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室友的菊花真他妈紧

第一章 直播凝聚怨气 种马梦中被审判
邵健兵回到宿舍时,陆鹰奕也在,难得这个点陆鹰奕也在。
邵健兵是体育特长生,从小学开始,在市游泳队就没下过前三名,又是本市户口,他们这个大学在全国都算一类院校,高考录取分也高到让人仰望,但是架不住邵健兵是本市户口,尤其还是直属高中的学区内,从小到大附小附高上来的,加上特长加分,邵健兵足足比外市考进来的,学霸中也位居第一的陆鹰奕低了180分。
陆鹰奕是个天才学霸,是那种两个人都考满分,与别人是运气、细心的集合,与他则是卷面只有一百分的那种学霸。
这些年学校模仿国外住宿制度,从条件极好的单人宿舍到普通的四人宿舍,除了缴纳的住宿费不同,并没有特定限制,舍友也是按照进校时填写繁琐项目的问卷,尽量把兴趣习惯相同的舍友放在一间。
宿舍申请的唯一难度就是先得先到,后来者再想申请,也得有空缺才可以。邵健兵原本想要申请单人普通宿舍,但是没空的,学校的单人普通间和豪华间非常少,早就被几个学长占据了,一路读研又读博,根本空不出来。邵健兵又想申请二人普通间,结果二人普通间也满员了,只有一个二人豪华间,邵健兵在二人宿舍和四人宿舍中犹豫再三,还是选择了二人豪华间。
所有宿舍,带厨房和阳台的是豪华间,不带的就是普通间,邵健兵的这间就是带厨房的,共同的卧室里还带个小阳台。但是他和陆鹰奕住进来,谁都没有好好使用过厨房,顶多是冬天用厨房热个牛奶。
按说当时填写了一大堆问卷,学校把两个人分配在一起,必然两个人还是有些许相契合的地方。
邵健兵也不能说陆鹰奕不好,作为体育生的邵健兵比普通的体育生要爱干净一些,并不攒脏衣服脏袜子,也从没有汗渍落了不洗澡就上床的坏习惯,有阳台更是每天都把脱下的鞋子放在阳台上阴干或者烘干,他爱收集鞋,有许多双鞋,轮换着穿,甚至上午下午就会换双,脚也没臭味。
陆鹰奕更是厉害,似乎家里是部队上出身,内务作息简直像在服役——收拾的干干净净,床被也叠的齐整。刚同住时,陆鹰奕在宿舍里接电话还不避他,邵健兵听过一次,似乎陆鹰奕一开始是奔着单人豪华间去的,但是家长觉得他太独太孤僻,不准他入住单人间,勒令他最少也得有一个室友。
两个人都不太爱说话,也注重个人空间,几乎不会影响到对方。从这些来讲,两个人简直算舍友中幸运契合的了。
但是,邵健兵是个种马!
