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喝了烈性的春药

1
华丽的伸展台,高挑的俊男美女穿著顶级设计师所设计的服装,踩著节奏强劲的音乐走著猫步。

本次季度强烈推崇的便是留学法国巴黎,在一次服装比赛大奖中一鸣惊人的华裔设计师单青连的主题系列。

性感、华丽、奔放、不受拘束,这是单青连一直的风格,因为风格太另类了,给业界留下了非常好奇和赞赏的目光。

要知道,搞艺术的就是要另类。

据闻单青连比他设计的服装更另类,因为他只用笔画来描图,从不用电脑做修改。而且他脾气超级火爆,动不动就喝模特儿,多少模特儿慕名而来,悲泣而归。

“停!”单青连简直快气到爆炸了。

“步伐要迈大步点,手臂不是这样摆的……还有你眼神给我专注点,直视前方,不要一直看我的脸,难道我的脸上贴了金子麽?”

“还有你,我设计的衣服是露胸的,不要一直用手挡住,你的胸又扁又下垂,没有男人爱看的!”

一连窜的怒喝之後,不顾模特儿眼泪纵横的脸,单青连又指著主办方继续开骂,

“我答应你们把我的第一场回国秀让给你们主办,你们就是给我找这样的货色?我看这些全部是二三流的模特儿吧,这也敢拿出来丢我的脸?!”

面对主办方也横眉冷对,完全没有虚伪的讨好。谁让他是国际一流的服装设计师呢,只要他一不开心推迟服装发布会,那麽主办方就得赔双倍的钱。

“单、单先生,请问你需要那种类型的模特儿呢?”找了好几批,居然都不满意,可急死主办方林达标了。

“这个嘛……我也不知道,你自己看著办吧!”丢下话,头也不回的离开。单青连的脾气谁也捉摸不清。开心就大笑,不喜欢就骂人,完全不合逻辑。

林达标冷汗淋淋,一流的模特儿单青连完全不满意,自己上哪儿找个满意的给他呢?这金主还真是难侍候!

单青连正在休息间生闷气的时候,听闻磕磕的敲门声。这时走进来一个高大粗壮的男子,剪著短短的平头,因为夏天满身大汗,蓝色的工作服满是粘腻的油迹。

“嗨,这是你们叫的外卖。”曾善良抹了一把汗,被七月太阳晒得古铜色的脸泛著微微的红色。

“放桌上吧。”单青连背对著曾善良。曾善良只觉得这个男人说话的声音不似一般男人低沈,反而像出谷黄莺一样,清脆好听。不由的多看了这个男人一眼。

“这个是外卖的钱,出去吧。”林达标知道单青连正在气头上,那些模特儿他全都不满意,可是这有什麽办法呢,离发布会的时间只有两天了,这个时候叫他上哪找个适合的模特儿?

曾善良数了数钞票,定定的呆著不动,充满男子气概的脸上多了一抹羞涩的笑意。

“还不出去!”单青连脾气暴躁的时候看见脏兮兮的男人更是恼火。

“这个,钱……”曾善良也不知道怎麽把话说下去,扰了扰头。

“怎麽?嫌少?”单青连站起来,指著男人就骂。

“一个便当五十块,这里刚好是两百块,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是不是嫌我没给你小费,十块钱够不够?”说著就从钱包里掏出十块钱仍在那身脏兮兮的蓝色工作服上。

“可是还差十块…………”曾善良本来很想说的,叫外卖要加添百分之二十的服务费,这是店里一向的规矩。可是在看见单青连的脸後,嘴巴张得大大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没见过这麽精致好看的人!

白白净净的小脸,嫩红的嘴唇,就连生气瞪著他看的眼睛都扑闪扑闪的,像宝石般明亮。又弯又翘的睫毛每一根都浓密的能数著看。全身上下没有一般男人那种粗犷的气质,换言之是种高贵又纯净的感觉,怎麽说呢,曾善良觉得,面前的男人就像自己喝过的蒸馏水一样,甜甜的,干干净净,清纯可人。

“啊……你真漂亮。”毫不掩饰的发出自己的感叹。

“就你也配看我的脸?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家夥,又丑又邋遢,看见你我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快点给我滚出去!”单青连指著他一阵狂骂。

曾善良被不留情面的轰出去以後只懂得傻笑,今天真是有福气,居然看见了一个这麽好看的人。

曾善良走後,林达标一脸发现新大陆似的惊奇,“单先生,你觉得刚才那个男子的身材怎麽样?”

