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足球王子丁子阳

 

小流氓袁恺寅
陈锋是真没想到李聪的胆子这么大,竟然敢当着全班同学不给袁恺寅面子。袁恺寅的名字倒是文艺,但为人刚好相反,不仅是个各科倒数的学渣,更是个出了名的混混,仗着家里人不是有钱就是有权,连校领导都没放在眼里,想欺负谁就欺负谁,在全年级乃至全校都是横着走。节假日最喜欢领着一群小混混到处干架,他有钱,又仗义,干完架请其他人吃吃喝喝,地位一天比一天高。
这些,明明李聪是知道的,况且袁恺寅忽然欺负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连班主任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李聪一个班长硬是出什么头 ‘
这件事发生在周五下午的自习课上。
已经是高二下期,高三将会重新按成绩进行分班,学霸和学渣各自扎堆,分化将会更严重,所以多数人沉浸在紧张的学习氛围中,希望能有幸杀入尖子班。但自习课刚开始没多久,忽然就听到袁恺寅破口大骂:“肏你妈的。”骂着就站了起来,一脚把同桌的孙又踹到地上。孙又是体育特长生,初一开始就在练田径,比精瘦的袁恺寅魁梧得不是一星半点,但硬是没还手,只是沉着脸爬了起来。
其他同学都停下手上的事,回头望着他俩。
袁恺寅忽然更生气了,一把抓住孙又的头发,强迫他往后仰着头,冷冷说:“挺能装的,你就是个练体育的,背什么鸡巴单词,老子和你说话你还不耐烦了”
撇开品性不说,袁恺寅长得挺不错,又长又黑的剑眉,高挺的鼻梁,小脸,唇角天生往上扬着,坏坏的,给人流里流气且有些危险的感觉。” , ‘
孙又长期练体育,也不是个好相与的,脾气让袁恺寅撩上来,一下子把他掀开,跟着就在他胸口猛的一推。袁恺寅没想到他会还手,仓促间没站稳,跌倒在地。
孙又蹲下去揪住他运动外套的领子,狠狠两拳摔在他脸上:“老子就是练田径的怎么了,老子就是比你有力气,让你不是怕你,你还蹬鼻子上脸了。”
袁恺寅痛得呲牙,望着孙又冷笑,半张脸又红又肿,显得格外邪气。
孙又直喘粗气,不晓得是激动还是气的,还准备说什么,袁恺寅忽然往旁边一滚,顺势站起来,抬脚往他胯下踹去。’ ” ; `
孙又连忙避开。 ! @ ‘
袁恺寅冷冷说:“行,你练田径的,比老子力气大,老子迟早让你认清,你那点蛮力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用。”
李聪就是这时候回教室的。他是班长,刚从办公室领了周末要做的卷子,听袁恺寅说得阴恻恻的,顺手就把卷子往讲台上一放,冷冷说:“袁恺寅,这是学校,你流里流气吓唬谁啊,真以为跟几个小混混跑来跑去就是混社会了”
李聪是个不折不扣的学霸,但也不是那种刻板的书呆子,平时没少踢球锻炼,一米八几的个儿,比孙又还要魁梧几分,加上家里也有几分势力,不惧袁恺寅这样的纨绔子弟。 .
袁恺寅倒是没生气,仍旧笑得邪里邪气:“班长,你上来不问前因后果,指着我就开始骂,和孙又还真是好兄弟。”
李聪注意到他脸上的红肿,微微眯了眯眼:“大老爷们说话别跟我阴阳怪气的。你和孙又是什么性格我还不清楚还问什么前因后果。”
袁恺寅冷笑着点头:“行,班长最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说完果真不再多说,直接回到座位,趴桌子上开始睡觉。 ;
孙又扶起倒地的椅子,显得有点犹豫。李聪说:“你也别愣着,该做什么做什么,等等田哥得来查岗了。”
田哥是他们的班主任,叫田锐阳,刚毕业没两年,平时和他们处得不错,人瘦瘦小小的,但脾气不小,班上除了袁恺寅,包括李聪在内全都被他训到怀疑人生过。他倒不是怕袁恺寅,只是觉得这小子家世这么好,家里人都不管,他来管什么。 ”
孙又听了就坐下了,但把椅子挪到边上,跟袁恺寅拉出一段距离。 `
梦里的‘啪啪’声” ‘ ; ‘
陈锋是外地人,周末只能继续呆在学校寝室。
学校的住读生其实不少,但基本都是市里的,周五一放学就收拾东西回家了,偌大的男生宿舍,哦不,应该说偌大的校园,就只剩下陈锋这样比较特殊的两三个人。’ ,
陈锋一个人在寝室无聊,手机流量也不多,就跑到的一楼生活老师寝室蹭。生活老师是个四十出头的女人,姓王,是校长的远房亲戚。陈锋因为周末留校的缘故,早和她混熟了,没人的时候连王老师都不叫,就叫王姐。
王姐也不和陈锋客气,一个劲嫌他玩游戏声音太吵。 ,
陈锋可怜巴巴的:“我耳机丢了,这游戏没声音真不能玩。”
王姐没辙,只好扔串钥匙给他,让他滚楼上领导寝室玩去,那儿也有。
学校以前只有一幢寝室楼,后来扩招不够住,就划给女生。男生楼是新建的,但凡是新的东西,领导总是想占点好处,所以男生楼一共四层,下边三层是学生寝室,顶楼是娱乐室和领导寝室。 ” ! ‘
陈锋握着钥匙蹭蹭蹭的上了楼,周末领导肯定不在,几间寝室都空着,随意挑。他也不是初次到这上头来,轻车熟路跑进最里边的娱乐室,换了别人还真不清楚,娱乐室是个套间,外面是各种娱乐和健身器械,里边是王校长的专用寝室。 ;
校长嘛,职位最高,各种规格自然也高,王姐说的,也只有这里有。.
