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教训!体制内的gay,形婚如何避坑?

教训!体制内的gay,形婚如何避坑?-男郎社, 男郎, 男友, 基友, 前任, 人生-gaylove-男郎社

前段时间在【男郎社】读了《Gay在国企里生存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由于背景相似,便想到了自己的经历。

后来和澈澈打电话,沟通之后,决定将我的故事写成文章,希望朋友们看了后能吸取经验教训,以后少走弯路。

结婚,是每一个同志都避不开的话题,是七大姑八大姨足以摧毁你所有耐心和修养的最后一根稻草。

结婚,尤其对于生存在体制内单位里的朋友而言,是迫切需要解决,且需要处理得当的事。这不仅关系到职业晋升、未来前途,还与诸多生活琐事密不可分。当然,如果你足够强大,有能力逃离到体制外,或者不屑于体制内的工作,那么另当别论。

很不幸,因为个性、专业、家庭等众多叠加因素使然,我选择了体制内工作。

入职以后,当然就是热情老阿姨们狂轰滥炸似得介绍。要知道,在二线以上城市,一个26岁的体制内男青年那是香饽饽。于是乎,相亲之旅不可避免。

刚开始的两年,我行走在无数次的相亲中,仗着自己还年轻,吃一次饭、喝一次茶,便可以很直接地告诉老阿姨们:不合适!

随着新鲜男青年的介入,老阿姨们转移了目标,开始给我贴上“要求高”、“有问题“等标签。

于是,我不再吃香,随之而来的是家里更加急切的催婚。

本该是打拼事业的好年岁,却全用在了隐藏身份和应对催婚的夺命连环Call上。

在于第一任男友分手之前,我是打算和直女结婚的。

因为,当时我并没有完全认同自己的身份,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在亲戚好友的推波助澜下,我答应爸妈30岁之前一定成家。为了这个荒诞的承诺,开始心不甘、情不愿地相亲。

最后,选择了上学期间追过我的学妹。

因为她和我不在一个城市工作,人也比较单纯,能省去很多麻烦。

于是,我和她开始异地恋。

每月一次的老家探访。

半年之后,她的父母开始要求双方父母见面,她开始要求有亲密行为,除我以外的所有人都要求把她工作调到我的城市。这些看起来再正常不过的要求,甚至是人之常情,却让我头痛欲裂。

想到结婚后,需要完成那么多违背心意的事,也会给她和她的家庭带来的伤害,我退缩了。

找了个理由,狠心提出分手。

分手后,留给自己的许诺时间不到一年,我开始在圈内好基友的建议下,在网上寻找形婚对象。期间,形形色色地类型都有遇到过。半年过去,终于找到一个当时看来十分合适的T。

她,与我一样急切想要通过形婚应对家人的逼婚。

她家在他乡,不用应对平时的琐事,一年互相拜访一次即可。双方都愿意通过特殊方式要孩子。我的农村老父母满意她的家庭,她的父母满意我的工作。

于是,一拍即合。见家长、领证、办婚礼,历时一年不到,把所有需要应对的事务统统解决。

然而,随后而来的问题,让我们不到一年,把结婚证换成了离婚证。

最大的问题,在于我们彼此之间缺乏信任。

我们是名义上的夫妻,自然要顾及对方的父母。

知道她母亲喜欢吃海产品,我特意托人买了寄过去。之后她告诉我:她母亲在送亲戚朋友时发现包装破损,因此怀疑我将过期食品送人,以此质疑女婿的人品。

天地良心,我只是纯粹充当了付款者的角色。如果非要追究我的责任,那就是:所托非人。

回头想想,也可能是快递出了问题。

某一年过节,全家一同去看望我病重的姨夫。

临走时,姨母将家中亲友看望赠送、积压成堆的水果分别让几家亲戚带回家,说是放不住,自己吃不完怕坏了。

回家后,她便开始质疑我们一家的人品。之后更是去收集她周围亲戚朋友的佐证,告知我:没有人会从病人家拿东西回去。

我想解释地是,她并未看到,我们一家每次去看望姨夫时携带的礼品以及平时的相互照拂。在农村,互相馈赠更多地体现了亲情,而不是一种交换。

谈起一开始说好的共同造人计划,一拖再拖。

说好了婚后就要,在婚前万事俱备的情况下,说要推迟两年。两年后提及此事,便开始分析经济,询问我有多少钱,告诉我她自己做了多少努力。我玩笑说:结婚耗费了多年积蓄,几乎没有所剩,不是还有你么?

于是,再一次被质疑人品,直接将这段合作关系也好,友谊婚姻也罢推向深渊。

其实,跟前任分开后,我是有打算交出经济大权,从此归隐家庭的。

当然,以上琐事,是愿景破灭以后,经过她的深思熟虑,我们开诚布公后知晓的。

静下来的时候,回味这段经历,肯定也有我的问题,有沟通的问题,有求同存异的问题。我们双方会更多地站在自己的习惯的角度上,用自己惯有的思维处理问题。

然而,毕竟我们两个的家庭教育、成长经历不同,隔着不同省份的风俗文化。我们之间只是一种互惠互助的交易,无法要求对方“说好了就不变”。

此种情况下,想着完全信任彼此,一起应对现实压力,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换证当天,她暖心地表示,如果我工作需要,可以先不换证。但是,我拒绝了她的好意。

目前,双方依旧约定,尽管已是名存实亡的婚姻,但对外依旧营造一种和谐安详的氛围,各自安抚好各自的父母。

然而,除了每年的例行拜访,平时相互联系减少许多。

折腾了一圈,我选择放更多精力在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所幸,工作获得晋升,似乎完成了一个阶段性目标,现在的压力从“催婚”转向“催生”。

经历和直女结婚的想法,形婚的经历,我将自己的经验总结如下:

1,体制内,千万不要骗婚,除非你可以做好一辈子的伪装,并为这个家庭负责到底。

2,可以选择形婚,但不可操之过急。多数同志都是在逼不得已,万分火急的情况下,选择形婚。在这样的心情下考虑问题必定不会长远周全,选择标准必定限于眼前。但每个人遇见的合作对象不同,契合度不同,合作方式也值得细细商榷。

3,体制内离婚比单身好,因为至少实践了世俗对“正常男人”的认知,符合了所谓干部考核的条件。既然选择体制内的工作,职业晋升必然是大家追逐的一环;在中国社会,至少在体制,个人生活作风是外界考核个人品性的重要标准。

我有一个聊友,形婚后双方共同经营着一个家庭,一起购房,自然孕育孩子,工作城市相隔不远,每周见面。由于要照顾双方家庭和孩子,精力有限,两个人都放弃自己的同性感情。

每次听到他讲孩子和家庭,也总是幸福感洋溢。

我想他应该是真的幸福。

本文作者目前在东南亚某国工作,从事高校教育,有固定男友。

赞(1)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教训!体制内的gay,形婚如何避坑?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