年?」上铺的八字眉又探出头来。
「真假?你不会还是处男吧?」高额头的小兵。
「嘿啦!」黑狗男很不耐烦地模样。「我也不想啊!你不是吗?」
「我喔…我上过五个!」
「干你好强,我只有三个。」
「我…九个…」冠军慢慢出炉。
「喔!你咧你咧?」有人不断问每个人的性爱次数。
『14个。』大叔回答一声,全场安静。
「干,你赢了!」
「喔喔喔喔喔喔!」
等一下,14个有什么好冠军的?仔细一想,好像从来没听过姐妹在聊有过几个性对象。我想主要应该是因为,根本没办法数?(喂)
「太强了吧?居然14个。」
「就,如果口交也算的话。」大叔的眯眯眼傻笑著,嘴边有著几小时就可以长出的胡渣。
I don’t fucking care.
我想起那些总是分享约抱经验的朋友,再看了看周遭还有没说话的男人,我想真正的高手都深藏不漏吧?而远方的小宇,只是笑著对我摇摇头,好像是在说「这些人都疯了。」欸,好难想像无欲无求的你,有性欲的时候是什么样。
中午的餐厅,四台电视依然播放著洪仲丘的新闻,洪姐带著口罩,要司法还弟弟一个清白,只是没想到连指挥部也很爱看媒体播报国军的种种。
「嗯…你不觉得洪姐…还满那个吗?」色凯嚼著菜。
『哪个?』我看著电视裡,那个哀伤的女人。
「就,满那个的啊……」
『哪个啊?』
「奶子满大的。」
『……』我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这个贪官。
什么意思?人家在六月雪冤情,你在那边奶子满大。
只有这种事一刻都没有鬆懈吗?异性恋都这样看新闻的吗?刚刚看的新闻,奶子满小的,明天的天气,奶子有C,最近的社会新闻,奶子也不错?
『我不想跟你说话。』我把铁盘挪开一格。
「噢呵呵呵~干嘛这样。」
最菜的新兵都负责洗餐盘,
「欸,以前都是你帮我洗盘子,现在好像没有这个福利了。」小宇笑笑。
『现在是别人在洗啊,我们应该是去擦桌子吧。』我想著有什么事情好做。
一个中分的长官,眉清目秀像是画眼线的男儿,闪亮著凤凰的眼尾走起路来摇曳生姿。
「你,还有你,要不要帮忙伙房洗个锅子?」长官银铃般的声音,像是太监在点檯。手指指完我跟小宇,双手交叉回胸前,小指不忘优雅地翘起,彷彿是在说这个这个这个不要,其他帮我包起来。
我看了一下长官胸前的标识。
士官长。
现在是?不是雄壮威武的女人,就是三从四德的男人吗?
『好!』我跟小宇对看一眼,走进伙房看到一个人辛苦清理著厨房。
「喔喔,你们可以帮我刷一下锅子吗?」
『OK没问题!』我们拿起刷子。
第82章 私奔到月球
伙房的炒菜锅很大,直径一公尺以上,长17宽5。(锅子不是圆的吗?)
