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被强暴以后

01 强暴
“──住手!不要……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
影片中的男人浑身赤裸,被矇住双眼,双手反绑,被另一个男人压著趴在桌上实施虐刑。拍摄的镜头只带到腰部,更往下的地方就看不见了,但从被撞得激烈摇晃的桌子,也不难猜测出两人正在做些什麽。
很显然,对方是被迫的。
整部影片充斥著激烈的肉体碰撞及男人悲怆的哭喊,没有任何煽情暧昧,有的只是赤裸原始的暴力。这不是哪部戏的拍摄现场,也不是情色影片,而是一场最真实不过的强暴。
画面消失之前的最后一幕,对他实施虐刑的男人强硬地把他的头转向镜头,那是一张常出现在萤光幕前的脸,帅气俊秀,曾被知名杂志评选为亚洲百大帅哥的前几名。
看到这张脸,经纪人齐心裡的那一点侥倖终于完全破灭。他用手摀著脸,心沉了下去,脑中浮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完了。
影片中被强暴的这个男人,正是当届最年轻的影帝,林晟。
───
三个月后,街上的广告版面全数遭到撤换。旧人淘汰,新人递补,新一代男神腾空出世。
在那件事发生之前,林晟无疑是曝光率最高的男星。他虽然是演员,但因为长了一副好皮相,因此备受媒体与广告商的宠爱,于是在拍戏閒暇之馀,他也接代言。巅峰的时候,生活随处可见他代言的肖像,甚至在电视上,都在播放他演出的戏。
但现在,经纪公司像是遮丑似的,给林晟一段长时间的休假,并连夜撤换代言人,企图将这样的丑闻掩盖下去。毕竟明星最重名声与形象,舆论的杀伤力更胜于诽闻,能真正彻底摧毁一个人。
其实事发之初,经纪人王齐非常的尽心尽力,他极力将事情压下来的同时,也积极与绑架林晟的歹徒沟通,把人救回来。毕竟林晟的性爱影片只有寄到公司而已,并没有对外曝光。而歹徒的目的也只是警告,并不打算真的撕票。
但就在他偕同林晟报警的时候,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差错,多嘴的人将消息洩漏给媒体记者,这才曝了光,连同影片也在网路上大肆流传。
于是林晟彻底垮了,看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心理医生,都不见好。
也是一直到最近,他才能平静的看待这件事情。
林晟从心理医生那裡走出来的时候,接到助理小四的电话。小四虽然是公司派给他的助理,但从他十八岁出道时,就一直跟在他身边,为人忠厚老实,对自己更是忠心耿耿。这一眨眼,也有五年了。
电话裡的小四问道:“晟哥,你在哪?”
林晟回道:“正要回去的路上。”
“那要我过去接你吗?我……”
林晟一听他支支吾吾的,就知道他心裡有事,便问道:“不用,怎麽了?”
“那个……”小四犹豫了一阵之后,还是开口道:“公司那边,安排我去接一个新人。”
林晟沉默了一会,心想,还是来了。
自出事之后,林晟就没有再接新的工作,但公司考量到林晟的心理状况,需要有人照顾,因此还是把小四这个生活助理给他留下来了。只不过事隔三个月,在那些谣言渐渐平息的同时,公司隐约是有想要把小四叫回去的意思。
小四见林晟没有再说话,心裡也著急了,连忙道歉说:“对不起,晟哥,我……公司的安排,我……”
林晟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才说:“去吧,我没事。”
进入娱乐圈之后,林晟比任何人都明白生活有多麽现实。无论他们关系再好,小四终究是公司的人,不可能因为自己而断了生计。而自己眼下的情况不可能接戏,未来或许再也无法演戏。当初经纪公司看好他,签了长达十年的合约,现在只过了一半,怎麽说也都是公司亏了,林晟根本计较不起来。所以无论是他的经纪人还是助理,他早就做好了总有一天都要失去他们的准备。
小四仔细的听了一会林晟电话中的语气,见他似乎真的没有生气,这才问道:“医生那裡怎麽说?”
“还是老样子。”林晟的语调中有一种无奈的平静。
自心理治疗开始之后,他的情况一点也没有好过。他害怕黑暗,害怕旁人的碰触,更害怕单独与另一个男人相处,即便对方是熟人也不行。
心理医生曾说,这既是创伤症候群,也是他打从心底不信任任何人的表现。
心理医生当时又问:“你难道没有可以相信的人吗?”
林晟当时只想摇头。他自小父母双亡,被福利院拉拔长大,如果不是因为如此,他高中时期便不会放弃学业,选择进入娱乐圈。
但否决的话才刚要说出口,他的脑中却突然浮现一张脸,那是他昔日的高中同学,莫聪。
林晟不知道自己为什麽会在这时候想起莫聪,他也感到莫名。
但心理医生把他迟疑的样子都看在眼裡,他说:“你是个聪明人,我有话就直说了。现在的你已经把自己的心封闭起来了,这样的治疗再经过多久的时间都不会见效。如果对现况感到不满的话,不妨换个环境生活看看吧。”
“当作旅行,去走一走。如果还有个你期待的人,或者期待的地方,那就更好了。”
林晟想说他自己对任何事物并没有期待,但不知怎麽的也没有反驳。
人总是嚮往纯粹而美好的事物。尤其是在失去什麽之后……
一想到那个人,林晟莫名的就有些怀念那时候的日子。他已经有些想不起来莫聪的模样了,但却记得跟他相处时,有一种令人感到安心的感觉。
他突然就有点想回去看看那个人怎麽样了。如果是他的话,或许就不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自己了。
2 – 02 回来
02 回来

