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父亲的沦陷

在我高二的时候,那时候家里还是瓦房,有个大院子,大门也不是现在这种防盗门,而是那种木板门,往两边推开的,锁门的时候呢里面是直接插上门闩,如果外出的话就是把门拉上然后挂把锁,实际上用力推一推就能推开条缝,然后看到院子里的场景,所以家里一直想买个新房子。
我的父亲,怎么说呢,我感觉是一个很威严的人,一只壮熊,虽然是办公室经理,但经常跑步健身,所以身材非常好,每次带我去澡堂洗澡时我都忍不住偷看,也不知道他清不清楚,他也没有过多在意过,所以每次去澡堂洗澡,我都大饱眼福,特别是如果碰到熟悉的朋友,他和朋友开起玩笑来的场面,那条耷拉的巨蟒让我想入偏偏。但小时候他从来没给过我好脸色看,经常板着脸对我,我有比较调皮,所以被打也是经常事,我对他是既爱又怕。
事情开始是这样的,一个月前,家里开始计划着买房子,本来没什么的事,家里都很正常,但这个星期父亲突然变得有点奇怪,好像发生了什么事,但有不和家里说,到了周三是居然开始睡客厅了,母亲问了好几遍,他都说没什么,只是有点不舒服,害怕晚上起床吵到母亲睡觉(我母亲睡觉特别轻,一有点动静就醒,而且不容易入睡),所以搬到客厅去睡,母亲也没想什么。我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是平时父亲对我的威压还在,我也不敢去问,所以就这么拖了下去,直到周五,事情发生了转变………………
那天是周五的中午,父亲平时是中午不回来吃饭的,但那天突然回来了,还带了个客人。母亲就询问是怎么回事,父亲说,是个朋友,来家里吃饭。母亲也没多想,就去厨房做饭了,父亲还在客厅招呼着客人,但我感觉有点不对劲,怎么会突然但客人回来吃饭,而且父亲不经意间看那个人的眼神很奇怪,有点凶狠,又有点畏惧的样子。我实在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就主动凑上去打个招呼:“叔叔好。”
父亲板着脸对我说:“大人谈话,小孩子一边呆着去。”
我一听觉得没戏,刚准备离开,那人对我父亲说:“老徐,不要对孩子那么凶吗,来,过来,给叔叔看看,今年多大啦?”
我望了一眼父亲,只见他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点了点头:“黄叔叔问你话呢,还不回答。”
这让我感到很诧异,我一直觉得我父亲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没想到这次居然没有发作,看来真的有什么事,我凑上去,“黄叔叔好,我今年十八了”然后假装顺便的问了一句:“黄叔叔是爸爸的朋友啊,我以前没有见过啊,才认识的吗?”
黄叔叔朝我笑了笑,说道:“嗯,才认识,不过你爸爸人很好啊,身体也不错,一点都看不出来四十的人啊,哈哈”
听到这话父亲先是一愣,接着又有种想发怒却又发不出来的样子,只能恶狠狠的盯着我,我被他这么一望,顿时不敢再问下去了,只好说:“我去看看妈妈的菜做没做好,我先出去了。”然后我连忙跑出客厅,来到厨房。留下父亲和黄叔叔呆在客厅里。
~~~~~~~~~~~~~~~~~~~~~~~~~~~~~~~~~~~
“老徐,你这样子可不对啊,干什么对你家孩子这么凶。”黄叔叔抽着烟,笑着说,不过这时的笑容里似乎藏着些什么。
“我们家的事不要你管,别打我们家孩子的注意。话说你今天非要来我们家干什么,那件事我一定……”父亲冷着脸回应道。
“别忘了,现在不是你要求什么就能什么的,你也太看高你自己了吧,照着做就好了,现在由不得你。”黄叔叔此时脸上已不复刚才的笑容了,冷着一张脸对父亲说,“话说你家孩子不错嘛,可以考虑…………”
“不行,这不在我们的范围之内”父亲听到这,当即打短道。