做为一个身高180CM,体重80公斤,身体素质极好的体育生,邵健兵的性欲十分旺盛。并且他男女不羁……18CM的大屌那堪称屌模,微微上弯,粗壮威武,但凡被他干过的骚穴骚0,就没有不服帖的,都哭着喊着求口求操!可是邵健兵不仅是个种马,还是个渣,同一个穴上不了几次就烦了,同一个人就没有操超过一个月的……
说过了,邵健兵的性欲十分旺盛,家里也就本城普通家庭。他原本申请单人普通间,就是把宿舍当旅馆开房用,按照他解决性欲的频率,开房的钱他远远负担不起,现在选择了双人豪华间,缴纳着几乎和单人普通间差不多的住宿费,邵健兵实在没有开房钱,只能在宿舍里做爱。
这自然就有撞见的时候。
原本陆鹰奕没说什么,第一次撞见,第二天就把课表往邵健兵桌子上拍了一份,这兄弟算仗义得了。邵健兵领了情,并给对方带了一个月的早点感谢。
但是第二个月又一次不小心撞见一次,陆鹰奕看到邵健兵换了一个肏干的对象,这眼神就不一样了。再后来,男男女女流水一般,陆鹰奕和邵健兵提过,邵健兵也知道对方嫌弃自己,就直说性嗜好,改不了,并且出不起旅馆钱。陆鹰奕气愤地捏起了拳头,似乎也和家里交涉了几次,最终却只能忍耐。
之后陆鹰奕白天几乎不回来,两个人相处了一年,也形成了几条默守的规矩:如果邵健兵先带人回来,陆鹰奕自己默默走人,如果邵健兵带人回来时陆鹰奕已经在宿舍,那邵健兵就默默走人,并且晚上10点以后宿舍里不留人。
其实这宿舍白天还是邵健兵用得多,原本邵健兵还想给对方继续带早点,但是自从说开了陆鹰奕就不再吃他带回来的早点了,邵健兵也懒得继续讨好对方,干脆也不带了。
按说这陆鹰奕,身量比邵健兵还高,足足有189CM。邵健兵的身体长相是刚阳坚毅的类型,十足的男人味,比如那方下巴,厚嘴唇,手指指节粗大。而室友和他完全不一样,是时下女生们最喜欢的俊美容貌,剑眉飞挑尖下巴,桃花星眸薄嘴唇,高大俊美,冷情性感(女生们说他是那种禁欲般的性感),一入校立刻被冠上校草头衔。
但是陆校草性格很差,且完全看不出他有性趣的类型。整整一年,邵健兵见过几次陆鹰奕粗暴简单地拒绝女生男生的示爱——嗯,同性恋已经通过了婚姻法,受法律的保护,虽然歧视免不了还是存在的——还一次也没见到对方手淫!和他这样的种马发情体质而言,陆鹰奕简直性冷感到病态了。
今天邵健兵没有带莺莺燕燕回来,因为他刚接受完采访。
学校宣传部差不多每个月都会采访一个校内明星,舍友陆鹰奕入校一年就上过两次了,之所以没有更多次据说是陆鹰奕拒绝再接受校报采访。邵健兵也看过那些采访,要是其他的学生明星,校报都会包含一些学术类的问题,塑造明星德智体劳全面发展的模样,但是碰上陆鹰奕,哈哈,全是八卦里那些喜欢什么菜什么颜色之类的问题,还把大量的采访时间用去拍照。第二次据说要好好采访,坚决不问那些问题,结果陆鹰奕被坑了,第二次问喜欢什么样的女孩男孩,谈过几次恋爱这种,偏偏这两次的报纸,因为有陆鹰奕许多美照,销量极好。
除了陆鹰奕这样的,邵健兵上校报还是有点得意。虽然他是个体育特长生,但是高考也是本市的一本线,和外市比不了,在本市里还不错。现在也被校报采访,也证明邵健兵本人在学校里有点小名气小成就。校报采访时还会开直播,自从校报两次采访陆鹰奕直播差点爆间后,校报就延续着直播的好习惯,邵健兵这次也不例外。
邵健兵也是排列在校园十大帅哥之列的,校报在快结束时问了一句:“邵学弟有恋人吗?”邵健兵略略思考了一下,反问:“恋人的定义是什么?”“呃,互相倾慕,相爱的两个人。”校报主持也算有点水平,并没有被反问难住。谁知邵健兵听完连思考都没思考,完全不停顿的说:“没有。”