林晟想的没错,他的经纪人及助理后来果然被公司用各种藉口调走了。

他平静的接受这一切。

几天后,他主动到经纪公司去解除合约。虽然遭遇了这样的事,但他也是个有自尊的人,与其被冷冻著,还不如直接坦白。

由艺人单方面解除合约,照理说是要付赔偿金的。但公司并没有藉此为难他,甚至还付了一笔钱当作慰劳。

林晟知道这是好聚好散的意思,也没有拒绝。毕竟,他这辈子可能再也走不回这条路上了。

他的演艺生涯就在这一天划下句点。

他回到公司的租屋处去收拾行李。他还记得他刚搬来这裡时,满满都是抱负与理想,随著人气渐涨,他开始将物质与名气看得越重,无意间得罪了许多人,因此才落得遭人报复的下场……

他摇摇头,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停止继续想下去。反覆几次深呼吸之后,他才继续整理行李。

这期间王齐与小四都陆续来过电话,听了林晟的打算之后,也只能说些慰问的话。他们的新工作都已经开始了,林晟又离开的太突然了,实在抽不出空来送他。

林晟说:“无所谓,我当初也是一个人来到这裡的。”

王齐在电话那头安静了一会,才问:“你打算去哪裡?”

“回老家吧,休息一段时间再做打算。”林晟口中的老家并不是福利院,而是他在高中念书与打工时期,在外头租的一间老房子。如果不是因为打工时被出外景的导演相中,他也没有机会进入娱乐圈。彼时,他从那个偏远的乡村地方踏入城市,却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再回去。他想了想,还是说道:“可能不会再回来了……”

“那……”王齐本来是想问他的心理治疗怎麽办,但话将要出口的时候又吞了回去。远离这个让他身心受创的地方,或许才是最好的吧。他所有想说的话最终还是变成最老套的那四个字:“好好保重。”

“我知道。”

切断电话后,林晟孤身一人离开这裡。

他无法跟陌生人单独处在一个空间裡,因此这三个月来都只能乘坐大众运输工具。

虽说回去只是一时衝动,他也并不确定莫聪是不是还在那裡。他们高中时期是很要好没错,但毕竟也已经五年没有联络了。

为什麽没有联络呢?好像是他单方面断了联繫。

莫聪一开始还会打电话来,直至有一天接电话的人变成他的经纪人或者助理的时候,莫聪就没有再打来。而林晟那时才刚打开知名度,正是拍片最忙的时候,就没有想过主动打电话给对方。于是这麽一耽搁,两人就断了联繫。

莫聪的电话号码到现在还静静地躺在他的手机裡,林晟不知道莫聪有没有换过号,他不敢打,现在也没有脸打。

林晟坐上了火车,在到达目的地还有好几个小时的时候,睡了一觉。

在发生那件事之后,他长期失眠,有旁人在的时候就没办法熟睡,现在也只是闭目养神而已。但听著火车前行的震动声,他依稀记起高中的那段岁月。

那一年,林晟十八岁,在毕业旅行的时候,他对著身边的莫聪说:“我不上大学,我要离开这裡了。”

他忘了莫聪当时是什麽表情,只听见对方问道:“去哪裡?”

“我要进娱乐圈。”林晟到现在都没忘记自己当时说这句话时那种坚定的口气,他就像每个对未来怀抱希望的少年一样,规划著关于人生的美好蓝图,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自顾自地说了一大堆。大概是为了掩饰这样的尴尬,他便随口一问:“你呢?以后打算做什麽?”