「洗完水槽裡的那些,这裡有罐装饮料你们洗完可以拿喔。」伙房学长带著口罩,整理包装一些菜,然后就不知道到哪去。
『算了,总比没事做站在旁边好。』我刷完大锅子,拿著小锅子往小宇旁水槽有许多容器的地方。厨房的地上都是油,有个地板滑到几乎无法往前走,简直是KY摔角的场地。
「喔喔…这裡也太滑,喔喔。」我像在滑冰场一个不稳。
『欸欸你小心。』小宇一脚也不稳地滑走过来,一手勾住我的手,一阵男性费洛蒙芳香扑鼻。
「我可以啦。」我拿著锅子,缓慢地前进。
『真的吗?』小宇只是在一旁勾著我。
你的体贴温暖著我的心,就像夏天的风吹过那么凉爽安静。
『欸,你到底是为什么会香香的啊?』我终于问出长久以来的疑惑。
「什么意思?有吗?」小宇看著我,笑得很有神。
『有啊。』
「是有人说过啦,是衣服吗?我自己是闻不太到,你帮我看是哪裡?」小宇拉起领口,闻了炎热中的几处湿汗。
『好吧。』我走到小宇身边,随意朝他胸前微湿的衣料一闻。
这裡也有,跟内裤那边一样有近乎爆裂的催情剂。一般人的味道经过细菌发酵什么的总会变质,而小宇却像是刚洗完澡去运动的健康男孩,好像身上没有细菌一般。还有一股水果的甜味,我几乎沉醉其中。
「怎么样?会很臭吗?」小宇关心著。
『不是。』我接著又拉起他腋下的布料确认。
「怎么样?还可以吗?」
『嗯,你的汗是香的。』我放开手,作出结论。
「真的吗?」小宇笑的很开心。「你不讨厌就好了啊,我闻闻看你?」
『不好吧。』
「有什么关系,我记得你没味道啊。」小宇伸手,要拉起我的衣服。
『不用!』我一个闪躲。
「好好好~不要激动……」小宇双手掌心面对我,好像是在说I服了U。
互相闻来闻去这种事,是路旁的狗才会做的事吗?闻一闻在路边开干的话。
那可就…
就会…
会太幸福的啊。
洗完锅子,找了伙房学长来看看,我们各自拿了饮料。
「谢谢你们啊,士官长说你们午休可以晚点回去,下次也要麻烦你们了。」学长搬著一箱东西。
『好…好的。』
是那个身上彷彿飘著缎带,如仙女一般的士官长吗?点公差像是百货公司买包包,未免也太时尚。
下午扫完地,我们换了运动服找地方开始运动。打篮球的打篮球、跑步的跑步、耍废的耍废,反正就是不能待在寝室。
「晓飞,我们去跑步要不要?听说下单位之后的标淮会变严格喔。」小宇大拇指往后一比。
『好啊,是多严格。』
我们在一旁拉筋,淮备跑起长长的柏油路。
「跑三趟噢!」小宇弹跳著,他腿上的肌肉不是装饰。
『好,go。』我踏出起跑线,那是明明白白地一条黄线,而你手中的感情线却那么模糊,像是不能泄露的天机,也许是我一生都不能去的禁区。
『欸,如果……没人要换单位,怎么办?』
「不行…一定要想办法,我要跟库长说!」小宇在我身边跑著,一副天真地模样。
我们开始有点喘,是个上坡路。
『班长说…跑到那个的黄线…就要折返了。』我指著前方的地上。
「多跑一点啊!走啦!」小宇拉著我的手。
『这样不好吧?被抓到怎么办?』
「我们就说没看到线就好了,多跑几步而已。」小宇出现一股叛逆的笑容。
旁边野草越来越高,有几个大型容器,似乎是油库的週边设备。
『原来是这样,难怪会说有危险啊。』我看著消防车。
我们继续跑跑跑向前跑,多跑了不知道多远。
一个转角视野辽阔,前方一个山坡,都是一块块灰色长方体。
是一片墓地。
『喔喔?』一股凉意爬上我的背脊,但我还是想往前多看几眼。
小宇摇摇头瞪大眼,拉住我的手。
「晓飞!到这吧!」
『嗯?你要回去了?』我看著他不愿意往前。
「我们用走的回去好了,用跑的反而有点…怪怪的。」小宇拉住我的手,一身的香汗淋漓。
『真的是胆小欸,什么啊。』
「哎又,难免的啦。」他湿湿的手心紧握我的手。
我转头看著那片墓地,这就是天使唯一的弱点吗?
