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偶遇警奴

2018年 春节之际,在B软件上聊到了一个中年壮39.172.78,我30.172.65彼此交换照片后感觉都还可以,然后就计划约时间玩,由于他是在沿海地区一个汽车修理厂打工才回来的,这几天在县份上忙着准备春节的杂事,所以一直没时间见面,就这样在软件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从聊天中知道他姓张,之前没怎么玩过,比较喜欢被虐乳头和JJ,轻微抽打,不喜欢粗口等等。
大年三十晚,我在家正陪着父母和家人聊天看春晚,一家人大大小小其乐融融的感受着年三十团聚的氛围,突然间手机一直响个不停,打开一看是张哥发来的消息:
“主人,在做什么”
“在家看春晚,狗儿呢”
“在陪亲戚朋友喝酒,想主人了”
“哦?哪里想”
“哪里都想”
“哈哈,贱狗想主人做什么”
“想主人虐贱狗” (到是挺直接的)
“可以,不过就要看你表现了,表现好了主人就来虐你。”
“好的,主人要贱狗怎么表现,贱狗等主人来,”
“发张你现在的照片来主人看看,还有以后叫我爸爸,不要叫主人”
大约5分钟后照片发过来了,张哥留着寸头,膀大腰粗,看着挺精神的,脸上微红,这样一个精壮的男人根本看不出半点G的样子,更何况是奴,旁边是他亲戚朋友端着酒杯,应该是喝了不少。但是没有叫我“爸爸”,我有点生气
“怎么?不叫爸爸”
“我,我没叫过,不习惯,,就叫你主人好吗”。 看来还是有点放不开,
“不行,这就不听话了?” 我坚决不让步,这都收拾不了你,以后还怎么树立威信
“主人,别为难我了,真不习惯,从来没叫过别人,其他的我都听你的好吗?”
“我再说一遍,不行,这点要求都达不到,还说听话?不想玩就算了”
消息发过去等了十分钟也没见回复,算了,懒得去等,关上手机,去陪家人玩去了。
看了一会电视,小侄子侄女吵着无聊要去放鞭炮,长辈说还没到12点,不能放,侄子侄女听后不干,就一直吵着,家人电视也看不成,实在没办法同意了,就让我去陪他们到小区中间放鞭炮,我反正也看不进去,年年春晚就那几个人,没意思。拿上鞭炮,带着一堆小朋友出去了,出门前长辈左叮咛,右嘱咐别去太远,注意安全,侄子侄女都答应的好好的。刚出门,我的天,真是一群放养的野马,一溜烟的跑下楼去,喊都喊不听,我抱着一大堆的鞭炮跟在后面追。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鞭炮放完了,侄子侄女们也累了,终于开心的愿意回家了。我掏出手机看下时间,才发现软件上面有10多条消息,打开一看全是张哥的:
“主人,你看我比你大,还要叫你爸爸,我真叫不出口”
“其他我都听你的,好吗?主人”
“我让你捆绑,让你当狗骑,想怎么玩都随你,可以不,只要” (捆绑和狗是之前聊的时候我提出的)
“只要你别让我叫爸爸,”
“主人还在吗?我想你了”
“主人??”
“主人,不理我了?5555555”
中间隔了大概20分钟
“爸爸,想你了”
“爸爸,我错了,贱狗以后听话” 看来张哥终于臣服了,
“爸爸,我醉了,真的想你,至从看到你的照片后我这几天脑子里都是你的样子,好想被你虐”,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吧,让张哥妥协了,也许张哥只是缺少调教的机会,管他呢,看到这里我心情也大好。把一大群侄子侄女带回家后,我立马给张哥发消息:
“贱狗,爸爸刚才在忙,”
“哦,我还以为主人不要我了”
“叫我什么?”
“错了,我还以为爸爸不要儿子了” 他居然自称儿子,看来很有悟性,哈哈
“只要儿子乖,怎么会不要你,我也喜欢你”
“好的,等我忙完了就来找你,爸爸,以后都听你的”
“那好,现在发一张裸照过来,爸爸看下你的身材”
“我没有啊”
“没有就现照啊,”
“家里还有客人,不方便”
“靠,又不听话了是吧”
“好的,爸爸等一下”
过了10分钟手机响了,我打开一看,只见张哥在卫生间,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将上衣撸到脖子下面,裤子退到脚裸处,由于灯光原因,不是太清晰,张哥的脸通红,眼睛眯着,(应该是喝了不少酒)胸肌和JJ若隐若现,这时候又发过来一张,是侧面的,胸部的轮廓清晰可见,像两个小馒头一样挺着,JJ半硬状态,微微勃起,肚子略微发福,但是没有典型的啤酒肚,大腿粗壮而结实,上面布满浓郁的腿毛。看得我简直是直吞口水,太完美的壮熊了,真想现在就能虐他。
“看到了吗?爸爸”
“嗯,乖儿子,看到了”
“喜欢儿子吗?”
“嗯,还不错,要是在壮实一点就更好了,” 当然不能把我的真实想法表现出来,毕竟要把主动权掌握在我的手中。
“好的,爸爸,我会努力的,我先出去了,亲戚还在”
“儿子先忙,晚点聊”
“爱你,爸爸,”
关上手机,继续陪家人唠嗑,然后在炮竹声中迎来了2018年,时间不早了,洗洗睡了,躺在床上翻着刚才张哥发来的照片,意犹未尽!在幻想着怎么玩虐我的贱狗儿子中睡去。
第二章

