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青春囧恋》一见钟情和宿命

《青春囧恋》作者:江门古亭

文案

人说有一见钟情,那他对杨博的初次相见可能就是吧,人还说有宿命,那他和杨博的再次相遇可能就是了吧。

谷汀和杨博交往将近三年的时间却被别人给三了?一气之下远走他乡,一年后回来猝不及防之下再次和杨博相遇,那时的他们一人交着新的女朋友,一人刚脱单不久,是旧情复燃还是擦肩而过从此相忘于江湖?

第1章 第一章
二中刚开学就听到初三部教学楼传来桌椅搬动的声音。
“哎,你说这学校是不是有毛病,两年都没分班,初三了说要分班。”一个两年内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的同班同学梁亚青突然到谷汀旁边。
“嗯,是吧……”谷汀回的漫不经心。
谷汀觉得学校是看那些住校生都在一起疯魔的太厉害(原先住校生全部都集中在两个班级,按成绩好坏分配成两个班),打算给分散一下,不至于管的太累。
脑子想那么多但丝毫没影响谷汀搬桌椅的行动。
在分配的班级门口坐着一堆以前的同学,谷汀想想也把桌椅随便一放,坐着不动了。
曾经同一宿舍的舍友嵩惊喜道:“嘿,小汀,你也在这个班?”
“啊对。”
“你等等,我也去把我桌椅搬过来。”王嵩说完就跑了
“……”
他会住校还是因为……
二中临近开学之际,他爸妈突然通知他说,想让他住校,锻炼锻炼他的独立能力。
开玩笑吧,从小到初中这么大,他们那天不是早早工作,晚晚回来,一天三顿除早上有饭吃,其他两顿不都是他们自我解决的?但也还好,也就住校了一年,因为吃不饱外加营养跟不上,初二也就没开始住校了。
“谷汀,我们又同班了。”
正在发愣等着舍友的谷汀看着几步远的梁亚青走过来。
谷汀:“嗯。”
刚把桌椅搬过来的舍友王嵩惊喜道:“嘿,梁亚青,你也这个班?”
梁亚青:“咋样。”
王嵩:“那一会儿我们坐一起”
谷汀:“……”
梁亚青:“行啊。”
王嵩:“小汀?”
谷汀:“啊,不然我们现在就把桌子和椅子搬进去吧,我看这老师失踪了,不然也没人来管我们。”
梁亚青,王嵩:“……”
外面走廊的吵杂丝毫没有影响教室里面的众人,谷汀把桌椅搬到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穿着粉色T恤的男生笑得开怀。
“走走,我们坐后面去,靠老师那么近做啥。”王嵩一边说一边把桌椅从后门搬进去。
他们见状也把桌椅从前门搬到后门去,在他们把桌椅排排放刚坐下没几分钟,他们的新班级二班老师来了,还真是赶巧。
老师边敲桌子边转过身在黑板上写下他的名字。
“同学们好,我是我姓何,叫我何老师就行了,初三新学期多了一门课-化学,我是你们的班主任也是你们的化学老师,好,下面我们开始排桌位。”
老套路,按身高排男女混搭,他一下子从最后一排到了第五排,不错的是他们三个坐同一排。
谷汀坐下之后轮到后一排人进来,巧合的是那个穿粉色T恤的男生和他前后桌。
刚开学总是忙碌的,领书,认识各科老师,认识新同学,在这期间因为玩了同一款游戏(炫舞)而认识了那位粉T恤(粉T恤是什么鬼)-杨博。
炫舞是腾讯出品的一款面向女性的舞蹈类游戏(也有不少男生玩),创建一个房间之后,可以邀请最多六个人来一起跳,开始游戏之后通过按屏幕显示的上下左右键(也有八键的,手残人士伤不起就不介绍了)来完成舞蹈动作,难度按照歌曲节奏由一星到十星,模式分传统模式和炫舞,节奏模式等……
因为没到上课时间,那俩人直接出去潇洒了,谷汀只好没话找话的和后桌聊天。
谷汀转过头问:“哎,你那个炫舞在那个区啊?”
“嗯?华南一区,你呢?”