寝室门是娱乐室墙上的一面镜子,准确来说其实是隐形门,一般人很难发现,最初陈锋也是在王姐的指点下找到的。 ! ‘ ;
寝室的装潢十分简单,一张床,一张沙发,一个茶几,几样电器,不过都挺奢华就是了。硬要说寝室有什么特别,还得是那扇门,不仅仅是隐形,更是一面单向玻璃,从外面看起来是镜子,在寝室里边却是透明的玻璃,能清楚看到大半个娱乐室。, !
不过陈锋不是初次来,也没觉得多惊讶,躺床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开始玩游戏。
寝室没有窗,但娱乐室有,通过玻璃门能看到外面的光线渐渐暗淡。陈锋放学到外边吃了米线,年轻人吃完容易困,没玩几把忽然困意上来,索性就在校长床上睡了。
这一觉睡得很沉,迷迷糊糊还做了个梦,梦到前女友霍诗诗回来求复合,说是自己错了,不该劈腿,不该嫌他是外地人,一边说一边哭,梨花带雨的。陈锋有点心疼,但更多的是生气,不知为什么忽然就开始和她做爱,做得很疯狂很绝情,‘啪啪啪’响个不停。
陈锋一个激灵,醒了,揉揉眼发现黑漆漆的,应该已经是晚上,自己扭曲着躺在校长寝室,但耳朵里竟然仍旧能听到梦里‘啪啪啪’的撞击声。 ‘ !
陈锋于是坐起来,轻手轻脚的下床,循着撞击声走到玻璃门前,眼睛已经适应夜里的黑暗,渐渐看清外面的情况,陈锋不由自主退了几步,差点叫出声。 ! ‘ .
他看到的画面很诡异,是一个魁梧健壮的男生趴在娱乐室的镜子前,也就是校长寝室的玻璃门上。外面没开灯,但开着窗,月光很亮,能看清男生的脸非常英俊,剑眉挺鼻薄唇,正是同班同学孙又。 , ;
孙又什么都没穿,两腿张开,全身紧绷,不得不承认长期锻炼形成的肌肉真的漂亮又结实。 !
孙又身后还有另一个人,虽说被他精壮的身子完全遮住,但能看到对方两只手死死搂着他的腰腹,陈锋是直男,却不是雏儿,所以完全能够想象那人正疯狂的挺动腰部,用鸡巴一下一下狠狠肏着孙又的屁眼。. ; , `’
“孙又壮得跟什么似的,居然在被肏而且好像很爽的样子”
最初的震惊散去,跟着就是好奇。陈锋注意到孙又剑眉紧锁,急促的喘着气,原本清澈的眸子里没有往日的英气,眼神涣散,不歇气的翻白眼,显然是被爽到了。
陈锋目光下移,更诧异的发现孙又的鸡巴居然完全勃起,大约厘米,不算长,也不是特别粗,但龟头异常饱满,又红又圆,甚至可以说红得发紫,马眼张开,不断分泌出晶莹的前列腺液。
陈锋觉得自己真是活久见,想着:“我擦,都没谁碰他鸡巴,怎么硬成这样,平时看他挺爷们的,怎么被肏成这样了。”
后面那人越肏越猛,说是做爱,倒像是在发泄什么,可怜孙又长年累月练出来的一身肌肉,却只能绷得紧紧的,随着对方肏弄的节奏微微抖动。胯下的鸡巴也起起伏伏,偶尔被肏得猛了甚至会晃一个圈,像是在为对方的卖力耕耘而兴奋,马眼里的淫液四下飞溅,好些甩到校长寝室的玻璃门上。 @
陈锋没出声,下意识咽下几口口水,倒不是产生生理反应,仍旧是好奇,很难想像平日里爷们又健壮的阳光男孩,竟然会被另一个人按在墙上肏得欲仙欲死。 |! !
