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我和大鸡巴堂哥

金枪哥是我伯父的儿子,大我十岁。伯父过世后,堂哥他一直在外,我也有七八年没见他了。听人说这几年他一直被人包养,靠体力吃饭,挣了不少钱,想来也不是空穴来风。因为堂哥遗传了我伯父的优良基因,有1米8几的身材,浓眉大眼,国字脸,痞里痞气的,典型的大帅哥

今天春节,堂哥意外回来了。一进门就乐呵呵的,还给我爸买了上好的红酒和烟。我爸虽然羞耻于堂哥在外那些不光彩的事,但看见他回来心里也高兴,年三十晚叔侄俩没少喝。而我心里自然也是高兴的,几年不见,堂哥长得越发地爷们了。

叔,我弟现在在哪工作啊?

还在读书,没毕业呢!

是嘛,现在在哪读书?

华南理工大学。

哇,还是我弟有本事,来,勇,哥敬你!

哥,我不会喝酒。我红着脸道。

红酒喝一点不怕的,何况现在外面,不会喝酒很容易吃亏的!

那你就和你哥喝一点吧!

嗯,好。

小喝了几杯,我就开始有点晕晕的了。可是堂哥却一直在喝,没有一点醉的意思。看来这些年在外没少喝酒。

由于临时回来,老房子没人打扫,我爸就叫堂哥春节在家里住下,让我妈把三楼的房间整理出来。堂哥说不用麻烦,和我睡就好。我爸说挤了些。堂哥说没关系,说两哥俩还有好多话要说。我爸说那也行。

家里共有三层,爸和妈在一楼睡,我自己睡二楼。我因为喝了酒头晕,匆匆洗过澡就去睡了。

大年初一点的鞭炮声把我吵醒,我憋着尿意正想起身,不料此时堂哥洗了澡仅穿一条红色内裤推门进来,健硕雄壮的身材一览无遗。我只觉得心跳加速,脸也烧得火辣辣的,下体瞬间有了反应。

勇,还没睡啊?

额,睡了一会,尿憋醒了。

哈哈,喝了酒正常,快去吧,别憋坏了。

没事,待会再去。我连忙低下头,免得被他发现我此时的窘态。

怎么了?哈哈,我弟不会尿床了吧!没等我反应过来,哥已伸手掀开了被子。

啊哈哈哈,原来我弟长大了!

哥……我已涨的满脸通红。

害羞啥,哥自己人怕什么。男人这个很正常。快去吧,憋久了对身体不好。

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淡然,我倒没觉得怎么尴尬了。

 

 

 

回到房间,堂哥已经躺在床上了。我重新躺下,身体背靠着堂哥,感觉好热。

堂哥从枕边里拿出一个纸盒递过来,说是给我的礼物,我拆开一看,竟然是一叠百元大钞!

哥,你这是做啥?

这有一万块钱,给你的,收下!

我不要。

不能不要,是给你读书用的。

我读书够用,我爸也不会收的。

我知道叔他不会收,所以才给你。小时候叔没少疼我,我也是带着你长大的,我看叔这几年老了很多,哥看了挺难受的。

哥……

你别跟哥墨迹,快拿着,别让叔知道了,否则这家我可待不下去了。

说完不容分说塞给我,我也只好作罢,等明天交给老爸处理。

这几年家里都还好吗?

挺好的,还过得去。哥你呢?

我,我挺好的。

哥,这些年你都忙什么呢,好几年没回来了。我也好几年没见你了。

呵呵。堂哥笑而不语。

哥,能问你个事吗?脑海虽然闪过一丝犹豫,但很快被好奇心打败。

嗯。

是真的吗?

什么?

我吞吞吐吐说道:

我听他们说…哥你…被人包养了……

说完我开始后悔了。

哥沉默了好长时间,才默许道:

你们都知道了?

我,我也是听人说……

叔,他也知道了?