“啊,我在华东二区,那我也去华南一区好了,反正我等级也不高。”
“……”
杨博只觉得谷汀态度有点诡异,但并未多想。
一天课上下来,谷汀什么也没听懂,作为一个差生,他已经放弃学习,收拾好桌子,也没什么好收拾的,把书往抽屉里一放就行了,两手空空的出门去推车回家。
谷汀刚出校门便遇到了没有骑车的杨博。
“嘿,杨博,你家在哪儿啊?上来,我背你。”
杨博看着在他边上转着圈的谷汀,思考了一秒说道:“你下来,我背你吧,我怕你这小身板背不动我。”
“……”小……身板??看看自己再看看对方,谷汀默默地把车推给对方。
“你家住哪儿啊?我就住环城西路哪儿。”因为刚刚对方并没有回答,谷汀又问了一遍。
“住港口路那边。”相处才一天,杨博就清楚感觉到对方问问题得不到回答不罢休的性格。
“……”这无奈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你一会儿干嘛去?网吧?”
“嗯。”
建于家里面还有俩妹妹嗷嗷待哺,谷汀只能遗憾的表示自己要回家。
杨博:“……”本来就没打算带着他。
没几分钟就到环城西路的十字路口,杨博下车挥挥手表示自己走了不送。
谷汀扶着车盯着杨博的背影看了会儿转身回家。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请多指教(周六日和节假日不更新)。

第2章 第二章
第二天放学,谷汀表示他好几天没上游戏了,决定和杨博一起去网吧玩玩。
“……”放学后的杨博一直都是独行侠,突然间多了一个人有些不习惯。
学校附近刚不久开了一家新网吧,电脑都是新的,刚拉的网线,网速会快一些,杨博这几天就没去以前总去的那家网吧,一直在这家。
付钱开机,谷汀登上好几天没上的游戏,决定在华南一区也建一个角色,在选男女那一步,不知道怎么魔怔的点了女性,等回过神来,角色已经建立成功。
谷汀“……”
无意间瞟了一眼的杨博“……”
谷汀:“……”等等,你听我解释,哎?解释什么?
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玩着吧,一直一来游戏角色玩的都是男性,偶尔换个女性也不错……个屁,别人不把他当人妖就不错了。
因为这游戏有结婚系统,他现在是还没找到人结婚,但这不代表他以后不结婚啊!!!还有,这游戏有几个妹子会玩男号?
怀着这悲壮的心情,谷汀完成了新手指导。
谷汀用胳膊推推杨博说道:“来,我俩跳一把?”
“加个好友,我拉你进房间。”
一进房间,谷汀就看到杨博选的八星歌曲。
“选七星的,我手残,跳不了那么快。”
“……”
随着节奏的变化,屏幕上的按键开始变多,从一开始的三个变成现在的八个。
“厉害啊,这进度条没过半你都按完了。”
“像你吗?手残。”
“……”这鄙视的语气是什么鬼?
谷汀跳了几把之后就离开房间,去做每日任务,等任务做完时间也差不多了,在电脑自动关机之后,谷汀就背靠椅子看着杨博玩。
“哎?你结婚了?”先前一直在弄自己的,杨博也没有调出角色信息卡,所以他并没有看到杨博信息卡是显示两个小人。
这款游戏在角色信息卡里面会显示出角色模型,如果已婚状态,会连女方也一起显示,两个角色还会摆出亲密姿势。
“嗯。”
“谁呀?”
“就我们班的施梦洁。”
听到回答,谷汀心里有点异样:“哦……你怎么和她结婚的?”
“她正好也玩炫舞,等级又差不多就结了。”不知为什么,杨博把他和施梦洁有过一段的事给含糊了。
“……”好随便……
在杨博比谷汀多一块钱的时间上完之后两人也各回各家了,照样在十字路口分开。
之后几天谷汀没再和杨博一起去网吧,谷汀把杨博背到网吧门口就骑车回家。
你问为什么不跟着去上网还要把他背到网吧?我乐意,你能怎样?打我吗?略略略……
作者:我是亲妈,我忍……
又到了一周五,下午只用上两节课,剩余时间留着开班会、大扫除,今天没有轮到谷汀值日,他只要把自己的桌椅擦干净就可以自由活动。
同样没轮到值日的王嵩正在操场坐着闲聊,远远看到谷汀,招呼道:“哎哎,谷汀,这边。”
谷汀刚走到这边,还没坐下,梁亚青一上来就问:“就是那个……那个杨博啊。”
谷汀:“怎么了?”
