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父亲在旁边睡儿子旁边爆肏战友

  • 到东山区办完事,正打算乘车往回返,突然想起老战友小印度就在这附近住。十几年不见了他还好吗?小印度是他的外号,他本姓付,因为长得黑所以当年战友们都叫他小印度,意思是像印度人那么黑。复员的最初几年大家还有联系,后来各自都安了家忙于生计加上住的又远,渐渐便断了联系。今天临近他的家门口我突然涌起想见见他的强烈愿望。他结婚时我来过,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他是否还住在那。按照记忆我找到了他的家门,敲门,出来开门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小伙子黑的出奇,但是十分英俊,奥巴马是黑人吧,眼前这小伙比他还黑。他看了看我见不认识便问我找谁,我说出了小印度的名字,他说是这进来吧。小伙子随即向里喊:“爸,找你的。”声音十分洪亮悦耳。我进到院里,老付已从屋里出来了。看到我他愣了一下接着喊道:“哎呀,老牛。”“啊呀,小印度。”我们抱在了一起。我说“你还那么黑”,他给了我一拳“你还那么牛吗?”一句话把我们的记忆拉向了那火红的兵营青春岁月,我在部队时由于总喜欢背地里偷玩战友的牛子,战友们都管我叫老牛。我们这一惊一乍的称呼把个黒小伙看愣了。老付明显的老了,当年的风韵已不在。
  • 老付把我拖进屋对我说:“这是我儿子,小黑。”又对儿子说:“快叫叔,这是我当年一个被窝里滚过的老战友。”小家伙握住我的手:“牛叔好?”老付忙打断儿子的话:“嘿,你不能叫牛叔!他姓你得叫王叔。”小黑不好意思的说:“我听你叫老牛,我还以为他姓牛呢。”小黑转向我:“王叔,不好意思。”老付自嘲的说:“哎呀,往事,往事啊。”紧接着他又大叫“老婆子,老婆子,快来,你看谁来了。”
  • 我一直在注视小黑,他约一米七五的个头,很精炼的体型,五官十分俊朗,大眼睛双眼皮高鼻梁薄嘴唇,只是很黑,比他爸还黑,但黑的很有特点。嘴唇的棱角处简直如炭笔描过一般,很有立体的性感,看了就想吻一口。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的牙齿和白眼球特别的白。小黑见我一个劲的看他不好意思了说:“叔,我长得太黑了是吧?”我忙说:“不是,你长得太精彩了,吸引了我的眼球。”小黑说:“爹妈都黑,我能白的了吗?我这叫黑出于黑胜于黑。”小家伙的幽默把我逗笑了。
  • 这时嫂子出来了,见了我忙说:“哎呀,大兄弟,稀客。”老付说“你还认识他呀?”嫂子说“像你没记性,当年咱们结婚这位兄弟不是来过吗?”我忙说“嫂子好记性”。老付的老伴也很黑。0 P- a! S/ T% a$ Y$ @
  • 老付指挥老伴去张罗饭,我和他则继续交谈,我们谈了好多,当年的往事,复员后回来这些年的风风雨雨,其他战友的状况等等,我们不时的发出感慨,转眼间我们都过了四十奔五十的人了。) a: I5 W1 Z/ {; L
  • 小黑一直在听我们交谈,老付一回头见儿子还坐在那便说:“看你这孩子,还不帮你妈去忙活。没眼力架。”小黑说:“我不是陪王叔吗?”老付说:“这有我呢不用你陪,你快去吧。”小黑悻悻的走了,我感到他有些失落。老付说:“老牛,别走了,今晚咱哥俩好好唠唠。”我说好哇。
  • 席间推杯助盏,小黑不停的给我夹菜,老付则不停的喝酒。他知道我酒量不行也不让,他的老伴却言语不多。
  • 酒足饭饱,老付喝的有点高了。他安排住宿,对我说:“老牛,今晚咱俩睡一起,咱们重温旧时的情谊。”他转向老伴:“今晚你去儿子屋睡。”小黑不乐意了: “我那床是单人床咋睡两人呀?”老付:“挤挤不就行了吗,不就一晚上吗?”小黑嘴一撅:“我不,我妈她打呼噜,我不和她一起睡,我跟你们睡。”小黑生气的模样很可爱。“你看你这孩子?”老付有些急,我知道他是嫌小黑在身边碍事。我说了句“让他过来吧,这么大的小伙子了和妈睡一床也不方便啊。”小黑附和道: “就是。”我对小黑开玩笑说:“我睡觉可不老实啊。”小黑好像听懂了我的意思冲我做了个鬼脸。见此老付只好说:“那好,你过来吧,不过你早点睡啊。”小黑听出了他爸的画外音嫌他爸话多,他悄悄对我说:“我爸喝高了。”
  • 收拾完了,老付就张罗睡觉。嫂子给我们弄好洗脸水她就去小黑房间休息了。老付说:“你看我这老婆子,也不会说个话。”我说:“嫂子挺好,挺本分的。”