这时候孙又说话了,声音低沉阳刚,但又微微颤抖着:“怎,怎么停了。”. ,
对方没出声,肉体撞击的‘啪啪’声也消失了。从陈锋的角度能看到对方一只手仍旧搂着孙又精实的狼腰,另一只手伸到前面,精准找到孙又褐色的奶头,用食指和拇指熟练的揉捻起来。
孙又俊脸通红,呼吸越发急促,健壮的身子疯狂扭动,似乎想用自己的屁眼去主动套弄对方的鸡巴。
他的声音也抖得越来越厉害:“别,别,你别拔出来。”
这次对方总算给出回应,冷冷说:“肏你妈,水那么多,老子鸡巴上全是白浆,再肏几下非让你泡烂不可,给老子舔干净先。”, |
陈锋又是一楞,他听出来了,这声音是袁恺寅的。
‘ | .
残酷的袁猎豹 ` ‘ .
陈锋没有听错。 .
孙又听话的回过头,跪到地上,原本被他遮住的人终于出现在陈锋的视野中,确实是班上的那个小痞子,袁恺寅。, ”
他从旁边挪过来一根椅子,叉开两腿大咧咧的坐下,衣服裤子自然早就脱光,只剩脚上的黑色篮球鞋,以及胸前挂着的金属铭牌。陈锋初次意识到袁恺寅的身材其实相当好,他个头不是特别高,只有米左右,但肩宽腿长,比例均匀,身上的肌肉和孙又比起来差多了,不过形状饱满,线条流畅,若说孙又是雄狮,他则是凌厉的猎豹,配上流里流气的表情,给人一种性感危险的感觉。 ` ‘
更不用说这头猎豹的鸡巴现在硬得跟铁棍似的,直挺挺指着空中,随着袁猎豹兴奋的情绪而一下下搏动着。
陈锋冷眼旁观,忍不住又是一惊。他真没想到袁猎豹的鸡巴这么大,隔着玻璃有点失真,但怎么着也有厘米,粗长笔直,龟头浑圆饱满,和茎身差不多大。正常情况下应该是很漂亮的一根,但袁恺寅没乱说,现在鸡巴上确实沾满白色的浆液泡沫,显然是在孙又屁眼里造成的,至于到底是袁猎豹自己的前列腺液还是孙又的肠液,就说不清了。
孙又像一头饥饿的野兽,早已跪趴到袁恺寅脚下,握住鸡巴就想往嘴里塞。
袁恺寅一耳光甩过去,声音清脆,显然用了很大的力:“舔干净再含,你以为你的嘴比你的骚干净多少” , ”
孙又果然照做。
陈锋在心里默默骂了句:“我草,真够贱的。”, @
袁猎豹居高临下看着他伸出粉嫩的舌头,把自己龟头和茎身上的白色精液一点舔舐干净,然后可能是害怕再次挨打,抬头望着袁恺寅。
袁恺寅也有点诧异他会这么乖,伸手在他脸上轻轻拍了两下,像是嘉奖家里的小猫小狗:“整根吞下去,要让老子感受到你的喉咙动。还有屁股抬起来,对着镜子,老子还是心疼你的,得检查你的骚有没有被我干烂。” ;
孙又迫不及待的吞下鸡巴,直接就往喉咙送,干呕是在所难免的,但他竟然生生忍住了,反而喉咙因干呕而剧烈蠕动,带给袁猎豹更刺激的快感。
与此同时孙又也从地上站起来,努力想把屁眼对准身后的镜子,他一米八的个头,想要继续吞吃袁恺寅的鸡巴,只能弯下腰,努力撅起健硕的屁股,对于一个男生来说,是非常羞耻的姿势。
娱乐室的窗户就在边上,外面是球场,没其他同高度的建筑,不担心有人看到,也遮不住天上的月光。然后终究是晚上,月光不足以照亮孙又毛茸茸的屁股蛋,何况还得通过镜子来观看,所以袁恺寅从边上的衣裤堆里找到孙又的手机,打开电筒,让孙又伸到身后照亮自己的屁眼。
这样一来不单袁恺寅,门里的陈锋也看得一清二楚。
陈锋有种匪夷所思的感觉,孙又肥硕的屁股蛋就对着镜子,能看到屁眼屁眼完全被肏开,袁猎豹拔出鸡巴有一会儿了仍旧没合上,几乎呈正圆形,像是因惊讶而闭不上的嘴。孙又这样的体育生毛发茂盛,不单屁眼边上,连臀瓣都是密密的绒毛,这时候湿哒哒的,泛着色情淫靡的水光。
陈锋忍不住想象袁恺寅直挺的鸡巴在孙又屁眼里进出的样子,也不知道男生的屁眼洞和女生的是否一样,差别应该没多大,都是的软软的肉壁四下包裹过来,咬住龟头,再咬住茎身,又滑又暖。不过女生的屁股白白软软,干起来多舒服,孙又的屁股满是肌肉,硬梆梆的,肏起来肯定费劲。’
袁恺寅从镜子里端详一会儿,露出轻蔑的笑:“说你水多你还不服气,自己的毛都弄湿了。别他妈口了,趴我腿上,进来点,老子要好好研究下你的骚。”
他原本懒洋洋的伸直两腿,说着收回来一条,孙又赶紧爬上去,其实也只有腹部在他腿上借力,全靠两手撑地,才能更好的抬起屁股。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7)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足球王子丁子阳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