嗯,应该吧。

哥又沉默了好长时间。

我给爸和叔丢脸了……勇你是不是看不起你哥?说着哥竟有些哽咽。

哥,你别这么说,我们都是亲人。

其实知道了也好。这些年,我也觉得没脸回来面对我爸,也不知道怎么面对叔。

哥……

你哥我没什么文化,也没什么本事,前几年出去,一开始给人搬水,也做过推销员,挣了点小钱,后来和别人做生意吃了点亏…再后来又给人当司机……这几年才慢慢有了点钱。

没想到哥这几年竟吃了这么多苦,听得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许是喝多了酒,哥说着说着渐渐睡着了,而我此刻却完全没有睡意,心里想着的全是躺在身边的哥。浓密的眉毛,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胡渣。我心里像爬满了上千只蚂蚁。哥他这么英俊,难怪有人愿意包养他了,若是能被这么帅的男人操,一定爽死了。想着想着,身体某个部位又起了反应。

真的好想看看哥下面是长什么样子,哪怕是一眼也好。借着残存的酒意,我的欲望终于战胜了理智。

我假装调整睡姿,把手随意搭在他的腰上。看哥他没有什么反应,我就越发地大胆了,慢慢又把手搭在他的裆部上,感觉暖暖的,软软的仍然凸起好大一包。

精虫一旦上脑,就再也难以抑制了。我的下身早已硬的不行,再也顾不得什么后果,心里想着大不了实话实说。我用手掌稳稳包住哥裆部那个凸起的地方,慢慢地揉搓着它……

只是一会,哥的气息就变得粗重了。我手中的肉团渐渐有了反应,慢慢涨了起来。我既紧张又兴奋,逐渐加大了揉搓的力度,哥的鸡巴突然颤动了一下,猛得变硬了。

真的好硬好粗啊,哥的马眼居然开始流水,湿湿黏黏的,好大一片。我心跳得都快要窒息了,紧张得全身都在发抖。

不知怎的,总感觉哥应该已经醒了,他的鸡巴越来越膨胀,还不时地跳动几下,气息也变得越来越沉重。可是哥却仍然保持着睡着的样子,身体一动不动的,是为了避免揭穿的尴尬吗,还是……

突然哥嗯的一声,吓得我赶紧收回了手,背过身去,大气不敢出。

 

 

 

哥他醒了吗?不会发现了吧?怎么办?

房间安静得可怕。

内心的不安让我无法思考,此刻唯一的解释只有沉默。

沉默,可怕的沉默!

突然,哥的身体向我靠了靠,一只大手从背后穿过来紧紧抓住了我的手,然后一下子把我拉拽了过来……

我从不安瞬间转为惶恐……

哥,我……

别说话……

哥只是嘘了句,然后竟然把我的手拉到他裆部上。

此刻我已无力去想正在发生的事情,只是顺从地把手伸进哥的裤裆里,没有一丝的犹豫!

我紧紧握住了那根我渴望了许久许久大肉棒,真的好硬好粗,握起来真的好舒服。

哥呼出的气息又沉又重。

我抬头看了看他,哥嘴角洋溢着愉悦的笑容,眼睛里充满柔情。

得到他的默许和肯定,我迅速钻进了被窝,飞快地退去他的内裤,一根坚挺无比的大热棒砰地弹了出来,用力打在我的脸上。

哥巨大的阳物终于彻底地被释放了出来。

一种阳刚爷们特有的雄性味道扑面而来,我毫不犹豫地含住了它……

嗯……哥爽得呻吟起来。

哥的鸡巴真的好大好大,直挺挺地有公分,龟头比鸡蛋还大,直径起码公分,我一只手根本都握不住。有这样一条直挺雄伟的大鸡巴,难怪有人愿意包养哥了。我只是含住了三分之一就干呕地想吐了。可是哥双手按住我的头,下体还想拼命地往里面顶,呛得我眼泪都出来了。但是我极力忍住了,为了哥,只要哥爽,我怎么都愿意。

我用力地吞吐着哥的粗大鸡巴,哥马眼里涌出了好多的前列腺液,咸咸的带点腥骚味让我更加兴奋,我忍不住把它们连同我的口水一点不落地咽进我的胃里。

我藏在被窝里尽情地享用着哥的大鸡巴,早已热得满头大汗,哥浓密的根部和毛茸茸的大腿也渗出了热淋淋的汗液了。哥掀开被子,一把把我提了上来,猛地翻身把我压在身下。哥的胳膊好粗壮,胸膛好结实,贴在我身上真的好温暖。我觉得自己幸福地快要融化了,一口便吻在哥厚实的嘴唇上。

哥,我好喜欢你。

勇,和哥说,你是不是同志

嗯。

面对哥,我突然变得好坦然。也许这就是直男的魅力吧,让你无所顾忌,甘心付出一切代价。

叔他知道吗?

爸不知道,哥你别和他说。

嗯,哥知道。

哥,那你是不是…同志?