  • 老付问我睡哪个位置,我本想睡中间可又不好意思明,只好说:“哪都行。”小黑抢先铺被说:“王叔睡中间。”好小子还真懂我的心思。躺下前我去了趟厕所,悄悄灌肠清理了一番。& l\” Z. D( i3 }) J
  • 躺下后,小黑便背对我们不再吱声。关了灯,我的手忍不住伸到老付的被窝里,老付抓住我的手放到他的牛子上,我一下就抓住了,虽然他还是软的,多少年没抓他了我很激奋。老付说:“我都多少年没玩了,老了不中用了。”他的声音有些大,我忙推了他一下示意他注意儿子,他放低声说:“他睡了。”可我心里很清楚小黑根本没睡他是在装睡。可老付不管这些,黑暗中把我拖进了他的被窝。我拱在他的裆部为他啯牛子,老付喃喃地说:“多少年没人给我啯了。”可我一直不敢太放肆,不敢弄出动静,因为小黑在身边。 s. U/ |4 t3 t! i+ L8 k
  • 小黑那边传出了轻轻的呼声,我这才放下心来。老付早已等不得了,他一个翻身把我压在身下,我悄悄把准备好的KY液递到他手里(平时KY我是随身带的)。老付不知道是什么,是呀,当年没这玩意,都是用口水润滑的。我拿回KY小瓶悄悄拧开为他涂上,当凉凉的液体涂上他的大鸟时他马上明白了悄悄问了我一句:“你一直在玩这个?”我没回应他。他迫不及待地骑到我身上就往里捅,竟然顶了两下没进去,他自嘲道:“唉,都生疏了。”第三下才进去。讨厌的床,他一插动床就跟着动,吓得我紧抓住他的双臂,我真担心小黑发觉,开始他也怕总在慢慢的动,后来他也忍不住了,便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由于酒喝多了又多少年不做了,老付没多少时间就射了,真是今非昔比呀。问他能不能再来一遍,他说老了不行了。下来后他倒头便睡了,一会就打起了呼噜。我还纳闷他以前是不打呼噜的啊,怎么现在?也许是真的老了,也许是酒喝得太多了,我自己给自己解释。
  • 而我却睡不着,老付根本没满足我,时间太短了。我一手握着自己的JJ一手自己插着滑滑的屁眼,感到很失落,那一刻失落中我竟忘了一旁的小黑。黑暗中小黑哼了一声,我才突然想起他。
  • 我转向他,悄悄把手伸了过去,小黑还是背对着我,我的手轻轻抚摩着他穿着内裤的屁股,他没有动。我认为他确实睡着了便把手伸进他的内裤去摸他滑滑的屁股。突然他一个翻身转了过来猛地抱住了我,当时吓了我一跳。他的呼吸很急促,气体直扑我的耳朵。我一惊忍不住问:“你没睡?”他小声说:“你俩把床弄得像地震似的,我睡得着吗?你俩胆真大,就不怕我醒了?”我没回答他,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小黑又说:“我知道你俩在干啥。”我还是不知该怎么回答他。小黑继续说: “叔,我喜欢你,一见面就喜欢了。我知道你也喜欢我。”我问:“你咋知道?”他说:“你看我的眼神我就明白了。”此时我也全明白了,我问“你爸知道你的情况吗?”他说“不知道,干吗叫他知道。”他的手不老实在我身上乱摸,嘴吻上了我的唇,我马上接住了。他的手摸向我的大鸟,我也忍不住去摸他。他主动脱去了内裤,好家伙他早以大炮挺立了。他的大炮在我手中很硬,明显比他爸大一号呢,他主动吻我,我们吻的很J情。他的手悄悄摸向我的屁股,他有些急:“叔,给我吧,我等不及了。”我把KY塞到他手里,他熟练地为自己和我涂好,抬起我的双腿,跪在床上就操了进来。刚被他爸弄过,很滑,小黑进的很顺利,一下到底。我让他轻点,他说“没事,我爸喝多了睡得死,他这一觉得睡到明早,把他抬走都不知道。”到底是小伙子,火力很猛,技巧也不错,搞得我低吟不断浑身舒畅,他操了我好长时间,我感觉有半个小时吧,他才在一阵疾风暴雨般的插动后把精液抛在了我的直肠深处,与他爸的精液混在了一起。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12)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父亲在旁边睡儿子旁边爆肏战友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1. #1

    好看!!!!!!!!!!!!!!!!!!!

    hawuliao3周前 (11-22)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