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继父的儿子迷奸了我

穗海之所以醒过来,是因为手脚好像被硬扯开来一样,感觉非常不舒服。

他微微地睁开惺松的双眼,意识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他又伸手揉了揉双眼,这才真正清醒过来。

「咦……」

穗海的身体。正全身赤裸的被捆绑在床上,双手双脚分别被固定在床的四个脚上,一动也不能动。

意识到目前处境的他反射性地跳了起来,不过由于四肢全被绑住,反而将他深深地拉进了床内,沉得更深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穗海完全不知道。

现在能动的只有头了。

于是他转头看看四周,墙上的壁纸是细致的小碎花,天花板则是高高挂着华丽的水晶灯,灯泡像花朵一样,点缀在金色的支架上。挂在墙壁上的画作是雍容华贵的古典派作品,旁边放着一张圆形的小桌子,还有用布包覆住的椅子。

映入眼帘的是非常熟悉的情景,就连窗外恣意伸展的树枝也是如此眼熟。

没错——!来这里的次数已经多到数不出来了。这里是穗海家的别墅,位在二楼的其中一间客房。

从微开的蕾丝窗帘缝隙,射入了明亮的光。

记忆逐渐恢复了。

对了……前天晚上和高宫一起离家出走,下午就到了轻井泽的别墅。在客厅把行李放好后,高宫准备了两人份的奶茶……?

之后的事,就完全想不起来了。

「不会吧,……难道奶茶被下了药……?」

我只是猜想而已啦!无凭无据怎么能随便断言「奶茶被下药」呢?

可是,如果真的只是累得睡着的话,怎么会上了二楼呢?还有被绑在床上的事,怎么会一点都记不得呢?应该多少都会有点知觉吧?

——到底是谁放的呢……?难不成……是高宫……?

我很仔细地思考到底谁会做这种事,不过在全身赤裸手脚被绑的状况下,脑袋实在很难正常地运转啊!

就在这个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

我转过头去,映入眼帘的人正是:高宫志信。

「我的好弟弟,你总算醒了啊……」

用轻松的口吻揶揄着我的高宫志信,如此说道。
第一章

「我正在考虑再婚的事情。」

穗海的父亲告诉穗海这句话时,差不多是他高中三年级的时候。

压根也没想到父亲会这么做的他,一时间惊讶得说不出半句话来,更别说提出什么意见了。

母亲在穗海很小的时候就离家出走了。不过,他对这样舍弃自己的母亲并没有任何怨恨,同样地也没有任何留恋。

这些年下来,跟父亲两个人一起过生活,让穗海觉得非常安心自在。

在这种状况下,他并不希望自己的生活被其他人打扰,尤其是另一个女人的出现,似乎会把父亲抢走似的。

直到现在,穗海不论要求什么,父亲都会尽力做到。

但是——只有这次不一样。

相较于穗海的心情,父亲反倒更在意那位女性,这让他不免有种「父亲被偷走了」的感觉。虽然穗海心中有所不满,但父亲宣布六月就要举行婚礼,一切事情都已成了定局,他完全没有反对的余地。终于在五月的时候,父亲安排了一次饭局,介绍两人见面。父亲要结婚的对象,名叫高宫菜美子,身旁还带了一个和前夫所生的孩子。

「啊——!」看到那张脸的时候,穗海惊讶地喊了出来。

「高宫——」穗海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是自己的同校同学——高宫志信。父亲似乎对两人同校的事情相当感兴趣,于是开始问起学校的情况。

「你们都是北陵的学生,有同班过吗?」

「嗳……这个嘛……好像没有吧……」高宫抢先一步,满不在乎地如此回答。

「耶……?」穗海疑惑地转头看着高宫。

「我们明明就在一年级同班过……他该不会是忘了吧?」好像有这个可能……他和高宫的感情并不是很好,在穗海的印象中,两人似乎连话都没说过……

身为班长的高宫,身边一直围绕着相当优秀的同学。

而对穗海来说,比起一直坐在椅子上念书,他宁可动动身体,活动筋骨,所以结交的朋友也都是玩社团的人。

如此说来,两人的交友圈几乎完全搭不上关系。既没有相同的嗜好,也没有可以聊天的话题,完全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不过好歹曾经同班过,应该多少都会记得吧!