梁亚青:“他和施梦洁谈过。”
“-_-”啊~怪不得是和她结婚。
王嵩一把拉过梁亚青,凑过来:“我来说,就是你知道施梦洁现在和解枋谈嘛,但是呢她却还喜欢着杨博,然后和我们一起后转来这个班的贾阳啊,现在正在追这个施梦洁,不是这三人都喜欢打篮球嘛,喏,你看篮球场那儿……”
谷汀抬头看向篮球场,就看到那边周围站着一排打篮球的人,但正在打的就三个人,仔细一看不就是刚刚讨论的三个人嘛。
真是好大一出戏啊,施梦洁也是厉害了,同为男生,他咋就没发现施梦洁长的好看。
三人里的杨博:他不就是想好好地打个篮球,这两人一副被抢了女朋友的表情是什么情况?
贾阳、解枋:施梦洁什么眼光,怎么看上这个矮丑逼?算杨博识相,没和我争。
杨博:……都是过去式争什么争。
梁亚青感慨:“啧啧,这施梦洁可以啊,迷的三个人为她争风吃醋。”
王嵩斜眼看他:“怎么,你嫉妒,你也想要?”
梁亚青连忙摆手:“不不,我不嫉妒我也不想要,女朋友有一个就够烦了,还来三个。”
梁亚青原来也谈了一个,刚分手不久,作为一个乖乖牌学生却谈了一个小太妹女朋友,这女朋友脾气还不好,抽烟喝酒全都来,时间一长,过了热恋期也就分了。
看到操场的学生们陆续向教学楼走,谷汀打断还在玩闹的两人:“走了走了,要放学了,回教室收拾东西咯。”
教室里面班主任已经在等着了,随着铃声的响起,那三个打篮球的也踩着点进来。
在各班班主任一通走时把门窗和桌椅放好的废话中,学校学生像一群笼中鸟终于获得自由一般朝校门涌去……

第3章 第三章
周六在家躺了一上午的谷汀觉得心里怎么都不得劲,想想打算一会儿去网吧溜溜,那俩丫头吃过午饭就溜出去找同学玩。
他就近找了个网吧,一登上游戏就看到杨博也在线(第一天游戏才加的好友),想到还没有加他的QQ,谷汀又去加了下好友。
刚通过好友申请,谷汀连忙点开对话框,敲了一句话:“又去网吧?”
杨博:“你谁?”
谷汀:“……”
谷汀:“我去,你点通过都不看验证消息的?我,谷汀!”
杨博:“……”
杨博:“同在网吧的人别说话。”
谷汀:“……”
谷汀:“你在那个网吧?我去找你。”
杨博:“过来干嘛,你就在那儿上吧,我游戏开始了。”
谷汀:“……”
你的好友谷汀发送了窗口抖动
你的好友谷汀发送了窗口抖动
你的好友谷汀发送了窗口抖动
你的好友谷汀发送了窗口抖动
你的好友谷汀发送了窗口抖动
你的好友谷汀发送了窗口抖动
看着聊天框一次又一次出现,杨博忍无可忍。
杨博:“……天宇。”
虽然只有天宇两个字,谷汀心里还是乐了一下,杨博不告诉他在哪儿,他就发送窗口抖动,管你在干嘛,聊天框直接抖到你进行的页面前面,他不是游戏开始了吗,谷汀直接让他跳不了。
天宇是一家老网吧了,价格不高,电脑也两三年换一次新,谷汀知道但不常去,谁让他懒的跑呢。
在一排排圆润的后脑门里,谷汀终于找到了一颗扁平的后脑门。
裂开嘴角,谷汀一屁股坐在杨博旁边,并不打扰正在游戏的杨博。
杨博按完一轮按键抽空问谷汀:“你不开台机子玩?”
