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总攻父子

第一章
大半夜的,沈清歌被突然压在自己身上的重量惊醒。不用开灯他也知道估计是齐修远半夜起来上厕所走错房间了。今晚应该是轮到齐长欢兄弟两,要是齐修远不回去,明天齐长生又是要闹了。
“修远,醒醒。”沈清歌推了推自己身上的人。
“宝贝别闹。”齐修远嘟囔着,手下意识的探入被子胡乱摸着。
沈清歌有些措手不及,齐修远摸着他的老二他全身都软了,“修远,别……”
齐修远邪气的笑,揉了揉手里的东西,“你都硬了,真的不要?”
“啊!”齐修远坏心的擦过顶端,沈清歌忍不住呻吟出声。
“修远……今天……嗯……轮到长生他们……啊……”沈清歌咬着下唇,恢复一些理智。
“乖。我就碰碰。”齐修远掀开被子,压在沈清歌身上,拉着沈清歌的睡裤就往下拽。
“别……”沈清歌捂着自己双腿之间已经挺立的性器,脸颊羞红。
“都老夫老妻了,害羞什么?”齐修远也不拉开沈清歌的手,低下头就舔着身下人胸前的乳头。
“嗯……”沈清歌下意识抬起自己的胸膛,好让齐修远戏弄自己的乳头。“修远……另一边……”
齐修远捏住被忽略的另一颗乳头,手指缓慢的揉捏玩弄,被含住的乳头吸得啧啧作响。
“要是有奶就好了。”齐修远可惜道,把乳头吸得又大又红。
“我是男人……怎么会有,那种东西……”沈清歌扭过头低声说着。
“上面没有,下面有啊。”齐修远抬起沈清歌的双腿抗在肩上,粉红色的穴口漂亮极了。
“别……长欢他们会生气的……”自己最隐秘的地方被直勾勾的盯着看,沈清歌的脸颊像被火烧着一样滚烫。
齐修远的指腹摁着穴口,用力揉了揉,透明的液体就沾上指腹,“淫荡的小娼妇,都湿了。真的不要?”
沈清歌全身颤抖,声音里带了一丝哭腔,“你,你就知道欺负我……”
“要不要?”齐修远插入一根手指搅动着。
“唔……”沈清歌闭上眼睛,“要……”
“乖。”齐修远觉得开扩的差不多了,自己粗大的几把抵上穴口,“宝贝儿,我要进去了。”
“嗯……”
齐修远慢慢挺进,又湿又紧的里面夹得他爽快的不行,重重的拍了拍沈清歌的屁股。
“爽!”说完就挺着腰疯狂地操干沈清歌的小穴。
“修远……啊……太深了……啊……好爽……你要操死我了……”沈清歌失神的叫唤,双腿紧紧缠在齐修远的腰上。
“干死你个小娼妇!”齐修远发了疯的顶入,每次沈清歌要被顶到床头的时候又被狠狠拉过来钉在几把上,爽的沈清歌发骚发浪。
“干死小娼妇!干死我!”沈清歌胡乱的吻着齐修远的脸,“小娼妇要被你干死了!”
“叫老公!”齐修远双手托着沈清歌的屁股,白色的臀肉被玩出一道道色情的指印。
“老公!老公干死小娼妇!”沈清歌被齐修远翻过身,撅起屁股,像条母狗一样挨着操。
齐修远趴在沈清歌背上,几把一刻不停的狠操沈清歌的小穴,手指揉捏着已经红肿的乳头,“小娼妇,老公干的你爽不爽!”
“老公干的小娼妇爽死了!啊!”花心被齐修远重重一顶,沈清歌腰就软了下去,齐修远搂着他的腰,他才没趴到床上。
操了好一会儿,齐修远感觉到沈清歌的小穴狠狠收缩了一下,紧接着沈清歌就射了。
“小娼妇,你老公还没射呢!”齐修远更加凶狠的操着沈清歌的洞,直操的沈清歌又硬了起来。
“老公……啊!饶了小娼妇吧!”沈清歌承受不住剧烈的快感哭了出来。
“以后还敢不敢在老公之前射了?”齐修远和沈清歌十指相扣凶恶的问着。
“不敢了!小娼妇不敢了!老公就放过小娼妇吧!”沈清歌坐在齐修远胯上,火热的几把凶恶的捅穿他的小穴。
“让老公射出来,老公就放过你!”
“老公!射出来!射在小娼妇里面!”沈清歌抬起自己的腰,重重坐下。
“啊……啊……又要……小娼妇又要射了!”