“吃饭了,”我在厨房喊到。
“好了,先吃饭,吃完再说。”父亲说完掐了烟,像厨房走去。此时黄叔叔脸上又恢复了刚才的笑容,也把烟掐掉,跟着父亲一起向厨房走去。
我被父亲的脸一吓,不敢在客厅呆下去,只好去厨房,帮妈妈忙了一会,然后喊道,“吃饭了”
只见父亲和黄叔叔从客厅出来,父亲的脸好像更黑了,黄叔叔到还是一脸笑眯眯的样子,我觉得父亲做的实在是你在在找到客人诶,怎么老是板着脸对朋友,虽然这朋友有点怪怪的,但也不能这样对他吧,我想上去打招呼,可看到父亲的那张脸,还是不敢上去,算了,区摆碗筷吧。
一张正方形的桌子,四个人,正好一人一边,我对面坐着父亲,左手边是母亲,右手边是黄叔叔。今天中午的菜很丰盛,很多我喜欢吃的,我吃了不少,一会饭就吃饭了,我准备再去装一碗,当我抬起头准备起来装饭的时候,感觉父亲的脸色又变得怪怪的,好像在忍耐什么,我想想也不明白,算了,还是起身装饭吧,我们坐在厨房东侧的桌子上吃饭,而高压锅在厨房的西边,所以我转身去装饭,装完饭回来时我终于明白父亲的脸色为什么那么怪了。
家里的木桌子,中间什么东西都没有的,如果你是坐在桌前是看不见桌子底下的,但如果你走远,你就能看清桌子底下发生了什么,我看到黄叔叔的脚正踩在爸爸的裆部,还时不时用力一下,看到我转过身来,他就把脚放了下去,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父亲的脸色也逐渐恢复正常,我也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坐下来继续吃饭,但此时我心里一头雾水,为什么黄叔叔会那样对父亲,究竟怎么回事,这时我看见爸爸的脸色又有变化,我知道黄叔叔也在踩父亲的大屌了,我好想直接打喊出来,可是这样子的话父亲的脸不就在母亲面前全丢光了吗。不行,不能这么做,忍住,看来有必要好好探究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又不能让父亲继续这么被欺负,所以我决定主动出击,于是我问道:“黄叔叔,你刚才说你们才认识没多长时间,那你们认识有多久啦,怎么认识的,我感觉你好和蔼偶,和爸爸一点不像,爸爸老凶了。”
黄叔叔听到我的问话,于是笑着说:“这个吗,你也知道你爸爸是经理吧,我呢是半个月前通过一笔生意认识你爸爸的,其实你爸爸也挺好客的,对吧,老徐”说着笑着问道我父亲。
我在听黄叔叔回答的时候一直在观察父亲的脸色,终于看到他的脸色正常了,看来黄叔叔还没能做到一心二用,这时爸爸啃着头吃着饭说道:“对,对。”也没再继续说什么。
看来具体发生的时间是在这半个月之间,也就是黄叔叔和我爸认识的这段期间,再考虑到父亲是从这周开始不对劲的,那应该发生在上周,嗯,看来有必要调查一下。
“叔叔是本地人吗?感觉叔叔长的好壮,不比我爸爸差了,我感觉我爸爸在南方人里面算壮的了,没想到叔叔也这么壮啊。”我笑着问,心中暗暗想到,一定要缩小时间范围。
“老徐,你看,你家儿子认为我和你差不多壮诶”,黄叔叔笑着对父亲说了一句,同时回答我:“不,叔叔是南京人,上星期才过来做生意的,看不出来是南方人吧。”
我这时再看黄叔叔的笑容越看越觉得淫荡,于是说道:“那叔叔才过来怎么住的,一个人很不方便吧,要不要到我们家来住啊。”其实我说这话只是想知道他在哪住,但生怕万一同意了那就糟了,我觉得我父亲就更遭罪了,望了父亲一眼,发现当他听到我喊黄叔叔来家里住时,果然脸色变得铁青铁青的(我都感觉好像在玩变脸,可是我对人物刻画的描写实在不好,也只能从脸色的变化上来体现了),但是为了进一步调查发生什么,只好这样了。
果然,听到这话,黄叔叔先是笑了笑,然后说:“小虎真乖(我的小名叫小虎),不用了,叔叔这边有分公司,暂时叔叔住在分公司里,等找好房子就搬到找的房子去。”
