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榨出他体内残存的体液

公寓内一名青年全身赤裸的反跨坐在椅子上四肢都被胶带死死缠绕在椅腿。

矫健结实的背肌上一道道红肿痕迹交错那是男人们用皮带施虐的痕迹。

由于是反跨在椅子上他的臀部有大半露在椅垫之外向前倾的身体更是让臀部向后突出露出臀瓣遮掩下的私密处。

涂满润滑液的男人的手指滋熘一声的鑽入了从没被入侵过的地方。

「嗯……嗯呜……」青年厌恶的抗拒着但无法阻止男人的手指做出与排泄完全相反的逆向入侵。

曾经叫骂不休的嘴被塞入一个圆形中空的塑胶管皮带贴着他帅气的脸蛋固定在脑后让他只能张大嘴巴任凭男人的阳具出出入入堵住他的叫骂与呼救。

「好紧啊而且很脏我摸到硬硬的粪便了喔。」

青年胀红脸男人的手指在体内放肆的探索带来疼痛难过与阵阵羞耻厌恶。

「要洗乾净才行这么英俊的脸肚子里却装满髒东西也太丢脸了。」

男人这么说道然后体内的手指拔出去了。

少了侵犯的菊蕾感觉到疼痛与不安青年紧张的挣扎但被压着后脑埋首面前男人下体的他除了男人浓密的阴毛和有刺青的小腹外什么也看不见。

在喉咙口戳刺的噁心阳具让他呼吸困难又双眼泛泪然后他感觉到冰凉的液体喷洒在菊蕾上冰冷坚硬的细长管嘴跟着插入。

「呜……」

「别怕你是第一次洗屁股为了怕你难受我加了不少大麻进去会很爽的。」男人充满恶意的道。

不……住手……竟然用加了大麻的……太过分了……

青年悲鸣着挣扎身上的红肿痕迹随着背肌颤动起伏看起来煞是诱人。

大量的冰冷液体慢慢注入体内青年剧烈颤抖被绑在椅子上的身体绝望的扭动着。

脆弱敏感的直肠黏膜被液体冲刷着某种火热的异样快感随着液体中的大麻被肠黏膜吸收而逐渐鲜明。

从来没有吸毒经验的青年抽搐着挣扎渐渐消失了只剩下从被男人阳具塞满的嘴流泄出的模煳呻吟。

液体持续注入男人手中的粗大针筒装满整整一公升的水量对青年而言是种残酷的刑罚。

腹腔内波涛汹涌肠子深处咕噜噜的作响引得被插入的括约肌阵阵收缩。

「呜……嗯唔……」

青年泛泪的双眼涣散在毒品带来的快感与被灌肠的疼痛交错冲击下发出带着泣音的呻吟。

「是不是觉得屁股快爆炸了啊」男人摇晃着针筒将更多液体推入青年已经开始渗出过量污水的菊蕾。

好痛苦……住手……

青年张着嘴喘息男人的体液与他的唾液溷合着从无法闭合的嘴角流淌感觉肠子像是瘽癴般绞紧抽动又被大量的水撑得更开……

「看这小子有反应了。」

在青年口中发泄完的男人往他股间一摸握住他依旧缩成一团前端却开始湿润的分身。

虽然大量的液体带来难以言喻的痛苦但同样压迫到体内前列腺的位置加上大麻的作用青年年轻的身体开始有了反应分身前端慢慢渗出透明的体液沾湿了身下的椅垫。

「很淫荡嘛漏了好多了再不堵起来会把地板弄髒的。」

「嗯……啊嗯……」大脑被毒品麻痹青年完全无法思考只是凭本能的摇头呻吟挣扎着摇晃起臀部。

「帮他堵起来吧看他那饥渴的样子。」

空了的针筒被挪开了渗着污水的菊蕾微微收缩然后慢慢张开……

从冰箱找出来的细长黄瓜在男人的操纵下堵住了渴望排泄的菊蕾在青年的啜泣中大幅的出入青年屁股中央的嫩穴。

已经完全丧失理智的青年大声哭喊逼得男人们用他破碎的内裤塞入他嘴中以免引来邻居的注意。

过量的水在黄瓜抽插间喷出菊蕾男人恶意的把整根黄瓜戳入青年体内再让他将黄瓜溷杂着污水喷射出来落入下方的水桶中。

强烈的排洩慾望让青年无法缩紧括约肌反而主动做出排泄的动作令男人更容易将异物插入。

黄瓜之后是一颗颗圆形的小番茄被塞入再一颗颗被菊蕾吐出……然后换成小苦瓜丶小茄子……

与此同时进行的是针对青年分身的玩弄。

另一个男人握着他年轻的分身褪下前端的薄皮露出整个龟头和铃口用鸡毛掸子来回搔弄引出更多的体液。

「呜……呜唔……」

下半身前后都惨遭折磨的青年呜咽的大声呻吟在身后的男人终于愿意结束折磨后粪水不受控制的喷洒而出前端也溅出大量的浊白体液。

不等他喘过一口气新的灌肠又开始了。

