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强制/电话play

1.
祁奕被人绑架了。
就是走在大街上突然被布袋罩了头,随即被两只手拖进了正在行进的车子里的那种绑架。
整个过程不超过三秒,干净利落,一看就是专业的绑匪。
太粗暴太不讲究了,祁奕在心里怒骂,吓得双腿发抖。
跌跌撞撞的被带到了不知名的地方,布袋被摘下,眼前一片豁亮。
一间空荡的房间,一排彪形大汉,戴着墨镜,西装革履,尽皆一副快叫我黑社会的模样。
梨花木宽背椅,男人坐在上面,翘着二郎腿,神情轻蔑。
祁奕还没等男人张口,先跪了下去。
“老大,错了、错了啊!”
男人有点意外,挑眉道:“错哪了?”
“我银行卡上从账号到余额都数不出4个0来,您绑我没用啊!”祁奕哀嚎,“而且上没老、下没小,保证您要不到赎金!”
男人:“……”
祁奕:“而且就凭我这长相,去卖身都赚不到您那椅子一条腿的钱!”
男人打断他:“我不缺钱。”
祁奕看着那梨花木椅子流出了口水:“看出来了。”
男人嫌弃地看着他垂流直下的哈喇子。
“我不缺钱,我缺个媳妇。”
祁奕:“……
老大,哪个意思?
2.
祁奕趴地上装傻。
他大概是懂这位爷的意思了。
祁奕在Omega抚养院工作,就是每天照顾着一群可爱的小O,等他们长大成人,再递交系统匹配,配给合适的Alpha。
非常简单的工作,都是由祁奕这种Beta在其中任职。
与其他人不一样的是,祁奕有着自己的小秘密。
他会帮助不愿意嫁人的Omega逃跑。
O们最迟十岁起就必须被送过来,在十六岁嫁人,自然有很多特立独行的小O不愿意,祁奕就是帮助这样的人。
当然,并非为了正义啊人权啊这种高大上的玩意,祁奕就是为了钱。
换匹配对象5万,帮逃婚10万,帮私奔20万,假死在加10万。
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助人为乐,生意兴隆。
祁奕拍拍自己胸脯,觉得自己可以去开门讲座,题目就叫《抓准了商机,什么都能赚钱》。
3.
祁奕这么干了好几年了,钱包鼓了起来,截止到昨天为止都没翻过车。
不过也就截止到昨天为止了。
以前被坑了的A们最多在系统里提交抗议,然后重新匹配一个,毕竟O们年幼体弱,死亡率高是常事,也没人深究过。
但显然眼前这位爷并不打算就此罢手。
男人饶有兴致地看了他一会,缓缓开口:“五天前,系统通知我匹配上了一个Omega,昨天,又有人通知我,那只小O死了。”
祁奕继续装死。
这事还真是他干的。
前天那只小O找到他,哭得梨花带雨,说不想嫁人生子,求他带他离开。
祁奕不为所动,直到小O掏出了钱。
10万逃婚,加10万假死费。
第二天Omega死亡名单上就多了一人,祁奕拿钱办事,给小O注射了伪装剂,安排了临时住所,送了出去。
他干的轻车熟路,除了兜里多出20万,根本没当回事儿。
4.
问题来了,祁奕是没把这事儿放心上,对面那位爷放心上了。
“人固有一死,有的重于泰山,有的轻于鸿毛。”祁奕真诚地说,“他能在死后被您记住,就已经足够了。”
男人没搭理他的胡言乱语:“我媳妇死在你的抚养院了,你是不是得担起责任。”
“没问题。”祁奕点头,“您等着,我就把您加塞进系统里,马上给您再匹配一个。”
“可我不想在匹配了,就由你负责给我找一个吧。”男人靠在椅背上,懒洋洋地说。
祁奕为难道:“这不合规矩啊……”
话音未落,那排彪形大汉齐齐往前走了半步。
祁奕立刻改口:“没问题,您老就是规矩,您等着,我这就给您寻觅一个去。”
男人嘴角微翘:“要找到我满意为止。”
“没问题!”祁奕硬着头皮保证。
5.
祁奕虽然是个Beta,A信息素影响没O那么严重,但眼下这一屋子A,就光体型上的压力对他的压力也挺大的。
男人挥了挥手,两只A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祁奕慌乱后退几步,以为这帮人要撕票。
然而他们只是给他解了手腕上的绳子,又默默站到一旁。
祁奕左瞄瞄右看看,没敢动。
男人单手撑着脑袋:“走啊,还等什么呢?”
祁奕撒腿就跑,拉开门就往外冲,结果是个柜门,一头扎在了衣服堆里。
“噗。”男人憋不住笑出声。
祁奕七手八脚地从衣服里爬出来,鼻尖都是A的气息,熏得他腿软。
男人指了指另一扇门,祁奕老脸一红,低着头匆匆跑出去。
6.
