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精牛张小伟的大学生活

精牛张小伟的大学生活-饥渴, 阉割, 醉酒, 邻居, 臣服, 肌肉男, 第一次, 父亲, 泳池, 性福, 强制, 小三, 家教, 学长, 学弟, 地铁, 呻吟, 勾引, 偷摸, 健壮-gaystory-男郎社当射完最后一滴精液时,张小伟看了看手机,已经是凌晨三点五十了。张小伟的双腿还跨坐在关云巍的身上,而关云巍还在甜甜的睡着,全然不知自己刚刚被这个正用纸巾擦着疲软鸡巴的裸体男人,操弄了四次。张小伟已经很疲惫了,不仅四次射精榨干了自己全部精力,一连几天的熬夜,也让自己有些精神恍惚。他多想搂着这个屁眼里灌满自己精液的男孩一起睡去,但是射精后的理智告诉自己,还不行。
张小伟低头看了一眼沉睡的关云巍,长长的睫毛忽闪着,眼皮随着沉稳的呼吸微微抖动,鼻子偶尔抽动几下,牵着线条坚毅的嘴唇,似乎露出了一抹放松的笑容。昨天刚刮的胡子,经过一夜的生长,又露出了几根短短的绒毛。耸立的喉结因为口水不经意地下咽,而上下抖动,张小伟感觉自己的鸡巴再一次微微充血勃起。
每天在篮球场上挥汗如雨,使得关云巍有一个宽厚的胸膛,两块胸肌像两个线条起伏的丘陵,高耸而温暖。小小的奶头,也因为刚刚激烈的性爱而勃起着,就像鲜红色的小樱桃,诱惑着这个血气方刚的青年男人。看到这里,张小伟忍不住俯下身含住了关云巍左边的奶头,右手熟练的捏住了他的右乳头,并用食指轻轻的在上面划圈。嘴里的舌尖不住地撩拨,牙齿轻轻地咬住奶头上的尖。一种又痛又痒又麻又酸的强烈刺激来了强烈的快感,通过奶头上敏感的神经,传递到关云巍还在沉睡的大脑,继而反馈到了他沉睡的龟头上,唤醒了软软的阳具。
张小伟的左手一路轻轻地抚摸过关云巍的腹肌和健硕的小腹,绕过一团稀疏的阴毛,一把捉住了关云巍胯下那根火热的传家宝。关云巍依然在沉睡,阴茎只是在张小伟手里跳动了两下,就软软的膨大了一些。张小伟放过了关云巍的奶头,重新起身看着这个性感健壮小伙子的裸体,眼睛里充满了忧郁的渴望。关云巍的双手手腕处被自己用鞋带捆在床头上,双腿被张小伟用力全部掰开,也同样被鞋带捆绑在窗边的栏杆上。腰下垫着两个枕头,结合着掰开到极致的双腿,云巍胯下从来不会给人看到的肉穴,充分暴露在了凌晨微凉的夜色里。没有完全勃起的阳具,因为沉甸甸的龟头,而羞涩的耷拉在两个饱满的睾丸中间,紧密丰满的阴囊上一根阴毛也看不见。不一会,一滴晶莹的粘液从关云巍微微张开的马眼里缓缓流出,扯出长长的透明的丝线,直滴落到已经被张小伟操开而合不拢的菊花深处。云巍的菊花温暖湿润,四周的褶皱已经被完全撑开,像一张小嘴在微凉的空气里轻轻地一开一合。尽管臀部有结实的肌肉,仍然不能使菊花在短时间内恢复到五个小时之前的狭小紧密的状态。而现在,张小伟射进关云巍身体内部的浓白色精液,液化之后正从这个小肉穴里洇洇地流出,沾湿了床单,蒸发在空气里,充斥着淫靡的味道。
张小伟的阳具还是没有完全消退,他重新架起关云巍的双腿,摸着他结实的小腿肌肉,无比怜爱地贴在自己脸上磨擦了一会,又在脚踝处温柔地亲了一下。摸着关云巍暖呼呼的脚丫,把玩的同时,自己的鸡巴则蘸着云巍屁眼里没有完全流干的精液,不断地用龟头磨蹭着肉穴洞口。
