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局长的身体

(一)
突然从睡梦中惊醒。
小胖梦见了自己像一只风箏张开手在天空飞翔,成哥拉著线,突然间却放开 手,他随著风飘啊飘著,看见底下前男友追跑赶上来伸手拉住了线,线却断 了,风箏再度随风飞舞乱飘,越飞越远,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地上的两个 人,而他们两人却大声的嘲笑著。
小胖醒来努力回想,依旧仅仅拼贴出残留的梦的碎片。
有一段时间,小胖时常作梦,但梦醒时做梦的内容却很快流失,怎麼也记不 起来;梦境一片空白。
黑夜中枕边人匀称的酣声,令他辗转反侧难已再入眠。
小胖再度醒来时,窗外已经转為灰白的,和黑夜交换了顏色,庆成早已经起 床,盥洗完毕,穿衣动作的声音吵醒了他。庆成著完装,轻轻的走倒床前, 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罗庆成警官自从升官后,转至内勤单位,工作作息规律 ,减少了出差应酬次数,和小胖相识交往以来,感情渐渐升温,正是事业爱 情两得意。
『什麼时候回来?』小胖问道。最近治安成為重点,庆成要到台中视察演习 会议。
『大概开完会,晚上找同学聚个餐。会儘快赶回来的。要带什麼东西回来给 你吃?』
『不用啦。』小胖打声喝欠:『我想再睡一下。』
『你睡吧,我走囉。』
庆成走后,小胖躺在床上发呆。回忆起上週日和庆成去北海岸玩,意外在海 鲜餐厅遇见前男友,当时正要起身上厕所,正好与他四目相对,顿时空气突 然凝结,心神停滞约莫几秒才恢復过来,而两人都是欲语还止。这是分手后 第一次相遇,小胖心裡想著,都这麼多天了,不知道他会不会打电话来呢? 想著想著不知不觉睡著了。
铃~~铃~~~。电话响了,他接了起来。
『请问你是徐景怀先生吗?』
『我是。你是哪位?』徐景怀被突来的铃声惊醒。
『喔,是这样的,我在路上捡到一个皮夹,裡面有你的证件,我想是你掉的 吧。』
徐景怀还是惺忪的眼睛,头有点晕,全身无力。看看周边,不了解自己怎麼 睡在车上。一边搜著自己身上,一边回想:『难道昨晚喝的这麼醉?』他的 酒量不差,而且一向很有节制。
他一边思索,一边摸摸口袋,找不到自己的皮夹,怎麼想也想不起来,何时 何地掉了,昨天在进入招待所之前,他摸过口袋当时皮夹还在的。
『喂,请问你在哪裡,等我一下,我马上过去。』
年轻人报了地点之后,形容自己的外型。徐景怀驱车前往,纳闷昨晚有经过 那裡吗?
年轻人再次翻阅皮夹的物件,身分证上写著:徐景怀,出生年月日:民国36 年10月7日。身分证背后:配偶○○○,出生地○○○,住址○○○○○○ ○○○○○○○○○○。
『嘿嘿,这麼优的杯杯,居然沦的到我,我出运了。』看著身分证的照片, 口水快留了出来。
皮夹内除了身分证、驾照、信用卡、现金,还有几张名片:『○○部○○○ ○○局局长。徐局长……,官位还蛮大的呢。』
如果就这麼把它带走,岂不是发了一笔小财。贪念的心著实在他心中交战 ,转过好几圈。
週末清晨的台北市,路上行车极少,徐局长儘管还未完全清醒,车速不快, 倒也在半个小时之内就到达了。路口有位身著运动服的年轻人在东张西望, 徐局长心裡想可能就是他了。
徐局长把车驶靠近他的身旁,停好车走出车门。
『你好,我是徐景怀,是你捡到我的皮夹吗?』
『是我捡到你的皮夹,早上要出门慢跑时在巷口捡到的。很抱歉我翻了你的 皮夹检查证件,我想是你的没错。』年轻人伸出手,把皮夹交给了他,说: 『你要不要检查一下,看看东西有没有少。』他打量著徐局长,本人看起来 并没有那麼老,大概五十出头吧,脸上的皮肤很好,没有斑也没什麼皱纹。
