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肉体代价

(一)
这是好多年以前的事…
夏日渐渐失去了跋扈的威力,让人感觉不再焦躁。
盛夏时蜂拥而至躲避酷暑的游人,也大多离开了这座美丽的滨海城镇,但街上的行人仍然不少。
人丛中,一个小伙子匆匆地走着,不时吸引着路人的目光。
他叫志伟,是我要讲述的故事中的主角。
一件白色V字领短袖T恤,把他上身的肌肉裹得紧紧的,古铜色的胳膊散发出健康的气息。他穿著一条靛蓝色牛仔裤,同样清晰地勾勒出他那健美双腿的轮廓。
这些都是他花很少的钱在市场里买的,只是穿在他身上,就显得不同凡响。
志伟无暇享夏末的余辉和路人的注目,只是匆匆地走着。
他今天特别高兴,因为他领到了薪水,这是他有生以来自己赚到的第一笔钱。
他决定要用这笔钱给他最敬重的哥哥买一件礼物,再买一些吃的,兄弟俩好好地吃一顿。
想到此,志伟不由自主地乐了,灿烂的笑容挂在脸上,使他看上去更加俊朗迷人。
从商场出来的时候,志伟手里已经多了几样东西。一条银灰色亮绸领带,是他精心为大哥挑的。还有炸虾手卷、糖醋里肌、蒜味烤香肠…,这些都是大哥最喜欢吃的。
想起大哥,志伟的心里充满了感激。
从小到大,大哥始终用他伟岸的身躯来保护着自己,含辛茹苦把他带大,供他上大学。
为了他,大哥31岁了,依旧孑然一身。
现在,他终于可以赚钱养活自己,减去大哥的负担。
他打算努力工作,赚更多的钱,让大哥能早日成家。想到此,志伟心里泛起一丝欣慰,脚步也不由得加快了许多。
在家门口的杂货店,志伟特意买了冰镇啤酒,准备与大哥畅饮……
(二)
「哥!」
没有应声。
哎!大哥还没回来。志伟心想:这样更好,我可以在他回来前准备好晚饭。
一切准备就绪,志伟随手拿起报纸,坐到沙发里,等着大哥回来。
半个小时过去了,还没有大哥的身影。
志伟走向电话机,准备打给大哥。电话还没拿起,就传来钥匙插入门锁的声音…
是大哥回来了。
志伟高兴地叫了声:「大哥,你回来了。我等你好久…」
志伟还想说下去,可是发现刚进门的大哥脸色非常难看,情绪也与平日相差甚多。
「哥,你怎么了?」
「没什么!哎,今天怎么买这么多吃的?还有啤酒?」
「哦,今天我发工资了。」
「太好了,志伟!大哥真为你高兴!可是,我今天很不舒服,你自己先吃吧!」
说着,大哥走向自己的房间。
志伟心里很难受,倒不是因为自己的一片热情没得到大哥的响应,而是大哥那难看的脸色,是他从来没见过的。
这些年来,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大哥都坚定地挺过来,从没像今天这样。
志伟心疼大哥的辛苦,轻轻地推开大哥的房门…只见大哥侧卧在床上,鞋子也没脱,只能看到背影。
那是一个宽大的身躯,一个承受了无数的艰难,而此时却也有点沧桑了。
志伟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这么仔细地看着大哥了,此时却真切地看到大哥的鬓角处,已经有点银丝出现。
志伟心疼地叫了声:「大哥。」
没有答应。
志伟转到床尾,小心翼翼地脱掉大哥的鞋子,又拿了张干净的床单盖在大哥的身上,轻轻地走了出去。
晚饭仍好端端地摆在桌上,志伟没有心情吃,回到自己的房间和衣躺在床上。
想着大哥的背影,志伟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担忧…
(三)
志伟刚出生不久,母亲便因为产后感染,而过早地离开人世。
志伟的父亲那时在一所大学里教历史,虽然才40多岁,但在明清史的研究上已颇有造诣。
父亲与母亲的感情非常好,母亲死后,父亲没有再娶,一个人带着他们哥俩,生活虽然艰苦,但也其乐融融。
但是一场浩劫打断了他们平静的生活。
父亲染上了癌症,一年后,在痛苦的精神和肉体折磨中,父亲也去世了。
弥留之际,父亲把他和哥哥叫到床前,握着儿子那稚嫩的小手,泪水充盈了眼睛。
「…爸爸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们兄弟两个。你妈妈去的时候,死也不肯暝目……一再嘱咐我要把你们两个好好带大……可如今,爸爸也……爸爸要去陪你妈妈了……志祥,你是老大,要好好地照顾弟弟…」
父亲去了,双手始终紧紧地握着他俩的手。
那一年,中部发生大水灾,哥哥13岁,志伟才刚刚5岁。
此后的日子,充满了辛酸。
好心的邻居帮志祥在附近的一家小工厂里,找了个糊纸盒的工作,并不时的照顾他们,帮他们做饭、缝补…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艰难的挨着。
等志伟7岁上小学的时候,志祥已经在一家木器厂当上了学徒。
在志伟的记忆里,哥哥似乎从来没有休息过,星期天还要到建筑工地当临时工,平日晚上也总要拿些家庭代工回来做。
志伟脑海中的大哥就像一把大伞,给他遮风挡雨:在学校受了欺负,大哥会帮他出气;雨寒天气,大哥会早早地站在学校门口等他…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生活的艰辛,使志伟很小的时候就能体会哥哥的艰难。
在学校,他总是用最简单的文具,一个破书包,一直背到中学。
但志伟的课业一直很好,这也是让大哥最高兴的事。
