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卖到黑煤窑被人操

一、误入黑窟

他们叫我韦公公,我也记不起我叫什麼来了,家住哪儿,还有什麼亲人等,一概不知,我只知道那还是在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一个夏天,那天下了很大的雷雨,我饿得不行,几乎昏死在墙角,任凭疾风骤雨吹打我的身体。后来有个人给了一个麵包,我饿急了,连连磕头,就大口大口吃,吃得太快噎住了,在趴在地上喝了几口凉水,但没一会儿就头晕晕,后来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我已经不再那个繁华城市的车站旁了,而是到了一个大大的黑屋子,天已很黑了,屋内只点了一张昏暗的灯。里面有很多衣着破烂的人,外面有一排一排的泥堆(后来才知道是砖坯),再有就是一些很凶的人不断地巡视着,让我最害怕的就是好几条大狼狗,我真的很怕。

我醒了,一个满脸鬍子的,浑身黑乎乎的人上来看了看我,摇了摇头,说道,你是从车站来的吧,嗨,又是一个苦命的人哪。

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这麼说,因我本来天天要饭,风吹日晒,有时还有饱一顿饿一顿的,他是说我过去了,还是说我什麼,我就不知道了。

但很快我就知道了什麼叫苦命。

一个瘦高个子的人探头进屋看到了我,就对外面大喊,强哥,他醒了,可以弄他去了。

一会儿听见一阵脚声,几个粗壮大汉进来,不由分说,架起我就往外走,绕过几道弯,进了一间小屋,只见一个满嘴黑牙的人坐在里面,这里没有窗户,没有灯,中间烧了一盆火,我不知道这麼热的天,為什麼还烧火。

你小子这几天吃老子的,喝老子的,还睡了这麼久,该给老子干活了吧。黑牙人说。

我,我,我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说什麼好。

别废话,我现在告诉你,你现在就是我们这里的人,就得干活,不准偷懒,我们给你吃的,要不然,有你好受的!旁边一个人恶狠狠地说。

我,我能干什麼呀?我不解地问。

简单,就是背外面这些砖坯到窑里烧,烧成砖后再背出来。

噢,我干就是了。

好,这小子还算痛快,给他打上记号!

没等我反映过来,几个人上来就把我按倒在地,一个扒开我的衣服,他们从炉火中抽出一个铁棒,就在我的两个肩上烙,痛得我哇哇大叫,可他们象没事一样,站在一边笑。等到他们烙完鬆开我,我痛得用手捂住两个肩头,在地上直打滚。

好啦,别装死了,这点算什麼,只不过给你个记号,以后如果不好好干活,有你吃的多了!黑牙人不耐烦地说,然后他就让人把我拖回了先前的黑屋子。

屋子里其他人围过来,关切地问,他们没把你怎麼样吧,我捂着肩头,呜呜大哭,其他有个年纪大的看了看我的伤口,说,小子,你运气真好,他们还真的对你客气了,打记号是每个到这里的人都有的,你看,我们不都有嘛。说着他和其他人都揭开肩头,果然他们都有烙印。我只好不哭了。

这时突然听到外面一声惨叫,大家都跟见了鬼一样,又惊又怕,都躲回自己的地铺去了,我偷偷地趴到门边,看到外面广场上站了几个人,中间一个木柱上吊了一个人。

二、半夜惊魂

我看到吊着的这个人还比较年轻,身上只穿了一条裤衩,身上的皮肤还比较白净。

你这个屌人,让你干活,给你饭吃,你也是同意的,怎麼第一天就偷懒,看来不给点顏色,你不知道我们这里的规矩!

我没有啊,只是今天干得太久了,才,才睡……

不等说完,只见一个人已抡起鞭子往吊着的人身上抽去,广场上立刻传来鞭子的呼啸声、抽打在皮肉上的声音和揪心的惨叫声。

不一会儿那个人的胸前、肚子上就佈满了血道子。又是那个黑牙人示意停下,走到跟前,问道,还偷懒不偷懒呀?

我没有啊,真的……

又是不等说完,鞭子再次挥舞起来。劈叭、啊,劈叭、啊……

我不偷懒了,真的不敢了,你们别抽了,我真的不了……那个人终於求饶了。

黑牙人听了叫人停止抽打,然后说道,好了,这小子知道不能偷懒了,但今天晚上就别放他下来了,吊一夜,给他长长记性,对了,加点花,让他记得住点。

是,旁边的人答应着。

黑牙人走了,那些人就立刻围了上去。

小子,对不住你了,我们也是奉命,你就认了吧,谁让你今天干活时睡着了呢。

他们一下扯下了吊着人的裤衩,用一根细绳系住那人的屌头,另一头在下面系着一个篮子,另一个人搬来好几块砖,一块一块地放进了篮子,惨叫声又响起来。

哈哈,这回你小子知道偷懒睡觉的滋味了吧,慢慢享受吧,可得挨到明天早上才能放你下来哟!