莫聪说:“我会留在这裡。”

“为什麽?”林晟当时特别不能理解,他们那个年纪的人,大家都想在外头闯荡,没有一个人愿意留在这个偏僻的小地方。

莫聪那时只笑了笑,没有回答。

林晟见他不想说,也没有追问,只是开玩笑道:“这样也好,以后我可以常常回来看你。”

那时候莫聪笑了,用特别认真的语气说道:“好,我等你回来。”

林晟当时真的觉得这是一句玩笑,并没有认真看待,他甚至早就把它遗忘了,所以从来就没有实践过。但在这一刻,这段回忆却如此清晰的浮现出来。

他不能否认,在经历过这麽痛苦的事情之后,他仍企图想要从什麽人或什麽事物上汲取温暖,这大概是人求生的本能。他曾动过想死的念头,却依然希望活下去。

林晟睁开眼睛的时候,火车已经到站了。

五年之后,这裡已经跟他当初离开的时候不一样了。车站彻底翻新,变得相当现代化。

林晟站在车站大厅裡,没有感到任何喜悦,只有惶恐与茫然。

事物都能随著外物变迁而改变。

而他开始不敢确定,现在的莫聪还会是他记忆中的莫聪吗?如果他也知道这件事情的话……

突如其来的恐惧涌上心头,林晟立刻就胆怯起来了,虽说来时是凭藉著一时衝动,但他已经开始在考虑要离开了。只是离开之后,他还能去到哪裡?

就在这时,车站服务人员像是发现他的异状,大步朝他走了过来,“先生,你没事吧?”

林晟害怕他碰触自己,便先一步抬头看向对方。他虽然一段时间不演戏了,但演技还是在的。

即便隔著墨镜与口罩,对方仍被他生人勿近的气势逼得停下脚步,但还是有礼貌的再问了一次:“先生,你怎麽了?”

林晟勉强压下不舒服的感觉,回答道:“谢谢,我没事。”他想了想,还是问道:“你是当地人吗?”

“是啊。你也是吗?”

林晟敷衍的嗯了一声。

那人听见后却像是很开心,淘淘不绝的道:“……这一趟是回老家吧。这裡只是小站,即便车站翻新了,平常也没有多少人来,也只有你们这些年轻人偶尔会回家看看而已。”

“那你……听过莫聪这个人吗?”林晟其实已经心生怯意,似乎现在只要得到一个否定的答案,他就能逃离这裡。他也知道,这样随便找一个人问其实是不公平的。这个地方虽然不大,但也不可能每个人都认识的。说到底,他只是想找个藉口逃开而已。

但那人愣了一下后,居然反问:“你是说莫老师吗?”

老师?

林晟像是捕捉到了什麽关键字,迅速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那人笑了笑道:“毕竟这个姓氏不常见,愿意留下来的年轻人又少……”

那人后面再说什麽,林晟已经听不下去了。他心裡只有一个疑问,“你知道……他住在哪裡吗?”

林晟顺著那人给的地址来到这条熟悉的路上、这栋熟悉的老房子前。

他没有想到,莫聪居然真的还住在这裡。高中的时候,莫聪因为家裡的缘故已经自己搬出来住了,偶尔林晟会过来串门子。或许因为两人都是独自一人的关系,所以他们才能成为好朋友。

只不过现在老屋翻新,带著古朴气息的房子有一种怀旧的味道,令人莫名的顺眼。

林晟呆呆地看著。其实他根本也没有多想,就顺著心意来到这裡了。他告诉自己只看一眼,确认莫聪还在之后,他就打算要离开了。

但不知不觉中,他已经站了好一会儿。直到身后突然有人叫出了他的名字:“林晟?”

林晟听见那个声音,蓦然转过头去。

这一刻,他记忆中莫聪的容貌突然变得清晰起来,并与眼前的人重合在一起。少年长高了,变得比他还要高,眉眼深邃,神态温和。

莫聪的模样,与他记忆中相去不远。只不过昔日的翩翩少年,现在已经长成了一个大帅哥。
3 – 03 你过得好吗?
03 你过得好吗?

林晟不晓得自己包成这个模样,莫聪是怎麽认出来的。他看著对方没有说话,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麽。

但莫聪却更笃定是他一样,笑道:“你回来了。”

那种像是对待老朋友的口吻让林晟心头一热,好像他们之间从不存在这五年的隔阂。林晟终于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莫聪的喜悦展现在脸上,那是不经过任何伪装的,发自内心的开心。林晟能够辨别出来,他想起他以前就很喜欢看莫聪笑起来的样子,让人感到真诚与温暖。但在察觉莫聪有意靠近自己时,他仍是紧张起来,本能性的退了一步。

莫聪不晓得是不是察觉到了什麽,适当的在他面前停下脚步,说道:“你很久没来了吧,进来坐坐。”

他掏出钥匙,将略为生鏽的红色铁门打开。

大门打开后,旁边就是个小庭院,那棵老榕树还在,底下乘凉的木桌木椅已经换新,牆边摆放了几盆花草,并挖了一小块地当作苗圃,四周的杂草都已经被清除乾淨了,一眼看去就是让人觉得舒适的地方。

