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我和我的养父

我能走进GAY圈并不意味我童年充满孤单或酸涩,在我的心中,有一颗大树,那就是养父,
他陪我走过了十五个年头,与其说他陪我,还不如说我是在他的手掌与怀抱中孕育成型的
,因此,我对他的依恋有些过头了,直到现在,在这座城里,这样一间孤单的房子,我仍
然忘不了父爱如山的那段岁月。

养父是父亲的弟弟,一直生活在乡下,一个淳朴的硬汉子,那年春天,两岁的我就被送到
湖南郴洲一个叫大梨的村,父亲亲手将我交给了养父,让我叫他叔叔,那时候叔叔在我心
里没有什么概念,我不懂叔叔的含义,但是叔叔满脸微笑的将我抱在怀里时,我才很注意
地看到这个男人的一种慈祥并不恶意的脸,我没有很强烈的拒绝他,因为从小我的性格很
孤僻,加上父亲一直对我不冷不热,我也并没有对父亲太多的眷恋,直到父亲在某天突然
消失在这个村子,我才感觉到一种锥心的痛,我感觉,我是最不幸的孩子。

养父将我抱在怀里,膝下还有一双儿女,在那个家庭中,我常常孤单得可怕,哥哥姐姐常
常欺负我,将我推倒在地,而这时,养父瞪着眼常拨开他们,扶起摔倒哭得发颤的我,拿
糖果哄着我。在他的呵护下,我渐渐地忘记了初来时的生蔬与恐惧,感觉他就是一座大山

初秋到了,绿绿的袖子在屋前的大树上挂着,特别诱人,我吵着要养父帮我打一个袖子,
我要那个最大的。虽然不知道那味儿还是青涩的,但他二话不说就搬来梯子架上,用铁钩
子帮我去钩那个最大的,后来袖子没打到,他从五米多的树杈上掉了下来,倒在地上他痛
苦的呻吟着,我吓呆了,跑过过去说爸爸你怎么了,一边哭一边看到他膝上的鲜血渗出,
我的哭叫声立刻引来了乡亲们,二爷背起了养父火速往村口的医务室奔去……

因此我也因为那个袖子被哥哥姐姐们打骂,说我不要脸,要吃他们家的袖子。望着床上的
爸爸,我除了哭之外,没有其他办法,好在他还能安慰我,批评他们的不是。

养父没有了妻子,听说很早以前得病去世了,我看到堂屋中央一个黑白女人的照片有些害
怕,而在每个这样的夜晚,爸爸总是将哥姐们的衣服给我披上,说怕我冷,还做了几十张
纸片,上面写着字,他一口一遍地教着我,教我念,到现在我仍记得叫我第一个字就是一
,说一字就是屋后柴房的那个扁担,二字就是一双筷子,三就是哥弟仨……

养父一年四季总有忙不完的活儿,下田插秧的时候,总要带我在身边,还要安护黑狗不能
咬我,当然,时间一长,我也和黑狗混熟了,它总是一颤一颤跟在我身后。我在田岸边抓
青蛙玩,而他在水田里认真的干活,偶尔回过头来看看我,说到:儿啊,不要乱去抓麻谷
(青蛙)啊,它们都是益虫。我好奇的问道,为什么青蛙也能叫虫呢?有那么大的虫吗?
,这一问把他问住了,他不知怎么回答我,因为他只是小学文化,他只有保持沉默,除了
说要乖要听话之类的别的不说了。

干完活,我们收拾行当,要准备回家。他做的饭香喷喷的,还给我做鸡蛋粥吃,而哥姐们
是没有这个待遇的,我也理所当然成了他们憎恨的对象,特别是养父一口一口的喂我,还
用嘴来亲我我才吃饭的场景更能激发起他们的那种不满,抓住他的大手,我知道有人会给
我撑腰,那是一种宽阔无边的爱,至少我从没有在父亲面前体验过,特别是趴在他胖胖的
肚子上,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与满足感。我很难忘养父带给我所有的爱。

夏夜,我和他睡在屋外的凉席上,他轻轻的摇着蒲扇,给我说狼和小羊的故事。我听着听
着就看到了他腋下的毛,我伸手摸了过去,很好奇的看着。我说爸爸,你手臂里面为什么
会长毛?问得他有些不好意思,他说将来我也会长的,要等我长大了。后来我又看到他的
大大的乳头,就爬了过去,用手揉捏着,而他,渐渐在这个时候睡去,睡得很香。