我看到这儿,吓得直哆嗦,悄悄回到屋里其他人的身边,那个年纪大的招手让我过去。

你是新来的,就睡在我这边吧,反正这里都一样睡地铺,哪儿都一样。对了,你就叫我季叔吧。

嗯,季叔,他们為什麼打他,还用绳子扣他的鸡巴。

唉,这帮人心狠啊,把大家骗过来,给他们当苦O,吃不饱,穿不好,每天干活,那个累啊,不把我们当人哪,就外面这个几天前骗过来的,饿了两天,到昨天才同意干活的,可今天第一天就吃不消,快完工时睡着了,被发现了,这不受罚了。他们手段多呢,这叫“长点记性”,还有更多的刑罚,比地狱还可怕呀!我们这里已有好多人就这样被他们打死了。好了不说了,快睡觉,明天早上叁点还得起来干活,起晚了还要被罚的。

季叔不吱声了,可我吓得,一点儿也睡不着。

叁、变成公公

快起来,快起来,上工干活了!我听见季叔在叫我,可我睡得迷迷糊糊的。

劈叭,一鞭子抽在了我身上。

你小子昨天刚说好今天开始干活,你就偷懒不起来!给我拖出去!几个人把两脚一拽,直往外拖。

小四,把昨天那个放下来,换这个上去。

只见他们把昨晚吊鸡巴的那个人放了下来,还听他们说道,你小子运气好,不用等到天亮了,有个替死鬼来换你了。

在解开那个人手上各屌上绳子的时候,又听到了惨叫,但马上惨叫声就换成了我的。

他们用同样的方法把我吊了起来,而他们方法有点不同,就是只有绳子扣住我的两个大姆指,就好象要把我的骨节拉断了,我的头皮都直发麻,汗珠立刻滚滚而下。

你小子欠揍是吧,第一天上工就不起来,看来不教训教训你,就不知道好歹!

一个人上来叁下两下就扯光了我的衣服,我就这样赤条条地吊在柱子上了。

来,帮个忙,把昨天吊在那小子鸡巴上的砖篮给这傢伙掛上,也该让他长长记性了!

不一会儿砖篮就系在我的屌上了,上面两个大姆指又明显被拉扯得更疼,而下麵屌又被砖篮拽得生疼,上下两头的疼痛,让我想挣扎,可只要我一动,下面的砖篮就晃动,硬是拽得我的屌更疼,其他人说什麼、问什麼就不知道,只听到我的惨叫声不绝於耳。

不知过了多久,天有点濛濛亮了。那个黑牙人过来了,听了几个人的报告,好象一脸怒气,过来就打了我几嘴巴。你小子把这儿当旅馆了,象你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就得重罚!说着他一脚踢了一下系在我屌头上的砖篮,砖篮就晃起来,拽得我的屌那个疼哟,啊…啊…啊…

小四,给他“串糖葫芦”。

是。那个叫小四的过来,手里拿着根细针,直走到我跟前,解开了我屌上的细绳另一头的砖篮,只是把我的屌向上拉,系在我的手上,这样,我的蛋蛋就露出来。

他一手拿着针,一手捏着我的蛋蛋,先从一边往里扎,啊!……

一个蛋给穿透了,我感到我的蛋剧痛,那里可是我的命根子啊,现在被人用针穿刺,我已感到我有血从我的大腿根部往下流。然而苦难还没结束,我的另一个蛋又被扎进了针,我只感到天旋地转,痛晕过去了。

一阵刺鼻的烟让我呛醒,我咳嗽着,可一咳,只感到下面蛋蛋又锯疼无比,原来那根细针穿过了我的两个蛋蛋,原来这就叫“串糖葫芦”!

你小子这就想解脱,早嘍,老大说了,还有“串肠”呢!慢慢享用吧。

只见小四又拿来一根细针,抓住我的屌,从我的尿道口刺了进去,一直往下扎,下面伤痛未了,屌上又传来刺痛,而且都是在我最娇嫩的地方不断挑动着我痛感神经。啊啊啊!……我估计我的哀嚎,在几里之外都能听到。

老大,好了,“串肠”穿好了,一直穿到了他的卵子里了。小四向黑牙人报告。

嗯,不错,给他通上电,让他爽爽,这样才记得更牢嘛。

是。小四又拿出一个盒子,从里面引出两个線头,每根線头上都有一个夹子,分别夹在了我的蛋蛋和屌上的针头上。

小子,先让你小爽,我按一格电嘍。小四说着就按下电格的同时,我只感到屌和蛋内有万千个虫在咬,刺痛与麻痒同在,而这时随着我身体的扭动,感觉更多的是两个姆指上传来的疼,我所能做得只能是啊、啊地大叫。

看你样子挺骚的嘛,我可要加电格了,二格电!小四坏笑着,又按下了第二个按钮。我的屌和蛋立刻感到灼热,好象同时有开水从中间溢出来了,我的肌肉在发抖,刺痛从我的生殖器向全身散佈,我更不由自主的剧烈晃动,根本感觉不到姆指上的痛了。不一会儿,我的小便淌了出来,有的顺着大腿下流,而那电流就跟着尿水在我大腿上游走,我的整个屌和蛋及大腿都在被电击着,啊——我撕心裂肺地惨嚎!

哈哈,下面可要上最利害的叁格电呀,你可小心啦!小四喊着就按了第叁个按钮!在按下的同时,我的屌和蛋蛋同时发出了“劈叭”的声响,我好象感到有火星打在了腿上,整个屌和蛋好象放在油锅里煎一样,全身骨节发麻,皮肉紧绷,身上早已汗如雨下,而现在更象在淌油!我的屌好象有了独立生命一样,自个在跳,我不断低头、仰头,看到我的屌头甩出来了许多白色粘稠的精液,并夹杂着血丝,甩得地上,我的肚子上、大腿上到处都是,但我感觉不到任何快感,甚至现在一点儿痛感都没有了,我的灵魂脱离了我的躯体,只见我垂着头掛在柱子上,屌和蛋蛋不断地冒着金星,不断地抖动着,刚开始还能有白色夹红色的精液甩出来,但后来就只有血红出来了……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2)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卖到黑煤窑被人操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