我听了想了想,说:“叔叔,现在高考刚过去没多久,我有个学长高考结束要走了,我去问问看看他们的房子能不能租给你怎么样?”一定要让他留在自己熟悉的地方监视。
黄叔叔显然认为我说着玩,就说:“好啊,那叔叔的房子就全部交给你负责了。”
就这样,一顿诡异的午饭吃完了。
吃完午饭后,母亲要去上班,就先走了,我本来都是午睡一会的,然后在上学,可今天中午吃饭时间太长,把我的午睡时间占用了,剩下的时间根本不够,干脆提前去学校吧。于是我就和父亲,黄叔叔打了个招呼就去上学了。
到学校之后,第一节课自然课突然改上英语了,我书没带,被老师骂了半死,叫我立刻回家拿书,拿不到就不要来上课了,我只好一路冲回家去拿英语书。
到家门口时,发现外面没有锁,可是这个点家里不应该有人啊,父亲和母亲都去上班了,难道是黄叔叔还没走,想到这里,我顿时心中一顿不爽,这是我们家啊,什么时候轮到外人做主了。我用力一推门,居然没推开,原来们从里面插死了.
插门,居然把门给插了,究竟在干什么啊,我不由想到。望了一眼手边,都1点50了(我家离学校很近,5分钟的路程,1点20出门就已经算是早了,学校1点40上课),得快点了,于是我用力推门,把门推开一条缝,向里望去,天啊,这一刻我呆住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父亲只穿了一条三角裤和一双鞋子在客厅中爬着,但是客厅的门只开了一扇,所以看不清楚完整的景象,我迫切的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又不能直接敲门,怎么办呢,我决定爬墙。
我们家墙也不高,两米的墙对于我1米8的个子算不了什么。我从我的卧室和卫生间中间那块翻了进院子,渐渐的靠近客厅门口,听到里面传来黄叔叔的声音:“呦,刚才在客厅不是很厉害吗,当着自家儿子的面啊,现在怎么了,怂了,说啊,继续啊,怎么不说话了啊。”
我刚才没看见黄叔叔,现在听声音好像是坐在沙发上,我这才知道原来父亲不是自愿的在地上爬的,而是有人逼的,可我还是不明白究竟是什么能让父亲这么做,到底抓住了什么把柄。于是我决定继续听下去。
“爬过来,”黄叔叔说到,只听我父亲一点一点爬过去,“走,爬到院子里”
天啊,这,我听到这先是愤怒,然后觉得不可思议,这父亲能同意吗,刚准备听,突然想到自己就在院子里,他们出来我不就暴露了吗,望了一下周围,决定躲到卫生间去。只见我跑到卫生间,把门关上,卫生间们的玻璃是特制的那种,只能从里面看到外面,外面看是模糊一片的,所以我决定呆在卫生间继续看下去。
这时父亲已经从客厅爬了出来,我们家院子里并不是平整的,就是水泥地,凹凸不平的,我看着父亲的双手和膝盖已经有不少擦伤的地方,在看看父亲的身上,有好多奇怪的痕迹,而且想到上周六父亲和我一起去洗澡时还没有这些痕迹,看来都是这个黄叔叔造成的,顿时我一阵火起,我爸爸是我的,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这样了。
这时黄叔叔也从屋子里出来了,一边吸着烟一边说道“贱货,这样对你,你还能起丘,果然从骨子里就是一个骚货,”说着走上前用脚踢了踢爸爸的大屌。我这时才注意到父亲居然是勃起的,平时父亲的内裤都是那种紧身三角的,很性感的那种,既能勾勒出臀形,又能显现屌型,平时父亲睡觉的时候只穿一件三角内裤,加上他的身材,看得我直流口水,今天就更不一样了,勃起的肉棒感觉要把内裤撑爆了,龟头处已经湿了一大片,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12)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父亲的沦陷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