我犹豫地问道,心里希望却又不希望。

哥不是。

那哥你……

听到哥说不是,心里竟是满满的失落。

哥草女人,也草过男人。

啊?

生意场的事情,这种事哥看得多了。有时候客户需要,男的女的,也没什么要紧。

那哥对我呢?哥会怎么想我?会不会看不起我?

你是哥的弟弟,哥愿意疼你。只是一样,以后在外面注意保护自己,不要轻易和陌生男的乱搞。这点你能保证吗?

嗯,哥,我听你的。

乖。

说着哥把头埋在我的耳畔,轻轻吹了口热气,小声说道:

勇,哥下面好涨,想不想哥操你?

嗯,想!

怕不怕疼?

不怕,哥,你来吧,我想被哥你操。

哈哈,真是个小骚货!

 

 

 

哥抬起我的臀部,粗暴地扯去我的内裤,一手紧紧箍住了我的鸡巴根部,另一手则重重拍打在我的屁股上,笑着说道:

还是我弟身材好,比那些欠操的老男人贱女人强多了。

额,哥……轻点……

这会子还和你哥装啊,真鸡巴欠操!

哥的粗口让我异常兴奋,我全身一个颤抖,感觉爽化了。

嗯……

哈哈,都鸡巴流水啦,真是骚。勇你跟哥说,喜欢哥爆粗口不,想不想哥操!

嗯,喜欢。哥你骂弟弟吧,操弟弟吧。

别急,今晚哥会让你爽的。

哥松开我的根部,轻轻撸动我硬挺的鸡巴,然后用手指粘着我马眼渗出的粘液,在我龟头轻轻地打圈。我爽得全身颤抖,忍不住额额呻吟起来,爽得舌头都出来了。

哈哈,老弟你真骚,比那些女人都骚!

哥眯着眼笑着,英俊的脸庞充满了阳刚的魅力。

哥,我好痒…

痒?哪里痒?前面还是后面?

前面痒,后面更痒,哥你草我吧!

哈哈,真鸡巴骚!那你求哥,求哥草你

哥,我好痒,快草我,求哥了。

哈哈哈,好好好,今晚让哥狠狠干死你!

哥猛地把我翻过身,叫我跪在床上。哥从后面轻轻揉捏我的乳头,然后双手慢慢滑动,扶着我的腰部。哥的大鸡巴直挺挺地架在我的菊花门外,来回地摩擦着,就像一门巨大的钢炮!我痒地不断撅起屁股,身体一个劲地想往哥的大鸡巴靠。

哥朝他鸡巴吐了几口唾液,抹匀后又吐了一口在掌心,抹在我的菊花上,然后对着菊门口用力一顶,挺进了半个头部。

啊…

我全身收紧,感觉后面一阵撕裂般的疼痛,鸡巴一下子瘫软了下来。

疼吗?

嗯。

勇你放松,一会就好。

嗯。

哥把鸡巴架在屁眼门内,左手轻轻地抚摸着龟头与我屁眼连接的地方,右手轻轻撸动着我的鸡巴,按揉着我的马眼。在哥的抚慰下,我后面的疼痛感渐渐消失了,瘙痒的感觉逐渐回来了,鸡巴又重新坚挺了起来。

还疼吗?

不疼了,哥,你来吧。

别急,再等一会,否则一会又软了。

哥仿佛比任何男人都了解男人被插时候的反应。我原本以为在我硬了之后哥会急于挺进来,可是他没有,而是继续轻轻抚摸着龟头和屁眼连接的地方。

我被撩拨得舒服极了,鸡巴硬得仿佛血管都要爆了。我骚痒得再次撅起屁眼扭动着。

哈哈,勇你后面也流水啦,好湿好热,看来差不多了。

哥把鸡巴往里面挺了挺,觉得没什么阻力,然后便猛地往前一顶,只听噗嗤一声,整根滚烫的巨棒吞了进去…

啊…!

哥进来的时候,我竟没感到一丝的疼痛。后面好涨好涨,感觉整个屁眼被完全撑开了,再也挤不进去任何的东西。哥的鸡巴好烫啊,挤压着我的前列腺和膀胱,有一种前所未有的酥爽。我的鸡巴已经达到硬的极限,马眼竟喷出了几滴乳白色的精液。

 

 

 

我操!老弟你的逼好热啊!比女人的逼还舒服,我操!我操!我操!好爽!