谷汀摇摇头发现杨博也看不到“不了,我就看着你玩。”
其实在看到杨博的那一刻,谷汀心里的那点不得劲就得劲了,但他现在没空思考。
“你离婚了?”又一局游戏开始,谷汀才注意到杨博游戏小人头上戒指的特效没了。
炫舞里面要想结成伴侣都需要买戒指,每一款戒指有不同特效,杨博买的这款戒指特效就是游戏人物头上会有一个小爱心左右飘忽。
杨博一边跳一边回答:“嗯,刚刚离的。”
杨博回答的漫不经心,谷汀却听的心潮彭拜,直到这一刻,谷汀才不得不思考这几天心里的异样是为什么。
得益于谷汀爱好看各种小说,还总是想太多,脑袋一转,就发现他这是喜欢上杨博了。
谷汀从来都以为自己是喜欢女生的,谁知道现在会喜欢一个男生,想想如果喜欢的不是杨博又觉得有些恶心,所以杨博是特别的。
既然喜欢了,那就去追,反正杨博也没喜欢的人又是单身,不过……两个男生……,谷汀又是对外内敛的性格,能想到的追人方法就是粘着对方。一开始他就在自己没意识到的时候只要找到机会就粘着对方,真要和对方说表白……难啊……
目前为止,他谷汀还是和对方搞好关系重要,然后让对方习惯他,接纳他,喜欢他。
杨博还在纳闷怎么他刚刚说了离婚之后,谷汀突然之间就发起呆来,愣了愣打算继续游戏,谷汀就突然站起来了。
“?”
游戏里面想要结婚,角色必须要达到三十级。
谷汀自从到了这个区之后因为是女号就没怎么玩,而杨博都已经六十几级了,他才十几级,既然喜欢了,那就不能让杨博游戏里面和别人结婚,谷汀沉默起身。
开机登陆一气呵成,炫舞里面获取经验只能靠跳舞和经验棒棒糖和经验果,经验棒棒糖和经验果只有做任务才有那么几个,那现在就只能跳了,还要跳第一才会有很多经验。
一局跳完快速地准备开始第二句。
在连续盯着电脑四个小时后,谷汀感觉自己眼睛特别干涩,连忙闭上眼睛缓缓,别说他还有点近视。
杨博:“……”他估计谷汀是抽了,玩游戏就是个消遣,而谷汀却一局完了又一局的开始,那么拼地跳第一。
静止的电脑屏幕上方滑下来一小块黑色费用不足提示面。
谷汀接的任务里有当天任务,杨博问:“快到时间了,你任务做完没?”
谷汀睁开眼:“完了,我交下任务。”
谷汀很想再和杨博待一会儿,不过天色已晚,只好作罢。
已经从杨博那儿了解他每次都在天宇上网,谷汀第二天直接就过来了,随后几天为了升级,谷汀也是一放学就和杨博一起去上网。

第4章 第四章
通过这段时间的网吧情谊,谷汀了解到杨博家不像他家有三个小孩,他家只有一个,认识的朋友都比他大,时间上又总错开,每天他妈早出晚归,他爸不晚归,但两个男人能有什么娱乐?家里面又不给买电脑,所以杨博没事就爱跑网吧。
谷汀想两个人要想在一起也不能总跑网吧吧,光盯着游戏,话也说不了几句,这叫什么事儿啊。
盯着进度条,谷汀一心二用:“你每天都来网吧,不无聊啊。”
“不无聊,回去又没事。”
“过会儿随便逛逛吧,老上网也不好。”
“随你。”
说干就干,谷汀把这一局游戏跳完就拉着没在跳的杨博走人。
被拉得差点给椅子绊倒的杨博:“去哪儿?”
谷汀头也不回道:“这附近不有个体育场吗,去那儿溜达溜达去。”
“……”俩男人,还不如上网。
谷汀说的这个不是市体育场,只能算是区体育场,但这里全天开放每年还会有学校在这儿举办运动会,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晚上也有人在这儿跑步,现在还是那种石子跑道,不过几年之后就改建成橡胶跑道,开放也限时,但那是以后的事。
杨博也想过谷汀是不是自来熟,不然怎么刚认识就要背他还总跑网吧来找他,后来发现不是,但又想不明白为什么,不过周六日能多一个人一起玩也挺好。
作为一个钢铁直男的杨博是不会往谷汀喜欢他这方面想的。
说溜达就真的是溜达,围着跑道溜达了四圈之后,两人顶着别人怪怪的眼神(走了四圈一句话没有能不怪?)跑去篮球场看人打球。
因为是露天的体育场,篮球场就和跑道用铁网隔开,他们不打就站在铁网外面看,想要进去需要从跑道绕过去。
谷汀知道杨博也喜欢打篮球,所以开口问:“你要去打吗?”
杨博一口回绝:“不去,都不认识人,突然跑去打球,不尴尬?”