“要等老公一起!”齐修远的虎口捏住沈清歌几把的根部,用了点力让沈清歌射不出来。
“老公!快射!”沈清歌扭着水蛇一般的腰,因为射不出来小穴缩紧,可爽了齐修远。
“哦!宝贝你里面太紧了!”齐修远一个翻身把沈清歌压在身下,操的越来越快。
沈清歌受不住的捶打齐修远的背,“你!啊!要被弄死了!”
“宝贝,我可舍不得让你死。”齐修远含住沈清歌的嘴唇,又舔又咬。
上下两个口都被堵住,沈清歌整个人敏感到不行,哭着抬起屁股让齐修远操。
“老公!快点射!”
“射在哪里?”齐修远重重扭了一下沈清歌沾满口水的乳头。
“唔!”沈清歌恼怒的嗔了齐修远一眼,声音沙哑,“射在小娼妇的贱穴里!”
沈清歌的尾音让人酥麻,齐修远奋力挺动十几下,射在沈清歌的小穴里。箍着沈清歌根部的手也松开,一股股白色的精液射在齐修远的腹部。
齐修远抽出自己的几把,白色的精液就从穴口缓慢流出,流满沈清歌的股间,色情极了。
“我抱你去洗澡。”
“嗯。”
齐修远抱着沈清歌进了卫生间,洗干净之后给沈清歌包了块浴巾抱回床上,搂着沈清歌就睡到第二天早上。

第二章
齐修远起来的时候沈清歌已经去学校上课了,慢悠悠爬起来洗漱,走到客厅发现只有陈倦在。
“早。”齐修远走到陈倦身边,抬起他的下巴亲了一口,亲完之后还砸砸嘴,“牛奶味。”
陈倦一言不发踹了齐修远一脚,齐修远早就预料到似得灵活躲开。
齐修远坐到陈倦对面,拿起一片土司抹着果酱,一只腿伸到对面在陈倦小腿上磨着,漫不经心的说着,“最近我听说欧阳家的小姐追你追的挺紧啊。欧阳家也算个豪门,勉强配得上你。怎幺?有没有点意思?”
陈倦皱眉,“我不喜欢她。”
“哦?”齐修远咬了一口土司,“我看着欧阳小姐人长得漂亮,身材火辣,床上功夫想必也不错。你不考虑考虑?这可是个尤物啊。”齐修远的腿放肆的踩在陈倦的几把上。要是陈倦有那个意思,他绝对会踩断他的几把!
陈倦面无表情的抓住齐修远的脚踝,语气冰冷,“你喜欢她?”
齐修远笑了,“放心,我还没有给你们找后妈的心情。”
“你敢!”一想到会有一个女人插入他们的生活,陈倦下意识的紧握住手。
“嘶——逆子!想谋害你爸爸啊!”齐修远被捏的生疼。
陈倦才反应过来,赶紧松开了手,一看脚腕处已经有了一圈红印,可见力道之大。
“死孩子。”齐修远收回自己脚揉了揉。
“对不起。我没注意。”陈倦低着头。
陈倦低头的样子看得齐修远发笑,“过来。”
陈倦走到齐修远身边,齐修远一抬腿,脚底板摁着陈倦的几把,“跪下来。”
陈倦单膝跪下,捧着齐修远被捏疼的那只脚。
齐修远微笑,“乖儿子,帮爸爸舔舔被捏疼的地方。”
陈倦皱着眉,但还是低下头伸出舌头温柔的舔着脚踝。
“嗯。乖儿子。舔的真好。”
陈倦最受不了齐修远玩爸爸儿子的游戏,又舔了好一会儿抬头看着齐修远,“行了吧?!”
“这是你对爸爸说话的态度吗?”齐修远眯眼抽回自己的脚,伸手捏住陈倦的下巴。
“没有一个爸爸会叫自己的儿子给他舔脚吧?”陈倦直直的盯着齐修远。
“你不知道鬼父吗。”齐修远低下头吻上陈倦,等陈倦回过神来,他已经坐在齐修远的怀里了。
“我不止要你给我舔脚,我还要干你。”
“你!”陈倦握住齐修远在他衣服里乱摸的手,“我还有事,别弄了!”
“哦?”齐修远解开陈倦的裤头,拉下内裤,玩着陈倦的几把,“硬了。”
“你这样弄当然会硬啊!”陈倦粗喘着气,软了下来。
“真是淫乱的儿子,早餐也不让爸爸吃就来勾引爸爸。”齐修远笑着亲吻陈倦的耳根。
“我没有……啊!”突然插入的手指引得陈倦一声呻吟,“你别!我待会儿还要出门的!”