祁奕在Omega抚养院的人气很高,深受小O们的爱戴。
虽然这人收钱才办事,但毕竟是给办了事儿了,自己也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用上他,因此对祁奕的态度都特别好。
祁奕站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让小O们在门外排队站好,一个一个进来面试。
男人大大咧咧地坐在祁奕的办公位上,像是准备选妃的皇帝。
“怎么还不开始?”男人催促。
祁奕欲哭无泪地点头:“这就开始。”
他本打算自己选几个好看的性格又软的小O给男人送去,谁想到这位爷直接跟过来了。
祁奕挥挥手,小O们挨个进入。
“您、您好。”一只Omega软绵绵地说,声音又酥又甜。
男人面无表情,分明是没看上,祁奕赶紧让人下去,再叫下一个进来。
小O们如流水般的进入,在祁奕的指挥下搔首弄姿,房间里充满Omega信息素,令人蠢蠢欲动。
祁奕感觉自己都要发情了,男人却始终神色未变,仿佛进来的不是O,而是一群大白菜。
又一个花枝招展的O被轰了出去,祁奕默默捂脸,感觉自己像个老鸨。
把Omega抚养院开成窑子的也就独此一家了吧!
7.
最后一只适龄Omega走了进来,祁奕见状不对,急忙向他使了个眼色。
小O聪明伶俐,向前一扑,扒上男人大腿,娇柔的身体随即缠了过去。
“大人——”他娇羞地叫道。
男人冷淡地注视着他。
小O被男人信息素压的难受,但还是硬着头皮、使出浑身力气勾引。
细瘦的手指若有若无地撩过男人胸前,看得祁奕都有些按捺不住,连连感叹这只O真是个妖精。
然而男人双腿一抖,把他踹了下去。
“滚。”他无情地说。
小O眨眨眼,收起一身媚骨,耸耸肩,看了祁奕一眼:小爷我努力过了啊,你接下来自求多福吧!
他退了出去,办公室里安静下来。
男人斜眼看着祁奕:“继续啊,怎么没了?”
祁奕愁眉苦脸:“没了,现在院里就这些Omega,所有达到结婚标准的都来了。”
“这就是全部了?”男人挑眉,“还不全吧!”
A信息素从男人身上汹涌溢出,祁奕察觉到男人的不耐和焦躁,立时出了一头冷汗。
“那您等、等着,我把岁数小的也叫过来,您选一只带走。岁数小好调教,还能顺便玩个养成,您看怎么样?”
他说着就要跑出去叫人,经过男人身边时,被男人抬起一条腿勾了回来。
“不怎么样。”男人冷冷地说。
祁奕快哭出来了:那你打算怎么样?我这里没其他人了!
男人似笑非笑地望着他,祁奕眼神乱飘,就是不敢直视男人的眼睛。
尴尬在办公室里蔓延,祁奕咬咬牙,一跺脚。
行吧,为了自己的小命,那只能用最后那招了!
8.
男人注视着祁奕变化的表情,嘴角扬起微笑,似乎有点期待。
祁奕动了动脚,男人已经开始想是顺势就收了还是先假意拒绝一下。
熟料某Beta拉开门,撒丫子跑了出去,身后扬起一阵灰尘。
男人:“……”
祁奕在抚养院走廊里狂奔,吸引了一群小O好奇的目光。
他冲出大门,抬手招呼了一辆出租车,拉开门就坐了进去。
关门时被一只手挡住,Alpha的气息涌了进来。
男人不悦地盯着他:“你要去哪?”
祁奕这才发现自己刚才的行为有逃跑的势头,赶忙解释:“去给您找Omega啊!这只保证您满意。”
男人神色冷淡,分明是不太相信。
“要不您给我一起去?一起去找那只O。”祁奕小心翼翼地提议。
“好。”男人答应。
一人站在出租车外,一人坐在车内,俩人商谈完毕后莫名僵持起来。祁奕一脸茫然地看着男人,心想他不会是想上车吧?
他略略往里面移了下屁股,男人果真直接坐了进来,关门。
车内立刻充满了A的信息素,祁奕压力顿增,默默地往角落里移了移,痛苦地捂住口鼻。
这位大爷,您为什么不坐自己的车跟在后面啊,跟我挤什么挤!
“怎么了?”男人感到某Beta不断地试图远离他,有点不爽,抬手把人揪了过来,“想跳车逃跑?”
祁奕一边疯狂摇头,一边躲得更远。
“没有没有没有没有。”他模模糊糊地说,在心里抓狂地怒吼。
Alpha信息素不要乱放好不好!你没看司机脸都绿了吗,我们Beta承受不住!
9.
出租车停在一片小区门口。
小区很普通,一栋栋居民楼内住着各种Beta社畜们,偶尔夹杂着几只不起眼的Alpha。
这里是祁奕的安全屋,当然并不是给他用的,而是给那些逃跑的O用。
藏木于林,藏人自然要藏在人群里。
但凡祁奕帮助逃跑或假死的小O,都会先在这间屋子里躲藏一段时间,等风头过去了,就安排小O离开。
“这里有一只不错的O,跟您可能会匹配上,您应该会喜欢。”祁奕说。
肯定会匹配上,三天前他帮助假死的那只小O就被安排在这里。
祁奕本来打算放一个礼拜后就送他离开,但现在他只能违约,乖乖把人还给后面那尊大爷。
系统给匹配的Omega,说明信息素或基因都很合适,这次男人肯定会满意。
当然祁奕死也不能承认自己在做帮助小O逃跑这种事,只能找了个借口。
“您匹配上的Omega不幸身亡,但这人是那人的双胞胎,所以各项指数都差不多。”祁奕信口胡诌,祈祷一会儿那只小O机灵点,别给他捣乱。
男人似笑非笑地跟在祁奕后面,好似很期待这家伙还能编出什么花来。
男人心情不错,信息素不由自主地释放,所过之处人群纷纷躲开,让出一条通道。
小区居民惊讶地窃窃私语,互相询问这种高级Alpha为什么会出现,是出什么事儿了吗?