“……”谷汀是不喜欢篮球的,球类的话足球还算喜欢……吧。
随着天气一天天的变冷,天黑的也越来越早,本来他们已经上了几个小时网,又溜达了会儿,没看多久篮球,天已经有点暗了。
“走了,回去吃饭,明天又星期一了。”杨博说完转身就走。
开学一个多月了,他们这稍微加深一点的同学感情并不让谷汀满足。
第二天在学校食堂看到曾经喜欢的同班同学,谷汀心生一计。
找了个杨博也在的空挡,谷汀碰碰正在看小说的梁亚青。
“今天在食堂看到张莹了,想想挺不甘心的,不然我再去追追?”
谷汀初二那会儿追过张莹追了挺久但没追到,梁亚青也是知道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放弃了,而且还和当时玩的挺好的一同学疏远了。
刚进来的王嵩就听到谷汀说要追谁,感觉自己错过了什么“追追?追谁啊?”
“还能有谁,窗户外面那个。”也是巧,话题本人刚好就出现在窗户外面,梁亚青抬抬下巴。
王嵩顺着看过去:“张……张莹。”
对于一个已经被谷汀不在意的人,王嵩和梁亚青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不甘心起来,只能让他去写封信试试,有回应就在一起,没回应就放弃。
对于这法子,谷汀表示很好,正好试试某人态度,而张莹可能看也不看直接扔了,两全其美,但他没想到的是,这件事最后会被杨博时不时拿来醋一下。
但现在的谷汀不知道,所以他从一个关系还不错的班级女生那儿要来一张彩色信纸,很认真的捂着纸在中间写下六个字,然后几下就把它叠成一个信封的样式。
趁着四下无多少人之际,谷汀若无其事一般靠近张莹把纸往她手里一塞就走。
张莹:“……”
谷汀刚进教室门就发现杨博正面朝窗户,那方向刚好可以看到他们。
谷汀有那么一丁点心虚地回到座位趴着,连王嵩和梁亚青问他战况如何都没回答。
能如何?他都没等张莹回答,况且他又不是真的要去追张莹,连信都是乱写的。
谷汀放学之后也没敢再去和杨博一起走,还是抄的小路回去的。
如此过了几天,等到一周放假,谷汀捱不住跑去天宇找了杨博,仔细观察杨博面上并无异样,觉得那天杨博可能只是单纯的在发呆,可能并没有看到他和张莹。
……不对啊,他不就是想要杨博在意的吗?现在这是几个意思,他心虚也就算了,杨博也没有看到(?),更别说在意了。
谷汀追人第一帕――猝
心思杂乱的和杨博度过了一个下午,随后的几个月初三的他们开始把一整个学期的书本知识学完然后下半学期开始不停的复习。
填鸭式的学习方法把课本学完,寒假也开始了,各科老师每人说一局“这次寒假作业特别少,也特别简单”,然后每人发了五六张试卷。
虽然作业很多,但也没有消耗他们放寒假的心情,大不了开学到学校找那些做好的同学抄抄,当然,有以上想法的只是少数。
谷汀他们放假了,他妹妹们同样放假,假期多了也不能每天都出门,所以谷汀距离上一次找杨博已经是三天前的事了。

第5章 第五章
过两天就是除夕了,谷汀这几天都在和妹妹们一起去置办年货,因为和那些亲戚关系在他小时候就不太好(谷妈妈那边的距离太远来往不方便),所以没人来拜年,从他们懂事之后,年货钱都交给他们自己去买些爱吃的,年货买完之后就要把家里面上下打扫一番。
等谷汀能出门的时候已经除夕晚上了,没有手机又不知道号码,只能笨笨的跑去天宇找,果然……即便除夕,杨博也照样来上网。
就算谷汀知道除夕杨博也会在网吧,但万一呢,万一他不在,万一他去了别的网吧呢,但还好这次没有万一,谷汀没有再去开台电脑,直接坐在杨博旁边看他玩。
“除夕也来网吧?”
“嗯,炫舞有活动。”
“……”
能说不愧是炫舞迷吗?每次搞得活动都不落下,就算是除夕。
“⊙_⊙……”盯着电脑屏幕发呆的谷汀被杨博靠过来的手一惊。
“……糖吃吗?”
“……吃……”谷汀还是比较喜欢吃糖的。
杨博默默地把口袋里面的糖都掏出来递给谷汀。
“……你怎么带那么多糖?都给我你不吃吗?”