『你真的会怕?』
「没有~这个不一样啦。」他湿湿的帅脸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手却紧紧跟我交扣著。感谢这裡有一块墓地,让小宇变得那么可爱。
如果有谁是女生,保证违反什么两性营规观感不佳。但在营区的一角,我们手拉手走著。牵著手抬起头,我们私奔到月球,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博宇不是对男生没兴趣,这样好吗?』我故意叫名字。
「怎么怎么,你不舒服吗?」小宇笑著反问。
『不会啊。』
「那就好了嘛!」
走著走著,好像真的跟谈恋爱一样。我几乎忘了牵手走路是什么感觉。
跟小俊交往一年,牵手的次数比做爱次数还少。最常双手交扣的时候,似乎也是我们下体相连的时候。但那种时候,我们根本没有在感受手指的温度。
『所以,你还有想谈恋爱吗?』我问。
「我现在喔,很难吧!」
『为什么?』
「我怕对方不能理解,会觉得我不够爱,不是只有一次。」
『原来是这样啊,居然有这种烦恼……』
「要是你,你会想要一个对你没什么性欲的人吗?」
『我…不知道吧……』我低头看著我们交扣的手,晃啊晃『你手好湿?』
「哎又,没关系!」小宇自己原谅自己。
『哈哈自己讲。』我握得更紧。
笨蛋,如果是你的话,没有性行为也没有关系的。
直到看见远方有跑步的人影,我们就自动鬆了手。
比起证明给别人看有多相爱,我们也许更常选择不需要证明给别人看。
但是你可不可以摊开你的掌心,让我看看你玄之又玄的秘密。
看看裡面是不是真的有我有你。
结局会是握痛握碎我的心,还是割破我的掌我的心。
第83章 慢活鸳鸯浴
「蛤?你不知道吗?库长已经到了。」忧鬱弘。
『所以今天就要访谈了?然后我们就要下单位了吗?』
「不然呢?」忧鬱弘看著我,像是看著三叶虫。
果不其然,今天是访谈的日子,特别注意服装仪容。
访谈前,士官长在餐厅温柔地踩著凌波微步,看著我们填写资料,我看到了一个交友栏。
「有无男女朋友:口有 口无」
新训时在一起的时候也是勾无,现在又有什么好犹豫的呢?我勾了后者。
小俊你说你不希望出柜,所以军中朋友栏都没有留下你的痕迹。即使打靶时膛爆脸烂了,即使在被运送时摔下了高架桥,你都不会知道。你总是说两个人相爱就好了,我当时也信了
可是现在发现,不被承认的爱情,以低调为终极目标的爱情,真的两个人开心就够了吗?这样跟打手枪有差别吗?
填完资料,中分的贵妇士官长,咬字清晰地问著我们问题,然后在一旁回答小宇通勤太远的事情,好像也没什么结论。
库长,是个在国外念过书的上校。即便如此,访谈依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有说有笑。
「苏启禹。」帅气的上校开始念名字。
『有!』桃园帮的一个白净小兵起身。
「你的资料写什么?我的个性喜援交朋友?」
『没啊!』
「你这裡写的。」上校拿起资料,冷冷地看著他。
『啊!写错字啦,是爱啦!』小兵害羞地摸头。
「……」上校皱了皱眉。
错字可以这样错吗?
援在西元前?援我别走?
『有!』刺青男。
「你有刺青吗?可以看看?」上校面带笑容地关心。
『有。』刺青台客转身,掀起背后的衣服,露出丑丑的恶魔刺青。
「为什么要刺青啊?」上校。
『因为有朋友有在做这个。』
「那你会后悔吗?」
『后悔了。』
「为什么?」
『因为刺的时候很痛。』
「喔……因为不能上麻药对吧?」
这是什么逻辑。
「后悔生这个孩子了,因为生的时候很痛。」有妈妈这样说的吗?
有些人进去的时候很痛,可是一点也不后悔啊(喂)
搞笑的对话不断持续,直到一个熟悉的名字。
「庄博宇。」
『有。』小宇起身,挺起胸膛。
「我有听士官长说了,单位的问题,要看有没有调动,有的话会尽量帮你,每个人都一样。」库长自动说出一个官方的回应。
『是。』小宇的声音似乎很有精神。
我背对著小宇的声音,不知道你是什么表情。
「如果快一点,明天可能就会有单位来接你们。」上校补了一句。
三审定谳,上校离开,我们起身把椅子整齐地推回桌子旁。
小宇叹了口气。
我才发现,这次你真的要离我而去。全都怪我,不该沉默时沉默,该勇敢时软弱,我再积极一点是不是能改变什么?