初一早上我们又聊了一下,彼此交换了电话号码,然后就各自忙去了,一直到晚上张哥又喝了点酒后给我发来消息说:
“爸爸,儿子想你了,”
“想就赶紧过来让爸爸好好调教贱狗儿子”
“好的爸爸,明天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儿子后天来找你怎么样?”
“可以,我这边安排一下,到时候好好的伺候爸爸”
“嗯,好的爸爸,儿子一定听话!”
“乖,去忙吧”
“遵命,爸爸”
初三一大早我就接到了张哥的电话:
“爸—爸—,早,我给你发消息你没回,我就给你打电话了,”张哥的声音略带沉稳和怯怯的说着。
“操,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狗儿子啊”
“是的,爸爸今天方便吗?”
“方便,不过谁叫你那么早打电话过来?打扰老子瞌睡”
“儿子太想爸爸了,给你发了几条消息你没回,所以才忍不住给爸爸打电话”
“哦,想爸爸调教你了?狗儿子”
“是的,爸爸,”
“那你过来吧!不过打扰老子休息,一会好好伺候老子,不然有你好受的”
“嗯,爸爸,儿子都听你的”
“行,那赶紧滚过来,爸爸洗漱了,”
“好的,爸爸”
挂完电话后我把工具收拾了一下就出门,并告知家人不回来吃饭了。我在某家档次还不错酒店开好房,然后去附近一家饭店的包厢内点好了一桌饭菜,说真的大年初三找个像样点的饭店还真困难,几乎都还没有开门做生意,走了几条街才找到一个不错的饭店,然后电话告诉他饭店的名字和地点。等人的时间总感觉无比的漫长,手机上的新闻,朋友圈都刷了个遍,他人还没到,我有点不耐烦,打电话过去询问,张哥说:“刚到市里,下车了,马上过来”这次居然没叫爸爸,我心想这贱狗胆子大了,待会再收拾你。
20分钟过后包房的门推开了,看到他的人让我觉得我真的不枉此行,因为他的人要比在照片上看到的更加出色。由于文笔不佳,所以只能用最直截了当的方法描述:
皮肤略微的古铜色,眼睛单眼皮,眉毛粗而浓,鼻子挺而直,嘴唇不薄不厚,嘴角微微上翘,胡子虽然刮得很干净但能看出明显的络腮胡印,给人一种憨厚而老实的感觉。
他看见我的时候有些腼腆,我叫他坐下,他坐在我对面,我和他寒暄聊天,一边吃饭一边喝着小酒,只字不提调教的话题。最后还是他按耐不住,低低的叫了我一声:“爸爸。”我心中暗喜,脸色却突然沉了下来,说:“你不用急,到了明天怕你叫到嗓子疼!刚才接我电话为什么没叫爸爸”,然后怒目盯着他,张哥看到我的表情后轻轻的说了一声“爸爸,刚才正在下车,周围都是人,不方便叫,”我就看着他,什么也不说,张哥却借着酒劲向我摸索过来,略带羞涩的说:“爸爸,别生气了,一会好好伺候你,儿子现在就受不了了,想被爸爸调教”说着他坐过来把手放在了我的两腿之间。’ 我故意没有摆出主人的架势,而是轻轻把他的手拿开,说:“这就受不了了,那晚上怎么办?”没想到他竟然扑通一声跪在我的脚下,78KG的壮汉就这么跪在你的脚下你能够无动于衷吗?好在我并不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我不紧不慢的从随身携带的包里取出奴隶调教计划,包括细节。关于计划内容不必赘述。
我说:“如果你要是反悔,现在还来得及。”
他大概看了一下,咬着牙说:“不反悔!一定不!”
我再次强调“如果在这个计划上签字,中途是绝对不能叫停的,如果中途中断会有更加严酷的惩罚。”
“我知道!我签!”他斩钉截铁的说
于是他在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我知道这中所谓“协议”在法律上是完全不起作用的,更不可能受到法律保护,但我却知道这样的协议对于控制一个奴隶的奴性心理来说是非常有效的,至少在心理上是一个制约。
既然签了协议,那他就自然成为了我的奴隶,但我并不急于享用,我要吊足他的胃口,然而酒后的张哥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欲火,跪在我两腿之间摸索半天被我严厉训斥后,他竟趴在地上开始为我舔鞋,看着他专注,认真,无比渴望又无比忠诚的眼神,忍不住叫我心神激荡。他一边舔,嘴里还不住的低声哀求说:“爸爸,求求您,赏给儿子一口鸡吧吃吧,儿子真的受不了了。”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zhengjiudashi

赞(4)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偶遇警奴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