“什麽怎麽样?”单青连烦都烦死了。

“我是说他的身材和体格,都跟你要求的一模一样啊!”林达标回忆著刚才看见的男子,可算的上是虎背熊腰,又高又壮,最绝的是这个送便当的男人掀起他那件油腻腻的工作服擦脸时,八块腹肌就跟刻意锻炼过一样,结实又健美。

“我看你是疯了,我连看见他的样子我都想吐,你居然还敢叫这样的男人穿我的衣服?”单青连想起刚才那个男人看著他傻笑的眼神,胃里一阵翻涌。

“可是他的身材真的很好,配合你的衣服一定会产生话题的……”林达标还继续说服著。

“你去死!”再受不了这个愚笨的男人。单青连捉起椅子上的衣服拍门而走,阴森的背影散发著阵阵寒意。
2

曾善良把车子停放在小巷里。这附近是间酒吧,里面的人打电话叫了外卖。结实的手臂把林林种种的外卖抬起来的时候,突然听见暗巷里有人说话的声音,还伴随著几声哽咽的哭求。

“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是不是我做错了什麽,你说我一定改的!”单青连拉著面前男人的衣服,哀求著。

“青连,你也知道我们现在的地位差太多了。”说话的男人挑染著几根金黄色的头发,背影略为高大,只是比起曾善良的身材来说,还是缩了一大截。

“你现在已经是驰名国际的服装设计师了,还会在乎我吗?”冷冷不屑的声音又像带了声嗤笑。

“你知道我一直都爱著你的,师兄。”单青连哭了。他这次回国其实就是想找方凯。他们在巴黎的时候读同一间设计学院。是设计学院里很有名气的学生。方凯比单青连高两届,单青连还没崭露头角的时候方凯已经是业内比较出名的设计师,後来单青连名气越来越大,方凯却江郎才尽,嫉妒之余开始抄袭别人的作品,後因为抄袭次数过多,被协会发现,所以将他除了名。

方凯却一直否认自己抄袭,当然爱他至深的单青连也相信了他的谎言。

“你真的那麽爱我?”

“是的,我可以为了而死!”单青连扑在方凯的怀里,没看见方凯一闪而过的邪恶笑容。

这样的画面全部被站在暗处的曾善良看见了。不知道为什麽,听见单青连哭著说可以为了某个人去死,心里居然闷闷的,好像吃了苦苦的黄连一样不舒服。他只是见过单青连一次,而他的脸却好像刻在了脑海里一样,抹也抹不去。

这是什麽感觉?曾善良不知道,只是一向很准的第六感告诉自己,那个被单青连叫做师兄的男人不单纯!

“别哭了,这里有人,我们进去说话。”

单青连抬起哭肿的双眼看见曾善良无措的站在那里,埋怨的剐了他一眼。

幽暗的灯光,方凯一进去就和一个坐在角落的金发男子打了招呼。

“这是我的师弟单青连,现在他可是大名鼎鼎的服装设计师哦。”

“你好,青连美人。”金发男子笑容邪气,一双手搂住单青连的腰不断摩挲。单青连碍於方凯在场咬著牙不张声。

“这个人很有本事,他说会帮我重回巴黎设计圈的。”方凯悄悄在单青连的耳边说。

“真的吗?”单青连双眼满是希冀。

这样的话,自己也就不用留在国内,可以和方凯双宿双栖了。

“他很欣赏你,如果你能帮我说说话的话,可能我会有机会。”

十分锺以後方凯借口有事离开,剩下单青连和金发男子坐一块。金发男子越坐越近,手也不规矩起来。

“听说你可以帮师兄重回巴黎的设计圈?”

“是的,不过这要看你的表现了?”金发男子靠近单青连的耳朵说话,带著酒气的灼热气息让单青连一阵反胃。

他是个有洁癖的人,当初会爱上方凯也是因为方凯才华横溢,人也长得干净斯文吧。

“什麽叫我的表现?”单青连一脸糊涂。喝了一杯有怪怪味道的酒後,双脸越发红润可爱。眼睛飘忽忽的,好像看东西也不清晰了。

“我们去酒店吧。”

“你说什麽?!”单青连腾的一声站起来。早就知道这个金发男人图谋不善了,没想到他居然这麽直接!

