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被榨精的体育帅哥

篮球场上,一群运动男孩正在挥洒自己的汗水,我站在一旁,偷偷地看向了正在投篮的那个男生,俊朗的面庞带着阳光的微笑,身材高挑,一头不长不短乌黑的密发,不时将篮球服撩起来擦汗,就在那几个短暂的瞬间,八块壁垒分明的腹肌露出,吸引了一大片人的目光。

他叫子豪,是X大学的一名体育生——这是我从一个学姐口中了解到的,尽管我仅是一名16岁高中生,但对这个桀骜不驯的体育生肖想已久了,庆幸的是,我所就读的高中恰巧是X大学的附属中学,我与他的距离一下子近了许多,让我得以充分了解他的行踪。我看着他矫健的身影,心里已然有了一个计划。

我悄悄的来到了休息室,找到了他的水瓶,往里面加入了大量的迷药,我还怕迷不到这个肌肉男,又多放了一点,摇匀后,又若无其事地回到了篮球场。夕阳西下,篮球场旁的人都散得七七八八了,而正在打篮球的,也就只剩下子豪一个,他总是最晚走。

过了一会儿,子豪看了看时间,估计是觉得有点晚了,他把篮球往旁边一扔,向休息室走去,当然,我也偷偷地跟了上去。

事情发展与我预料之中差不多,子豪喝了大半瓶水,没过多久,就晕倒在地上。守在一旁的我赶紧走到了他旁边,再三确认他晕倒后,内心的狂喜几乎要将我冲昏。我卷起他的上衣,如愿以偿地看到了他健美的身材,鼓鼓的胸肌上,两颗红豆般大的乳头挺立着,往下看,八块腹肌像小面包群般整齐排列着,经汗液的浸染,更给它们增多了几份立体感,我近乎迷恋般的伸出舌头舔过他的八块腹肌,连每一条缝隙都不放过,咸咸的,倒是出乎意料的味道好。

短暂的狂喜后,我便伤起脑筋来:怎么把他搬回我房间呢?不管了,先试试再说。哪知我只是撑起他的一只臂膀都已困难无比,他压在我的肩上,快把我压倒了,我就只能这么一瘸一拐地把他拖到了不远处的居民楼楼梯。

“怎么这么重,他是吃什么长大的!这么长一段楼梯,都不知道怎么走。”我嘴里嘀咕道。

忽然一道声音在我背后响起,“小Z,你在干嘛呢?”

我吓得寒毛竖立,要是被人知道就完了!

我马上转过身去:“张叔啊。散步回来了呀。”

张叔点了点头,疑惑地看向了子豪,“他是谁呀?怎么好像晕过去了?”

“他…他…他是我表哥!你看,他刚才不是在打篮球吗,打着打着…他就…低血糖晕倒了。”我急中生智。

“低血糖?这么壮的小伙子会得低血糖?”张叔脸上明显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那快点儿送医院啊!”

我尴尬的笑着,“哈哈。不用了,我家里有药,只需要休息一下就好了。”

张叔犹豫了一会儿,说:“要不我来帮你吧,看你好像挺困难的。”

“就等你这句话!”我心想。表面还要装出一副很担心的样子,“没关系吧?”

张叔一把背起子豪,“没事儿,不过好像还真有点沉。”于是,我毫不费力地就把子豪搬回了我的住处。

“没事啦!张叔,真的休息一下就好了,谢谢您啊!改天我亲自登门道谢。”我关上门,隔绝了张叔那担忧的目光。家里只有我和子豪两个人,我父母常年出差,只会定期给我打钱,不然我也不敢把子豪带回来。

“嗯…”子豪发出一声似梦中的呓语,我有些惊慌,赶紧把他拖到我的卧室,拉起我早就准备好的两条铁链,锁住他的双手,再把他的双手吊起来,使他成跪姿,为以防万一,我还把他的双腿用绳子绑了起来,便坐在床边,等他醒来。

体育生就是体育生,我绑好他,才过了一会儿,他就悠悠醒转,“这里…是哪里?”接着,他感到了他身体的异样,“靠!!!谁把我绑了起来?”他看到了坐在床上的我,“你是谁?放开我!”我盯着他,怎么说呢?他挣扎的样子,很…性感!