从冷水到浣肠液再从浣肠液到各种液体男人残忍的用各种方法凌虐完全失神的青年让他崩溃的呻吟哭泣……

最后一次灌肠男人将已经陷入半昏迷的青年从椅子上解下让他正坐到椅子上从后方拉起青年修长的双腿让他在摄影镜头面前暴露出下体与肛门。

「嗯……」

红肿到无法闭合的菊蕾缓缓张开伴随着大量的啤酒三颗鸡蛋从红肿外翻的菊蕾排出……青年的分身也流出无助的泪水……

灌肠结束男人们将仍沉浸在大麻馀韵中的青年扔在地上稍做善后然后从冰箱找出食物好好吃了一顿。

饭后休息了半小时看着青年双腿间的私处其中一个男人有点忍不住了。

「二哥咱们好好玩玩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啊」

「也是。」方才替青年浣肠的男人扔开烟站了起来。

他们合力将累得昏睡过去的青年拉到客厅单人沙发背后站好让青年平坦的小腹抵着椅背整个人往前倾双手撑着椅垫然后架起青年的右腿跟着跨过椅背。

这样的姿势让青年的臀部突出臀瓣自然分开露出饱受凌虐的菊蕾。

红肿的括约肌还无法完全合拢菊蕾中央半片指甲大小的肉洞微微张合着男人在菊蕾上淋了点润滑液食指一下子就插进去了。

「嗯……」昏睡中的青年发出低声呻吟。

男人挖弄着颤抖收缩的菊蕾将手指增加为两根然后是三根……

「嗯丶啊……」

青年惊醒了慌张的想挣扎却被抓住头髮狠狠的甩了两巴掌。

「不准动用屁股好好取悦我们不然老子活撕了你」

菊蕾被挖弄的疼痛与男人的恐吓侵蚀着青年的抵抗意志他放弃的闭上眼任凭男人凌辱。

「看你这张嘴淫荡的样子一拉就张开了。」

男人的左右手食指插入因为羞耻而阵阵紧缩的括约肌左右拉开露出嫩红的内壁。

青年痛苦的摇头但这样的姿势让他连挣扎都做不到。

「二哥快点我等不及了。」

「急什么刚灌完肠屁眼还是松的多等一下才会紧啊」他边说边拉扯搓揉青年红肿的菊蕾感觉到被压在沙发上的年轻肉体痛苦的颤抖紧绷。

「要他夹紧屁眼有什么难的你先插进去我去拿点东西。」老三性急的走开。

从他们的对话中已经觉悟到自己的下场的青年哆嗦连连他感觉到插入体内的手指离开了取而代之的是滚热硬挺的硬物抵在穴口。

不……不要……

他拚命的想往前爬开男人一把扣住他的腰就把分身往他微张的菊蕾推进。

「呜……啊啊啊啊……」青年带着口塞又被内裤塞满的嘴裡并出惨叫撕裂般的疼痛从后庭贯穿背嵴。

根本无法逃离转眼间已经软化的括约肌就被撑开了男人火热可怕的凶器贯穿了穴口还持续往内推入。

「呜……啊啊……」青年发出悲鸣。

「在牢里好久没玩女人了没想到找个处男屁股比女人更爽。」

男人黑长的肉棍渐渐消失在青年窄翘的臀肉中央红肿的菊蕾楚楚可怜的收缩着每收缩一次那肛门口卡着粗硬异物的难受感就会让青年发出痛苦的呻吟。

他感觉像是有把刀子捅入体内一样疼痛难耐连内脏都被戳刺撞击肠壁跟括约肌被撑开到可怕的程度让他痛苦的冷汗直流。

「老三你到底在找什么」

有些不耐烦的男人扣着青年颤抖的腰开始九浅一深的抽送分身慢慢把整根分身都埋入青年的屁股洞里。

「啊丶啊啊……」

「这不是来了吗」老三从阳台走回来左手往青年的胸口一摸右手捏着晒衣夹就夹上青年两粒脆弱的乳尖。

「啊──」双乳一阵剧痛青年惨叫一声菊蕾也因为这样的疼痛而用力收缩。

「好」男人满意的低喝用力抽插起分身。

这下子可把青年痛得死去活来呻吟痛喊再也没有停过。

「啊丶啊──呜……啊啊……」

「还真能叫啊来个双插吧。」老三兴奋的掏出青年嘴裡的内裤抓着青年的头髮把身分捅入他嘴裡直插他喉咙。

「唔……」

呼吸困难让青年的括约肌再次缩紧甚至连肠壁都颤抖着收缩痉癴起来。

「小子别说我们没好好疼你帮你开发开发屁股的性感带吧。」男人邪笑起来抽送间开始用分身去磨擦寻找青年前列腺的位置。

但对青年而言侵犯自己的男人不停变换戳刺角度简直就像一把刀不停的在肠子里捅来捅去般疼痛不但阵阵反胃连内脏都被撞得难过他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啊丶咳呜……嗯」

