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真实!那位恶意传播艾滋病的学长,我劝你善良

此篇文章的作者是Jackey,这是他亲身经历的真实故事。真实!那位恶意传播艾滋病的学长,我劝你善良-第一次, 爱情, 未来, 报复, 学长, 受-gaylife-男郎社

如果你突然知道,你面前的那个人试图将自己感染的艾滋病毒传染给你,你会怎么做?

愤怒的打他一顿?报警?控告他恶意传播,用法律的武器制裁他?把恶意传播的行为告知天下,让众人予以他网络暴力……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

这句话从相反的角度来看,当一个人对于自己的未来感到不安和绝望时,他坚守道德底线的概率就会降低,指望所有的艾滋病患者自觉承担起自己的社会责任并不现实。

1,即使在情欲高涨时,也不要做出越过底线的事。

我和他是在软件上认识,他是我同校的研究生学长

刚开始聊天时,他在学业和职业规划上给了我许多有益的建议,那时我便对他心生好感。

断断续续聊了半个月,从吐槽学校食堂到讨论房价上涨,从贸易战扯到日本宅文化,我提出的任何问题他都能跟我讨论许久。

他富有逻辑的缜密言论,让我愈加着迷。

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清爽的午后,奶茶小站里暖黄的灯光伴着丝丝的奶香味,为初次见面平添了几份浪漫。

清爽的短发,棱角分明的脸,干净的T恤衫,直筒牛仔裤,上扬的嘴角。

刚硬中带着很暖、谦虚又不失礼貌,他担得起“陌上人如玉”这句赞美。

老实说:看他喝奶茶的样子,我脑子里浮现着和他日出同作,日落同归的漫长岁月情景。

见面后的一周,某晚,学长提出性方面的尝试要求。

因为见过真人,又频繁交流,所以我对他很信任。

他提出无T的要求,我问他是否健康,学长说自己一周前测试过。

我答应了。

细节过程不描述。

记得第一次事后,我又问他是否真的做过检测,他作认真状回复我:“宝宝相信我,没事的。”

虽然他这样说,不知为何我心里却有莫名的余悸。

回宿舍后随即买了试纸,四周后检查是阴性,万幸!

2,请千万留意,你的性伴侣面对测试是否诸多借口?

无T后的一个月,他又约我。

我想既然自己检测没问题,可以借此机会和他确认进一步的关系。同时我手里

有一份试纸,带去给他再测一次,以求双方安心。

那天晚上到了酒店,我拿出试纸请学长再次测验,他就开始各种推脱。

怕疼、晕血、采血针不干净。

各式的借口和他平日里雷厉风行的作风完全不一样。

 

僵持了十分钟,他突然冷下脸说,“给你坦白吧,我已经吃药两年了。”

起初我以为他是开玩笑吓唬我,可我没想到的是,他从背包里面拿出一个巨大的药盒子,装着三联药,我知道他没开玩笑。

空气冷静了五六分钟。

我脑子里空白了五六分钟。

他打破僵局,轻描淡写地说了句:“一个慢性病而已,而且我上次又没射你里面……”

之后他又说了些什么,我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我极度愤怒,想揍他一顿。

但又担心激怒学长后,他把自己弄出血后咬我。

我只有故作镇静,还笑着说“看来你病毒控制的挺不错,我们都无T了我都没被感染”。

其实当时我心里真的怕得要死。

出酒店后不久,他就拉黑了我所有的联系方式。

是的,没有任何解释,没有任何致歉,是他主动拉黑了我。

3,病毒不会考虑你是谁,不会看你曾经有多努力?

学长出生在一个落后的小县城。

我能想到,他父母培养出一个重本的孩子是一件不易的事。

同样,在一个相对不那么包容的环境里,他相对于其他的同龄人,从发现自己的不一样,到自我认同,再一步一个脚印地努力到大城市里的高等学府,这一路走来他定是吃了很多苦的。

我想,他被告知自己感染了艾滋病毒时,内心是极度痛苦。

我不知道他又是如何一点一点捡回生的希望,在寻求爱情的过程中又遭遇怎样的打击,最后渐渐的丢弃了那个纯良的自己。

可是病毒不会考虑你是谁,不会看你有多努力,不会因为你天赋高、成绩好就降低你感染的概率。

其实我很想问他,当他欲要和我发生关系,说自己身体没问题时,他的良心有没有颤抖过?哪怕只是一瞬间。

李澈问我经历了这些事情是否会对艾滋病人产生排斥?

我告诉澈澈:我可以站在安全区说一些原谅、包容、要平常心对待艾滋病人的话,那是因为我万幸没有被感染。倘若当时的检测结果是阳性,让我去释怀这个事,说真的我做不到。

对于恶意传播的问题我也思考很久,查询过很多资料,大部分发现自己被恶意传播的人,都只说了自己第一时间做了阻断治疗,之后庆幸自己没有被感染。

而那些明确知道自己被恶意传播且确定感染的人,我不知道他们当中又有多少人加入了恶意传播者的大军。

在网络上有关恶意传播者被法律处置的新闻报道少之又少,有法可依的同时,却没看到有法必依的行为措施。

艾滋病作为一类会威胁到人类生命安全的严重传染病,国家为了限制疾病的扩散,将恶意传播艾滋病的行为纳入了刑法的范畴。

致使他人感染艾滋病病毒的,认定为刑法第九十五条第三项“其他对于人身健康有重大伤害”所指的“重伤”,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以故意伤害罪定罪处罚。

(一)明知自己感染艾滋病病毒而卖淫、嫖娼的;

(二)明知自己感染艾滋病病毒,故意不采取防范措施而与他人发生性关系的。

根据具体情况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在博弈论里的胆小者博弈中,如果将弱者逼到绝境,弱者会采取同归于尽的非理智行为。

法律的制定者考虑到,如果把患者的疾病信息透明化,将他们逼到一个绝境,以至于不能在社会中生存下去,那么大范围的病患报复社会的事情就有可能发生。同时发生了高危行为的人也会担心被打上病患的标签,不去相关机构检测,以此给防治艾滋病的工作带来更大的难度。

我国在防范艾滋病感染上,除了提醒易感人群加强自我防范的意识、免费发放艾滋病控制药物,目前没有更加有效的途径,来监控艾滋病患者是否有履行自己的职责。

由于取证困难,同时基于同性行为还不被多数人认同,很多知道自己被恶意传播的人到最后也会不了了之。

作为一位被恶意传播艾滋病未遂的人,我想对不幸已经感染艾滋病的人说,不要做丧失良知的事情。如果恶意传播的行为越来越多,艾滋病人被彻底污名化,社会对艾滋病人的接度会更低,艾滋病人的生存状况只会更艰难。

最后,我想对那位学长说:就算未来不再明朗,我任期望你善良。

祝愿善良的人会被温柔以待。

赞(0)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真实!那位恶意传播艾滋病的学长,我劝你善良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