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我的连长那根黑鸡巴

一。发汗的故事

体院武术专业毕业做什么?

我一时陷入了困境。到一个中学当体育教师,或者到专业武术队当副教练?一时也没有落实的具体单位。

去当替身演员?以往已经有不少人都走了这条路。

我困惑了。

正好部队来学院要人,而且要的正好是拳击、拳术的教练。我想这可能也是一条不错的出路。

就这样,我在某部当了一名中尉——专职的拳术散打教练。

一年后,由于我训练特种兵,有两个人在全国的散打中获得了名次。我也正式下连队当了一名副连长。

又是一年的时间,我和李连长配合默契,在全军的大比武中,又连续获得好名次。军长决定给我们连拨一笔款,建一座体能训练馆。李连长好高兴,拉上我进城,落实这件事。

那一天也是该当有事。

我和连长跑了一整天,也没有顾上吃饭。等办好拨款手续,又落实了设计院。而且设计院一听是给军队做设计,不仅主动提出免收设计费,还主动帮着落实施工单位。李连长一高兴,就空着肚子,与设计院的领导多喝了两杯。

回到招待所,我看见他的脸通红。就赶忙沏了一杯浓茶,让他喝了。帮他脱了衣服,盖好被子,早早睡下。

我看了一会电视,擦洗过,看见连长蜷缩着身体,脸仍旧通红,服侍他喝了一杯水。问他还需要什么?连长摇头,我摸了一下他的脑门,滚烫。

其实前天晚上,连里有个战士发了阑尾炎。连长带着一排的几个战士冒雨送到医院。一夜没睡,天亮才回来。两眼熬得红红的,嗓子哑哑的,就有些感冒。

我手脚着忙,就找服务员,想要点发汗药。谁知道整条楼道里,就是没有一个服务员。

哪里去找服务员?我急得在楼道里大声喊叫,却连个鬼影子也没有。我就要背他上医院。

“少麻烦吧。快睡,明天还有多少事情等着呢。” 我知道连长的脾性大,发起火来:眼瞪得象铜铃,眉毛都能立起来,阴沈的黑脸上,肌肉发颤,沉着声音,好不怕人。我只好不作声,悄悄地躺下,也睡不着。

停了没多大工夫,我就听见连长的牙‘得得得’的打颤。我知道连长壮实,从不得病,这一感冒,就特别重。赶忙拉开灯一看,连长的脸血也似的红,双目紧闭,全身发抖,缩成一团。我吓坏了,一时手足无措,已经近十二点,深夜招待所到处无人,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大个,你帮帮我。”连长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大个,你帮我发发汗。”

“行呀,你说,怎么办?”我着急了。

“给我倒杯开水。”我赶忙就倒,他一连喝了三杯。

“把你的被子也给我压上,咱们一起睡。”连长的眼睛也没有睁开,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你搂住我,帮我发汗。”

我赶紧把我的被子、连铺的毯子一齐拽出来,压在连长的被子上。我轻轻地揭开连长的被子,连长的全身红通通地,好不怕人,赶快钻了进去。

我关了灯,立刻搂住他滚烫的身体。连长也马上伸开双臂,紧紧的搂住我,把脑袋靠在我的怀里。

“把我连脑袋蒙住。”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一个翻身就爬在我的身上:“楼紧我。”

我一米八四的身高,连长趴在我的身上,脑袋就放在我的胸口。我把被子拉到脖颈下,蒙住了他的脑袋。

我自幼生长在北京,自谓多经广见,长这么大,没见过这么发汗的。没有办法,只好紧紧的抱着连长滚烫、灼热的身体。

我楼着他火热、滚烫的身体,真没有想到,这个办法还真管用。没有多大一会儿,连长开始出汗,我已是汗出如珠。大约有一个来钟头,我们两个都汗出如浆,连长的汗流到我身上,我的汗再流到床单上。我仍旧紧紧地搂着他壮实的身体,感到连长的身体湿淋淋地,却不再发烫。

“啊——”他长长地出一一口气,把汗水淋漓的脑袋伸出被外:“这边不能睡了,挪个窝吧。”

的确,被子、单子全都湿透了。我俩的背心、裤叉也都拧得出水。赶紧找着浴巾,给连长擦干身体,也把自己也擦干。

我们挪到我的床上,我让连长先睡。我把两人被汗水湿透的裤叉、背心洗净、晾开。才钻进被窝,两个健壮的大男人,就这么光溜溜的钻在一个被窝里。
“大个,伙计,今天你帮大忙了。”连长的眼睛又黑又亮,出神地看着我。