哥挺着结实的公狗腰,终于朝我的身体发起了猛烈的进,感觉每一下都正中花心。每一次撞过来,哥的两个巨大的睾丸刚好撞在我的会阴位置上,传来啪啪啪的响声。

老弟,哥操得爽不爽!我操!爽不爽!

嗯……

爽你就叫出来!操!操!

嗯,好爽!操,嗯,哥,好爽!操,哥用力地操我!

哈哈,太骚了,哥喜欢。我操,我操!

嗯……嗯……

我操!操你个小骚逼!操死你!操死你!

嗯,哥操得好爽!嗯,操,操我!

我撅着屁股,鸡巴被操得淫水直流,前列腺爽得像触电一样。

操,真鸡巴爽!操死你!操死你!操死你个小骚逼!

嗯,嗯…哥你操得弟弟好爽!我好喜欢哥哥!

说!喜欢哥哥的什么!操!操!

喜欢哥哥的大鸡巴,喜欢哥哥操我!

以后一直让哥操好不好!操死你!操死你!

嗯……嗯……

哥从后面连续操了近分钟,热得满头大汗,突然把坚挺的大鸡巴一下子抽了出来。

哥,是要射了吗?

哈,太小看你哥我了,只有这点功夫还怎么混饭吃!!来,哥躺着,你自己坐上来,让哥好好舒服舒服。

嗯。

哥嗖地把床上的被子甩到了床下,摊开两只毛壮的大腿,摆成个木字。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哥的身体实在是太雄壮了。

哥的鸡巴直挺挺的立着,整根涨得通红。我咽了口口水,分开双腿,迫不及待地坐了下去。

额……好深啊!感觉完全插到了底!下身像坐穿了似的。我自己上上下下地抽动着,哥的鸡巴就像大木桩一样,一次次撞击着我的点,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哈哈,老弟你的鸡巴好硬啊,流了好多水,是不是哥操得爽死了!

我涨红了脸,俯身吻在哥性感的胡渣上。

哥,你操得弟弟好爽,弟弟好喜欢哥哥操!

哈哈,没想到勇你这么骚!哥就喜欢操像你这样的小骚逼!

我分跨着双腿,坐操了有十几分钟,双腿渐渐发软了,可是屁股还是欲罢不能地一上一下地动着。哥看出来我的疲惫,用双掌左右扶着我的臀部,自下而上地猛操起来。

额……被动式的快感瞬间比主动式强烈十倍!

啊……啊……啊!

哈哈哈,没想到勇你还是个耐操的!哥喜欢!跟哥说,是不是被很多男人操过!是哥操得爽还是他们操得爽!

嗯……哥操得爽!哥操得好爽!

以后只让哥一个人操好不好!

嗯,好!弟弟以后只让哥哥的大鸡巴操,操死我!

哈哈,好,哥操死你,操死你!

哥又猛操了十几分钟,叫我搂住他的颈部,然后双手托住我的大腿,把我抱了起来,开始站立着面对面猛操我。

我的鸡巴被挤压在哥结实小腹上,好涨好涨,我亲咬着哥哥的耳背,觉得这一刻好满足。

痒。哥笑道。

哥,喜不喜欢操弟弟。

嗯,喜欢。

弟弟也喜欢被哥哥操。

哥把我放在床上,让我的双腿架在他的肩膀上,又经过近十分钟深入浅出的撞击,哥终于开始放慢了抽插的速率。

勇,来,把手放在这。

哥把我的手放在了他大鸡巴的根部,那是他深深插入时身体和我连接的地方。

感受到了吗,哥的大鸡巴就在你的身体里!喜欢吗?

嗯,哥的大鸡巴好充实!

哥快要射了,我们一起射好不好?

嗯,好!

哥一手扶着我的大腿,一手开始撸动我的鸡巴,下半身开始发起最后的冲刺。

我感觉前列腺里面一阵阵痉挛的快感袭来,爽得我双腿开始颤抖!我终于控制不住,一股股乳白色的液体从我坚挺的马眼里喷射而出,几乎射到我自己的嘴里……

额…………

哈哈,弟弟你射的好远!爽不爽!

嗯,好爽!

好,哥也要射了,哥射你嘴里好不好?

嗯。

接着哥又连续猛插了好几十下,然后迅速抽了出来。

来,张口!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zhengjiudashi

赞(11)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我和大鸡巴堂哥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