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警察的耻辱往事

(1)落入魔爪
2003年5月7日的晚上,对我而言充满着梦魇。
那天晚上分局组织集中清查行动,象我这种年龄没到35岁的年轻民警自然首当其冲,这次我们行动的目标是地区的色情行业,诸如酒店、会所、浴室、洗脚屋和发廊,此前举报信不少,群众反映这些场所乌烟瘴气,因此分局领导下了决心,一定要整顿场所的风气。
当晚22:00,清查行动准时开始,我们兵分几路,为了防止走漏消息,手机一律交给内勤保管,只有带队的才配有对讲机,我们这一组一共6个人,5男1女,全部身穿99式深藏青警服,任务是辖区边缘的一家发廊,据说老板和发廊女都是东北来的,在附近一带小有名气。
组长交待了注意事项,无非是要搜集证据,最关键的一点是不能放走一个人,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们把警车停在远处,悄悄地接近这家发廊,此地比较僻静,几乎没走动的行人,孤零零地就剩下那家发廊亮着昏暗的灯,这不奇怪,据说光顾发廊的都是老顾客,有的回头客还从外地驱车前来,而居民的检举信里有一小半是针对这家东北发廊的。
经过事先观察,这家发廊有三扇门,除了大门之外,分别有一扇门开在侧面和后面,平时的检查想来店里人都是凭借出路方便逃脱的,这一回我们6个人作了分工,组长带一人从正门进去检查,余下的两扇门则由我们分别把手,我和刚来实习的警校小女生被安排在不太重要的边门。
谁也没想到吃了没有通讯工具的亏,本来有手机的话,三组人通个电话,等人全部就位了才进去查,然而等我和小女警绕过街角,还没到边门,就听一阵人声嘈杂,我脑子里刚刚转过念头:不好,组长的行动提前了!边门就猛地被从里面推开,几个衣冠不整的男女一涌而出。”
小女生没什么经验,初出茅庐的她已经傻了眼,而我满脑子都是“不能放走一个”的命令,大叫一声:“站住!”拔腿就追了上去。
这些逃出来的人大概有六七个人,其中四个是男的,听到我喊愣了一愣,回头见我们只有一男一女两个警察,而这里的警察都是不配枪的,所以继续向街口逃窜,其中一个东北口音的家伙还喊:“前面都上我的车,驾驶员还在上面!”
我闻声向他们跑的方向望去,果然100多米外听着一辆商务车,我耳朵里已经听到车辆发动的声音,显然坐在车上的驾驶员在暗中发现了我和小女生,所以提前发动了车。
不好!这些人一旦上车,我们根本就追不上,而发廊里如果嫖客都跑了,缺少证据,对发廊女也不能处罚,我不假思索地追了上去,100米的距离眨眼就到,奔在前面的一个嫖客体力非常好,先我一步跑到车前,一把来开车门钻进后座,不容我迟疑,跑在他身后的我也扑进车内,打算一把将他拽出来,然后回头挡住其他人,这时正门后门的同事应该也能追出来,四下合围,没一个能跑的。车里的家伙显然没想到我这么快,一下子被我抓住胳膊,我才要发力往车下拽,只觉得身后被人一推,人没站稳,顿时趴倒在车座上,还没等我挺起身,后背一重,竟然有几个人同时压在我身上,把我压得动弹不得,然后听到车门“砰”地一声关上了,东北口音的急促地说了一句:“快开车!”
我身子一晃,压在我背上的份量顿时又重了几分,感觉车子飞速地行驶了出去,我知道了发生的一切,原来后面奔跑的几个人收不住惯性,把我一起推进了车,凑巧形成了都压在我身上的局面。混乱中,有个家伙迟疑地问:“车上还有个警察,怎么办?”