一瞬间,直播弹幕上刷了无数个渣,似乎邵健兵的爱慕者和他交往过的人全都在同一时刻说他渣,怨念几乎穿破直播,冲入邵健兵的脑门松果体的地方。
邵健兵愣了一下,他刚感觉到有东西冲进大脑,但是仔细感觉又没有。这时候校报记者已经笑着关了直播,也和他打了招呼,结束了采访。邵健兵有些迷瞪,总觉得哪里不对,身周甚至觉得有点凉,但是又没感觉出具体地方。他又坐了一会,看大家都忙着收拾东西,才站起来,慢吞吞地回宿舍。
回到宿舍,陆鹰奕少见的在,邵健兵庆幸自己今天没有带人回来。两个人眼神接触了一下,连招呼也没打,陆鹰奕先移开目光,漠视了邵健兵。邵健兵觉得浑身沉重,心想难道是感冒?今天还没有锻炼,他先编辑了请假短信,又匆匆擦了一把脸,脱了衣服倒在床上,昏昏睡去……
第二章 梦中审判出结果 凌晨沐浴摸花穴
渣!渣!!太渣了!!渣!……吵杂的声音带着回响,此起彼伏的响彻邵健兵的四周,他一直昏昏沉沉的,抬不起头了。勉强睁眼,周围一片漆黑,只有自己蹲的地有一点亮光,漆黑里吵闹的让人头疼,邵健兵喃喃自语:“别吵了,烦。”但是这声低语,反而激起了更多人喊渣……
不知哪里的惊堂木啪啪敲击了两声,好像惊雷,四周安静下来,邵健兵这才觉得好受一些。一个庄严的声音嗡声问:“堂下何人!”似乎有衙役在邵健兵身边回答:“渣男邵健兵。”中间嗡里嗡去,邵健兵只觉得头昏昏发沉,只觉得烦躁,待到又一声惊堂木的惊雷让他清明了一些,就听得那庄严的声音发问:“渣男邵健兵,你可知罪?”
知罪,知什么罪?邵健兵不屑地想,就和他向陆鹰奕说的一样,这是性嗜好,改不掉,向来都是你情我愿,何罪之有?似乎他想的,立刻就能被四周的黑暗感知,周围立刻又是一堆喊渣的。邵健兵被骂的愤怒,突然觉得这是什么私刑,本国法律可不允许有私设审判,正想要大声较量几句,又听到那个庄严的声音说:“男欢女爱本来无错,但是你根本不尊重他人,让13个女孩子为你堕过胎,15个男孩被你干到肛裂过,2个男孩为你割过腕,从14岁开始性交,肏干过整整80个人,但凡再有一个人,你就会立刻车祸身陨,魂飞魄散……”
邵健兵不耐烦起来,有过几个女孩怀孕是他没经验或者不小心,但是也有几个他用了安全套,对方动了手脚想要抓牢他的。就是因为女人干起来还会怀孕这么麻烦,他后来才学会干男人。一开始练技术,那几个骚0叫的一个贱,他的屌又粗大,当然会裂。但是现在他的技术已经越来越好了啊,80个人除去这30个,还有50个享受到了他一流的操穴技术的呢!
那庄严的声音又说:“今天的直播,你的80个性交对象同时在线,他们的怨念和爱意凝结,想要给你一个惩罚,又给你一个机会……”
邵健兵已经受够了,想要控诉这些人动用私刑争取离开,但是那个庄严的声音却不管不顾地继续说下去:“惩罚你长出那女人用的花穴,得不到解药就骚痒难耐,如果花穴长成30天里,你依然没有得到100份解药,花穴就会永远长在你身上。同时,在你不知悔改之前,除了获得解药,你只要再肏干一个人,就会立刻死亡。退下吧……”
四周的环境明明暗暗变了又变,邵健兵感觉那些喊渣的人似乎都没了。他一直迷糊,也没睁开过眼,只听得旁边有个衙役似乎一直还跟着:“行了,我送你回去,要说邵健兵,这可是你渣下的人怀着爱意给你的好机会,你可要好好珍惜,好好改造。”
好好改造,个屁,什么解药?长花穴?邵健兵觉得稀里糊涂的。他这边念头一动,跟着他的那衙役似乎立刻就知道了,向他说明起来:“改造嘛,至少把你让别人承受的痛苦也差不多承受一遍,至于解药,洁身自好的人的精液就是解药,你身边就有一个啊。你放心,我刚帮你让他梦到了审判,规则你们都知道了。”
“陆鹰奕?!!”邵健兵在混沌里还没有惊讶完,突然脚下一个踩空,身体直坠而下,他浑身一抖,从睡梦中醒来!