『谢谢你,我想,你会打电话通知我来拿皮夹,应该就不会拿任何东西。』 徐局长停顿了一下:『不过,虽然很不礼貌,我还是检查一下。』
『请便。』
徐局长打开皮夹检查,身分证、驾照、信用卡及名片都在,现金还有七千多 元,好像跟印象中的也差不多,不过他还是露出疑惑的表情。
『我想大致都没缺少,唯有一样东西虽然不是很值钱,但是对我很重要的东 西不见了。』
『什麼东西不见了?!』年轻人紧张了,他可是没有拿走任何东西。
『一张照片!』
『照片?什麼照片?我并没有看到有照片啊,你要不要再想想看。』
『算了,也没关係,希望是丢在昨晚的地方。』
『我并没有拿喔。』他再次强调。
『对不起,我并没有怀疑你,我想钱跟信用卡都没拿走了,更不会拿走照 片的。真的要好好谢你,要是让别人捡到皮夹,恐怕我就损失惨重了。』
『哪裡,别客气啦。』
徐局长本想掏出一些钱给他当作谢礼,想想又缩了手,这样好像有点侮辱 对方,如果需要金钱回报,当初人家就不会打电话来通知了。
『我应该请你吃个饭的,好好谢谢你。年轻人有这样的品格很难得。』
『哪裡哪裡,你太客气了,不用请我啦。』
『没关係的,你也不用拘束,我当作认识一个新朋友。』
『那好吧,就依你的意思,我的电话你的手机裡面有显示,喔对了,我叫 杨清宝,叫我阿宝就可以了。』
『好,阿宝,我们再电话联络。』
『好,等你电话,跟帅杯杯吃饭真好。』
『啊,你说什麼?』徐局长有点怀疑自己听错。
『没事没事,我……我说要去慢跑,再见。』
『真是一位又懂事,又帅的年轻人。』望著阿宝走后的背影,徐局长讚嘆 阿宝不但外表帅,而且品性也不错,难得现在年轻人有如此教养。
他心裡想:昨夜应该喝了不少酒,明明事先交代小陈要送我回家,应该没 理由睡在车上的,对於如何走出招待所,如何进入车内,他一点也没印象

[[i] 本帖最后由 cwj126 于 2007-8-30 10:45 PM 编辑 [/i]]
当爱在靠近 发表于 2007-8-30 12:50

(二)
接到前男友来电话的时候,小胖正在甜蜜睡梦中,铃声惊醒了他。
他气愤為什麼最美的梦总是被他毁了,像是在分手之前,若不是意外发现 他有了第三者,他还一直做著相爱到老死的美梦。因為事出於突然,小胖 一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整整半年难以调适心情,就是那时开始,他夜夜 作恶梦,醒来时候,却完全不记得梦境,浅意识里似乎想要完全清除记忆 。这样的情境不断发生,直到遇见庆成,爱情总算又有了靠岸,奇怪的是 ,梦仍然不断,安全感会在他的梦境不断演练,不断想要证明这是真实的 。
而和以前的梦唯一不同的是,这些梦境慢慢有片段被存了下来。
这样的困扰,他没让庆成知道,因為这一切要靠自己克服;当然更不可能 让前男友知道,因為那样只会让事情更加复杂,会毁了两对的甜蜜关係。 所以他採取不联络的方式。
他相信朋友可能变成爱人,但爱人在分手后怎能变成朋友,否则是否意味 著情感可以随意汰换,即便都已经成為了过去式,也不应该发展出新的未 来式,这样对新的爱人不公平。
他发现原来那一条界线,一但失守,将会迅速沦陷。
在等待的不安的情绪中更加确认,在他心裡还没完全抹去前男友的影子, 原来他还爱著前男友;原来在他的记忆里,这段感情还没死去,那只是休 火山,早晚会甦醒,他害怕火山爆发引来的震撼。
小胖在屋内发呆,内心挣扎著该不该让前男友来,他不知道能不能坦然面 对。他开始后悔答应见面的要求,更后悔自己偷懒不想出去,才让会面成 為两人独处的机会,早知道应该约在外面的公共场所;莫非心裡存著想要 私下见面的依恋?小胖心裡既期待又害怕。