“我不喜欢吃糖,这还是我走的时候随手抓的。”杨博走的时候想起谷汀喜欢吃糖,所以抓了一大把,也没想谷汀会不会来找他。
“嗯。”谷汀拿起一颗柠檬味的撕开放在杨博嘴边,对方惯性吞下。
柠檬味在口腔晕开时杨博才反应过来,才说不喜欢吃糖就把糖给吃了,而且谷汀喂他吃糖这动作感觉怪怪的,不过他没多说什么。
谷汀又撕开一颗柠檬味的糖先用嘴唇含着再伸舌头舔进去时,杨博眼神一暗,等谷汀视线看过来时,他已经快速点击开始游戏。
“??”
“……”
“除夕有整点活动送东西,你不去开台机子?”
看看时间还早,也不知道下午能干什么,谷汀想想也去开了台机子“行吧……”
跳了几把之后不想跳了,谷汀就把炫舞挂在那,然后点开一款叫DNF的游戏。
看谷汀熟练的登录帐号,杨博诧异“你还玩这游戏?”
“偶尔玩玩,不过有段时间没玩了。”难怪,他也说一个学期下来没看到谷汀玩除了炫舞之外的其他游戏。
只要上网就会感觉时间过的飞快,还没弄什么呢,都已经晚上九点多了,这是谷汀上的最长时间的网。
时间还有剩余,杨博却不打算再玩了,明天要去拜早年,晚上不早点睡他怕起不来。
退机之后杨博和谷汀摆摆手回家,没走几步就感觉有人跟着,回头一看,谷汀在他身后几步路距离“你不回家跟着我干嘛。”
“不想回去,不然我今天去你家睡?”谷汀讨好地笑笑。
再有几个小时就是新年了,又是二月十四情人节,这么好的节日……现在让杨博回去最起码要到初五才能再见到他。
“你不回去,你爸妈不说你?”
“我出来的时候他们不知道。”
杨博严词厉色道:“那也不行,你快回去,别跟着我。”
“哦……”谷汀委屈巴巴磨磨蹭蹭地转身。
走了大概五十米谷汀回头打算再偷偷跟过去。
站在原地的杨博:“……”
被抓包的谷汀:“……”艾玛,吓死了。
谷汀慌乱的离开,在不远处的拐角停下,默数一百下之后觉得杨博可能大概也许估计已经走远,又偷摸着伸头看去。
“啊,走了走了……”谷汀想了想又偷摸着跟上去。
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又出现了,杨博绕到一棵树旁借树回头。
“……别躲了,衣服都露出来了。”
“……”
“你他妈到底想干嘛?”
“你。”
“……”
谷汀尬笑:“哈哈,开玩笑的,不想回去罢了。”
杨博无奈道:“走吧,他们知道我出来了,我先回去,等他们睡了,我再出去。”
谷汀窃喜:“好~^V^”
远远便看到有一栋尖头房子上面有彩色小灯和十字架,谷汀好奇的问:“那是什么地方?”
“教堂,你没来过?”
“教堂啊,没。”
“那你一会儿可以去看看,我家就在教堂后面。”
“行。”
到了教堂后,杨博让谷汀在这儿边看边等他,他进去之后发现没什么好看的,除了大还是大,也就外面看着漂亮,出了教堂沿着杨博进去的巷子走进去。
这一片都是自盖房,谷汀顺着杨博刚刚走的小路走进来,还以为能到杨博家,但进去之后才发现自有另一片天地,自盖房小道进去是另一片自盖房。
谷汀停住脚,随便找了个墙根站着。
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吧,周围一个人都没有,谷汀茫然的看着越下越大的雪,有种世界就他一个人的空洞感。
在谷汀等的脚都开始发凉没有知觉的时候听到后背传来一阵脚步声,没等他高兴转头就传来一连串咳嗽声。
“……靠,杨博不会把我一个人扔这儿不来了吧?”
谷汀又等了一会儿发现有几户人家已经关灯睡觉,有些失落的向外走去,看来杨博是不会出来了,他也只能回家去。
又一道匆忙的脚步声传来,一条胳膊架上他的肩膀。
“艹,你干嘛去?”
谷汀想哭:“我以为你不来了,打算回家来着。”
“屁,你等我我能不来?”