莫聪走在前头,打开屋子的门,正要回头说几句话时,才发现林晟一直站在红色铁门外头,没有踏入任何一步。他眼尖的发现林晟垂下的手指头似乎是在颤抖。

林晟也知道自己应该要跟上去的,否则就会被对方发现异状。但即便是面对这样的莫聪,他还是没有办法卸下心防。他不知道莫聪是不是已经知道那件事了,这让他感到非常害怕。他来之前根本没有考虑清楚,现在却非常后悔了,后悔的想要立刻转身逃跑。他好像再也承受不起任何批判了,别的人似乎都无所谓,但只要眼前这个人稍微露出一点哪怕是厌恶的神情,他觉得他就会死在这裡。

但还没等到林晟做出反应,莫聪已经先开口了,“你等我一下。”

林晟只看见莫聪匆匆进了家门,过了一会再出来的时候,手中抱著一隻小橘猫。他的笑意仍挂在脸上,却带上一点歉意,“抱歉,我忘了先跟你说,我养了一隻猫。你会怕牠吗?”

你会怕牠吗?

林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心了,但总觉得莫聪意有所指。然而这样的问法并不让他感到讨厌,林晟觉得莫聪是在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他这种善解人意的贴心,这几年来还是没有变。

林晟垂下目光去看他手中那隻小橘猫,小橘猫像是打招呼似的,朝他喵了一声。他笑了笑,摇摇头,“很可爱。”

这麽可爱的小猫咪,有谁会害怕牠呢?

如果把猫当成一个人的话,或许可以的吧。

林晟试图用这个念头说服自己。无论莫聪知不知道,他仍是希望对方不要发现自己的异常。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想像一个正常的人一样,行走在阳光底下。

林晟最后还是用这样催眠自己的方法,顺利的跟莫聪进了家门。

老房子的设计讲究风水与採光,屋子内光线充足,午后不开灯也很明亮,并不沉闷,这裡的格局并没有改变,只有一些用旧用坏的家具淘汰换新而已,跟五年前林晟离开的时候相差无几。这让林晟鬆了一口气,他感觉自己回到熟悉的地方,而不是陌生的环境,心裡的防备又卸下不少。

莫聪是一个念旧的人,这一点从他的生活就可以看得出来。

林晟下意识地把墨镜与口罩拿了下来。小橘猫似乎对这个新来的客人感到很好奇,围在他的脚边咪呜咪呜的叫。

“牠不怕生吗?”林晟问向莫聪,却发现对方正目不转睛地盯著自己看。

莫聪很快的回过神来,对著他笑了笑,“抱歉,我太久没见你了,你变得更好看了。”而后又立刻回答他的疑问:“牠是捡来的,所以不太怕生。你愿意的话也可以跟牠玩。”

“流浪猫?”

“对。”莫聪示意林晟坐下,自己则到厨房去倒茶水,“三个月前下了一场大雨,牠差点被淹死了,我就把牠捡回来养。”

“叫什麽名字?”

厨房裡安静了一会,才传来莫聪的声音:“叫咪咪。”

这什麽名字。林晟心裡觉得好笑。

莫聪走了出来,把一杯茶放在林晟的面前,而后坐在另一个沙发上,“麦茶,现在还喝吗?”

林晟愣了一下,嗯了一声,拿起杯子后,闻见熟悉的香味。这是他以前最喜欢喝的茶,没想到莫聪还记得。

他尝了一口。莫聪就问道:“味道怎麽样?”

林晟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变。”

小橘猫在林晟身边绕了几圈,对陌生人好奇完之后,还是回到主人身边。牠一口气跳到主人的大腿上,像占据地盘一样窝著。

林晟没养过小动物,看见也只觉得有趣,“你真纵容牠。”

莫聪看著小橘猫,眼底浮现温柔的光,“是啊。”

“听说你现在是老师?”

莫聪抬起头来看著他。

不知道为什麽,林晟被这样的目光看得有些发窘,但还是镇定的道:“我听车站的人说的,他好像认识你,说你是他儿子的老师。”

莫聪眼中那股奇异的光褪了下去,他回答:“嗯,我在小学教书,主科是数学。”

“那……”

林晟还没想到接下来要讲什麽,莫聪却突然打断他道:“林晟,你过得好吗?”
4 – 04 我是gay
04 我是gay

“我……”林晟不知道该怎麽回答这个问题。在那一瞬间,面对这个温柔的人,他几乎想把所有的痛苦都尽情地倾洩出来。但另一方面,他又非常害怕对方知道真相之后的反应。会对他感到失望吗?会看不起他吗?明明身为一个男人却被……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10)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被强暴以后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