出了一身的冷汗,身上简直都是潮的。他难耐地爬起来,还是觉得身体发沉迟钝,看了看表,才刚凌晨4点,但是距离他下午睡觉那会已经过了10个小时。
睡了如此之久,他还有些迷糊,转头看了一眼陆鹰奕那里,那个人面朝着墙壁,看不见表情,但是就呼吸绵长有序,应该是正睡得香。
邵健兵虽然不想打扰陆鹰奕休息,但是身上汗湿着,着实在难受。他起身,尽量轻声地走到浴室,脱掉衣服,打开花洒冲洗起来……
过不了一会,凌晨四点的二人豪华寝室中,就响起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啊!!~~”
陆鹰奕被这声惨叫惊醒,他眨巴眨巴眼睛,先愣了会神。自己属于比较警觉的类型,没理由舍友洗澡自己都没醒的。
浴室里只听得水声,刚才那声啊,几乎像是做梦。但是他还是慢吞吞地爬起来,走到浴室门口不耐烦地敲了敲门:“这点洗什么澡,刚是你喊得吗?”这是怕同学摔死在浴室,他早上得抬尸体,还是问一声好了。按道理邵健兵这点洗澡简直找打,但是他今天下午回来昏睡了很久,陆鹰奕怕他是病了,自己虽然心情暴躁,也没太得理不饶人。
“对……对不起……我出了一身汗,马上好!”大概有个十几秒延迟,陆鹰奕几乎要推门看看了,门里才传来邵健兵结结巴巴的声音。
陆鹰奕皱了皱眉,听也听得出邵健兵非常慌张,简直处在巨大的恐慌中。陆鹰奕没有继续说话,也没有推门进去问,他回到床上重新躺下,这会儿也想起来刚才做得梦了。瞌睡完全消失,他等了一会,邵健兵很快冲洗完,关灯走了出来,慌慌张张地撞了凳子,又撞了床沿。
他的衣服放在柜子里,摸黑去打开柜子,又是一阵叮铃哐啷……听着就惨不忍睹。
黑暗里,邵健兵迟疑地说了声:“对不住。”
陆鹰奕顿了顿:“你可以开灯。”
“别,别开灯!别开灯!”对方几乎是立刻惊恐的回答,停了下发现自己反应的过了点,又讪笑:“不用,我摸到衣服就好,别开灯,不用,不用开灯,我已经摸到了,马上就弄完。对不住吵到你。”
似乎终于摸到了衣服,对方在黑暗中悉悉索索的穿上,又立刻蹿上了床,把被子铺开,把自己盖的严严实实。
宿舍里又重新安静下来,但是一直也听不到两个人规律绵长的呼吸声,反而静悄悄的,一点动静都没有,仿佛两个人都思考着到了天亮。
彩蛋 论校草为什么性冷淡
邵健兵说陆鹰奕一年都没有自慰,其实是不符合现实的。作为一个身体健康的正常男性,在性欲最为旺盛的19岁的年纪——是的,陆鹰奕比邵健兵小那么一岁——一年一次也不解决很是说不过去。
但是陆鹰奕对性爱的确有些冷感,十五六岁也被几个损友带着看过小黄片。当时看得有些冲动,但是撸完的空虚让他非常恼火:如果人可以轻易地被外物引动情绪,那人和动物有什么分别?一旦如此克制,再看黄片他都不怎么动情。
但是总会精满自溢啊,春梦中梦得稀里糊涂,看不清楚肏干的是男是女,还可能在梦中不自觉地扭动身体,显出丑态。这更是触动了陆鹰奕的神经,为了防止精满自溢,最好的办法就是适当的提前撸动疏导。
陆鹰奕身体素质非常优异,大概一周到两周遗精一次,他就把自慰订为十天一次,按照日期来,雷打不动。即使偶尔看了室友的真人拍片现场,也并不会影响到他提前自慰。他对别人的性事说实话真没什么意见,对象是男是女他也不苛责,但是他本能地嫌弃对方像动物一般的性欲神经。
