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淫欲

(一) 记住我是谁

大年叁十,廖家喜气洋洋。
内屋烟雾繚绕,汪新贵吐了一个烟圈,沉闷地说:“廖老板,这事儿可大可小欧。”
廖荣接着道:“汪主席的意思是,我们辛辛苦苦维护秩序,结果让他占了风水,肥水外流嘍!”
廖凯狠狠地按息烟头:“我知道怎麼做了。”

黄平双手撑床垫,矫健的腰段有力地起伏着,身下,娇妻月月喘息着,轻轻地擦拭英俊爱郎细密的汗水,身体用力夹紧,“唧唧” 作响。
“轰” ,巨大的震动中感觉一片空白。
等黄平醒过神来,床板被推翻,月月不见了。

黄平这时才查觉自己赤身裸体,胳膊被两个壮汉反扭着。胸口上还淌着汗水,紧绷的腹肌仍机械地颤抖。阴茎上沾着月月晶莹的粘液,坚硬挺立,龟头鲜红,闪闪发光。
“放开我” ,黄平愤怒地反抗,“你们这些强盗!你是什麼人”

一个身材魁梧的年轻人手上掂着两根月月用的不钢毛衣针。
“我是谁?” 崔雄志淫邪地盯着英俊挣扎的躯体,用针尖去撮黄平的乳头,眼角余光扫视那根挺拔的阳具。
“你猜猜看?” 崔雄志用毛衣针刮黄平的腹肌块,趁黄平不住扭动时,手臂突然发力。
撕裂空气的劲声,肉体闷响。
黄平惨叫时,阴茎上已经突兀出五六条红楞楞,阴茎反而更加坚硬。

“就这样给老子讲话?” 崔雄志脸上凶像毕露,“我今天就给你开开窍,让你永远记住我是谁!”

又有两个人按过来,把黄平的双手用手銬銬在铁床架上。黄平不由得弯下腰。

“啊” ,双腿突然被一边两人拉起来。像甩床单一样,震得床架格格作响。
等到黄平的身体抖得象散了架,两腿又被大大地向两边拉开。

一双大手有力地捏住黄平精瘦的腰干。
崔雄志早已解开警裤,粗大僵挺的阳具正抵在黄平的被瓣开的臀缝上。
黄平一声惨叫,龟头插进了肛门。
黄平的身体紧紧地箍住进犯的凶器。
“看来从来没有被人开导过!” 崔雄志拔出充血的阳具,用淫夜和黄平的汗水润滑自己整根阳具。
“噗” “啊!!!”
阳具整根刺进紧闭的肛门。接连几十下凶悍抽插。崔雄志来了兴头,叁下五除二,去除衣裤,全身赤裸。

青年结实的肉体被当成淫具,四个身强力壮的手下配合崔雄志,上翻,下翻,左旋,右旋,手銬在床架上哗哗作响,尽管黄平紧紧抓住床架,鲜血还是从手銬边滴下来。

终于,乌血从撞击处喷溅出来,肛门破裂。
崔雄志双眼立刻变得血红,每一次都将阳具整根拔出,然后在“扑哧” 一声插到尽头。声声惨叫,黄平强健充沛的鲜血染红了崔雄志的整根阳具,喷湿了他的阴毛,顺着大腿流往下流淌。

又是几十次撞击,穿刺,终于死死顶住肛门。强大的热流射进黄平体内。
四个随从早已口干舌燥,轮流地扑上来,就在洞房里,凶惨地强暴新郎官的胴体。

(二) 要发生什麼

手銬解除,黄平终于被揪着头发站起来,鲜血立刻从大腿上蚯蚓似的流淌下来。

崔雄志再次拿起两根毛衣针,敲打黄平的龟头。
“看看你他妈的骚劲儿!” 崔雄志又用针尖去撮新郎的马眼,被鸡奸压搾出的前列腺液悬挂在龟头下。

愤怒和屈辱终于到达极点,他从来没有想过会被一帮人轮奸,黄平绝命地猛踢一脚。

同样赤身裸体,同样一米八的个头,这一脚正中崔雄志的阴囊,不等崔雄志呻唤,黄平夺过毛衣针,向崔雄志刺去。

随从还没反应过来,崔雄志一偏头,一根针刺空,但另一根却“嗤” 地贯穿崔雄志厚实的身体,卡在肩胛上。

“啪啪” ,黄平觉得腰背好象断了,四个手下抡起板凳,椅子,直打得黄平在地上乱滚。

“别打” ,一个随从看到崔雄志的示意,把黄平仰面按到沉重的实木茶几上,双手銬住两侧的茶几腿。

另外几人,一人钳住黄平的脚腕,一人制服挣扎的大腿。他们直觉道要发生什麼。

崔雄志开了一瓶白酒,灌了几口,站起身,他的胯下,阴囊左侧明显红肿。毛衣针插在胸口上,一道血痕从胸膛的轮廓上滑落到腹部。

崔雄志找到一大把亮闪闪的不锈钢毛衣针。
“你的腿很有劲。” 崔雄志像在查看牲口。

“啊” 黄平惨叫,一根钢针从矫健的大腿肌肉上斜插进去,直插到大腿根,崔雄志抡起一个搪瓷缸,“啊” 钢针连根插进大腿肌肉,穿过大腿根,一头已经贯入青年的小腹。
又是一根钢针同样没入大腿。接着,小腿也被插进两根钢针。

