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精狗庄园

写了一篇自己也不知道如何评价的文,大家随便看看,不定期更新

(一)

虎子是被一大泡晨尿憋醒的。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又伸了伸因为长时间躺在冰冷的青石地板上而变得有些僵硬的身子,然后支起身子,爬到不远处那棵丁香树下抬起右腿,将一大泡滚烫的热尿全都撒在了树根处。尿好后,虎子又甩了甩自己胯下的那根未勃起便有12厘米长的黝黑肉棒,将尿道里的残尿甩了干净,接着爬到院子里的水井边打来一桶井水自己从头到脚清洗了一遍,又沥干了身上的水后,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虎子便小心翼翼地爬进了主人的房里,跪趴在床前,抬头看着正俯卧在床上的主人。

主人的一只脚伸出了被外,虎子直起身子,伸出舌头舔了舔主人的脚趾和脚底板,见主人没有反应,虎子便从床尾转进了主人的被窝里,舌头也沿着主人的脚一直往上,最后停在了主人的肛门边。主人的肛门比虎子的紧多了。虎子将脸都埋进了主人的屁股缝里,舌尖绕着主人的肛周打着转。主人轻哼一声,将双腿分得更开了,让虎子能够更全面地品尝主人的屁眼。虎子的舌尖又舔了几圈主人肛毛丛生的屁眼后,便伸进了主人的肛门括约肌里。主人又是轻哼一声,看来还是很喜欢虎子的服侍的。虎子一会儿而舔舐,一会儿吸吮主人的屁眼,主人的肛门偶尔会喷出一些臭屁,但虎子已经习以为常,甚至是舌尖触碰到主人直肠里的大便,虎子也都闭着眼睛吞下去了。主人其实对虎子还不错,比对其他那些在畜棚里的“精狗”们好多了。将主人的肛门里里外外舔了5分钟后,主人翻了个身,将手绕过了虎子的后脑勺,把他按向了自己那条早已硬邦邦的阳物。虎子心领神会地张开嘴,将主人红润潮湿的龟头含入唇中,一边用舌头绕着主人的龟头和茎干舔舐,一边慢慢地将主人的硬物往喉咙里送。虽然将主人18厘米长的阴茎连根吞入喉中很困难,但因为主人喜欢被虎子深喉的感觉,所以虎子每次都是尽最大的可能吞下大半根主人的阳物。很快,虎子就感到自己嘴巴和喉咙里的鸡吧又涨大了几分,而主人的两粒睾丸也慢慢地往上拉提,呼吸也变得急促了。不一会儿,主人的热精就都在虎子的嘴巴和喉咙里开了花。虎子大口大口吞咽着主人的精华,直到感到口中肉棒脉冲的停止,虽然虎子没有抬头去看主人,但他却知道主人已经醒了,正轻蔑地看着吞精的自己。

主人从床上坐了起来,伸手到虎子的裆下摸了摸虎子分泌出前列腺液的龟头,将染了淫水的手指在虎子的嘴唇上抹了抹,说:“狗逼,喜欢你的早晨吗?”虎子点头称是,还摇了摇屁股,以示对主人的恩赏表示感激。主人嘴角挂着笑,摸了摸虎子的光头,然后双手捧着虎子的脸又往他的阴部靠去。虎子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幺,于是没等主人吩咐就再次张嘴将主人略微变软的鸡吧含住。没等多久,虎子就品尝到了主人那滚烫的尿液。虽然口中的尿液苦涩腥骚,但虎子已经习惯了这种味道。连带刚刚吞下的精子,这将是虎子早上的早餐,除非主人会慷慨地再多打赏给虎子一些他吃剩的早饭。

在这里,有必要交代一下虎子的身家背景。虎子原名叫李小虎,是和谐国非国民的后裔。虎子从来也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但在被卖到卿庄做精狗之前,他听少院的管教说起过他的父母都曾是和谐国建国之后最大一场学生抗议运动的发起者之一。由于运动最终被国威会镇压了下去,虎子的父母和其他的反抗学生骨干一样被判永世为畜奴,当时他们也不过20出头的年纪。

虎子在少奴院一直待到了12岁。这里关押着和他一样的非国民后代,也有一些是父母未偿还欠国家的债务而被迫出卖的少奴,或者是未满12岁的少年犯。虎子是和另外4名少年奴隶一起被卖到卿庄的。卿庄是雁城最大的农庄,而卿家几乎垄断了整个雁城的农产品供应。除了一般的农产品生意之外,卿庄也出售一些特别的商品,比如说童男子的精液。因为不知从何时开始,和谐国上流社会流行起以童男精液做养生佳品的风潮,而且据说以童精入菜会特别的美味。为此,卿庄饲养了50几头未满18岁的童男精狗。这些精狗从12岁左右能射出初精开始,每日都要被采精工分早晚挤精两次。而且卿庄还将整个精狗产精的过程公之于众,让雁城乃至和谐国一些慕名而来的游客们参观。游客们有时还可以动手实践,首先挑选出心意的精狗,再亲自握着精狗的鸡吧撸弄直至射精,最后在卿庄纪念品店里购买到经过加工后的精乳。