今天是十天的周期,陆鹰奕叹了口气,室友关了灯不到五分钟就睡着了。也是,他是体育生,每天规律锻炼,规律打炮,入睡快很正常。陆鹰奕摸到自己身下,认命撸起管。
只有在撸管的时候,陆鹰奕才对性欲旺盛的室友有那么一丁点羡慕。他的性欲调动起来十分麻烦,也并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类型,脑子里回想的多是第一次看AV小黄片时的情景。后来看过几次室友干男孩子,那粗胀的大屌,古铜色的肌肤操弄着身前白皙的小个头男孩,是挺刺激的。但是陆鹰奕自己仔细对比操男和操女对自己的刺激——这点要感谢邵健兵,男男女女换得像流水,一个月总能碰上那么一两次——感觉差不多,陆鹰奕对操男还是操女都无动于衷。
陆鹰奕也不在撸管时幻想了,按摩茎身,摸过卵蛋。这个年纪的身体最禁不住撩拨,茎身勃发,坚挺硬直,揉过沟槽,来回撸动茎身,偶尔顾及卵蛋。根本不克制,一旦有射精的欲望就会放任出来,但是大约是没有什么辅助,陆鹰奕很难达到高潮,每十天的撸管都会浪费他许多时间。
这种自我折磨其实有源头。
陆鹰奕出身军区大院,上头还有一个哥哥,比他大六岁。陆鹰奕随了母亲,喜静不喜动,也更聪明,但是一家的喜好却是偏向另一个方向的:老爸和几个伯伯叔叔,以及大哥,全是人形兵器!妈妈,婶婶,姨妈也全都爱这种类型,虽然一家子并没有刻意规定或者诱导小孩子往那个方向发展,陆鹰奕却从小自己向爸爸哥哥看齐。
13岁的一天,陆鹰奕第一次梦遗,在梦里应该是呻吟着扭动了身体,射出时睁开眼睛,却看到哥哥欣喜地看着(哥哥回家休假,叫暑假中的弟弟起床),还兴高采烈的把弟弟蹭被角的事传递给大人们。家人亲属都还挺开心小儿子登大人,可是在陆鹰奕心里,这件事羞耻到了极点!!
爸爸和几个叔叔伯伯在克制上言传身教(大误!绝不包括性),哥哥继承爸爸走了兵路,在某次狙击任务目标时,一动不动坚持了三天三夜寻到了绝妙时机!身为人类要能克制住自己的本能(爸爸哥哥不知道陆鹰奕这么想),而在睡梦中显露出本能还被哥哥宣扬给大家的陆鹰奕,从此就对性起了嫌恶。
父兄也并不是多话的类型,母亲也是温柔关心吃食和身体健康。最后家人的印象,就是家里弟弟很害羞,以后不要把他的私密事到处宣扬,不然他打起冷战来,父兄都受不了,简直割地赔款的求原谅。
渐渐长大的陆鹰奕,慢慢分清了濡慕和自己的理想。他并不想从军,家里也不用他赚什么大钱,所以他考了数学系,只有数学是最直截了当不会隐藏的。数学的魅力家人虽然都不懂,但是却坚定地支持他。陆鹰奕也渐渐地明白了很多小时候想法的幼稚,只是扭曲的性格却始终无法纠正。
上大学离开家乡(兄长军区调任能就近照顾),父母没有别的要求:觉得小儿子太孤僻,如果一个人居住,大学四年可能都不会主动交往一个朋友,所以坚决不允许他租用单人间的请求,要求至少有一个室友。单人间没有空出来的,就算陆鹰奕想换,顶多换成人更多的四人间去,他也只能接受双人寝室。
原本室友还算干净,话又少,也像父兄一样刚阳坚毅,看得顺眼,偏偏是个渣种马。寝室一事,除非父兄出面向学校动用一点权力,不然陆鹰奕换寝室无果,只能继续忍耐下去。
终于撸到射出,陆鹰奕起身去洗了个手,又轻手轻脚回来睡觉,路过室友的床他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室友呼呼睡得正香。其实有时候邵健兵的确很像动物,陆鹰奕快入睡时迷迷糊糊地想,也挺直接易懂的。