“又没用我什么。”

看看表,时间已是一点多:“才一点,还能睡一个好觉呢,伙计,咱们睡。”

当连长的身体不再火烫,没有想到,两个健壮的大男人,赤裸着全身,钻在一个被窝,感觉就大不一样。连长的男人的体香比女人更诱人,更撩人的心扉,我们怎么也睡不着了,身旁谁着个健壮的大男人也会这么美妙,连长的肌肉坚实,皮肤也是这么柔软、滑爽。

我的体毛比较多,虽然上半身只在胸口有一片细细的黑色软毛;下半身,从肚脐以下,到两条腿,却长满又黑又亮的体毛,手摸上去都沙沙地响。连长转过身,他的手在我毛呼呼的屁股和大腿上不停地抚摸着。连长的手不再老实,在我的下半身不停的抚摸:“啊,大个,你可真壮。”我不由得也伸出手,轻轻地触碰、抚摸连长那滑爽、柔韧的皮肤,和他一身结实的肌肉。

“喝,大个,你可真够壮。啊,这么长,够硬帮的。”不用说,连长的大手抓住了我的鸡巴,轻轻地套弄着。

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是面对面了,一股男人的肉香,让我的欲望从心中升起。我们俩的呼吸都变得粗沉。连长又是一个翻身,上了我的身。

我立刻睁大眼睛,看见连长的眼睛也是瞪的圆圆的。四目对望、交流,我想,这时我们的眼睛里大概都冒出了火。两人的呼吸都变粗了,一种急切地渴望,两个带胡茬的嘴唇立刻就亲吻在一起,连长有力的舌头也马上伸进我的嘴里,进入交流,我立刻嘬紧这无比的美味、用劲地吸吮。

啊,我万万想不到,连长的嘴唇竟是这么柔软,亲吻一个男人会如此舒畅,舌头和口水也这么甜美。我立刻就咬住连长的嘴唇,连长的舌头马上就送进我的嘴里,我开始用力吮吸。

连长的身体完全是一种浓郁的肉香,那个香啊、爽啊,可比在怀里搂着个女人舒畅得多。我立刻更紧地搂住他,连长比我更用力地搂住我。这么用力气的拥抱,让我们两个人都快上不来气。

我们紧张得全身颤抖,我下面的鸡巴蹦蹦直跳,已经硬得不能再硬,就直戳戳地顶在连长的屁股沟里。连我们的鸡巴就夹在我们的肚皮之间,我能清晰地感觉到俩根灼热的大鸡巴在有力地搏动。

两双粗壮的大手也不老实起来,连长的大手楼着我的大脑袋,一双黑亮的眼睛出神的看着,嘴唇在我的脸上,有力地亲着。连长是摔跤好手,腿粗、胳膊粗、屁股蛋子大。我的手放在他的屁股蛋子上,一块块硬实的肌肉,包裹在无比滑爽、柔韧的皮肤下面,摸起来爽快极了。我们的嘴唇和舌头很快就移到对方粗犷的脸庞、鼻子、耳朵、粗壮的脖颈,一阵匆忙、胡乱地亲吻、咬啮、和吸吮。我觉得连长的胡茬在磨擦我的乳头。心里热、痒难耐,我的鸡巴就卡在连长的屁股沟里,连长的鸡巴顶着我的大腿。我的鸡巴在连长的手里蹦蹦地跳,连长硬梆梆的鸡巴,也在我的手里蹦蹦地跳。

连长和我又出汗了,一股浓郁的男性体香冲进我的鼻孔,我都要疯了。

很快就觉得这样上面咬着嘴唇,下面互相抓着鸡巴套弄、抚摸,太不解急。

连长的身体往下钻,我当然知道连长要做什么,配合十分默契。啊——,简直要命。连长又是一阵有力的吸吮,我的鸡巴进入到一个从未到过,又无比热乎、柔软、紧蹦的地方,被连长的嘴唇和舌头不停地按摩着,太棒了,爽呆了。连长和我都不停地拱动壮实的屁股。

又是一个想不到,第一次,嘴里叼着一个健壮男人硬梆梆的鸡巴,也会这么爽。连长粗壮的鸡巴虽然微有腥臊,但并不难闻,可那种嫩滑、柔韧、肉筋筋的感觉,赛过吃海参、鱿鱼,更让我兴奋。我也学着连长的样子,吸吮着粗壮的黑鸡巴,有时还轻轻地咬上一口。

我们的嘴里都叼住了对方的硬鸡巴,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12)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我的连长那根黑鸡巴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