还是说,因为我没担任过任何干部,在班上一点都不起眼,所以才会不记得我呢?

我想不出接下来该接什么话才好,只好眼看天花板,语带「酸」味的说:

「其实,我也不记得一年级发生的事了。」

「一年级?」父亲如此反问道。

听到这样的话,对面的高宫噗地笑了一声。

看来,他总算是想起来了啊——

到了六月,穗海父子及高宫母子终于成了一家人了。

「你好,请多指教。」

穗海握着高宫伸出的手,心里百感交集。

这个人是那个女人的孩子,再加上之前见面所发生的事,老实说,穗海对他的印象简直最坏到了最高点。甚至讨厌到连手都不想握的程度。

让穗海意外的事,还不只如此。毕竟对方可是身高高出自己十五公分,成绩比自己好上十几倍的优等生啊。一旦成为兄弟,更是会被拿来比较。关于这一点,穗海也觉得很不高兴。

「志信是七月生的,比穗海大三个月,所以算是穗海的哥哥吧!」

父亲所说的话,穗海听来格外地刺耳。

「同年的男生,竟然要我叫他哥哥……」

即使是在这样的气氛下,一家四口还是展开了全新的生活,而且似乎还满顺利的……至少表面上满顺利的啦……

高宫从未违背父亲所说的话,而且对父亲的态度相当温和,甚至还会殷切地关心叮咛。茶余饭后,也会跟父亲聊聊生活上的事情。

那成熟稳重的态度得到家人的赞许,跟穗海对新母亲表现出的那种排斥感,简直成了强烈的对比。

穗海不但还没有叫过一声「母亲」,也完全没有叫过高宫的名字。

父亲好像对这件事情感到非常生气。

因为高宫很率直地叫了「父亲」。所以对于新的妻子,父亲似科感到有些愧疚。

接下来的日子,穗海遭到同班好友无止尽的嘲弄。

「你想想看,突然说要结婚,还要我叫她妈妈……哪有那么简单就能说出口啊?能够轻易做到的人才不正常吧?」

「唉呀,没办法嘛——谁叫你的对手是那个高宫呢!「仓野语带同情的说道。

仓野伸也,是穗海从小学时代就认识的青梅竹马,两人可以算是最麻吉的好朋友。

穗海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那家伙,真的已经把我们当成一家人了吗?」

不知道怎么搞的,穗海心里总觉得事情并不是这样……,感觉上好像只是单纯的表面功夫而已……

「怎么说呢?你是指什么事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就是感觉怪怪的……有很多地方不对劲……」

「太抽象了……有没有什么例子啊?」

「比如说……只是比如喔——!那家伙虽然会跟大家一起吃晚餐,一起聊天,但是一吃完饭,他就会立刻溜回自己的房里念书。早上也是,我们俩明明是同一间学校,但是他从业没有跟我一起上学过。就算我们两个在学校碰到面,他也几乎不会跟我打招呼,这种态度称不上友善吧?」

「这……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啊!」

仓野如此说道,似乎对高宫的行为一点都不感到奇怪。

「高宫的成绩那么好,而且担的校务又很多,如果要维持成绩的话,一定要花很多的功夫念书吧!而且你这家伙老是迟到,要是早上跟你这个迟到大王一起上学,那不就毁了?人家高宫查是模范生呢!正因为他是伟大的高宫学生会长,所以更没必要奉陪你罗。」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

仔细想想,仓野的话好像也不无道理喔!