忽地青年痛得颤抖的身体一僵苦闷的呻吟声夹杂了一丝甜腻。

「找到了」男人扣紧他的腰开始新的一轮攻击每一次狠狠插入都会重重撞击在他前列腺的位置。

「啊丶呜呜……啊……啊啊……」青年惊恐的睁大眼感觉到体内异样的变化他从没想过自己竟然会因为被别的男人羞辱的侵犯而有了反应。

每一次让他感觉屈辱痛苦的抽插都会撞击到前列腺连带的推挤他的下体在沙发椅背上摩擦从分身前端渗出的体液已经从椅背流到椅垫上了。

「有感觉了那就可以真正开始了吧」

男人狂暴的动起腰身小腹撞击在青年的臀部发出肉体拍打的声音过长的肉刃更是侵入到难以想像的深度让青年呜咽着发出痛苦的呻吟。

最后男人奋力一挺甚至顶开了直肠顶端将大量的滚烫体液喷洒在青年体内。

「成了换手吧老三。」

「太好了我早就等不及了。」一直有一下没一下在青年口中摩擦的男人抽出肉棒与对方交换位置将充满青年唾液的分身在红肿的穴口磨擦。

「觉悟了吗小子我要干爆你的屁眼。」

这时刚发泄完的男人也将自己沾满肠液与精液的分身放入青年口中。

这一比较毫无经验的青年才发现正准备侵犯自己的男人的尺寸竟然更大上一圈。

「唔……」不要……「啊啊啊啊啊──」

被可怕阳具撕裂的瞬间青年发出绝望痛苦的嘶喊。

与之前那人完全不一样的老三完全没有让他适应或摩擦什么敏感带的意图只是粗暴的横冲直撞用力宣洩自己的慾火。

「啊啊丶嗯……」好痛……要裂开了……救命……

「好紧裡面异常的柔软嘛……天生就欠人操的」

男人粗鲁的发泄着慾望然后将肮髒的欲液射入青年体内。

完事后两个男人拿出麻绳将青年就着这个姿势绑在沙发上。

「接下来是用精液灌肠等你的屁股被灌满了就放你下来。」

接下来的两个礼拜残酷的姦淫持续着。

男人们用从网路买回来的情趣用品和各种想得到的异物凌虐青年的菊蕾直到青年在哭喊惨叫中能够将男人的拳头完全纳入体内为止。

同时每天早晚都用浣肠液帮青年浣肠一不从就会换来残忍的导尿或肛门扩张训练让他被迫主动哀求他们替他浣肠。

这天已经彻底丧失抵抗意志的青年屁股里被塞了巨大的东西然后被套上牛仔裤和衬衫被两个男人夹持离开了公寓。

「别哭丧着脸正常的走路别想逃跑不然你这个礼拜被人操屁股操到射精的影片就要在网路上流传了。」

「……很痛……太大了……」青年低语眉头紧蹙。

被塞进了那样的东西他每走一步都吃力异常。

「那你是想被拳头干了如果不能忍受就表示你的屁股还太欠磨练。」男人冷酷的恐吓。

青年差点哭出来想起之前那两个礼拜的监禁中这两个人不停用粗大的按摩棒侵犯他强迫他在家裡用正常的姿势来回走动如果不能做到就会被按在地上承受暴虐的姦淫然后被可怕的拳头插入直到他浑身冷汗的在惨叫中昏迷为止……

在那样的阴影下青年低喘着强迫自己用正常的姿势走路然后被男人们带上公车被推到最后一排坐下。

「要去哪……拜託请放过我……」青年谦卑的要求公车的震动牵动了他体内的道具让他呼吸急促起来。

「你只要帮我们办一件事就放了你影片也会还你……再说看你爽得这裡都湿了。」老三拉下他的裤头拉炼掏出他硬挺的分身用指尖戳弄他不停渗出体液的前端。

「嗯……不不是……」青年低喘难堪的胀红了脸。

「老三别生事了。」那个二哥开口阻止。

「我是看他都快把裤子弄湿了……有了。」老三从口袋裡掏出中午在速食店吃饭时拿到的餐巾纸将餐巾纸的一角搓成细长的纸棒。

青年不安的往坐位内侧缩了缩但分身被老三抓住他根本不可能逃开。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4)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榨出他体内残存的体液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