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什么是忠犬攻?”“我这样的。”

01

我认识他那年,我20岁,还在读书。

他认识我那年,他33岁,工作许久。

我们相识于重庆Hilton,在重庆玩了一天的我回到酒店,打开各色软件无聊之时,有一个人和我打了招呼,我一惊,0.00km。
他问我,忠犬是什么?
我一愣,然后看到我的签名,忠犬攻,单身狗。
我点开他的头像,是一张风景图,一看年龄,33岁,写的“~”。
我还没想好该怎么回他,他又发了一句消息,你在酒店吧,我在一楼的bar喝酒,我们聊会?

刚好我一个人也很无聊,我就下去了。
假期的bar里很多人,我东张西望,一个白衬衫朝我挥挥手,我坐了过去。
我说,你骗人,你哪里有33岁。
他笑了笑,我从不骗人的呀,不信我给你拿身份证看,他说着,真的拿出了钱包,准备打开给我看。
我用手推了推他,“得,您自个儿留着看吧,我们聊点什么。”
他说,你还没回答我忠犬攻是什么。
我朝他汪了一声,说就我这样的。
他说,你可真逗。
我说,对人儿,大兄弟,我话不多的。
他问我,对谁啊。
我说,对你这样的。
他笑了笑,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我看他有心事的样子,便准备离开,说,你要是有心事的话,不想说就一个人静静好了,那我先撤。
他示意我凑过去,同一种恳求的语气问我,能不能陪我一会?
我笑了,你是让waiter瞅着一个怪叔叔在拐卖未成年人么?
他说,那就去我房间坐会吧。
我跟他上了楼,摊在沙发上随便切换着电视节目,他在用电脑处理一些文件,过了一会他关上电脑,坐了过来。
他问我,你平时都喜欢看啥电视啊?
我说,我喜欢看成人电视。
他可能没见过这么open的人,接着追问,比如?

我一把把他搂入怀里,说,比如这样。当时我也不知道我哪来那么大的胆子,也没想过他如果拒绝我该怎么办。可他没有拒绝,反而是顺势趴入我的怀里,像个小猫一样,此时我感觉我好像才是大叔,而他才是那个少年。
我问他,你到底咋的了。
他说,最近好累,喘不过气来。
我拍着他,说,那就好好休息吧,如果你想说点什么,我听着。
那个时候很流行一句“青春疼痛文学”的话,叫做“大概很多事情,只对陌生人讲。”

02

他给我讲起了他家里的事,讲起了他前男友的事,讲了很多很多很多,我不知道他是喝多了还是怎样,他说着,我当着一个倾听者。
听着听着,我越来越觉得这个表面看上去很面瘫的的大叔内心居然是如此柔软,软的我有些喘不过气来。我们有很多共同点,也有很多不同点。

即使是很多很多年后,我依旧无法忘记那天晚上,他说着说着靠在我身上就那样睡着了,而我彻夜未眠,心里产生了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后面回想起来,大概就是他每次对我示弱,我的内心就会像被洪水冲溃的堤坝那样软的不能再软。

我那天晚上动也不敢动,生怕弄醒他,他睡得很熟但我却是彻夜未眠,大概也是生平里第一次彻夜未眠。我盯了他一晚上,突然有种以后的日子就让我来守护他的冲动,但我又怕他拒绝,毕竟年龄还是硬伤。

他醒了后很不好意思的问我是不是把我弄的不舒服了,我说不会,但我好像对你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他问那是什么感觉,我说,你懂。
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又挂了。

他问我什么时候回学校,我说都行。
他说,那你陪我玩玩吧。
我嘿嘿一笑,那就算是借你当几天男朋友吗?
他说,我不付费哦。
我们都笑了。

我们在重庆度过了两三天愉快的时光,把情侣能干的事情都干了。快乐的时间总是很短暂,他回szx那天坐的csn3456。我目送他进了安检,又看他又出了安检。

我问,大叔你是落下了什么东西吗。
他给了我一个拥抱,说,小孩,我忘记要你电话了。
我笑了,说,我还以为要像陌生人那样就结束了,不过怎样都不错。

我从重庆北站坐高铁回了学校(吐槽一句重庆火车站和地铁站的命名真的越来越奇葩了…),那个时候成渝高铁还没开通,动车上信号很是不好。
我下车后手机弹出一堆短信,即使手机换了一个又一个,那些短信至今我都存着没舍得删,大意就是,他说他从看到我的第一眼开始就被我眼睛里的目光吸引了,他说他不敢和我对视,每次睁眼看我都心里软的一塌糊涂,问我愿不愿意把这三日的情侣关系续租下去,即使相聚1200多km,即使他比我大13岁。
我回了一句,我愿意,就像几年后我自愿离开他一样的,心甘情愿。