一直到高三毕业的时候,志伟想放弃联考,早点工作帮大哥的忙。那晚,他把这想法告诉了大哥。
大哥气得满脸通红,并狠狠地给了他一记耳光,留下一句让他一辈子也忘不了的话:「你这样做,让我怎么对得起死去的爸妈?。」
有生以来,这是大哥唯一一次打他。
志伟心里很委屈,但他知道一直疼爱自己的大哥这次为什么打他。从此,志伟更加发奋,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T大外文系。
多年来,大哥含辛茹苦地把他培养成人。如今,他已经毕业,也找到了一份好工作。尤其是那个总经理,对他特别照顾,看来对他很赏识。
他多么渴望能尽快地帮助大哥做点什么,来报答大哥…回忆中,志伟朦朦胧胧地睡着了…
(四)
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志伟吵醒。志伟揉揉眼睛,缓步走向客厅…
还没来得及开房门,已听到大哥接听了电话。
志伟听到大哥在紧张地说着什么,于是,便轻轻地开了一道门缝,仔细地听。他听到大哥在恳求对方再宽限几天云云…此时,志伟已经多少明白了大哥为什么那样郁郁寡欢。
志伟轻轻地走入了客厅,这让志祥大吃一惊。
「志伟,你还没睡?」
「哦……」
「刚才你听到了什么?」
「听到了。」
大哥将身体埋入沙发中,点燃一根烟。
「大哥,告诉我,你欠了多少钱?」大哥不说话,只是狠狠地吸着烟。
沈默许久,大哥终于告诉了志伟。
半年前,志祥接触一个炒期货发财的朋友。看到这个朋友一年中赚了大笔的钱,志祥心中按耐不住,也想学学这个朋友大赚一笔。于是,经多方筹措,终于在一个朋友的帮助下,向高利贷借了20万元。期限半年,到时连本带息,还25万。
志祥自以为万无一失地买了6个月的大豆期货。
今天到期,不但没赚,反而赔了10万。
「大哥,不要着急,我已经上班了,能赚钱慢慢还。」
「连本带息,还差15万,这么大的数目怎么还?而且他们今天就来催款。慢慢还?他们愿意等吗?」
志伟楞了,因为没有社会经验的他,真想不出什么办法。
「志伟,快去睡觉吧。哥哥明天再想想办法。」
「……」
「别磨了,快睡吧,明天还要上班!」不容志伟回话,志祥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其实,志祥炒期货,并不是为了自己。苦惯了多少年,还有什么扛不过来呢?
志祥始终牢记着父母的嘱托。这些年来,他一直是这样做的,而志伟也特别争气,从没让他失望过。他想等志伟结了婚,自己再去拼搏、生活。而那时,他也就实现父母临终的嘱托,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双亲了。
志祥想存些钱给志伟成家用。如今,却血本无归。放贷者只给五天的期限。如果到时还不了钱,就要他的一条腿。
志祥心里烦乱,但这些他没有告诉志伟,因为他不想让志伟担心…
志伟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心急如焚。他恨自己没有能力帮助大哥。他想到过卖血,想到过打零工,但这些都不能解决燃眉之急。他想遍了他所有认识的人,可谁也没有这么多钱。突然,他想到了自己的老板-吴总经理。
志伟的公司是一家很有实力的本土企业,整个公司都属于吴总一个人,相信十五万对他来说应该不成问题。
可吴总会答应吗?对吴总,志伟知之甚少,只知道十几年前,吴总曾经进过牢,出来后就发达了。但无论如何,志伟决定要试一试。
第二天,志伟早早地来到办公室,可是恰巧吴总不在,志伟呆呆地坐着,什么也干不下去。
终于,近午的时候,吴总回来了。志伟赶紧跟了过去,敲敲总经理办公室的门。
「进来。」
「吴总,我……」
「哦,是志伟啊,什么事?」
志伟不知道为什么,从他见吴总的第一面,吴总从没叫过他的姓。
「我……我……」
「有什么事,尽管说!」
说着,吴总站起来,招呼志伟坐在沙发上,而自己也在志伟的旁边坐下来。
「我…我想向您借些钱,不知道您能不能答应?」
「哦~借钱,多少?」
「15万…」
「这可不是小数目,你借这么多钱做什么?」
「…我……我哥哥欠了别人15万。我会尽快还给您……。」
「哦…」
吴总沉思了一会儿,痛快地说道:「没问题,我答应你,什么时候用?」
「越快越好。」
「那么,你晚上到我家拿吧。」
志伟高兴极了,没想到吴总这么痛快就答应,而且很快就可以解决。
「谢谢您,吴总,您真是太好了!我一定会努力工作报答您的恩情,并且尽快还给您!」志伟激动地说道。
「那好,下班后你不要走,跟我一起回家拿钱。」
「是。」
志伟高兴地回答,欣喜地转身离开了吴总的办公室。临出门时,他没忘回头感激地看了看吴总。
「……」
(五)
这是一栋很别致的郊区别墅,上下两层。通往上层的楼梯有一个门。家俱和装潢虽然不是极尽奢华,但也颇具豪门风范。
「坐吧,志伟。别拘谨,就像在自己家一样。」
「好的,谢谢吴总。」
「别老是吴总吴总的,在家里叫我逸远吧。」
「这可……太不礼貌。」
「没关系,你可以拿我当朋友。」
志伟没有答话,只是微笑点了点头。
他为自己有这样平易近人的老板而感到高兴,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但同时也觉得有点怪,在这么多新来的同事中,吴总好象对自己特别的偏爱。或者,是多心了!