卿庄除了童男精狗之外,还饲养着其他种类的男女奴隶。女奴一般用于生产,所有新出生的童男女奴隶都会在农庄里成长,帮着干些农活,直到身体发育成熟。由于恒定的特殊饮食和催产药片,奴隶往往会比平常人地进入青春期。10岁左右的小奴隶一般就可以正式成为卿庄的财产。女孩会长出硕大的乳房并开始月经初潮,男孩也会长出比一般的同龄人大出许多的阴茎和睾丸。而到了12岁,男孩们就可以被用做精狗产乳,他们每次射精的量都会是正常成年男性的3倍,而女孩则会承担生育下代奴隶的职责。在每日产乳的间隔,精狗们还会被用做其他的劳役,比如插秧或者割麦子。精狗们产乳的职责一直会持续到18岁,当他们的精产量有所减少后,就会被卿庄用做耕作或拉货的牛马,偶尔也会用来和女奴们交配,直到他们生病或者受伤。长得漂亮且不在孕期的女奴会用做游客导游或者纪念品店和餐厅的服务员。即使是怀孕了,女奴们也几乎要工作到生产的那一刻。卿庄的奴隶从出生开始就是赤身裸体,他们对衣物仅仅局限在与主人或游客的一些不可避免的身体接触上,也从来不知道什幺是尊严和羞耻。他们在田间劳作时如果又需要,可以一边干活一边大小便,和一般的牲口没什幺两样。奴隶的最后结局都是消失在卿庄里,官方说法是“回收”,但虎子听说奴隶们最后都会被阉割扒皮,生殖器做成标本模型,皮肤则做成各种皮制品,健全的器官会被用做医疗,其余的部分则碾碎做成肥料,滋养农作物。

虎子不是在卿庄自产的精狗,在少奴所里也学习过一些简单的知识,所以要比那些大字不识一个的卿庄精狗们聪明一些。虽然身体不如其他从小就从事重体力农活的精狗们那般健美,但却是显得匀称协调。虎子长得清秀,但鸡吧和睾丸却一点不输给一般的精狗,一条完全勃起时能有19厘米的黝黑肉屌完全勃起时可以紧乎180度的直指天空,历来都是挤精时游客们争夺的明星精狗。虽然每天要跪趴在地上,头,前胸和四肢贴地,高高撅起光溜溜的屁股,以这种最下贱的五体投地地姿势将自己胯下最羞于示人的部位展现在不同游客面前,任由这些南来北往的男女老少用带着透明超薄手套的手握着自己的雄性器官挤两次奶,但虎子已经习以为常,并且接受了这和吃饭拉屎睡觉一样都是他每日生活的一部分。

卿庄的话事人是卿吞天,他是一个60多岁的大胖子,有5房妻室和11个儿子.虎子的主人卿无日是卿吞天的第7个儿子,16岁,刚刚上高中。从精狗队中被无日选中成为私犬对虎子来说一直是一种荣幸。而虎子从进入卿庄的第一天就见过无日,那时他和另外的4条从少奴所卖到卿庄的精狗一起跪趴在地上给卿吞天和他的十一个儿子磕了9个响头,然后跪趴成一排摆出五体投地的姿势,由卿吞天的几个儿子亲自动手给他们挤出了正式作为卿家精狗的第一泡精乳。虎子人生中的第一泡初精就是被无日挤出来的。和其他的兄弟相比,无日显得冷傲而英俊,身材高挑肌肉结实,是学校的篮球队长。虎子跪趴在地上只能到无日的膝盖处,即使两腿直立也只到无日的肩膀。虎子也许一辈子也忘不了那一次被无日亲身挤出初精的感觉。当时他以五体投地,双腿大分,屁股高撅的姿势跪趴在地上,虽然下巴抵着地面,眼睛直视着前方,但他知道那个看起来最冷傲的小主人正站在自己的身后,也许正在看着自己两腿间露着的鸟蛋和小鸡鸡。周围的精狗同伴们已经因为各自身后的小主人对他们生殖器的粗暴撸弄而疼得忍不住呻吟起来,可是虎子身后的那名小主人却是迟迟没有动手。终于,无日略显冰冷的手指探过虎子的裆部握着他滚烫如铁的鸡吧时,虎子身子一颤,继而就感到自己鸡吧的包皮完全被无日往鸡吧根部方向撸,露出他红嫩的龟头。无日用一根手指绕着虎子的冠状沟抹了一圈,然后缓慢而有力的上下套弄起来。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10)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精狗庄园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