「不过,总觉得高宫和我们之间有种莫名的疏离感……」

虽然一切好像都进行得非常顺利,但实际上双方其实一点都不了解彼此。

最令穗海感到奇怪的是,父亲跟继母似乎完全不在意,甚至一点感觉都没有。

「难不成,你想要跟高宫变得非常亲密?」

「谁……!谁要跟那个家伙啊!」穗海想都没想地,就如此愤怒地吼道。

「这不就好了吗?既然如此,你干嘛还在那担心东担心西的?」

「是没什么啦……不过说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会有压力……」

穗海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地辩解着。仓野的声音从上头传来。

「要是这样的话,倒是有个不错的机会,可以让你清除压力。有个活动……」

「活动?」

穗海抬起了头,望着仓野的脸。

「大后天不是星期六吗?那天我们办了一个联谊,是跟圣心女中喔——目前人数不大够,要是你肯来的话,我想对方也会很高兴的。怎么样?要不要来啊?」

「我想她们应该是不会高兴到哪里去的……」

虽然我并不讨厌跟女孩子联谊,但是……比起交女朋友或是跟女孩子玩,我宁可跟几个男性好友一起去疯狂一下,还比较没压力呢——

「可是,我期末考的成绩很烂耶!我爸超爽的,我被他念了很久的说……」

父亲一向非常注重穗海的成绩,甚至有点注意过头了,所以经常对他唠唠叨叨。

虽然穗海的父亲现在正在经营不动产公司,成就相当不错,但是以往因为头脑不好而吃了许多苦的痛处,让他格外在意自己孩子的成绩。

再婚之后,有了一个成绩优秀,品行端正的比较对象出现,穗海父亲的「成绩在意」似乎比以前更加严重了。

(可是俗话说的好,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我的头脑不好,还不就是因为遗传了父亲,这怎么能全怪我呢……)

而且快考试了,要是在这种情况下跑出去玩的话,一定会发生惨剧的啦!

不过仓野却说……「上次期末考是谁帮你的啊?」

「唔……」

穗海完全没有反驳的余地。

仓野没有很认真地念书,不过他的成绩却出乎意料之外的好,尤其是英文,可以算是他的拿手料目。

之前的期末考,还有再之前的期中考,全靠仓野的全力帮忙,穗海才没有落入满江红的地步。

——总之就是对穗海有恩啦!

「来联谊吧!你就跟家人说是要来我家念书,不就行了?」

这就是俗话说的「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啊!

因为欠过仓野人情,所以穗海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

结果,到最后穗海找不到任何理由可以SAY NO,只好顺理成章地答应了。

「那就先这样罗,拜罗!」

「下次再一起玩吧!」

「嗯嗯,再见——!」

在车站解散后,穗海跟着仓野一起回家。

回想起早上出门的情景,穗海的心里不禁一阵抽痛。

本来打算用读书会当籍口,在仓野家住上一晚的,不过父亲一听到读书会的事,马上说……「待在家里,志信也可以教你啊!」

在穗海还没来得及反驳时,高宫就抢先一步说……「我想穗海应该不想跟我一起念吧……跟自己的好朋友在一起比较重要吧……」

听到高宫的话后,穗海心中涌起一股止不住的怒火。

「喔?是这样吗?我跟高宫的等级差太多了,不是吗?要是我真的拜托他教的话,不是太给他添麻烦了吗?」穗海的话才刚说完,父亲就毫不留情的训斥着他。

「你这是什么态度——!」

「我要出门了——!」听着父亲的声音在背后逐渐消失,穗海就这样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家。他在心里沉痛地想着……以前很少骂人的父亲……再婚之后……完全变了……

「啊,我要先去一直便利商店,麻烦在前面停一下。」仓野跟计程车司机如是说道。(明年春天就要考试了,也是时候该开始努力念书了。)在穗海的要求下,仓野已经答应要教他英文了。两人因为怕晚上肚子饿会没精神念书,所以一起出来采买些零食。东西拿好后,穗海把算钱跟付帐的事情交给仓野,然后看着玻璃门外的街道。

「咦——?」在便利商店斜对面的小巷子里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

那个身影吸引住了穗海的目光——高宫……?纤细而高挑的外表,端正温和的面容。

没错,就是他。

都这么晚了,为什么他还会在外面?而且,还是在这么繁华的街道上?

穗海看了一下便利商店挂在墙上的时钟,已经过了十一点了。以往这种时间,高宫都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念书才对啊!(他应该不是离家出走吧……)

穗海没想太多就冲出了店门外。

没有发现穗海的高宫,从胸前的口袋取出了某种东西。

穗海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定睛一看——原来是香烟。

(骗人……那真的是高宫吗?)

穗海非常怀疑自己的眼睛。

高宫很熟练地把香烟叼在嘴里,然后点了火。

直到现在,穗海才终于脱离了半失神的状态(咦……!刚刚高宫出来的地方是酒吧……吗?)

穗海内心打起了大大的问号,为什么高宫会在这种地方呢?