徐局长爬上五楼时,已经汗流浹背的喘著气,但是还是笑容盈盈,红通通 的脸色,真是可爱极了,尤其在那圆圆脸庞上更加迷人,小胖看他满身汗 的,不忍心放他在外面,进了门又递了一条毛巾让他擦汗。
『好怀念的味道。』徐局长拿著毛巾闻了起来,闭上眼睛回味。
『都已经过去了。』
『对不起,我伤害了你。』局长的脸上带著悔意,痴情的眼神凝视著小胖 。
『现在说这个没意义了,他还好吧。』
『其实我们早就分手了。在你离开后没多久就分了。』
小胖无言。那是小胖做了半年空白记忆的梦的同时,原来在第三者离开后 ,梦境也一起终结了。
『过去是我对不起你,我没有脸再见你,要不是那天在餐厅遇见你,我还 不敢想会再见你一面。旁边那位是你的现任男友吧,他对你好吗?』
『很好,谢谢你的关心。』
『他知道我吗?那一天因為看你表现很不自然,我没敢过去跟你聊。』
『他知道你是谁,我都跟他说了。』
『喔,他有说什麼吗。』
『他说若不是在公共场所,他会过去揍你的。』
『当初都是我的错,被揍也是应该的。』局长嘆了口气。
小胖看著局长有同情也不忍心再苛责。
『你们看起来感情确实很好,很适配。』局长环视屋内,那是满满幸福 的氛围。
『遇到他真的是我的福分,他对我很好。』小胖脸上浮现了笑容,像一 种幸福的轮廓。
『我知道不应该说,不过,如果,我是说如果,当然看起来不太可能, 我想说如果有一天你们分手了,希望你可以想到我。』局长结结巴巴说 完他的心声。
小胖没有回答。
『我到现在还是想著你,不时的对著你的照片想你呢。』
『你别说了,这是不可能的。』
『的确我不应该再说这些,我伤你太深了。只是…。』
『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我们现在很好,我不想破坏已经拥有的幸福 ,你如果真為我想,请祝福我们吧。』
但是局长在小胖的话刚一说完,突然无预警抱住他,用嘴封住他的唇, 那是彼此最熟悉的味道,往日情怀悄悄的甦醒。
小胖完全没有心理準备,退后跌落沙发上,爬不起来也不想爬起来。
『他快回来了,如果没别的事,你回去吧,我不想节外生枝。』停坐了 些许,小胖起身,心里下定决心,既然那段过去的恋情暂时无法抹去, 那麼就让他永远封存在心底深处,永不见天日,绝不让火山有爆发的一天。
庆成婉拒了台中的同学的饭局邀约,因為这些同学吃饭后绝不会就这麼 快散会,大概又要去第二摊第三摊,為了和小胖多多相处,只好婉谢, 被同学们狠狠骂到臭头,还要笑说下回在台北摆摊赔罪,开心的从中华 路夜市买了小胖爱吃的蚵仔麵线,直奔高铁站,或许回到台北家中,麵 线还是微温的。心里想著有高铁真好,以后出差可就方便。
回台北之前,庆成都没打电话给小胖,他想给小胖来个惊喜,所以打算 到家按门铃说是快递送东西。当计程车转进巷口,正好看见局长从公寓 大们走了出来,还频频仰头看著他们的家,从眼神可以猜的出有一点依 恋。
庆成心里告诉自己不要想太多,或许他们很单纯的叙旧而已,一直犹豫 著要不要上前打招呼,在还没决定之前,局长已经走了。庆成在外面抽 了一根烟才上楼去,进屋内时他瞧见还没归位的拖鞋,以及椅背上的毛 巾,一边把麵线递给小胖,一边问到:『谁来了?』
『是…..是热水器坏了我请人来修。』小胖说话有点吞吐。
『喔。』庆成有点失望,他寧愿小胖告诉他是前男友来过,这样表示他 们都是光明正大,都能坦荡荡的面对。但是小胖却是不想让庆成多做想 像,因此撒了善意的谎言。
『你怎麼这麼快就回来?不是要在台中吃完饭再回来。』他一边收拾, 一边心裡暗忖:莫非刚刚他们在楼下碰到面,哎呀,已经撒了谎,该不 该承认呢。
