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唐教官与基佬晨

唐教官与基佬晨-约炮, 篮球队, 性取向, 尿, 学生, 可爱, 受-gaylove-男郎社

三年前刚入学那会儿,我还是个小屁孩儿。秉着踊跃勾搭的原则,一开学就交了不少朋友。我向来对自己的性取向不予隐瞒,但凡有人问起,都会诚实地回答。幸运的是,即使在我们那样红专的学校,风气还是比我想象的要开放。也许是生来具有领袖气质,等到军训的时候,已经有一票小弟跟在我屁股后面了。

我们是开学一个月后才军训的,那时我多少已经在年级里小有名气。依稀记得某个学姐在院群里叫我“院篮球队里钻石段位的小基佬”,我则很无奈地用表情包和她打哈哈,还蛮好笑。

军训的地点在龙庆峡,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宿舍也是糟的一塌糊涂。贾珂眼疾手快,为我抢到了一个六人间,他住我上铺。

贾珂是我众多小弟中最懂事的一个,家里很有钱,秉持着向大哥献媚、大哥照顾的潜规则,这厮还给我带了一盒巧克力、一大袋牛肉干,还有些其他的零食。

实际上,贾珂并不是那种会被欺负的人,他的外在和家境都不算差,内蒙古人,比我高半个头,打架也很凶猛。至于他为什么这样地对我好,我也是在一年后他向我突然表白才觉得恍然大悟,当然那都是题外话了。

十四天,30人共用一个厕所,仅一次洗澡的机会,每日吃糠咽菜,这些都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我很听话地没有带手机,其中的艰辛,非网瘾少年不能体会。

幸而训练不很辛苦,想偷懒的人总能找到各种方法偷懒。带我们的教官姓唐,山东人,爱开玩笑,平时随我们一起嬉皮笑脸,很受学生欢迎。

教官个子不高,170左右,与李连杰年轻的样子十分相似,是个可爱的小话痨。某晚训练结束后,他在男生方阵前问话:“你们谁会唱歌?”

军训时候的小男生最爱瞎起哄,我那票小弟迅速喊道:“基佬晨!基佬晨!”我抹不开面子,只能站了出去。

他问我:“你是基佬晨?”

我翻了个白眼:“是。”

“你搞基?”他说这话的时候,口吻十分戏谑,底下笑成了一片。

我没回答。

“你这个白眼儿,我喜欢!有个性。”

他就此认识了我,每晚叫我出来唱歌。某日我装病请假,他竟对着喇叭在操场上大喊:“那个白眼儿翻的贼6的小基佬呢?”,可怜我莫名又多了个外号。

我生性是个冷漠的人,但出门在外,死皮赖脸是必须的生存技能。他很肛,我比他还肛,混熟后每日与他互相调戏,每次他找茬骂我步子踢不正,我都会高喊:“要教官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踢正!”

一周过后,终于熬到了唯一的洗澡机会。那天刚吃过晚饭,我就跟随着大部队踏上了前往未知澡堂的旅途。

“干嘛去?”我正梦游着,不想一抬头看见他蹲在石阶上,两腿岔开着,隐约能看见圆鼓鼓的形状。“洗澡啊,还能干吗?约炮啊?”我开始和他嬉皮笑脸。

他站在石阶上陪我前进,对我说:“你小子肯定没少约炮,整个一色鬼。”贾珂道:“对,对,丫就一色鬼!”

我光顾着和他们斗嘴,脱口便道:“那是,千锤百炼技术一流,要不教官你试试?包你爽还不要钱。”

他又骂了我一句小色鬼,就在众人的哄笑中走开了。

排了3个小时队,等我洗好澡,已经到了夜里十点。我哼着歌,从澡堂走出来,发现他正站在拐角。

他带我去了山上,借着手电筒的微光摸索了近一刻钟,最终停在了一处被铁丝网包围的小空地。

他一边很激烈地吻我,一边扒我的裤子。已经有半个月没有打飞机的我完全经不起他的挑逗,按下他的头,使劲在他柔软的舌上搅动。不想他推开了我,独自干呕。我有些尴尬,他又掏出了作案工具给我戴上,问我:“做过1没有?”

“当然。”

军训时睡的床很不结实,一旦有人下床,必定是一阵天摇地动,整个宿舍都会被吵醒。每晚,当我悄悄地穿上衣裤,贾珂都会骂一句:“又他妈这个点尿尿?”我很心虚地爬起来,看一眼楼下是否站了个人影,小心翼翼地和他向山上前进。

和教官z爱是个极复杂的体验,更别提我是做1的。

他每晚会提个小袋子,里面装有作案工具和一条毛巾。他往往双手抓住铁丝网,牙齿紧咬毛巾,以免太过大声。我很会借此机会公报私仇,怎么坏怎么玩。好几次我看到他流泪了,心里咯噔地痛,急忙停下来,他却又狠狠地夹,叫我继续。做完后,很冷淡地叫我先回去睡觉。

由于这层隐秘的关系,但凡我请病假,他都会批。贾珂很纳闷为何教官对我这么好,怀疑我俩有交易,我打趣道:“没错,就是有交易,你行你上。”

没有手机,请假也很没意思。有一次我很积极地跑过去训练,却把他吓了一跳,问我:“你怎么来了?”我那时大概有意识到这是件极严重的事情,便收敛了许多。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校领导找领头的教官开会,全员休息半个小时。他把我拎了出去,带到了他的宿舍,翘工炒饭,味道十分奇特。

在他的小床上,两个半裸的人,纠缠在一起,做完了,互相依偎好一阵。

那大概是军训中最美好的记忆了。

离开的时候,他并没有和我道别,我把我的微信号给他背了三遍,却也没有加上,大概是记错了吧。

一年后,我作为十佳歌手回到龙庆峡参加演出,并没有看到他的身影,我问其他教官:“唐教官呢?”

矮个子,中等身材,方口须,窄窄的面颊,笑起来极灿烂,喜欢在下命令时扯一扯军帽,腹肌上有颗浅浅的痣,接吻时总爱裹我的舌头。

“转走了。”有人说。

转走了,大概就再也见不到了吧。

赞(3)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唐教官与基佬晨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1. #1

    不错,支持一下!!!!!!!!!!

    mnbvcxz65364个月前 (02-02)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