养父经常用鞭子抽哥哥,说他不懂事,二溜告状说他经常不写作业,还打架,而每次看到
这样的好戏,对他也有一种轻微的畏惧,唯恐在某一天,那个鞭子会毫不留情落在我身上
。但是,他从来没有打过我。

后来,我上学了,还会写简单的信,我说故事给养父听,也知道为青蛙为什么会被称为虫
的道理,还知道高年级男女生会偷偷恋爱的现象,除了这些,我还知道我渐渐的开始斯哦
疏远女生,在我狭隘的世界里,一直只放着一个伟大的人,那就是养父,他也是我唯一的
精神依靠。

与养父在一起的日子遥遥无期,在我无数个年头站在村口高坡上的等待,等待父亲来接我
,可年复一年,父亲的身影再也没出现,山村的太阳格外毒,强烈得让我睁不开眼,看到
养父在地里默默撒着花生种,看到他用毛巾不断擦试额头的那一串动作,我有种说不出的
落寞。

我是跟养父苦大的,我累了我不想休息,唯恐属于自己的那份活不能及时完成,我像一条
狗奔到养父身边,为他刨着每个两寸见宽的土坑,埋上几颗花生,伴着我的汗液,希望那
是我梦想的种子–能与养父到永久!

他看到我了,总是露出他白白的牙,把草帽扔给我,给我一壶水,我几口就被呛了,听到
他的叮咛:伢子啊,慢点喝,还有一下午的活呢,累了就休息啊,别逞强。我感觉不出这
是关切的话语,因为我已习惯了有养父的生活,我是农家孩子,那个我曾经在城市里的家
惭惭模糊在我的记忆里。

直到有一天,我的亲生母亲突然出在家里,她面容很憔悴,看到我止不住的心疼,摸摸我
汗湿的头发直叹息,我当然觉得她有些陌生了,我只记得这张面孔很面熟,太久没见到母
亲了,我如生铁一样,心被锤打得麻木,她给我带来了高乐高,娃哈哈果奶还有一些我只
能在电视上看到的零食,我心里虽然很开心,但是我没有轻易的接收她的礼物,直到养父
的训斥之后我才开始叫她,那是拉着养父的手叫的,因为,我需要他的这种力量。

我把成绩单给母亲看了,她很开心,因为我考得非常好,在班上成绩是名列前茅的,看到
她这样开心,我有些奇怪,因为考试得高分对我来说实在是平常不过的事情,当她问我要
不要回城的时候,我突然有种本能的抗拒,像面对突袭的敌人,我没有说话使劲的摇头,
直到她第二天叹息着离村庄。

母亲走了之后养父问了我很多话,我都如实告诉他,我告诉他我要跟他在一起生活,我不
想回那个不属于我的家,尽管我的记忆很模糊,但我依稀记得养父很久以前告诉我与父母
离开的那一幕幕,它如一根针,直插在我萌生的梦想之中。

我还是像从前那样跟在养父身后,每次的下课,放学,我都忍不住在学校窗口看看在地里
作活的他,我也会偷偷在学校接上一壶水给他送过去,直到他开心挽着我的脖子,用毛巾
在我的脸上爱怜的擦着,那时我感觉自己很幸福,真的很幸福,眼前这位父亲虽然没什么
钱,没什么地位,甚至没有从小对我的威严,但他是唯一能让我尊敬的人,因为我的听话
,因为我对他的依恋,他觉得很满足。

我常常和养父一起下河洗澡,看到他把衣裤一件件脱去,只留一个胴体,我有些害羞,因
为在这座大山,我很难看到一个成熟男人和他身上所有秘密的器官,而养父可以让我看到
,了解其中的奥秘。他一头钻进水里,沉在水里半天不出来,而我在这里就会吓得直哭,
生怕他不再浮上来,而每次听到我的哭声,他才慢悠悠地浮出一个头来:

“哈哈,崽啊,爸爸在这里呢,别哭啊!”