“要是你也喜欢我该多好啊。”张小伟对着关云巍沉沉睡去的脸庞说道。窗外的晨曦渐渐升起了,浓黑的夜色渐渐变成了蓝紫色,不知名的小鸟开始叽叽喳喳的唱起来,清晨的风像流水一样倾泻进来,关云巍的头发随之轻轻吹动了几下。窗外的槐花香,随着树叶沙沙的声音,也幽幽的飘进了张小伟的呼吸之中。张小伟一时心动,用手摸上了关云巍的脸,中指轻轻勾住了他的耳垂,年轻的脉搏在张小伟的手掌处热情地跳动着,张小伟的心都醉了。
痴痴地看了关云巍一会,再看看手机,已经是五点多了。张小伟反应过来,用最快的时间穿上内裤,跳下床去,把水瓶的开水倒进脸盆,用毛巾蘸满了温水,轻轻擦拭云巍的肉穴,把罪恶的精液全部处理干净,又回头把毛巾洗干净,继续擦拭云巍的阴茎和阴囊。又赶紧撕了几张卫生纸,仔细的把床单上的湿漉漉的精液擦干净。在把他手上脚上的鞋带解开后,帮他穿好内裤盖好被子。稍微安定下来后,张小伟才感觉自己裤裆冰凉一片,原来只顾着帮云巍处理下身,自己的下体还没来得及处理,仍然是黏糊糊一片精液。天已经大亮了,怕云巍随时醒来,张小伟悄悄地打开阳台门,把水端出去,自己在外面清洗自己的裆部。
一切处理妥当,张小伟蹑手蹑脚回到宿舍,看到关云巍还在睡,鼻子里已经微微的打起了呼噜,早上的阳光点燃了云巍的青春朝气,年轻的脸上似乎有用不完的生命和力量。张小伟心里一沉,踮着脚在云巍的额头上深深吻了下去。见云巍还不会立刻醒来,张小伟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云巍旁边的床上,盖上了被子,看着窗外的蓝天和丝丝缕缕的白云,也沉沉地睡了。
等到张小伟再次起床,是被云巍洗刷回来关门的声音弄醒的。天已经大亮了,阳光直照在地板上。看看时间,已经是九点多了。关云巍刚洗完头,一边把牙刷放好,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回头看着张小伟,笑着说:“醒了?看你睡得那么香,没舍得叫你起来。你还吃早饭吗,要不要一起去食堂吃?”张小伟看着阳光里关云巍明媚的笑容,心里早就乱了,就像春天池塘里刚刚解冻的水,一圈一圈的涟漪层层荡去,耳朵里全是甜蜜和幸福,压根就没听到关云巍在说什么。
关云巍看张小伟双眼迷离脸上挂着痴痴的笑,好奇的笑着问:“睡傻啦?吃不吃早饭啊?”张小伟如梦初醒,连忙点头,说“等等我,刷完牙我就去!”掀开被子,一溜烟拿着牙刷牙膏和洗发水钻进了洗手间。
张小伟刷牙洗头回来,两个包子一杯豆浆已经被放在了自己的桌子上。关云巍一手拿着咬了一半的包子,一手拿着插着吸管的豆浆,笑吟吟的说:“给你买好了!等你洗刷回来,我早就饿死了。”张小伟拿过包子,咬了一口,装作漫不经心地问:“昨晚睡得咋样?”关云巍接着说:“还行,最近好像睡觉姿势不对,起床的时候,手脚都是麻的,腰也有点疼。”喝了一口豆浆又说:“你昨晚是不是对我做坏事了,我他妈起床一看,我穿着你的内裤!卧槽,怎么回事?”张小伟心里一慌,脑子一懵,才反应过来,早上急急忙忙的,错乱中把自己的内裤给他穿上了,当时没反应过来,现在倒是慌起来了。正在紧张不知道怎么解释,关云巍反倒自己开口了:“你就是昨晚喝多了,洗完澡就穿错了我的内裤。你的内裤我脱下来了,我找了一条自己的穿了。你别忘了把我的内裤也换下来,顺手给我洗了吧。”张小伟笑着点点头,没说话。关云巍又问:“昨晚开心吗?今天就是20岁的人了!喝了那么多酒,我现在还头晕呢。”
