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误上贼车

我叫王炜是一家广告公司的老总。单身,今天是我35岁生日,我和下属还有同事在KTV庆生,闹到11点才结束。走出KTV发现我的司机小李已经醉得不省人事,连路都走不了,更别说开车了。幸好明天是周末我便让副总开我的车把喝醉的同事送回家,而我只好改坐地铁回我闵行区的别墅。一出莘庄站,头不禁感到有点晕沉沉的,可能是由于刚才吃饭时被灌了太多的酒,所以想坐着休息一下,就在通道的台阶下坐下了。

突然一阵响雷把我从梦中惊醒。只见地铁站外下起了暴雨,我身上早已被打进来的雨水淋湿。我再看看手表,发现已经1点多了,而地铁站外末班公车早就没了,而出租车也许因为暴雨的原因一辆也看不到。我心中不禁骂到:“操你妈的,这个生日可过得开心,连家都会不了了。”就在这时,只见一辆白色的中型面包车开到了地铁站口停了下来。一个外地男人摇下车窗,对我大叫:“去七宝的车,10元一个人走不走!!”我立刻边跑边叫:“走,走!等我一下!”心中窃喜道:老天爷还有点良心。

上了那辆中型面包车,掏钱买了票后,我便拖着湿漉漉的身子直接走到最后一排右侧靠窗坐下,瞄了一下车内,除了司机外,车上乘客很少,稀稀落落只有3个男的,他们看起来又黑又壮,都打着赤膊,穿着脏脏的西裤和皮鞋,湿漉漉的外衣都挂在椅背上。我心中猜想他们可能是附近建筑工地上的民工或刚到上海的外来仔。车内冷气很冷,吹的我浑身凉飕飕的,而喉咙却烧得慌。见前面有个光头身边放着一大瓶水,便向他借来着,没想到他倒是很大方,整瓶丢给了我,让我喝了个痛快。虽然已无睡意,但心想反正要做到很后面,不如盹着先。可眼睛刚合上没多久,迷迷糊糊中感觉旁边有一人坐下,睁眼一看是个20多岁的乡下青年男子,长得又黑又丑,打扮得像个小流氓,嘴上还叼着根烟,我猜可能是刚刚上车的。顿时我警觉起来,车上那么多空位不坐,偏偏坐我旁边,分明不安好心。果然不到一分钟,他一巴掌放在我大腿上,我马上一手拨开,想起身离开。然而浑身却用不出劲,四肢软绵绵的,全身也开始慢慢热了起来。没想到他邪邪的对我一笑地从口袋掏出一把枪和一把手术刀,在我面前晃了一下随即又立刻收起来。只听他在我耳边轻轻说道:“你给我听好了,老子可不要钱,我就喜欢像你这样的中年上班族,现在老子要你干啥你就得干啥,要不我先把你的命根子给割了,再一枪把你给毙了。”说着便在我裆部狠狠捏了一下,用刀在我的腿上轻轻划了一刀,血立刻流了出来,疼得我直冒冷汗。我当时脑筋一片空白,身上还是使不出力,根本不敢再动。他见可能已经吓住了我又把右手放到我大腿上,开始肆无忌惮的抚摸。我不敢再反抗,谁知道他有没有暴力倾向?我可不想在35岁就一命呜呼,所以只能自认倒霉,心想反正在公车上他也不可能太过份,没想到我错了。

 

我看著窗外尽量不理会他,但被抚摸的感觉仍不断触动我的神经。他的手掌很粗糙,摸的感觉和我以前自慰时完全不同,这其实很舒服,但这种变态行径又使我十分厌恶,整个感觉很复杂。摸著摸著已经摸到我的裆部,我尽量夹紧大腿让他不容易活动,没想到这青年男子力气还真大,居然一把将我左腿拉开,放在他右大腿上,右手又继续隔著西裤抚摸我的裆部。我还记得那把枪和还在流血的伤口,所以仍旧不敢动,5分钟后我竟然感觉到下体经过他的抚摸开始迅速变大,而且龟头处已经流出不少淫水。虽然我心里极端厌恶,但两个多月没做过爱的身体却做出不同反应。这时的心理十分矛盾,居然有点希望他不要停。「我是被胁迫的,并非我喜欢。」我这样告诉自己,希望为我的配合找到理由,以降低我心中的羞耻感。他见我没有抗拒,动作更大胆,伸出手解开我的裤扣,我还来不及阻止,他就顺手拉下拉练,当他看到我那28厘米长的巨根被包裹在我那红色的透明网眼内裤里不停跳动时,他直接伸进我的小内裤掏出我的巨根。

“没想到30多岁的大男人表面上穿得这么正经,背地里也是个骚货啊!穿这么淫荡的内裤,是不是等着男人来玩你啊!”他一边搓着我的阴茎一边在我耳边说道。

“不…不是…我不是骚货!!”我尽量克制着不让他听出我声音中的快感。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3)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误上贼车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