接着我会破涕为笑,我光着身子下了水,养父会立刻迎过来,生怕我会被水呛着,他总是
一手捣着我的腰,一手划着水带我,而我每次都喜欢骑在他的背上,抱着他粗肥的腰一起
游,尽管我不会游,但还是感受他给我的那种安全,而且我仿佛对他那种重点部位很感兴
趣,好奇的问道为什么会长那样的这样的之类,他总是拧我一下说傻儿子,不该你知道的
你就不要知道!最后我摸到他的尤物时,他立即起反应了,我很意外的感觉到有时候成人
很奇怪,为什么总会有这样那样的新鲜的事发生。

眨眼我到了小学五年级,哥哥姐姐们都已转到县里的初中部去了,留下孤单的我在这个我
并不太喜欢的学校,尽管这是村里唯一的象样的学校,但是比起哥姐们的自由,我很羡慕
,总希望能尽量去打探外面的生活,走出这座山外。然而我却不能了解养父的愁和苦,随
着三个孩子的学费增加,还有每年卖出去的崽猪价格下降,还有土作物的降产,让他陷入
了很贫穷的境地,起先家里每天都有肉吃,后来慢慢地改成小菜了,而且份量很少,看到
在村口小菜场卖菜的养父,我很是心酸,我能理解他的艰难和痛苦,但是我又能帮他什么
呢?我想分担,可是我却不知所措。

这天,养父又上山了,打了一只野兔,活蹦蹦的,他说崽啊,两天没吃荤了,爸今天捉到
一只野兔,给你增加些营养。我一看这兔子就喜欢上了,拼命阻止杀它,可是养父发火了
:“你这孩子怎么不听话呢?你了解你老爸的苦处吗?我只是不想委屈你,看到你这么瘦
弱我只好上山碰碰运气,现在山里的兔子很少了,你还要这么倔,养着它能当饭吃吗?人
要生存,这就是所谓食物链,以后你会慢慢知道的。”

一声长叹中,我摇着他的手,投进他的怀抱哭了。此后,我再也没有提起过要吃肉,只是
突发奇想要与生父联系,让他能帮助我们,听说他有钱,他做了很多年的药材生意,而他
的另一个女儿和儿子,也就是我的亲生姐姐和哥哥,有享之不尽的繁荣与富贵,我突然很
恨他们,恨他们不知我们的疾苦,没有亲情。

然而,当我将这个想法告诉养父之后,却受到他一阵批评,我不知道大人们之间究竟有多
少诉不清理不清说不清的关系情节,我只知道生父有权不让我和我的养父受苦。

那一年,正是1992年,天空开始由晴转阴,再慢慢开始布满阴霾。

在我的人生路上,养父对我产生了很重大影响,从他的为人处事,包括勤检节约的生活作
风,让我有着一种踏实而不担心被别人侵扰的感觉,一直以为,养父比生父更重要,他给
了我后半部美好的人生。

考上高中的那一年,湖南遭受了洪灾。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看到了山洪从村庄的那
一边席卷而来,整整一夜之间,整个大地处于一片汪洋之中,我无法按奈自己的恐惧的心
跳,这是我有史以来看到的最惊心动魄让我不能心宁的场景,大水淹没了我们的家园,我
哭着喊着在狂浪中寻找我的养父,感觉到失去了依靠。浪头止不住的冲湿我的头发,我的
书本,我们的家禽……

直到我整个身子泡到发白,可仍不见养父的影踪,洪水无情,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叫我永生
难忘,泛黄的流水在山脚下形成一个玉带,直向远方伸延……

我的养父,足有三天没有露面,当人们发现他的时候,看到他青紫色冻得发颤的脸,他抽
搐着叫唤着我的名字,苍白的双手紧握着,仿佛要与洪水战争到底,当我们父子再次见面
时,他终于忍不住掉下泪来,将我拥入怀里,那种久违的思念与真情在十多年的今天显示
得淋漓尽致,他颤抖着,哆嗦着。

我不想养父看到我的泪,我告诉他我们要坚强,因为我长大了,我将不辜负他对我的期望
。这里已成为洪灾的全国重点观注的地方,各个媒体都播出了当地的灾情,还有无数的堆
积如山的赈灾募捐用品,我的心本生绝望,但看到养父那坚韧不移的面孔,我从心底感到
一种心酸的疼痛,我可怜他,可怜这个山村的每个人,也可怜自己的命运。经过生死风雨
,这辈子,我想我注定将与养父相伴终生,我绝不会离开他。我从心底暗暗发誓,一定要
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等我学业有成了,等我有钱我一定带养父一起飞,飞离这个天灾的
村庄。

这个时候,父亲出现了。

他向我们伸出了橄榄枝,虽然灾情得到了暂时的缓解,但是对于富裕的父亲来说,日子过
得要比我们好得多,他将我们接到了那个足足有十多层的商住楼,那是我梦寐以求的一个
家,真皮的沙发,34英寸的大彩电,还有玻璃橱窗中的珍品洋酒。我不敢相信这个头发稀
疏的老父就是我的父亲,他真不是人,无数个心决的恨在心里滋生。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的
特殊情况,我决不登这家大门。