原来昨天是张小伟20岁生日。为了这一天,他想尽办法把其他室友骗出去旅游,然后中途说自己有事,单独回来了,就为了创造和关云巍二人独处一室的便利。开学之初自己因为上学期考了全班第三名,银行卡里多了四千元的奖学金。张小伟动了心机,狠狠心拿出了一千,在网上买了迷药。心里犹豫了好几个星期,眼看生日临近,提前三四天,每天都在云巍的豆浆里放一点药水,实验看他晚上到底会不会醒。终于在生日当天,借着喝酒的机会,在云巍的啤酒里下了不少的分量,把云巍的处男之身,当成了自己最珍贵的生日礼物。
回想起在昨晚把阴茎插进关云巍狭窄雏菊中的那一刻,张小伟感觉自己仿佛置身天堂。心跳又快又乱,手脚发抖,汗流了一身。还没有抽插几下,心里一急,就泄了精液缴了枪。手忙脚乱给云巍擦好,搂着他裸体抱着睡下。没有半个小时,心里的火又腾的上来,一不做二不休,又挤了大量的润滑油,抹在云巍的屁眼上,撸了两下自己的肉棒,重新提枪上阵。因为刚刚射过了,加之自己体力恢复了一些,心里也不如刚刚紧张痛快,因此十八般武艺统统在云巍身上来了一遍,慢慢品出了男人后庭花的美妙滋味,细细的来回抽插了几百下,这才放开精关,把自己的阳精毫无保留的全喷进了云巍的菊花深处。休息了近四十多分钟,又用鞋带把云巍手脚绑起来,狠狠把他的大腿掰开,在屁股下垫上了几个枕头,又干起来,直到凌晨三四点才罢休。
可怜的关云巍,二十年童子之身,一晚上奉献在了大学宿舍里,成了自己的朋友一辈子都值得细细回味的生日礼物。开苞的酸楚疼痛,侵犯进来的粗大滚烫,颠鸾倒凤的高潮快感,精液喷射进来的满足和羞耻,都在这隐秘的夜色中,被自己的好朋友,一个和云巍一样——裤裆里长着肉棒子的男人——占有了。云巍的呻吟,全被他耳朵听去;云巍的肉体,都被他眼睛看去;云巍的童贞,尽被他阳具夺去;云巍的灵魂,从此被他侮辱玷污。而这所有的一切,都在云巍不知不觉中,因为沉睡的关云巍,对此毫无知觉。
第一章
“你还不回去?他们下午就来了。”关云巍说。“急什么,赶着我回去,你要做啥坏事吗?”张小伟斜着眼睛笑道。关云巍并不接话,说:“趁早滚回去,地上这些垃圾我还要打扫打扫,不然那几个人回来,又在背后叨叨。你睡孟军的床他知道吗?你别忘了收拾收拾。”
原来张小伟和关云巍并不是一个宿舍的,关云巍宿舍朝阳,张小伟宿舍在他的正对面。张小伟自从喜欢上了关云巍,更是时常来他们宿舍。一来二去通过甲认识了乙,又通过乙认识了丙、丁,至于关云巍,反而是他们宿舍最后一个认识张小伟的。一来关云巍性格并非十分外向,而且颇有些敏感腼腆,虽然外表看来阳刚英俊,其实内心仍是个不擅长和人打交道的单纯少年。张小伟长久观察后才归纳出关云巍这一性格特点,因此才决定放开胆子接近他。出于知己知彼的策略,张小伟也有意先冷落关云巍,待到把他身边室友“一网打尽”全部混熟,再拿下这个看起来有些“高冷”的小伙子,也就水到渠成了。这就是第二个原因。