高宫的眼睛满不在意地四处张望着,然后终于转到了穗海所在的方向。

「——!」

当他看到穗海时,并没有闪避的神色,反而直定定地盯着穗海看。

不知道该如何回应的穗海,整个人像石像般全身僵硬。

此时,高宫的身后出现一名男孩子,亲切地说……「久等了!怎、怎么啦?」

这个男孩子年纪似乎跟高宫差不多,不过身高矮了一截,染着淡茶色的头发。脸上的伦廓清朗,五官相当明显,是个名符其实的美少年。这个美少年好像跟高宫很亲密似的,挽着高宫的手臂。

在充满「夜生活」气息的繁华街道,跟一名男性一起走出来……

……总觉得气氛很不对劲。

意识到这一点的穗海,终于摆脱石像状态,语带讥讽地说……

「我还以为是谁呢,这不是我们品学兼优的伟大学生会长吗?没想到你竟然出现在这种地方,不但抽烟,还跟同性有不纯洁的交往,这样可以吗?」

「这家伙是谁啊?」

淡茶色头发的男子将脸颊紧紧靠着高宫的肩膀,斜眼看着穗海如此说道。

「我是他弟弟……」

回答的人不是高宫,是穗海。

(哇靠……!我是怎么搞的?不是从来都没有承认过兄弟关系到吗……)高宫一副「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的表情,好像相当吃惊的样子,不过,没过几秒脸一旋即浮现一种皮笑肉不笑的笑容,就跟当初在饭店吃饭时一模一样。

「耶——这个人……是你弟弟?」淡茶色头发的男孩子,用非常轻蔑的态度,眉毛轻轻地挑了一挑,如此说道。

「说是这么说啦——反正这是我妈跟他爸擅自决定的。」高宫的语气看起来似乎一点都不在意。

听到这句话的穗海,心情恶劣到了极点。所以也毫不客气的回嘴。

「你觉得他们会怎样想?引以为傲的儿子,竟然在半夜出现在这种不良的场所,做出抽烟这种不良的行为。而且还是个同性恋。要是他们知道这件事的话,一定会受到非常大的打击吧?」

虽然穗海这样说了,但是他并没有打算要告诉父母亲这件事。

他之所以会这么做,纯粹只是想吓吓高宫罢了。

听到这些话后,淡茶色头发的男孩子噗嗤一声地笑了出来。

「耶……这家伙要去跟妈妈打小报告呢!真是了不起啊……」

「你?你说什么……!」

「你刚刚不是这么说的吗?」高宫像是抗议似地故意打断穗海的话。这让穗海怒火中烧,脑袋好像着了火,没想到身旁的高宫只是哈哈地轻声笑着。「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反正他们一定不会相信你的。」

高宫平常就是大家心目中的优等生,任谁也无法把他跟「不良少年」这四个字联想在一起。就算穗海就的是真的,但是相信他的人又有多少呢?

「我才不会去打小报告呢……!」最后冲出口的只剩下穗海不堪的怒吼,和他转身离去的背影……
第二章

穗海保持着五花大绑的状态,满腹疑惑征征地看着高宫。

「为什么高宫要这么做呢?难道他还在介意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可是……他不是很有自信,认为一定没有人会相信的吗?)———如果可以的话,暑假的时候我就跟穗海一起念书吧?穗海回想起高宫在家里对父亲说的话。几乎每天都跟仓野一起开读书会的穗海,成绩并没有明显的进步。父亲为此感到相当生气。

所以当高宫提出这个建议时,马上就得到父亲的同意。

虽然穗海心中难免有些小小抗拒,但是与其考试搞砸被父亲责骂,倒不如好好跟高宫一起念书,考个好成绩还比较划算。

于是两人动身前往轻井泽的别墅,准备专心读书。

穗海万万没想到,这样的举动却为自己带来了莫大的危机……

双手抱胸,从上往下睥睨着穗海的高宫。眼神中透露出一丝轻蔑。

「还……还不快解开……!」

「你说解开就解开啊!那我干嘛费那么大的劲把你捆起来?」高宫冷冷地回答。

声调,表情,连用字遣词都跟在家里时大不相同。

「你刚刚到底给我喝了什么?那杯红茶,你是不是放了什么东西在里面?」

「喔——只不过是一点镁兰脱宁液嘛……」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10)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继父的儿子迷奸了我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1. #1

    好看,非常棒!支持一下!!!!!!

    mnbvcxz65364个月前 (12-29)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