谷汀委屈:“那么长时间,我都快冻死了。”
杨博无奈:“靠,那我不得等他们睡着才能出来。”
“……”这人脾气真差,原来都没发现还会说脏话。
给谁好不容易溜出来发现让等的人打算回去不急?况且还是对方死皮赖脸的要来的,而且……而且……出来时看到谷汀孤单的背影,杨博心口一窒。
虽然等了很长时间,只要杨博能来,再长时间都不算什么。

第6章 第六章
那么晚了,明天又是年初一,除了网吧还开着门,别的店铺早就关门了。
两人转来转去又转到才离开没两小时的天宇,包了个夜。
白天已经玩够了的谷汀表示只用开一台:“我看着你玩。”
白天同样玩够的杨博:“……”
屏幕的冷光照着杨博的脸,有种禁欲感,弄的谷汀特别想破坏。
谷汀灼热的目光令杨博感到些许不自在。
“你要是困了我把我腿借你当枕头。”
脑中突然闪现一些小说片段,谷汀说了声好就躺了下来,想想觉得姿势不对,又转到面对着杨博的方向加重呼吸。
半晌没见杨博有何怪异之处,谷汀才想起网吧空调温度一直都调的特别高,杨博衣服穿的又厚,他就是再怎么加重呼吸都没用。
既然这一计不成那就再来一计,谷汀又调整了几个姿势,头多次蹭过某处。
“……你要是不睡就起来,别像个蛆一样。”幸亏只把腿借出去了,就这样杨博都觉得游戏玩的不顺畅。
“……不睡了,睡不着。”这人性冷淡?就算他是男的也不至于一点反应也没有吧,作者:呵呵……(意味深长)。
杨博没有感觉吗?又不是木头人当然会有,但这点动作还不至于让他有反应。
说是睡不着,起来没两分钟杨博就见他哈欠连天,伸手拽过谷汀,把他头按住不动。
“睡吧,别在动来动去的。”
“……”
谷汀一觉睡起来已经四点多了,而杨博还在玩:“你不困吗?”
“还好,以前也熬过夜,习惯了。”
“……走吧,你今天还要拜年,趁现在回去睡一会儿。”
“嗯。”
推开门一阵冷风吹来,还有些困顿的头脑瞬间清醒,看着对方先走,谷汀也要在他爸妈没起来之前偷偷回去。
没有亲戚来拜年,他们就一家五口今天逛公园,明天逛寺庙,再去商场每人买件衣服吃个饭什么的。
之后两天哥妹三人跑去游乐场撒钱。
初五这天,谷汀吃过午饭早早的出门去天宇找不用拜年的杨博。
“别上了,走压马路去。”
“……”本来杨博也不想上网来着,还不是怕谷汀找不到他。
说是压马路就真的是压马路,他们在的地方离城南很近,两个人从城南大桥底下转悠一圈。
边走边聊,不知怎么的就聊到了感情方面,在得知杨博特纯情的每个人亲过,谷汀就有点窃喜。
在桥洞底下,谷汀停下来问杨博:“那你想试试吗?”
杨博好奇:“怎么试?”
“这样试。”谷汀说完就蜻蜓点水一般亲了杨博。
“……怎么样?什么感觉?”
被亲懵的杨博:“……”
谷汀一开始是想徐徐图之,但又没什么耐心,在得知杨博和任何人都没有过亲密接触的时候就想试探一下,可杨博被亲了之后的反应伤到他了。
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破罐子破摔。
谷汀快速说道:“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反应过来的杨博垂下眼睑沉思:“……”
没得到回答的谷汀泄气道:“我知道了,我先回去了……”
谷汀说完不待杨博回答直接跑了。
城南大桥底下就有一个叫风影园的小公园,围着一个池塘种了一些灌木、红叶李和竹子,说是小公园,但并不小。
谷汀跑了之后没有回去,直接就跑到这个风影园来了,找了个厚实的草坪一躺。
说伤心吧,还是稍微有点,不过没追到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接着追就行了,总比当时追那个什么张莹的强,至少现在没有朋友同他一样喜欢杨博,而且他不亏,还赚了个吻回来。
“谷汀……谷汀……”
远方有人喊他,谷汀不想那么快回应。
“噜啦啦……噜啦啦……”好心情的哼了几句之后谷汀喊道:“这儿呢。”

1 2 3 4 5 6 7 8 9 10
赞(3)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青春囧恋》一见钟情和宿命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