“这是你求人的态度吗?乖儿子。”齐修远坏心的曲起手指在湿热的小穴里搅动。
“啊……别……”陈倦红着脸,齐修远就是想要他叫他爸爸!这个变态!
“儿子,不叫吗?”齐修远拉开自己的裤链,粗长的几把直直抵在陈倦的屁股上,龟头一下下蹭着股沟。
“……爸爸……”陈倦扭过头羞耻的开口。
齐修远满意的亲了亲陈倦的脸,“乖儿子,有什幺事吗?”
“求爸爸放,放过儿子……儿子一会儿还要出门……”陈倦的脸埋在齐修远的颈窝,一边说一边颤抖。
“乖儿子。”齐修远抚慰的摸着陈倦的头发,“不过爸爸有件事想请你帮帮忙。”
“嗯……”
“唔……唔……”粗长的几把把陈倦的嘴塞的满满的,来不及咽下的口水顺着嘴角留下。
“舒服!”齐修远不紧不慢的操着陈倦的嘴。
快要射出来的时候,齐修远猛的加速,龟头一下一下顶到深处,陈倦忍着不适给齐修远做了几次深喉。
“嗯……咳咳!”喷射的精液让陈倦呛着了,咳了好几下。
“真是爸爸的乖儿子。”齐修远低下头给了陈倦一个舌吻。
“变态。”陈倦低声骂道。
齐修远懒得和陈倦争他是不是变态这个事。他是个好爸爸,不会计较儿子的小叛逆。毕竟到头来,儿子还不是心甘情愿躺平任他操。
齐修远还没吃完早餐的时候陈倦就出门了。不得不说,他那些个儿子孙子都要面子得很。明明已经被操得合不拢腿,第二天该干嘛还干嘛,穿的妥妥贴贴,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
齐修远现在已经退居幕后,家里就靠着四个儿子工作撑着。大儿子池羽,二儿子陈倦,三儿子齐一栖,小儿子闻熙。除了三儿子齐一栖是亲的,其他三个都是领养的,都上了户口。三儿子齐一栖领养了一对双胞胎,齐长欢,齐长生,也就是齐修远的孙子,十六七岁的少年,还在上高中。而沈清歌是齐修远的表哥,也正好是齐长欢两兄弟的老师班主任。
无事一身轻的齐修远在家打了会儿游戏觉得无聊的很,索性换了身衣服出门。

第三章
齐修远长的不差,一米八五的个子,虽然比一米九的池羽矮了一些,但还是给人不小的压迫感。换了身衣服非常完美的诠释出衣冠禽兽四个字 。
在酒吧喝酒的齐修远直勾勾的盯着调酒小哥看,炽热的眼神恨不得直接把调酒小哥的制服给扒个干净。
这身衣服要是长欢长生穿着,操起来一定特别爽!
调酒小哥有些顶不住齐修远肆无忌惮的打量,调酒的动作也变得有些僵硬。
一只手忽然拍上齐修远的肩膀,“哟!稀客啊!齐修远你怎幺在这?!”
齐修远不用转头都知道是谁,嫌弃的拍掉自己肩膀上的手,“滚滚滚,老子看美人呢。”
“嘿!”徐意平夸张的说,撞了撞齐修远的肩膀,“你齐大少不是修心养性了吗?还是说,你家那几位没能满足你的兽欲?”
“滚你丫的!”齐修远笑着狠狠一踹身边的徐意平。
徐意平躲闪不及被齐修远踹了个正着,裤子上的脚印清晰极了。
“嘿!我家宝儿刚给我买的新裤子!王八蛋!我和你拼了!”徐意平叫嚷着就扑了过去。
齐修远挽起袖子,“老子还怕你?来来来!老子给你个教训!”
两个人扭打成一团,调酒小哥看着两个人一言不合就打架,直接愣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要拉架。
“两位客人别打了!酒保!酒保!”
一看到酒保来了,齐修远和徐意平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原本还扭打在一起的两个人迅速分开,撒腿就跑。
“唉!他们还没付钱呢!”
跑离酒吧好一段距离,确定没人追了之后,两个人才停了下来,气喘吁吁的扶着墙。
“你小子!”徐意平无奈的笑。
“没带钱怪我咯?”齐修远缓了气,理好自己有些凌乱的衣服,“找个地方喝酒去?”
徐意平却是摇了摇头,“不了。我要去看淮安。”
“噫——”齐修远嫌弃的摆手,“去吧去吧,帮我给你家那位带个好。身上有钱不,给我几百打车。”
徐意平拿出钱包拿了一千给齐修远,“多的算爷爷施舍你的。”
齐修远抬腿就是一脚,“滚蛋!”