一个手下握住两根闪亮的粗钢针,竖在地板上。崔雄志一手箝住脚脖子,一手抠住黄平的脚趾。

“你的脚又大又嫩,还很扎实咧!” 崔雄志猛地抬青年的脚掌,“噗” 两根钢针从脚背上穿出来,鲜血立刻涌出来。
黄平惨叫着,右脚掌被压着穿过两根钢针,一直按到地面。

崔雄志突然发狠,抓起叁根粗短钢针,从青年左脚背直接插进去,“砰” 地钉在木质地板上。

在黄平的惨叫声中,一个手下模仿崔雄志,将几根钢针插入黄平的左大腿和小腿。黄平大腿疼的痉挛,汗水涔岑地扳动,阴茎和睪丸在茶几上甩得啪啪响。

“踢我啊,踢啊” 崔雄志走进黄平的两腿间。

看到一个赤身裸体强壮的男人走进自己两腿间,尤其是看到两条强健的腿向自己一步一步走来,黄平立刻不由自主地用右大腿去盖自己最致命的部位。大腿立刻就被两边的暴徒更大地掰开,死死地按在茶几上。黄平的腹肌挣动着,粗大的阴茎和睪丸此时却不住地抖动。

“怕什麼?你都不怕我绝后,你还怕什麼?” 崔雄志阴森森地说。

强健的右腿抬了起来,一只大脚盖上了黄平最致命的部位。

(叁) 最后玩弄猎物

崔雄志的脚趾拨弄着黄平粗壮的阴茎,脚趾最终撇开阴茎,扣住青年的阴囊。

“你的卵子又大又昆,是不是新郎官儿的卵子,都要变大?” 崔雄志故意让黄平的睪丸不时倏地滑出脚掌,引得黄平一阵阵惊恐地喘息。

当黄平渐渐放松时,崔雄志身体前倾,重心悄悄地作用到脚掌上。
“啊。。。。。。” 恐惧再次从两腿间袭来。
脚掌这次不让睪丸滑动,狠狠地向下,直到把黄平硕大浑圆的睪丸压扁。黄平痛得一阵干呕。当另一个睪丸也被压扁时,黄平涌出一口胃液。
一个睪丸刚刚恢復圆型,但又被立刻压扁,轮流着,两个睪丸恢復的速度越来越慢,开始变肿变大,胀满阴囊,不可能滑动。脚掌踏过,就像两个月饼,黄平嘴里不时涌出白沫。

看着黄平的反应,崔雄志一阵狞笑。脚趾勾住粗长的阴茎,脚后根却移了上来。“啊!!!” 黄平的胸腔里发出低沉的吼叫。

黄平完全清楚了,这只凶悍强劲的大脚今天一定要把自己的卵子彻底碾碎.
他听见脚后根和茶几木板间“吱吱” 的声音。

当脚后根碾鉆另一个睪丸时,黄平“嗷” 地一声,将一口胆汁喷在自己的腹肌上.青年的嘴唇开始变得乌紫。

不等他喘气,“啊” ,又是一阵惨痛.
两根钢针刺穿了一对被碾碎的卵子,钢针两头刺进两条大腿内侧,使黄平的大腿更加无助地张开。

黄平大脑嗡嗡响,眼前冒金星,却无法昏过去。

“老子一进来就爱上了你的鸡巴” 崔雄志蹲下身,拨弄黄平仍然完整无缺的阳具,“跟你的卵子一样,又大又昆” 。

大手开始节律地掳动,手淫黄平粗长的肉棍。

性器的刺激使新郎的精血再次涌动起来,黄平开始呻吟,崔雄志一阵诡笑,张口含住了黄平的龟头,不仅黄平倒吸一口冷气,四个手下也突然一惊,但他们很清楚,这是老虎在最后玩弄猎物。

但是这种口交的感觉仍然让黄平立刻冲动起来,黄平的呻吟越来越大,就在他全身肌肉紧绷,即将抽搐的时候,崔雄志的嘴和手却突然松开,照着被自己弄硬的肉棍,狠狠地就是一巴掌,肉棍啪地反弹到青年结实的腹肌块上。

黄平的肉茎僵硬地挺立着,卵子的重创不但没有影响勃起,反而剧烈的刺激使阳具比平时更加坚硬,甚至更粗更长。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11)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淫欲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