连带着祁奕也一起被围观,他低着头加紧脚步,赶紧冲进了楼里。
“砰砰砰!”祁奕敲门,“是我,开门!”
无人回答。
男人双手抱在胸前,靠在门边看祁奕表演,也没去拆穿他的小心思,比如“Omega不可能单独住在小区里”。
祁奕用力敲了几下,屋内没有声音,倒是快把邻居敲出来了。
他心里一紧,赶紧套出钥匙开了门。
屋内静悄悄的,空气间飘荡着一股淡淡的Omega香甜味儿。
各种家居用品原封不动的放在架子上,行李不见了,Omega也不见了。
“人呢?”祁奕惊恐在屋里寻找。
一只没有身份的Omega,他为了避免意外,连抑制剂都还没给他,这小O能跑哪里去?!
男人跟在祁奕身后,看着他在掀起背子,打开衣柜,甚至连马桶盖都翻开寻找。
“怎么,你带我来这里,是在耍我吗?”
“没有!”祁奕慌乱地说,“这里真有只Omega!”
男人挑眉,满脸的不相信。
祁奕对天发誓:“不信你闻,味道还在呢!”
男人鼻尖耸动,嗅了几下:“没闻到,倒是充满了一只骗子beta的味道。”
10.
祁奕翻了个白眼。
你二大爷的Beta味儿,Beta有毛线的味道。
他嘴里嘟嘟囔囔的,下意识地就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怎么?”男人向前迈了一步,贴近他,”所以你就是个骗子了?“
“我——”祁奕正想反驳,结果呼吸间全是浓郁的Alpha信息素,又急忙闭上了嘴。
男人:“默认了?”
祁奕飞速摇头,想张口反驳却又闻到害怕男人的气味,憋得小脸通红,急地跳脚。
卫生间太小了,男人又正好挡在了门口,祁奕前进无门后退无路,很不能打开花洒把气味减一减。
男人的味道有点像清晨林间树木散发的芳香,清爽宜人,又隐约带着点辛辣的气息,增加了自身的威压。
祁奕小步后退,咚地撞到墙上,后悔不已,为了那20万把自己小命玩没了实在太不值得了!
男人欣赏着小Beta害怕的神态,心底升起一股愉悦。
他转过头,环视了下屋子。
这是一间单身公寓,只有一间卧室,家具不多,双人沙发和一张松软的床,床边放着地毯,窗台旁立着一个高脚凳,上面摆了盆绿色植物。
环境不错,虽然简陋了点,但也可以使用了。
男人扭回头,抬手解开了衣领顶端的两枚扣子,露出健壮的肩胛骨。
“你你你你——“祁奕吓了一跳,紧贴在墙上,都快把自己埋进墙里了,”你要做什么!“
男人抬手把祁奕拽了过来,贴在他耳边,轻笑道:“我要做什么?不是你带我来这里的吗?”
祁奕愣了一下,然后突然明白了男人的暗示,大惊失色:”不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真是带你来找Omega的!“
“哦,你不是啊。”男人重复一遍,看着祁奕疯狂点头,故意调笑道,“可我是那个意思。”
“哎?“祁奕呆住,茫然地眨眨眼。
半秒后他回过味来,拼劲全力推开男人,撒腿就跑。
“呵呵。”男人被逗乐,只是微微一用力,就把祁奕扯了回来,顺手扛在了肩膀上。
祁奕拼命扭动:“有话好好说,你放我下来!”
男人依旧扛着她,向床边走去:“你自己说的,我看谁满意就可以带走谁。现在我看你挺满意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啊!”祁奕叫道,突然被拍了下屁股,猛然一惊,差点咬破舌头。
男人:“安静点,一会儿再叫。”
11.
祁奕被扔到床上,慌乱地在上面扑腾,被男人一只手按住。
“壮、壮士,咱们再商量一下?”祁奕握住男人的手,一根一根手指头掰开。
男人力气极大,祁奕无论如何都无法撼动,徒劳无功地挣扎。
这小家伙从个头上来讲跟Omega差距也不大,男人几乎没怎么使劲,生怕一不留神就嘎嘣了。
男人往前进了一步,裤子内一大团蓄势待发的凶器顶在祁奕腿上,祁奕倒吸一口冷气。
卧槽,Alpha的真大!
祁奕是个Beta,不是那堆弱小无知的O,他知道一般这种情况下他再怎么祈求都没用了,再挣扎起来只是图添情趣。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5)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强制/电话play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