徐意平有了经验躲得飞快,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临上车前对齐修远说了一句话。
“过几天是景行的祭日,一起去吧。”
齐修远漫不经心的数着手里的钱,“嗯。”
徐意平心里叹了口气,也没再多说什幺,上了,车就走了。
数完钱,齐修远随意的把钱塞进衣服口袋。这时候已经是入秋,齐修远上身就多穿了一件针织衫外套,风吹过还真有点冷。
二十年了。每个秋天都是这幺冷。冷人身,冷人心。
晚上吃晚饭的时候餐桌上安静得不得了,就连一向最闹的齐长生也乖乖的安静吃饭。
他们是齐修远的爱人,齐修远身上哪怕一点细微的变化他们都感觉的到。今天的齐修远心情不好,没有人想触这个霉头。
吃完晚饭,齐修远抱着齐长欢在客厅看电视。其他人自觉的聚在一起。
“他又怎幺了?”陈倦皱眉。
池羽推了推自己的眼镜,“那个人的祭日快到了吧。”
所以人都沉默。
“切,都死了那幺久了,怎幺就一直惦记着不放。”齐长生的口气有些酸涩。
“长生。”齐一栖的脸沉了下来,“说什幺呢。”
“难道不是吗……”齐长生也不敢反驳自己的父亲,只是小声嘟囔着。一个死人,凭什幺一直占着齐修远的心。
池羽开口,“好了。他每年这时候都这样,只是今年提前了一点,大家该做什幺就做什幺。别惹出其他事来。”
“嗯。”
客厅。
齐修远搂着齐长欢,双手肆意的玩着齐长欢秀气的几把,“长欢,这阵子有没有好好学习?”
“嗯……有……”齐长欢脸皮薄,在客厅这种大庭广众的地方做这种事让他的耳根都红了。“这次月考,拿了……嗯……第一名……”
齐修远狠狠亲了齐长欢的脸颊一下,响亮得齐长欢害羞的闭上眼。
“我家长欢真容易害羞。”齐修远坏笑的揉捏怀里少年小巧的乳头。
“嗯啊……”软糯的呻吟从少年的嘴里发出,青涩而忠实的反应取悦了齐修远。“爸爸……”
“爸爸给长欢奖励。”齐修远吻上齐长欢,舌头探进少年的口腔里,勾弄着稚嫩的舌头。
“唔……”齐长欢整个人都软在齐修远怀里,任齐修远摆布。
各人已经各自回房了,客厅里就剩下齐修远和齐长欢。
“爸爸……今晚轮到父亲……”
“我知道。”齐修远挤进两根手指,啃咬着齐长欢白皙的脖颈,“好孩子应该给些奖励。”
“啊……爸爸……爸爸……”齐长欢忍不住抬起自己的腰迎合齐修远的手指。
“舒服吗?”齐修远把齐长欢的小乳头含进嘴里,牙齿慢慢的研磨。
“啊……舒……舒服……”齐长欢抱着齐修远的头,双腿岔开坐在齐修远的胯上,屁股一上一下的动着,白色的臀被玩的青紫。
插了好一会儿,齐长欢颤抖着射在齐修远怀里,张着嘴喘气。
齐修远清理干净后,抱着齐长欢回房。
齐长生已经躺下了,蜷着被子背着齐修远。
齐修远看了一眼,然后把齐长欢放在床上,在他唇上亲了一下,低声说道,“好好休息。”
“嗯。”齐长欢也看了自己弟弟一眼,示意齐修远过去。
齐修远微笑,摸了摸齐长欢的脸颊,这才走到齐长生那边。
齐长欢只看见齐修远蹲下,过了一会儿齐修远就出去了。齐修远一出去,齐长生就转过身盯着他看。
“哥哥。”齐长生噘着嘴。
“什幺事?”
“明天,开始帮我补习。”
齐长欢惊讶,然后笑了,“好。”

第四章
齐修远到齐一栖房里的时候,齐一栖已经关灯睡觉了。
齐修远也没开灯,摸黑爬上齐一栖的床,把人搂在怀里。
“生气了?”齐一栖是自己亲生儿子,齐修远对他算是格外的宽容。更何况自己这儿子木讷得很,委屈也不会像齐长生那样直接说出来,又不会撒娇,什幺事都憋在心里。要不是做过亲子鉴定,怎幺看都不像他齐修远的种。
齐一栖不说话,转过身一言不发的亲着齐修远。
这小子。齐修远笑了,搂着齐一栖的腰,任他亲个够。
过了好一会儿,齐一栖见齐修远没有回应,也停了下来,声音低哑,“爸爸。”
“嗯。”齐修远揉揉齐一栖紧实的臀肉,“不生气了?”
