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我和我的第一任男友 gay

我和我的第一任男友 gay-基友, 同志, 儿子, gay-gaylove-男郎社2010年年初,在网上聊了半年多的我们终于要见面了,他从深圳坐车来北京看我,我也开始准备着迎接他的到来,这也是我真真正正的接触同志圈子。
虽然当时生活很拮据,但为了让他,我在一家宾馆开了房,不管生活有多难,每天三五百的正常开销是少不了的,记得,他说他没吃过饺子,想看看饺子好吃不,我就带他到了一家酒店,结帐时,脸都红了,两份饺子加茶一共300多,但是为了让他开心,我还是每天如是的照顾着他。不管怎么说,他是从深圳过来的,一定要让他过得好,不能亏待他。
由于他是从深圳过来的,不适应这边的气候,很快就生病了,身上过敏还起了很多痘,我就这样,白天上班,晚上照顾他,给他全身上药,由于发烧,晚上他热把被子T开,我一晚上不能睡,给他盖被子,白天怕冷不想出宾馆,我就从外面买饭给他送到家里,然后再去上班,我不知道他是否喜欢我,我只知道,我当时在北京很孤独,内心真的很空虚,由于我是悄悄辞了原来的工作来到北京的,所以一年多也没和家里联系过,他的到来,就是我的一切,我小心翼翼的照顾着他,每天都担心万一有一天,他要离开我怎么办,所以,只要他想要的,只要我有能力,都尽可能去满足他。 我和我的第一任男友 gay-基友, 同志, 儿子, gay-gaylove-男郎社

是好景不长,一次,他的电话经常有人打电话过来,而他却不接,一天都有几十个,后来,一再追问下,我才知道,是他妈妈给他打电话,他才告诉了我实情,原来他是从家里偷跑出来的,不能接电话,一接电话,他妈妈就让他回家,知道事情的原委后,我让他先接电话,别让家里着急,给家里说清楚,后来,他妈妈让他妈三天之内必须回家,不然,就不要他这个儿子了,无耐,我最不想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送他回去的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往着车窗外,我知道,我们这一别有可能是永远,因为我现在的经济能力根本不允许我四处乱跑,而且,我也没有打算再回南方发展的想法。
当他进车站的那一刻,我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仿佛天要塌下来一样,回到家里,整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对着电脑,就等他上线,可是不管怎么等,他就是不上线,半个月后的一天,他QQ突然上线,给我说了原因,原来,他到深圳后,就被母亲关了起来,把手机也没收了,所以他一直联系不上我,此时,我是多么开心啊,终于又联系上他了。
就这样,我每天都在网上等他的消息,可是一连一个月,他都没有上线,有一天晚上,我上网,明明看到他进我空间了,可是和他说话,他就是不理我,再后来,我在他的空间里发现了,别人给他留言,言语之间,无不透露着他们之间亲密的关系,后来,他给我解释了这一切,说是他以前的一个朋友,现在要和他好,所以在空间里乱留言,我半信半疑的信了他,后来,他给我说了,说,他有朋友了,我们以后只能做普通朋友了,我问为什么,他说,我们离得太远,不现实,为了这句话,我恨不得马上飞到深圳去,可是冷静后,我也给自己说还是算了吧,矩离终究是个问题,就这样,我试图让自己放下一切,终日以泪洗面,天天晚上盯着天花板落泪,也许有人会说我真傻,也许有人会说我就是一个二B,可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当时就是这样,无法刻制自己内心的苦。而让我更加想不到的事情还在后面,后来,有一个人加了我Q,说是子言的BF,让我以后不要再打搅他了,也给我说了他很多我都不知道的事情,他在外面同时交往着五个BF,这位是一个酒吧的老板,每天都会给他一些钱,等等,我真是不敢相信,我的朋友竟然会是这样的,最后,我在我朋友那里得到证实,这是真的,家里每个月给的零花钱根本不够他花的,酒吧老板给他钱花,还给他住,所以……当听完这些事后,我真的不敢相信,原来我所渴望的一切的一切竟然是这样。最后,我也就再没和他联系过,事隔这么几年,虽然提起此事来,我是伤痛的,可是伤痛之中,还是会加杂一些曾经美好的片短,不管结果怎么样,我感觉我们在一起的那些天是幸福的。

基友的意思是男性之间亲密的朋友。在英文中,男同性恋的英文单词为“gay”,和粤语的“基”同音,因此就有了“搞基”、“基友”(粤语中称“基佬”)这种中文衍生一说。因此“基友”一词指的是男性同性恋者。古代称之为“龙阳之好”“龙阳之恋”“断袖之癖”“分桃”“背山”等。

后来也被用来比喻极为亲密的同性关系。

对于新一代的年轻人来说,基友也常常用在生活步调在一个节奏,或者相处好的同性身上,所以就有了新一代话语:“好基友”“好丽友,好基友”“好基友,一生一起走”等说法。

赞(0)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我和我的第一任男友 gay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