“啊……为什麽我的头这麽晕?”因为激动,脑袋突觉晕眩。

“别这麽单纯了,青连美人,没有报酬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金发男子扶住单青连,色迷迷的说。

“你下药?”居然这麽卑鄙!

金发男子也不否认。

“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和你上床的!因为和你这样的人做爱,我一定会恶心死的!”
“这可由不得你。”金发男子扶著腿脚发软的单青连,大手扫过他的背脊,停留在他的後庭上,“烈焰狂情,这个春药的名字很不错吧,相信我们今晚一定能很快乐的。”

单青连双眼又红了,方凯这个时候在哪里,如果他在这里,自己一定不会落得这麽恐怖的下场!要是真的和这个男人上床,凭自己这麽强烈和高傲的自尊心,一定会受不住委屈自杀的!

方凯,救我,单青连在心里无声的呐喊。

“等一下,”好像听到他的呼喊,一个男人终於站出来说话,“他看起来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

单青连扭头一看,一口气提不上来几乎气死。

那个脏兮兮满身油污的男子居然提著送外卖的篮子站在自己面前。

“他是我的朋友,他身体不舒服我送他回酒店。”金发男子解释道。

“你认识他吗?”曾善良问单青连。

不!单青连摇摇头。

“先生,他说他不认识你。我倒是认识他在哪个地方工作,还是我帮你送他回去吧。”

金发男子正想发难,却瞧见曾善良牛高马大的身影,满身雄赳赳的肌肉,顿时气短。

“那…那好吧。”

“你的脏手别碰我!”单青连误吃春药,满身怒火。而那个脏兮兮的男人还想用他油腻的手扶他?

被喝了一声的曾善良无助的站在那里,看著单青连扶住墙壁,蹒跚的往前走。

“你还好吗?”

好个屁!难道要跟他说我吃了春药,然後被他笑死?

可是体内就像点燃了一把火,全身都酥痒的要命!

好难受……真的好难受……

“小心!”尽管知道单青连不喜欢自己,可是看他快要跌倒的样子自己还是忍不住伸出油腻的双手扶住他。

“嗯……”被厚实的胸膛抱在怀里,单青连忍不住呻吟出声。

火热的躯体,充满力量感的肌肉线条……体内的火好像越烧越旺了!

“什麽味道?”

“哦,刚才的客人不小心把酱汁打翻在我身上了。”曾善良老实的交代。

“好臭!”

“不会啊,我觉得还行啦,这是我们老板自制的,在我们店里很好卖的。你也可以来我们店里吃吃看,真的很好吃哦,对了,我们店子在……”

“够了!”我一点都不想知道!

闭著眼睛,咬著嘴唇忍受著烈性的春药在体内横冲直撞的感觉,直想找个缺口宣泄一下!
可是他不能这麽做,如果要做的话也只能和方凯。

“你脸色很红,是不是发烧了?”曾善良伸出手摸了摸单青连的额头。

啊……好舒服……男人的触碰让单青连的欲望焚烧的更厉害。

“我送你去医院。”

“不!”单青连尖叫。他不能去医院,如果被人知道首屈一指的设计师被人灌春药,他的脸皮往哪儿搁!

“我不去!”细细嘤嘤的声音让曾善良心头一震。他觉得单青连的声音好听,可是想不到在单青连发烧的时候也能好听成这样。只觉得全身都麻了一样。

“为什麽不能去?你烧得好厉害,再不去医院你会烧坏的。”

“笨蛋!医院是不能解春药的!”

“春药?是什麽东西?”曾善良莞尔。

你这只该死的笨蛋!“现在送我回家!”

“哦,好。”曾善良立刻把单青连抱上车。

“这是什麽?!”
“啊?这是我送外卖的车子啊。”曾善良又觉得不好意思了。

“你用自行车送外卖?!”

“是啊。”

我怎麽这麽命苦……单青连哭著抱住前方男子结实的腰杆,坐在後座上颠簸的上路。

曾善良在前方驾驶著,完全不知後方单青连的变化。

单青连紧紧的靠在曾善良厚实的背脊上,脸蛋红扑扑。有一件事情对他而言是难以启齿的,因为路面有些坎坷不平,自行车抖得厉害。每颠簸一下,震动就从老旧的自行车上传来,直达让人羞耻的後庭。既刺激又让人丢脸的,单青连的分身此刻涨得高高的,肿胀得让他喘不过气来。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0)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喝了烈性的春药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