晚上的寝室,远方的小宇。静了音。
只是看著,看著小黑炭一直跟你讲话,你坐在床上。
只是看著,看著你聆听别人说话的笑容,从当兵第一天就挂著。
小宇跟黑炭点头后,起身把毛巾挂在肩上。
「晓飞~~」雄厚的声音,拉长音上扬。
『博宇~~?』我跟著上扬。
「怎么样,要洗澡了吗?」小宇走到我床边。
『快了啦。』
「嗯~~?」小宇拉长音,瞪大眼站在那,像是等著什么。
两两洗澡的规定依然存在。
我这才发现,居然没有「之后」看到彼此有什么尴尬的幻觉了。
下单位后,我们可能就没有什么见面的理由。
『好,走吧。』我起身。
「真的?!」小宇笑开,没想到我会答应。「哎育?你怎么怎么…突然想开了育?」
『好啊那不要。』
「走走走走!」小宇走回柜子,拿起了瓶罐。
我拿起牙刷,叹了口气。
如果有一天,你知道了我超gay,你要记得我从来没有觊觎你。你要记得我一直都有跟你保持距离,要记得不要讨厌我。
一进浴室就像走进了三温暖,皮肤上分不清是汗还是水气。搓衣服的搓衣服,刷牙的刷牙。通风很差的夏天,大家还是坚持洗热水。
「这边!」小宇在充满蒸气的空间裡,走到其中一间门后排队。大家两个两个,隔间走出来的也是两个人。跟新训不一样的是,这门跟隔间是完全封死的,两个人在裡面干嘛完全看不到啊。
这…根本就…
根本就要感谢刘铭传的建设、感谢曾国藩组湘军、感谢慈喜太后的听政。
「碰。」门一声打开,蒸气上窜,两个男孩拿著手中的内裤跟瓶罐,像是从hotel走出来。
「晓飞?」小宇在隔间旁叫我。
『喔喔。』
一切就像在做梦。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我走进浴室,把门锁上。小宇立刻脱掉上衣,露出水男孩宽阔的胸膛跟肩膀,还有雕刻刀刻出来的腹肌。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可是在密闭隔间,整个空间都是他的性味。
我跟著脱起衣服,镇定。
回想大悲咒的旋律,南无喝萝怛那.哆萝夜耶.南无阿例耶.婆卢羯帝。
「我放这边喔?」小宇把白字黑底的CK内裤放在我眼前的小铁篮,我脸上一股燥热。铁篮有两层,一层是放原味的,一层是放乾净的。
「嗯?你不脱吗?」他笑著。
『喔。』
我也脱下衣物,我们内裤就放在一起。
他倒三角的上半身,连接结实的屁股,腰窝以下是分明的两块翘臀,像是两块滑鼠垫的扶手。
小宇拿著莲蓬头,一个转身。我只能抬起头,不让视线往下流。
「需要我再热一点吗?」小宇转著水龙头。
『很温暖了。』我说著,感觉什么感觉正在盖过性欲,酸酸的。
我终于知道,那是什么感觉。
居然是捨不得。
第84章 我不后悔
跟小宇面对面,额边俐落的髮型,两侧几近光的头,顶上短髮沾了水而刺刺的。
一点点双的眼皮,一点点大的眼睛,一点点黑的肤色。
在你身边从来不需要紧张。
归还你帽子的那一天,你毫不犹豫的拥抱。
感冒时你送的沙士、想起流鼻血你送来小狗的卫生纸。
我们一起坐在营站旁的楼梯上,你听我吐苦水。
突然间,我一点都不担心下体会失去控制了。
『博宇。』
「怎么了?」
『你知道你很好吗?』我说。
「怎么了?怎么突然这样说?」小宇水开著,帅帅的看著我。
『要是明天谁的单位车来了,我们就要道别了欸。』
小宇把莲蓬头关了,隔间显得安静,剩下其他间冲水的声音。
「怎么……怎么说的好像很严重一样?」
『以后可能不会同时放假,你也会有你的学长学弟。』
「什么什么?当然会一起出来啊!」小宇的表情很理所当然。
『但是可能不会像现在这样,这么好了。』我摸摸他头上刺刺短短的头髮。
昏黄的光线下,你的脸是那样的完美。
即使一丝不挂,但我视线从没有想往下。
一开始,我的确是看到你的身体,后来,看到的却是你的人。
「不会的。」小宇认真地说。
『什么?』
「不然下次你到我家洗盘子。」小宇两手搭在我肩上。「我去你那整理房间,这个关系怎么样?」
『白痴喔。』想到把新训那一套带回家的画面,我笑了。
「好啦好啦,祝你在新单位过得好,抱一个。」
『这…会不会太早?』我卡卡地张开手。
「哎又,道别要趁早,以免真的来临时,就来不及了。」小宇双手滑过我的腰际,我们脸别过一侧,下巴抵著彼此的颈肩。
身体一暖。
因为爱,所以爱,珍惜在一起的愉快。
暖暖的雾气在四周瀰漫,小宇的体温从胸肌、大腿、双手传到我身上。费洛蒙的气味被蒸气稀释。光滑的脖子在我的唇边,我们的下体磨在一起。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zhengjiudashi

赞(4)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史上最狂军中小说《G兵日记》2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