03

后面基本我们每天都会打电话,我意外的发现他之前在我家附近呆过一段时间,出差租住的地方居然离我家只有1km不到,而我们的祖籍又是一个地方,我想这大概就是缘分吧。

之后的那三年大概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虽然像很多异地情侣那样,有一些不可避免的矛盾,比如我需要一个肩膀的时候他不在我身边,可能在时差十二个小时的地方,他无助的时候,我可能因为学业问题也无法第一时间赶到他身边,但每次我们都会积极的应对,提出solution,偶尔也会吵架,但基本都是回归理性。

他经常对我说,很多你说出的话很不像你这个年龄段应该说出的东西。
我经常怼他,那也不看是谁逼的。
他也会怼回来,小屁孩毛都没长全。
然后我反怼,叔叔你毛也不多啊~

他在一家评级公司,上班很忙,有时候他来出差会顺道过来看我,有时候他也会用他的里程给我换票让我陪他出差。

我们一起在北京天安门看升旗,在簋街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吃网红店,在三里屯的人山人海穿来穿去,在四元桥的宜家讨论这未来家里的布置。

我们一起在广州塔上眺望羊城夜景,也在汉溪长隆像两个疯子一样掀翻整个世界。在大西北共啃一只大羊腿,在草原上骑马骑的你上我下,也一起在青岛的啤酒屋里一起喝个烂醉。

你问我为什么对老牛情有独钟,我说缺父爱的我从小心里年龄老的厉害,说出的话经常让我妈吓一大跳。

我问你不怕嫩草太幼稚不合口味吗,你说我是那种饱经风雨的草,一点也不嫩,但却正合你的胃口。

你在我身上看到了年轻的激情和活力。
我在你身上找回了我想要的安稳和永恒。

后来我发生了很多变故,但你始终不离不弃,在我崩溃的时候,失意的时候,甚至整个世界都要塌了的时候。

我记得西部航空大促的时候我买了一堆一元的票去看你,你却喊我退了,说还跑到重庆去,多累。说你的里程多,帮我换。后来我才知道,x舱才是免票仓位,很多票都是你怕我路上颠簸,自己掏腰包买的。

后来我靠倒腾里程票和酒店赚了点钱,加上拿的奖学金请他去日本玩。
我们在东京坐摩天轮,在摩天轮顶他拿出一个盒子,看着我,对我说,小孩,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看着他的眼睛,忍不住流了下泪,“谁tm要嫁给你啊,明明是该我娶你好不好。”
他说,好,那我重新来一遍。
我破涕而笑,我愿意。
那个戒指我一直留到了现在,放在我家里,每当孤单的时候我就看看它,总感觉那戒指给我一种力量。

04

毕业找工作时,出了点意外,我留在了成都,有一个小公司的机会他劝我放弃,他说反正人都是他的了,他可以等,等了这么久,也不差这一会半会。

从那以后我拼了命的去赚钱,在大学毕业前在成都有了自己的一个窝,不大,但至少他以后来成都的时候,我有地方招待他了,我想着。巧的是,家就在他经常出差下榻的那家酒店附近。

可我大概忘了,很多很多事情,真的并不会朝着我们设想的方向发展。

那天他妈妈病重,加上他工作压力越来越大,我的毕业压力也很大,导致我们的联系开始越来越少,我很想替他分担点什么,但有时候又感觉很无力。
我突然觉得我当时应该选择那个小公司,去深圳一起陪他,这样能减少一些他的压力,他总是为我的未来考虑,而我却忽略了他的真实想法。

论文答辩完的那个下午,天气异常的诡异。
我接到了他的电话,他说我来成都出差了,我推掉了应酬,你来陪陪我吧,老地方。
他像往常一样,但我总觉得他有事儿藏着。

第二天他拉着我去了欢乐谷,我们一起坐过山车,经过最高点的时候,他大喊我的名字,说,我爱你。
筋疲力竭之后,他依旧像往常那样缩在我怀里。
他欲言又止,我大概能感觉到他要说什么。
我没让他开口,我也没开口。
其实我一点都不希望他开口,我真的怕他一开口我们就再也回不去了。

他还是开了口,“还是你最懂我,我很多事情不用说,你也能明白。”
我说,怪我没用。
他说,你还年轻,会遇到比我更好的人。
我说,不会的。
他说,在我妈面前,我还是输了。
他说,你知道吗,我幻想了无数次我们在usa领证的那个场景,可是还是跑不过现实。
我说,是我不够好。
我说,可能我们还是有不同,我可能这一条路就走到死了吧。
我后来又絮絮叨叨说了很多,他没说话。
他趴在我怀里哭了,那是我第一次见他哭,我看他头上已经花白了,那年我23岁,他36岁。
他对我说,你哭吧,你骂我吧,这样我心里会好一点,我没哭,我也没说什么,就静静的那么盯着他,后来他告诉我,我盯着他那个眼神,几乎摧毁了他的整个世界。