话虽这么说,可有人的地方就是社会。自打认识了关云巍的几个室友,渐渐地也就听到了一些闲话。比如他们几个对于乔威喜欢半夜上网不爱学习的看法、和女朋友吵架的秘闻、为人抠门小气的评价和不爱整理个人物品的抱怨等等,张小伟偶尔听他们说起几句,尴尬之余,脸上却并不露出来,只是随声附和。但时间久了,张小伟和他们几个混得更熟,难免不能不表明一下立场,如此一来更加尴尬。好在关云巍和他们几个室友都是些鸡毛蒜皮的矛盾,并没有公开化到剑拔弩张的地步,而且张小伟和关云巍渐渐达成了一种微妙的默契,有他们室友在,二人竟装作不是特别熟的样子。虽然这样反而听到了更多肆无忌惮的闲话,但靖、关二人却心里悄悄有种“偷情”的味道,不自觉地加深了友谊。所以前一天张小伟临时放了他们室友的鸽子,中途退出了旅游“小分队”,也没有让人多心。
张小伟恋恋不舍地退出了关云巍的宿舍,临走时还捏了一把他的屁股,惹来一阵笑骂打闹。回到宿舍,自己的室友也都趁着清明假期出去玩了,一夜无人的宿舍,打开门的瞬间有些沉闷腐朽的味道扑面而来,张小伟旋即打开窗子,开门走上阳台。看着后山巍峨青翠的景致,很是心旷神怡。
“你看什么呢?”关云巍拍拍他肩膀。张小伟回头,看到关云巍手里那些自己的《金瓶梅》,就知道他已打扫完了卫生,问道:“你从哪里翻出来的?”关云巍笑着说:“我说你这几天怎么看我总是色迷迷的,原来是这淫书撩拨的!怎么,没有女人在身边,还想对我有所企图吗?”张小伟心里默默地想,你这傻小子,昨晚的事果然啥都不知道。嘴上却开口说道:“这是我前天刚买的,就在门口的破书摊,八块钱一斤卖书的那个。这书繁体字竖版的,看起来眼花缭乱,我就翻了翻里面的插图,内容什么的,我还一个字都没看呢。”“这还了得!”关云巍笑着说:“插图比文字爽多了!”关云巍说着,拉过旁边一张凳子,翘着腿,把书放在自己裤裆前的位置上,笑着翻看,还不住的指点。张小伟站在旁边,心思却不在书上,看着关云巍乌黑的发茬,挺立的耳朵,刀削一般的下颔,小麦色皮肤的脖颈,早已看呆了,眼光流转上下热望,心跳也渐渐加快。
“你看,他这个银托子是什么东西?”关云巍回头问张小伟。张小伟连忙回神,直说不知道,关云巍也不做声,继续翻看起来。风微微地吹动着书页,吹动着关云巍的刘海,吹动着山上的树叶,层层起伏沙沙作响。心有所动,张小伟的手就抚上了关云巍的肩膀,食指轻轻地触动着他的耳垂。关云巍一心都在书上,对于张小伟这放肆的挑逗并不介意。张小伟见他没有过激的反应,手上的力度更平添了几分温柔。关云巍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站起身,把书合上放到凳子上,对张小伟说:“中午和谢文婷看电影吃饭,我先走了。别太想我。”关云巍扭头出去,带上了张小伟宿舍的门。张小伟目送他离开,没来得及说一句话,等到回头,阳台上只剩下了一张凳子,一本书和一个孤零零的自己。张小伟拿起书,摩挲着,似乎还能感受到封面上关云巍的体温。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14)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精牛张小伟的大学生活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