东北口音的好像被提醒了,喘着粗气低声说:“按住他!”立刻有几双手牢牢地按住我的肩膀,无论我怎样挣扎,都无法起身,而先跑进车差点被我拽下去的那个人用手掐住了我的后颈,这回我的脸贴在商务车的座位垫子上,连呼吸都困难,只能双脚往后乱蹬,想把按住我肩膀的人踹开,混乱中有人被我踢到,痛叫了一声,然后我的腿也被按住了,一个女子操着东北口音说:“死警察,还敢犟,看我的手段!”说话间我只觉得有一只手从我的双腿与座位之间伸了进来,摸到了我的裤子皮带暗扣上,一按一掀,制式皮带马上松开了,我大惊,拼命扭动身体,叫着:“你要干什么?放开我!”不料这只手一下子从我松开的裤腰探了进去,隔着我的内裤一把握住了我的睾丸,个然后用力一紧,那女子厉声说:“你再敢动,我就捏爆了你的小jj!”我下面一痛,生怕她说的出做得出,我还没结婚,女朋友也是警察,是女子市局女子特警队,10月份的婚事,我担心还没进洞房就被弄伤男根,无奈之下只好选择不动。
见我被制住了,东北口音的男子问:“谁有绳子?”开车的驾驶员回答:“后排有,本来用来捆水果箱子的,不知道够不够长。”一阵摸索声,然后我觉得有人把我压在身体下的双手拉了出来,并套上了绳子。
他们想干什么?我心里一沉,刚要挣脱,握住我睾丸的手又紧了一紧,使我发出了一声闷哼,女子威胁道:“你再反抗试试!”无奈之下,我只好听凭几个人将我的双手拉到背后,用细麻绳牢牢地绑了起来,这时几个人才起身放开了我,其中三个人挪到了最后面的座位上,先上车的家伙抓住我的肩膀把我拉得坐了起来,他和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女子一左一右把我夹在第二排中间的位置,这时女子的手已经放开了我的下体,冲我笑笑:“想不到你的小jj还真不小,差点都握不住!”被她这么一说,我的脸象被烧过一样变得滚烫,内心羞愧难当,我堂堂一个人民警察,穿着警服出来执行任务,违法份子没抓到,反被几个卖淫嫖娼的抓了起来,还被反绑了双手,这可是做梦都想不到的遭遇啊!而最令我难以面对的是,自己的失手被擒,竟然是由于被发廊小姐抓住了睾丸。
已经挪到后座的东北口音男子干笑了一声:“还是小杨有办法。”然后对其余几个人说:“各位,虽然这次我的店估计保不住了,但你们的损失小弟我一定负责赔偿。”有人惊恐不安地说:“损失也就算了,这次闹这么大,不知道会不会吃不了兜着走啊?”
我定了定神,说:“本来你们嫖娼,无非是治安处罚,现在你们绑架了警察,如果不放了我,到时候肯定要吃刑事官司了。”我转头看车窗外,外面的街景一闪而逝,显然车速飞快,我正在辨认到底行驶到了哪里,只听东北口音的男子骂了一句,“该死的警察,都是你们惹的事情!”吩咐我一左一右的一对男女,“你们两个,现在把他的裤子剥下来!”
什么?要剥我警裤?被违法分子绑起来已经够让人觉得羞耻了,在一车子人面前被剥掉裤子我还不如去死,更何况车里有男有女,我大叫一声,要站起来,头猛地撞到车顶,一下子眼冒金星,然后后座的人用手把我死死地按住,左边的男子手伸到我背后,推着我臀部朝外一发力,我肩部被顶在靠垫上,下半身却已经离开了座位,右边的女子侧过来,两手分别抓住我裤腰往下一拉,我下身一凉,竟然被她连着内裤一起拉到了膝盖处,我双手反绑在背后,又被人按着,根本无法反抗,眼见得下半身已经赤裸,又怒又羞,再加上头撞了一下,几乎晕过去,这时左边的男子一拳打在我腹部,剧痛让我蜷缩了身体,又坐回到座位上,乘这机会,女子连拉带扯,把警裤和内裤从我脚踝处彻底拽了出去。
“把他的嘴堵上!”东北男子又发布指令。
女子问:“没东西堵啊?”
东北男子说:“这不有现成的吗?你傻不傻!”
女子看了看手里拿着的我的裤子,恍然大悟,举起我的内裤对我说:“张嘴!”
我咬紧牙关,女子指了指我的下身,我知道她的意思,如果我不听从,她就象刚才那样对付我,迫不得已,我只能张开嘴,让她把内裤塞进了我的嘴里,这回,我连说话的权力也被剥夺了。
现在,我的上身还算齐整,一套崭新的警服穿在身上,连帽子都被女子捡了起来重新戴在我头上,但下半身除了脚上的制式皮鞋之外称得上完全赤裸,两只手在手腕处被细麻绳绑在背后,绑得很紧,以至于我的手都发麻了,我试着用力去挣,但一点作用都没有,按在我肩膀上的手都松开了,我的嘴里塞着自己的内裤,此刻我动不了,也不能说话,满车的人围坐在一个被捆绑塞嘴、半身赤裸的警察前后,我的任何举动任何声音都显得那样的耻辱,恨不得立刻死掉。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zhengjiudashi

赞(10)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警察的耻辱往事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