住在城里的日子,我一直陪着养父形影不离,晚上钻在他的怀里睡觉,清晨起来为他准备
洗漱用品……我得承认,他已成为我的心腹,任何一件事,一个举动或一个决定都要牵着
我的心,跟着他,我没有丝毫怨言,他给了我最真的淳朴,实在,还有坚持的精神。

后来养父在这种灾难中慢慢形成了种种病症,最明显的是支气管严。

我心若刀绞,不止是心疼养父,更是因为父亲这种绝义的行为感到气愤,想了几天我决定
,开口向父亲要五万块钱,这是他应该付给我的抚恤金,否则,我将起诉他。我没有与养
父商量,直接找到父亲,与他谈了很久。

要钱的事还算顺利,父亲冷漠的看着我,威严的目光咄咄逼人,虽然口头上答应了我的要
求,但心里恐怕是不太痛快,因为五万块在当时是个不小的数目。他拿了一张信用卡给了
我,说了密码。其实我心很坦然,思索前后,庆幸自己能拿出法律武器给维权,来替养父
重建家园。而做出这个决定被养父知道之后,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沉默不语,我心里知
道,他,真的很需要这笔钱。

后来,父亲提出要陪养父去看病,我恶瞪了他一眼,说不用他多管闲事,母亲看在眼睛,
伤在心里,多年造成的苦果只有他们自己品尝,我是这样想的,他们根本无法理解我对叔
叔(养父)的依恋,不理解我从心底,已萌生了对养父的一种爱,那是一种刻骨铭心、掺
杂着双重感情的爱。

而且,我常常与他手挽手亲昵的状态让父母很不能接受,而我就要偏偏这样做,获以心理
平衡。因为我觉得,他们将要以曾经做出的决定付出代价,而现在,仅仅只是开场戏罢了

因为一时与父亲有隔阂,在这个家的日子里,我并不太愉快,但是考虑到种种困难的原因
,我还是住了下来。

上大三的哥哥在这几天回到了家,他看到了我这像长相酷似他的脸,他好像明白了一切,
我就是他多年未见的弟弟,他长得白白净净,穿着阿迪达斯的运动服,看起来很阳光帅气
,我很羡慕他的自由与洒脱,还有那种被爱包围的生活。他紧紧的握着我的双手,拉着叫
着我的乳名,颇有感叹。

他带我上了他的房间,我看到了一个很精致温馨的小屋,一直是我梦想中的小屋,还有电
吉他,有台灯,还有趴趴熊的窗帘,CD架……屋里每样东西的价值可能就是我几天或几个
月的生活费,奢侈得让我嫉妒,他拿出他一个新的CD机,我是送给我的,并且一个劲得说
着让我倍感温暖的话:

“弟弟,可能这个家让你看得心里不平衡,但是父亲也是经过很长时间的发展,才拥有今
天的事业,父亲骗我说你已失散,这个现实让我们很心痛伤心,你小的时候多可爱啊,我
把你当宝贝一样看,你看你小时候那个样子……”

说完他从墙上取下一个全家福的相框,这是一张黑白照片,有五张脸,还有一个被母亲怀
抱着的幼小的生命,我想那也许就是我了,他更用手伸着要从镜头这边抓过来,一家人脸
上荡漾着幸福的笑容,而这些,对于我来说,是冷漠的,正是因为他们的无情,让我的生
性孤僻,从小受尽欺侮。

我征征地看着眼前这个大男孩,拒收了他的那个名牌CD机,我说我并不需要这个东西,他
说我学英语要用的,我说我的同桌有两个复读机,愿意借我一个,谢谢他的好意了。我所
做的这些只是不想让他们来同情我,我只是要拿走属于我的东西,因此我的第一个想法就
是要将照片上那个最小的孩子剪下来,从这个家彻底划分出去。

待哥哥出房门时,我找来了刀片,将自己的身影抠了出来,两眼热泪盈眶。

后来父亲知道这件事,暴跳如雷,把我一顿通骂,我不服就与他对骂起来,我心中对他这
么多年的他恨在这一刻全都发泄出来,他几次抡起手要打我,被养父阻止了,我知道养父
心疼我,但是我最终以“你没有资格来打我!”这句话结束战争。

养父没说什么,只是收拾了一下行李,拉着我:“走,我带你回乡下去!”