第三章 运动也会硬起来 自拍惨落他人手
体育生每天早上要集合锻炼,这是低分入学的代价。
昨天下午的训练已经请假昏睡了,如果没有真的病由,今天早上的训练不能继续请假。邵健兵从四点多出浴室躺下,就一直反复摸自己的小花孔,那孔非常小,还容不下一只手指,每摸一下,那孔都能沁出一点点粘腻的液体,直摸的小孔周围的毛发都湿答答的。
眼看到了训练的时间,邵健兵没有办法,只有起床去集合。体育生多是运动类宽松的衣服,他很少穿牛仔裤之类,总觉得裹得太紧不舒服。没敢看室友,先起来找出要穿的衣服,上床利索地换完,头都没回就出了宿舍门。
心不在焉地集合,开始跑步,平时轻松地跑步,今天一直交替双腿,总觉得身下异样。明知道大腿根不可能磨到那未成形的小花,每一步交替都让邵健兵更加集中身下,而且昨天没有发泄性欲,这样跑下来鸡巴都半硬起来。
体育锻炼兴奋起来,也有勃起的现象——足球篮球场上都有竞赛到兴奋时的勃起,但是跑步也勃起的还是少数。
“你小子可以啊。”有几个体育生好友挤眉弄眼的奚落他。
要在平时邵健兵反而傲气:他的鸡巴大,勃起快,就是真男人的能力,是炫耀的资本。说不定还要故意挺起胯做出向几个朋友扫射的模样,或者故意蹭到他们,让他们感受一下真男人的能力——整个体育队都没有比他更大的鸡巴。
如果是平时,他甚至会撩起汗湿的上衣下摆,擦一下额头鼻头滚下的汗珠,让布满薄汗的古铜色肌肉展现出来,汗滴会顺着V字的人鱼线和腹肌流向裆胯,正好让人看着鼓囊囊一大嘟噜的裆胯。
可是今天邵健兵几乎笑不出来,他面无表情的转身,想要直接回宿舍,但是肚子却受不了。昨天晚上没吃饭,浑身的肌肉都叫嚣着饿,肚子早就唱起了空城计。好在体育队的训练结束正是食堂刚开没多久的时间,他迅速打了豆浆,打了几个包子,狼吞虎咽地吃下,赶紧回宿舍。
回到宿舍陆鹰奕应该已经去吃早饭和上课,宿舍里空无一人,邵健兵心喜,脱去裤子和内裤,先去冲了个澡。然后躺在床上,张开大腿,抬起屁股,用手机拼命去拍两个卵蛋中间的那块神秘之地。
那块地方可真的难拍!
邵健兵第一下拍,糊了。
竭力抬起屁股也根本看不到屏幕,胡乱点着对焦还摸不到拍照的快门按钮,那花穴还在两个大卵蛋的中央,一只手还得竭力够着卵蛋拨开……香蕉手机平时挺便利的,怎么拍这里这么困难。
他好不容易拍到一张清楚点的,赶紧从相册里读取出来,放大了看:自己体毛有些重,平时这些阴毛张牙舞爪是男性的象征。反正他的毛毛虽长,但是鸡巴更粗长,从浓密的毛发中伸出,反而增添性张力,可是这张照片里:卵蛋上的毛薄薄地覆盖了鼠蹊部位,那个粉嫩的花穴隐藏在弯曲的耻毛中若隐若现。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14)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室友的菊花真他妈紧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1. #1

    太刺激了,支持一下!!!!!!!!

    mnbvcxz65363个月前 (01-09)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