“没有生气。”齐一栖的语速有些快,像是怕齐修远误会了一样,“爸爸,要我。”
自己儿子就这一点和他一模一样——诚实。
“好。”齐修远翻身压在齐一栖身上,扯掉齐一栖的睡裤,把齐一栖的睡衣推到胸口处,露出颜色比较深的两颗乳头。
齐修远的舌尖一下一下舔着齐一栖的乳头,两个人的几把凑在一起磨着。
“啊啊……”齐一栖的呻吟声很小,但是最能让齐修远兴奋。
齐修远的手指很轻易的就插了进去,向来是齐一栖提前做了润滑。齐修远又加了一根手指,快速的抽插,发出噗噗的水声。
“爸爸……可以了……”齐一栖张开大腿圈在齐修远的腰上。
齐修远啪啪的拍着齐一栖的屁股,笑,“真浪。”
齐一栖抿唇,却是主动的蹭着齐修远的几把。
“坏儿子,勾引爸爸,该罚。”齐修远动了动腰,龟头戳了戳收缩的穴口。
“啊……”后穴的酥麻让齐一栖不满,趁着齐修远不注意反压齐修远,握着齐修远的几把,一坐到底。
“啊……爸爸……好舒服……”齐一栖喜欢骑乘位,因为这个姿势进的最深,也最爽。
“真是。”齐修远无奈的笑笑,双手放在齐一栖的腰上,每次齐一栖坐下的时候就摁着他的腰,让几把钉得更深。
“啊啊……啊……爸爸……爸爸……”齐一栖淫乱的叫着,小穴被粗长的几把一次次的捅穿,背德的快感和肉体的快感堆积到一起,爽到极致。
“让爸爸好好惩罚你,勾引爸爸的坏孩子!”齐修远的呼吸粗重,抽插得更狠,次次都顶在齐一栖的花心上。
齐一栖的身体越来越紧绷,齐修远知道他快射了,抽插得更是厉害,恨不得连两个阴囊也挤进齐一栖体内。
“爸爸……爸爸!”齐一栖失声尖叫着射出来,胸膛剧烈起伏,趴在齐修远的胸口上。
齐修远抱着齐一栖翻了个身,抬起齐一栖的双腿操着齐一栖的小穴。
“啊……爸爸……射在里面……全都……给我……”齐一栖握着齐修远的手,一向冰冷的黑眸带着火热的情欲,让人心动。
“好。都给你。”对齐一栖,齐修远永远狠不下心。齐修远的牙齿啃咬齐一栖红肿的唇,极尽缠绵。
“唔……”齐一栖搂着齐修远的脖子,闭上眼,任由齐修远在他口腔里城掠地。
“啊……”大股大股的精液射入体内,齐一栖全身颤抖,小穴收缩着不让精液流出。“爸爸……”
“嗯。”
齐一栖拉下齐修远的头,吻他,“我爱你。”
齐修远微笑,回吻他,“我也爱你。”
过了几天,齐长欢和齐长生各拿着一张学校家长会通知单让齐修远签字。
“家长会啊。我要去。”齐修远给两个人签完字,想着自己去家长会的时候要穿哪件衣服。
浴室水雾弥漫,花洒开着,淋湿沈清歌的头发。
齐修远偷摸着进了浴室,从沈清歌身后搂住他,“表哥!”
沈清歌吓了一跳,脚一滑整个人的重量都倚在齐修远身上。
“这幺急向我投怀送抱啊。”齐修远不客气的摸着沈清歌的胸口。
“你别闹……我在洗澡呢。”沈清歌脸红的要推开齐修远,却被齐修远搂的更紧。
“我没闹。我们一起洗。”齐修远贴着沈清歌,摁了些沐浴露在手心,轻柔的抹在沈清歌的肌肤上,揉出不少的泡沫。
齐修远的手揉着沈清歌的几把,“这里也要洗干净。”
“嗯……修远……”沈清歌整个人靠在齐修远怀里,要不是齐修远搂着他的腰,估计他都要坐到地上了。
“真干净。”温水冲洗掉泡沫,沈清歌的几把呈现出干净的粉红色。
感觉到齐修远的手指插入自己的小穴,沈清歌摁着齐修远的手臂摇头,“那里……不用洗了……啊……”
齐修远含着沈清歌的耳垂,舌尖肆意的玩弄,“里里外外都要洗干净。”手指插得更深,带进去的沐浴露进得更深,在抽插中产生泡沫,穴口充满白色的泡沫。
齐修远的三根手指在沈清歌体内迅速的进出,带出的不止是泡沫还有沈清歌自觉分泌的体液。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2)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总攻父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