吴总从另一个房间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袋子,说:「家里现金不够,这是十万,明天我再给你准备五万。」
「谢谢您,吴……哦,逸远。」志伟总觉得叫逸远不太符合他和吴总的关系。
「这就对了,写个收据吧。」
「好的。」
「晚上拿这么多现金在路上很危险,今天就不要走了,住在这吧!明天一早我和你去银行领另外的五万,再送你回家。上午你不必上班了。」
「您想得真周到……可……」
「好了,就这么决定了。」
志伟点了点头。他是那种受人滴水之恩必涌泉相报的人,对吴总,他心里想的只是如何能报答他的恩情。
「……」
吃过晚饭,志伟和吴逸远面对面坐在沙发里。
「志伟,知道我为什么借钱给你吗?」
「不知道……哦,是因为您人很好。」
「你错了。因为我喜欢你。」
「什么?喜欢我?……可我是男的。」志伟脑中「轰」地一阵错愕。
「正是。我只喜欢男人。」
说着,吴逸远伸出手,握紧了志伟正在颤抖的双手。
「不……不……」志伟本能地抽回了手。
「我不想勉强你,志伟。钱你可以拿走,而且可以不还。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什么条件?」
「我不但喜欢男人,而且喜欢虐待男人。因此,我要你做我一年的性奴隶。就是说,一年之中,我可以任意折磨你,虐待你。而你必须像隶一样服侍我。也算是你对我的报答。」
吴逸远越说,志伟的脸色越难看。
「你自己考虑吧!」
「这,这,太过分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极度的气愤已让志伟无法再控制自己,他猛然站起身,匆匆地跑了出去。
(六)
夏末的夜风依然暖意融融,可是志伟的心却冷得发抖。他狂奔着,想卸掉一身的气愤、失望、世态炎凉。
华灯已上,海边的人们悠闲地散步,三两成群。茫茫人海,志伟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和凄凉。他累了,心也疲惫了。
坐在滨海大堤上,好长一段时间,什么也想不下去。
华灯倒影在海面上,泛起点点磷光。志伟呆呆地看着,磷光圈圈点点,随着海浪的波动而起伏着。
志伟仿佛看到了大哥的眼睛在眨……想起大哥,志伟的心情沉淀了下来:为了我,大哥付出的太多了。关心、疼爱、体贴、保护、鼓励、亲情……种种人间的幸福,能得到的,都从大哥那儿得到了。志伟啊,志伟,虽然你从未忘却大哥的恩情,可如今机会真的来了,你却……你的大哥为你牺牲一切,而你就不能牺牲你自己一年吗?忘恩负义,你是个小人!小人!小人!!!……
志伟耳边仿佛听到有人对他吶喊,又仿佛看到无数双指责的眼神和比手划脚的胳膊把自己包围起来…
「……不,不,我不是……我一定要帮助大哥!」
猛然抬头四望,才发现并没有人!
路灯发出昏暗光线,留下志伟的身影越来越长……
志伟伸出不再颤抖的手,敲响了吴逸远家的门。决心已下,志伟已没有了先前的紧张。
「进来吧!我相信你会回来的。」吴逸远的声音隔着厚重的木门飘了出来。
志伟沉默,闪身进了门。
屋内只有地灯发出昏暗的光线。
「先洗澡吧。」
志伟闭上眼睛,将自己的衣衫一件件地剥落,鞋子、T恤、牛仔裤……当只剩一条内裤遮身的时候,志伟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志伟感到一双手贴到了自己的前胸,并顺着身躯往下滑落,一直到了他最敏感的部位…
突然,志伟发现自己的阴茎正在慢慢膨胀…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zhengjiudashi

赞(5)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肉体代价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