05

从那以后,我的话越来越少,我一心只想赶紧毕业,赶紧结束这一切。有学弟追我,各个公司的,可我却是无法打起精神来,现在想想,很对不起他们。
我妈说我性格变了,我的同学们都说我变了。
我删了他的所有联系方式,我们所有的合影,逼着自己,让他从我的生活里消失。

时间又这样过去了好久,2017年年底我接到了一个电话。
“原来你还一直留着这个电话啊。”
“毕业后我一直没舍得销,每个月交一点话费,本想着月底去销号。”
“知道你一直喜欢张惠妹,我托人弄了两张最终场演唱会的票,我们一起去看吧。”
“机票我一会帮你订,上海见。”
他也没问我那天是不是上班,也没问我要不要去,就这样挂掉了电话。

时隔不知多久以后,当年的小孩和大叔一起在上海见到了他们的女神。

我最亲爱的
张惠妹 – 你在看我吗
“ 我最亲爱的 你过的怎么样
* 没我的日子 你别来无恙
* 依然亲爱的 我没让你失望
* 让我亲一亲 像朋友一样
* 我最亲爱的 你过的怎么样
* 没我的日子 你别来无恙
* 依然亲爱的 我没让你失望
* 让我亲一亲 像亲人一样”

散场后,我们像几年前那样,一起走在外滩,看魔都的灯红酒绿。
他对我说,小孩长大了。
我对他说,大叔还是那个大叔。
他的表情很奇怪,不知道是在笑,还是在哭。

他问我后来有没有遇到过心动的人,我说有一个,和你一模一样,比你大,可是我放弃了。
他问我为什么,我说,我早就不是当年遇见你时,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孩儿了。
他靠在我身上,没说话。
我对他说,我搬进了新家,装修,家具都是我们在京沪IKEA设想的那样,我总觉得你有一天会回来。
他就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一样,缩在我怀里。
我看着他,他不敢看我。
好像时间回到了我第一次在重庆见到他的时候,他靠在我肩膀上睡了一整晚的那一天。
时间在我们之间凿了一个大洞,把过去的一切都吞噬了。

我们在上海度过了2017,走向2018。
很多人说,陪你跨年的人是你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是啊,他也曾是我生命里那么重要的人。
2018.1.1号,他送我离开上海,就像当年我送他离开成都一样。
他目送我进了安检,又见我冲出安检。
我抱了他一下,亲了一下他,对他说,大叔,我欠你一句,祝你幸福。

06

今年生日那天,恰好我上班,门口门卫打电话叫我去拿快递。
快递没有署名,我拆开了。
在单位的我一下子泪崩,就好像之前建好的墙一下子全都塌掉。
我请了假,叫了同事,晚上在九眼桥,喝了个烂醉。
红的白的啤的混在一起。
里面是一张你的照片,和一个人,笑得很开心。

还有一封请柬。

同事自动代入了那个妹子。
我喝的醉醺醺,絮絮叨叨说了很多,我也记不得说了什么。
同事说,你疯了,我认识你这么久你也没说过这么多话。
酒吧歌手在唱戴佩妮的臭小孩。

臭小孩
戴佩妮 – 贼

“多想对你信赖你却赖着

不放过我

我就是你口中的臭小孩。
无误就是我

就是我 就是我”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我在教堂向你求婚。
周围一群老美起哄喊着 marry him。
我还是用那个眼神看着你。
你对神父说:
yes I do。

07

我还是去了你的婚礼,那天是我们认识的第1413天,daysmatter提醒我。
我包了个1413元的红包。

你一脸幸福的样子,新娘很好看。
我看你一直四处张望。好像在找些什么。
你是希望我来呢,还是不希望呢?

我警告自己不要想太多,
我们,已经成了你,和,我。
我应该祝你幸福才是。
我应该当面祝你幸福才是。
可这句话我还有资格说出口吗?

当年走的是你,我没有挽留。
如今我也不想让你觉得你欠我什么。

我没有去找你,婚礼结束我就走了。
北京的师兄去机场送我。
他问我有什么打算。
我说,可能这条路走到死了,不回头了。

有些时候,其实有很多时候,我心里还是渴望被爱的吧,我想。

赞(3)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什么是忠犬攻?”“我这样的。”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1. #1

    支持一下!!!!!!!!!!!!!!

    mnbvcxz65364周前 (01-25)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