我没再说话,眷恋都看了一眼哥哥,走出了那个家,看到哥哥发红的眼圈,我心情十分低
落与痛楚,养父为了安抚我,带着我去买了一个我很想要的复读机,说学习要用,我一阵
感动。突然觉得那一刻养父早已超过了父亲的位置,他是最伟大至高无上的。

五万块钱一部分拿来砌土房置办家用,一部分交了乡下哥姐的部分学费,一小部分我把它
全交给了养父。看到村里的乡亲们都在忙活着整顿建设家园,我仿佛看到了人生一些不凡
的支点,大大小小的,随起随落,随终随始。

返回学校,我把对养父的思念全都写到日记里头,常忆起他温和的笑,他短短的胡须,还
有那双力气无比的双手,忆起无数在他怀抱里撒娇的情景,忆起那些深刻的教诲与叮嘱,
忆起那片我们耕耘了很多年的田土……

我在那时候已很清楚自己的性倾向,我不爱女人,所以我拒绝了所有班上恋我的女生,心
里明白,我只爱养父一个人,爱他那种父亲的责任心,那种英伟与体贴,爱他在雷雨夜将
我拥入怀抱亲吻我的感觉。

怕他担心我花钱,我基本上是一个星期才打一次电话。我告诉他说爸爸我很想你,我要回
来跟你一块去干活,而他每次会训我说孩子,在学校不要苦了自己,爸在家里很好,不会
感到寂寞。

为了节省开支,每个星期我都回乡,再校的时候将带一小麻袋的糙米,这样可以在食堂你
蒸饭,方便又实在,在吃菜方法,我拣最便宜的,一元一份的素菜,还可以加个鸡蛋,有
时候自己带咸菜,也可以感受他的味道。

那年冬天又出奇的冷,刚好我即将放寒假回家,一直想好好回去陪陪养父,和他说学校里
的趣事还有我要填的志愿,他一直支持我学计算机,对电脑略懂一点的他说IT人才很吃香
,还可以自己将来去开发网络,虽然我对电脑不是很敏感,但对于养父这个寄托,我一定
不会让他失望。

我给他买了一件中价的棉衣,跑了很多市场才选到的,咖啡色我很喜欢的,拿回家后他非
常开心,说娃儿真是孝顺,没有白带,我说那当然,将来你儿子挣钱后要给你买万宝路的
香烟,他一听更开心了,连连夸我,说乖儿子好好读书,学东西。

养父那年才40岁,长得英俊,身材有点发福,是我倾慕的对象,在一次喝醉酒后,我抱着
他一阵狂吻,他没有太大的拒绝,只是说慢点慢点,你这孩子,喜欢老爸也不要表现这么
明白啊“

后来,我依稀感觉养父很吃力的将醉酒的我抱到了床上,安顿好我后,轻轻地在我额上吻
了一下,那一幕让我刻骨铭心,我想,养父也是爱我的,特别爱我的。

高三那年,因为学习太紧张,我很难回家一次,心中时时泛起对养父的思念之痛,而养父
只来看过我两次,具体为什么他这样做,我也不知道,也许他是怕他那个样子会引起学校
的连锁反应,怕同学笑话我有一个乡下的土老爹,两次见面都是他在电话里说好日期时间
在哪里等,我明白他的用苦良心,而每次见面时,我不能说什么,我很愧对于他,我总会
预感到我不会考上大学,或者说我天生不是高材的料。

养父特意做了我最爱吃的酥蚕豆、辣干子,他也不会对我的学习太过问,只是心疼的看着
我,并且还说穿得太单薄了,加件衣服。而回到教室的那一段时间,我始终静不下心来,
忘不了养父那慈祥的脸,感受着手他他的气息,我的思绪飘向很远,人的感情真的很微妙
,原来男人也可以牵动男人的灵魂,比如说养父和我。

高考前一天,养父给我一个电话,鼓励我,安慰我:“孩子,努力的面对高考吧,爸相信
你!实在考得不如意也没关系,你还可以回到爸的身边,我们一起过!”

但是,我始终是辜负了他,没有哪所象样的大学愿意收留我,我考砸了!

