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痴犬硬不起来

“我们分手吧。”梁时坐在床头猛吸一口烟,正想对躺在床上的大汉说,未料自己还没开口,反被对方心有灵犀占了先机说出来。
“!”梁时闻言楞了一下,又好像早就意料之中,他擦拭着身上的精液,想了一想,点点头,回了个“好。”
“那就这么定吧,我明儿搬。”唐一明得了首肯,如释重负的叹口气,闭上眼睛不想多谈。然而就是这么个态度,把梁时憋着的新恨旧火全点了起来。
“你说,你到底怎么回事儿?!我伺候得不行吗?!”梁时顿时火冒三丈,把床单一掀,满床的道具滚了一地,恼火地瞪着唐一明那从头到尾没硬过的大吊。
“……”大概梁时目光如刀,唐一明害怕他真拿出把刀让自己化整为零,“我说…我说……”他慢慢开口,表情认真中带着一丝莫名的复杂的凝重,感染得梁时也跟着凝重起来。
这话从哪说起呢?唐一明问自己。
怎么就摊上这事儿了呢?梁时也问自己,前因后果,还得从三个月前提起。
三个月前的一天,梁时高高兴兴地到医院例行检查身体,却不幸发现自己得了直肠炎,理由倒不是因为他便秘或者长期饮酒,营养摄取过度。乃是因为他私生活的过度放纵—
梁时是个花名在外炮友无数的死基佬,有一回,一个死炮友提议玩点不一样的新花活,梁时心头一热就答应了,哪知这厮带来的金属道具上含有微量汞、砷元素,梁时吸收功能奇好的裸菊竟把这些微量元素完整吸收了,吸收以后他并没有变成超人救世主,而是落下了直肠炎的病根。
因为这个,梁时咬牙发誓痛改前非,下一回一定要找个收身养性的好炮友,至少这人得好好对待性爱,不能再因为做爱带来这病那病。
怎奈老天开眼,这样的好炮友,从梁时刚踏进医院复诊的大门就马上邂逅了。
“谢谢医生。”梁时踏进门诊,听到这么一个甚是悦耳的低沉男声。
排在他前面看男科的哥们刚看完病,拿着单子去开药,回头就跟梁时打了个照面,声音主人果然不负那悦耳的音色,高鼻深目,短短的头发有点天然卷,是个身材高大三章出头的男人,正当梁时荡漾着看个男科疾病也能遇到如此绝色,男人朝他点点头,面色微红就走了。
还很腼腆,看来是个老实人,梁时笑笑,对对方的印象瞬间又加了几分,要不是自己身体不方便,他早二话不说把人截下了。
但好像前缘不断一样,每次梁时来复诊,总能遇上这个让他荡漾的哥们,借着病友的名头,按捺不住的梁时和哥们攀起了交情,并且得知了这哥们叫唐一明,是一家新上市公司的技术骨干,令他欣喜的是—小唐还是个同道中人,虽不大爱说话,上哪都夹着个公文包,一副发誓随时把工作干死到底的标准工作狂样。但梁时挺满意,之前交的男友大多属于扶不起的阿斗,只能床上挺着张开,梁时跟他们混一块,也就图个一时痛快,他心里头真正喜欢的是小唐这种闷头苦干的性格,只是年轻那会一直没好意思找这样的黑马子一解心愿。从聊天里,还探出唐一明对性爱态度挺开放,开放的同时还具备了刚烈的专一价值观,如此形神兼备难能可贵的人才,梁时势必要将其收入帐下。
就这么一来二去,梁时向唐一明提出了交往,半个月后,他们住到了一块,规规矩矩过起了小日子。
唐一明工作很忙,事业一偏重,生活上基本就内分泌失调不能自理,干起活来甚至能发生把手机放到锅里煮的惨剧。为了防止出人命,梁时工作之余揽下了两人的日常饮食,之前他也就一两手不沾人间火的外卖族,伺候起人只能算勉强对付,但唐一明从不讲究这些,狗粮也能吃下去一样吃梁时实验出来的饭菜,活少的时候,也和梁时一起收拾房子。
梁时最爱看的就是唐一明低着头做事的样子,无论干什么,表情都特别认真,认真得梁时胯下发硬,如果他就这么个表情压着自己,再用那好听的声音低声哆嗦的做爱,那不知有多受用,梁时每每看唐一明这样就硬得不能控制自己,差点忘记了自己身患重疾。
其实唐一明也是个身患重疾的人,虽然白天工作处事均好强,男人的外在尊严赚了个十足十,可晚上回了家,脱没脱裤子都差不多。
这事儿穿着衣服说不明白,脱光以后就立见分晓了。
早些的时候梁时碍于直肠炎,又想做爱,只能跟唐一明练习69解渴,小唐经常给他口交,他也给小唐口交,但两人口交的感觉那分明是两码事,他喷得小唐一脸精液,轮到给小唐口交时,捣鼓了半天也没反应,一条东方巨龙沉睡股间,风吹雨打也唤不起来,梁时念其阳痿的病症,以为是工作压力过大,需要新刺激,不顾生命安危变着花活搞来些情趣小道具,想哄唐一明开心。
梁时快给这些找来的花活捅个半死,都快给自己浪得变出第二个人格插自己了,可唐一明的胯下却没有一点反应,梁时以为他是需要挨操,也试过酒足饭饱把人按倒插了好几回,唐一明老实无比的跪趴在床上,热汗淌了一背,崩紧的背脊看起来无比性感,梁时在他里头射了好几回,一摸他胯下,却是一滴精液也没有。
嗷嗷待哺的嘴不能一直靠这种奇门偏方,正想摊开了谈分手,唐一明却先声夺人地开了口。
“你要不说明白,或有他妈一丝隐瞒,这事儿就没完。”梁时横劲附体,憋着火不怒反笑,冷冷地看着唐一明。
“我硬不起来是因为我曾经给人当性奴玩SM。”过了好一会,唐一明淡淡开口。
“操!”SM、性奴等关键词,一字不落进了梁时耳朵里,梁时闻言特震惊地看着那张平素正儿八经的脸和结实的身板,总觉得这厮在挑战自己的性阅历和想象力。唐一明却自顾自地接了下半句,“那时候年轻不懂事,玩儿大发了,结果成了现在的样子。”唐一明说着,有点自嘲地望望腿间银枪蜡样头的兄弟。
“行啊你,我当你和我不一样,没想着你比我英雄多了。”梁时冷笑着喃喃,搞半天不是自己不行也不是自己魅力问题,而是踏错了点。“那你主人呢?”话问出口,梁时都能闻着自己的酸。
唐一明看着他,自嘲地笑笑,“主人…他把我抛弃了。”
这话匣子一开就没完没了了,梁时头晕脑胀地听着唐一明意外话多的唠叨,勉强听进了小唐被人抛弃后阴影极大,努力一番后这才适应了社会,但这之后只能独居,没法接触别人。难怪这厮一门心思全钻到事业上,梁时有点绝望的想,可更绝望的是,这厮是个阳痿性无能,还是个SM性奴,可现在他还真有点舍不得跟小唐这么算了。
更让他绝望的是,唐一明表示,主人回来了,他就要跟主人回去,两人确实不合适,就不打扰梁时的生活,两人好聚好散吧。
“好散个屁!”梁时怒道,不知是嫉妒还是动了真感情,紧接着一句话冲出嘴边,“你主人回来了?那正好我也去开开眼,让我也当他的性奴吧!”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赞(15)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痴犬硬不起来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