『因為,突然想到帮你买你爱吃的蚵仔麵线,就赶回来了。吃吧。』
庆成不想戳破小胖的谎言,如果他想说自然会说的。他静静看著小胖 吃,更让小胖食不知味。
这个晚上有点寧静,似乎暴风雨来之前的徵兆。
谁也不愿先开口;先开口的就是要摊牌了,可是庆成心里的疙瘩却是已 经停驻在那儿,梗住他的心情。因為一夜担心难受,这个夜晚,庆成失 眠直到天亮。
 
当爱在靠近 发表于 2007-8-30 12:51

(三)
局长从小胖的住处出来以后,他打了电话给阿宝,约好了说要请他吃饭 ,阿宝提议到阳明山吃饭、洗温泉,他说既然是週末晚上,何不放鬆身 体好好休息。原本局长并不那麼有兴致,但是主要是要答谢人家,也就 免强同意答应了。
週末的温泉餐厅挤满了人,等不到吃饭的座位,两个人决定先去泡温泉 。这个温泉餐厅的温泉池,只有汤屋和男女大眾裸汤,局长拒绝去汤屋 ,执意要洗男大眾池,他害怕在见到青春的肉体之后,又一时意乱情迷 迷失了,这是他曾经犯过的错误;聪明男人怎能犯下两次同样的错。
同志的男体,是最容易点燃慾望的火种,一但乾柴遇上烈火,可就一发 不好收拾。
『我们还是到大眾池吧,我不太习惯』局长说。他坚持不想製造了两个 人单独袒裎相见的机会,这让阿宝有点失望。
男裸汤裡有冷热水池,SPA池,还有烤箱和蒸气室。即使是在大眾池裡 ,阿宝却毫不在意这是公共场所,言语和动作都有意无意的勾引局长, 大胆放肆的向他刺探挑逗。
阿宝表面虽然正和局长说著话,在热水池底下,他的脚先假装不小心碰 触到了局长的腿,然后抽回去离开,又再次的轻轻碰触试探,这一次却 停住了未收回。局长对於两人才刚认识,阿宝就如此表现过热的肢体接 触,开始有了怀疑:
『现在的年轻人都那麼大胆直接吗,还是他知道我喜欢男人?』对於阿 宝开始有点不太放心。
局长在心裡盘算著:『等吃完饭送他回家之后,就不要再有任何牵扯了 。』
局长想知道阿宝的企图,他没把腿缩回去,一直保持和他肌肤相触的状 态,这样举动鼓舞了阿宝的心,阿宝心喜,开始进一步前进,然而当阿 宝想再往大腿滑上的时候,局长把腿缩了回去,这样子来来回回几次, 局长总是在最紧要关头拒绝,搞的阿宝弄不清楚局长的意愿,以為局长 其实对他有意思,但是因為谨慎害羞不敢表现出来。
局长沉浸在玩弄阿宝的乐趣,心情爽快的离开水池到烤箱,阿宝随即紧 跟在后。
在烤箱裡,局长才开始欣赏阿宝肌肉结实的眮体,虽然阿宝并不高大, 但是身体比例完美,加上平日运动健身的结果,造就成极佳的身材,那 真是年轻的本钱,可以理直气壮完完整整的呈现。他想:如果阿宝不是 表现的过於轻浮,或许还能勾动他的慾望。
局长反观自己肉多肥胖肚大,岁月的痕跡完全累积在身上,用美学的观 念形容,自觉根本不堪入目,他不懂為什麼总有年轻人不爱美男子,却 嗔念他这种已届迟暮之年残败的肉身,不过也庆幸因為若干人奇怪的偏 好,使他一直能够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相当容易得到肉慾满足的对象 ,也可能太容易获得了,因此才不珍惜原来已经拥有的,落得小胖离开 的下场。
想起小胖,他不禁哀伤。
阿宝也在欣赏局长的身体,喜欢局长身材魁梧壮硕,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9)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局长的身体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