任泪水湿润我的脸庞,淌过我翻旧的课本,我仿佛看到养父那失望又沉重的表情。

整整三天,我在城里不断找工作,努力想找一份收入来弥补这一切,可是事实却让我心痛
无比,无数家的单位看我只是一个高中毕业生都将我拒之门外,甚至还拿我没有任何工作
经验来打击我,说得理直气壮,我抬头看着城市的天空,是那么蓝,可颓废的我,渐渐感
到它的失色和黯然。

我终于回到那座山,小村依然,流水依然。堂屋旁站着养父,他依然是那么阳刚,粗壮的
手臂挺起的胸脯让我有冲动。但是我很快打消了这种想法,因为下一刻我将面临他冷峻的
脸。

“爸,我回来了!”我颤颤的说道,他迎上来,将我的行李移接到他的背上。

“回来就好,爸可想你呢,崽!”他的这种做法让我感到无比意外,我心中涌起了一种感
动。

“崽啊,没考上没关系,只要你努力了,如果你愿意,爸准备再送你复读好吗?”

我摇摇头,他接着又说:“要不你去城里上北大青鸟,爸去打听了,听说里面出来的学员
在大公司上班,月薪好几千呢,你觉得呢?”

我说:“爸爸,我现在什么不想学,让我与你多呆一段时间”

我们还是像从前那样下地忙活,潮起潮落,夕阳夕下,一对父子一边聊天,一边忙活。

我突然对养父说:“爸,你帮我洗个澡吧?”我鼓起勇气。

他看了看我,重重的拧了一下我,你小子这么大了还离不开爸,继而勉强的答应了。

我们去了邻村山顶的一个小温泉,这是天然的,不过早已被人承包,要收门票三块一个,
平常他从未来消费过,但是今天为了我就破例了一次,说真的我心里挺感动的。

我们要了一间小浴室,里面有池子,碧蓝的水还冒着热气,看起来很爽。

我看了看养父,说:“爸,你替我脱衣服好吗?就像小时候那样!”

他叹了口气,就帮我一件件脱去,动作还是那么娴熟和老练。

完了之后,我主动要求帮他脱,他没有说话。

我也帮同样的方法帮他脱去了外衣,内衣,露出他坚实又性感的熊体,尤其是那两个小乳
房,性感得让人窒息,我的下面硬得像杆钢枪,顶着裤子异常明显。他似乎察觉到了它的
存在,发现了我看他,脸胀得格外红,带着一丝娇羞。可当我脱到只留一条内裤时,他突
然一把抓住我的手。

“等等,在此之前爸想问你一个问题”

我预感不祥,莫非是他知道了我的性倾向?还是?我低下头,唯恐那个问题再问下去,怕
他一拳打过来将我的鼻血打出来。

“崽,告诉爸,你是不是……喜欢男人”问得很直接,一点不留情面。

我说:“爸,不是那样的,不……是那样的,我……”我回答得格外口吃,心神不宁,脸
胀得通红,头低下紧紧盯着脚下的拖鞋。

原以为他会很快看破我,但让我始料不及的是他又接着问了个问题:“告诉爸,你是不是
……想女人了,想做……?”

我不好回答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只有顺着他的意思点了点头。

他重重的叹了口气,让我将他的内裤脱了,接着他主动帮我脱衣服,直到我一丝不挂,两
个男人就这样面对面,不免有些难为情,但是还是努力在寻找一种自然的做法,他将我抱
在怀里,用手紧紧的抓住了我的尤物,在他眼里,孩子长大了,需要一种关于性的体验,
他很单纯的认为,我想女人,想体验那种从未体验的感觉,但他哪知道我对他的渴望,当
他用手来回揉捏我的下面时间,我才发现他也有自慰的习惯,但他的初衷令我并不满意,
我抬着望了望天花板,突然想哭。

我看着他性感的身体,还有那个草丛,一股激流在水中喷射,欲死欲仙的感觉占遍全身,
我在他怀里,无法再面对他的脸。

“帮爸爸弄,好吗?”他征求我的意见。

我也明白他的饥渴,他才是真正的想女人,但是说什么我也感觉很荒唐,毕竟我是他的养
子,更确切来说是他的侄子,但两个人今天居然发展到这种程度让我很不可思议。

虽然我很想和他那样,但是真正面对他最隐私之处时,我有些接受不了,而他闭上眼睛,
仿佛要感受一场与女人交欢的。我只有闭上眼睛,轻轻的帮他摆弄着,很快,他就有了
快感,紧接着又弹坐起来,捂住我的双手不再让我弄,而越是这样就越要制服他,我竭尽
全力终于让他喷射了,有点像我小时候玩的水枪,不住的喷射着一种物体。

看得出,养父真的饥渴了。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3)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我和我的养父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