我站起来,走到他面前,“我怎么舍得呢?好不容易捉到你,我可不会轻易的放你离开。”不得不说,他真的很高,跪着就已经到我胸口了。

“那你要什么?”子豪发问。

“要你这个肌肉种马的精液。”我转过身,拿出一把剪刀。

“艹!!!你这变态,要再不放开我,信不信我…”他大骂着。

我不理会他,用剪子把他的上衣和裤子一点点剪开,让他那健硕的躯体暴露在空气中,他身体紧绷,肌肉都以最完美的样子呈现出来了。

我轻抚过子豪的腹肌,感受它的刚硬。

“艹!你没见过男人身子吗?把你那手收回去!”他依然在骂。

我假装听不到,一手伸出两指,夹着他的乳头,另一只手伸到他下面,轻揉着那未苏醒的巨龙,话是那么说,可身体是诚实的,不一会儿,子豪的乳头就已经高高挺起了,更引人注目的是他的肉棒,勃起得巨大,目测有18cm,把薄薄的白色内裤撑得像个小帐篷,我剪掉子豪内裤的一角,他的肉棒就弹了出来,打在他的腹肌上,发出“啪”的一声,再反弹回来,像把枪杆一样,与腹肌呈三十度角。

我伸手握着子豪的肉棒,却发现我根本不能完全的握紧,端详着那样一件“凶器”,越看越喜欢。那赤红的龟头宣泄着青春的昂扬,细长的马眼诱人无比,整根肉棒通红通红,还有几根青筋布在它的外层,下面那两颗卵蛋才是精华所在,圆润饱满,像小乒乓球般大小。

“真是大呢!越来越想吃你精液了怎么办?”我抚摸着子豪的龟头,引起他的一片战栗,“妈的!你快放开我…不要摸…那里。”他喘息着。

“那怎么行?至少要把你榨干才能放开你啊。有点饿了,先吃些饭前小食吧。”我俯下身去,舔着子豪的龟头,不断吸着他流出来的淫液,而后,把他的肉棒含入嘴中,但是我并没有办法全部把它塞入嘴里,它太大了。

我的双手也没有闲着,不停地揉捏那两颗卵蛋,感受那灼热的液体在其中奔腾,其实我只是第一次给别人口,也没有太多技巧,只是不断地舔着他的龟头、尿道口、冠状沟等地,还不时吸一吸,想来这给他的快感也是很强烈的,他的喘息声越来越重,谩骂声都有点不着调。

“艹!要射了!”我听见这么一句,忽然,一股热流冲击着我的喉咙,我不得不做出吞咽的动作来,希望不要浪费一滴精液,可是子豪射的量太多了,紧接着,他又射了十多道,我吞咽的速度根本来不及,只好用手把那些滴落的精液接住,等他射完后,我再把舌头伸进他的马眼里,把那些残余的精液给舔干净,再吐出他的肉棒,舔干净我手上的“漏网之鱼”。

我嘴巴里全是这个肌肉体育生精液的味道,一股腥膻而又不失男人气息的味道。我舔了舔舌头,我想:今天的晚餐怎么做,我大概有了思路了…

“可以放我走了吧!”子豪这样问我。

“当然不行!我说的是‘榨干’,你才射一次而已,你就慢慢等着吧。”我从旁拿过一个杯子,大概50CC左右的容量,“你再把这个射满,我就让你休息一会儿。”我伸手帮他撸动着…

随着子豪的低吼,杯子最后一点点也被填满,他射了三次才完成,最后一次射出的精液甚至有点稀了,不再像第一次那么浓厚、粘稠。“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他的声音没刚才那么中气十足了,也不再大骂。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10)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被榨精的体育帅哥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