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神探狄仁杰之黑狱

神探狄仁杰之黑狱

 

序:长寿元年(690年),武承嗣因狄仁杰是武氏后人当太子的最大障碍,便勾结酷吏来俊臣诬告狄仁杰谋反,将他逮捕入狱……任知古、裴行本、崔宣礼、卢献、魏元忠、李嗣真等七名朝廷重臣也与狄仁杰被捕入狱。

然而等待着他们的却不仅仅是严刑拷打,武承嗣已经把自己的要求吩咐下去了,来俊臣也派出了他最为得力的助手,有着牢狱王之称的黑山1出马!

“黑山,这可是武大人亲自下达的命令,我想你应该明白该怎么做!”来俊臣想到武大人的吩咐,也是有一点点意动,虽然自己不好此道,但是这个要求却着实刺激异常。若是真能办成,想必也是一大乐事!

“来大人!不消您吩咐小的也会尽心尽力的完成,能玩弄一下这些朝廷重臣,小的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黑山虽然名字威武,但其本人却有些瘦小。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黑山的称号可不是白叫的。牢狱王黑山名列神都八方名动之尾,最为出名的便是一手刑讯调教的功夫,落到了黑山手里,就不再是人了!至于到底是什么……就得看黑山的心情了!

此次狄仁杰入狱武承嗣的要求就是将狄仁杰等人调教成他武承嗣的男

“你尽心尽力就好,这次你需要什么,可以直说!你我相交多年,不必客气。”来俊臣敲了敲桌子,其实他与黑山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尊卑关系,只是早些年有恩与黑山,黑山才对他如此恭敬。

“请大人放心,小人已全部准备妥当,定能让大人满意。”

“那就好!”来俊臣想到狄仁杰刚正不阿,威风凛凛的模样,再想到自己要做的事,就连他都隐隐有了反应!

而此时狄仁杰与魏元忠已经数十个时辰柴米未进,,腹中的饥饿感让两人身体都有些发软!嘴唇也都龟裂开了,连说话都有些困难。

这便是黑山给两人准备的开胃菜,先磨软了,才好收拾。

 

黑山从来俊臣处离开后便回到了牢中,黑山负责的便叫做黑狱,是朝中大臣闻之色变的恐怖场所。

黑山先是观看了魏元忠和狄仁杰两人的身体状况,见两人都比较虚弱了,就觉定开始进一步的调教。这次来大人的命令就是将两人调教成不知羞耻,任人玩弄的男奴。

在黑山的命令下,狄仁杰和魏元忠被带了出来,狄仁杰比魏元忠显得精神一点,狄仁杰与魏元忠年纪相仿,但却显得年轻一些。

“两位可知自己所犯何罪?”

“谋反之罪。”“这都是小人陷害!我等一心为公,怎会做谋反之事!”狄仁杰熟读律法

“你等可认罪?”黑山其实并不在意,无论他们回答什么,结果都是注定的。

“大周革命,万物维新,唐室旧臣,甘从诛戮。反是实。”“绝无此事!”

狄仁杰熟读律法,更懂忍心,他明白若是自己拒不认罪,落在来俊臣手里就是一个死字!所以干脆承认了。

可他并没有想到,自己的判断居然错了!

“狄大人你倒是聪明,知道早点招供免受皮肉之苦,只是来大人下了命令,你们两人都要在这里接受训练,直到你们两个变成两只不知廉耻的畜生为止!”

“你欺人太甚!老夫为官多年还会怕你不成?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魏元忠虽然年事已高,但血性仍在,面对黑山的无耻面孔,怒喝出生,双目圆瞪,一副决不妥协的样子。

“魏大人,我其实特别喜欢您这种有骨气的人,这调教一道,就是有些反抗才有趣。至于狄大人您也不用想什么计策了,好好享受便是!今日为两人准备的便是这独家配置的药膏,既然魏大人您这么自信,便从您开始好了!”

“无耻之徒!什么药膏!你们放开我!”几个狱卒一拥而上,不由分说的脱掉了魏元忠的衣物,并将魏元忠缚于一张木桌之上。

狄仁杰紧紧地盯着狱卒们的动作,他知道下一个就轮到他了,所以神色之中难免流露出些许紧张,但黑山却从狄仁杰眼中看出了更为强烈的不屈之意,依照黑山的经验,默不作声的狄仁杰,远比魏元忠更为难缠!

狱卒们又将一片锋利的刀片交给了黑山,黑山接过刀片,看了狄仁杰一眼,便走到了魏元忠身前。

魏元忠身为宰相,身体保养得极好,皮肤白皙,就连脚趾都是白嫩异常。大大的刺激了黑山的性欲,但黑山浸淫此道数十年,当然知道分寸,他要做的就是给眼前这个白胖老头剃毛!

锋利的刀片贴在魏元忠下体之后,魏元忠就不在再挣扎了,只是嘴里仍旧喝骂着黑山。

“魏大人,我手里的药膏没什么名字,也分好几种,但是功能都差不多,很简单,就是让您的身体更享受到更大的快乐。虽然这个药膏很是名贵,但是每日小人都会为两位大人涂抹稍许,好让两位大人早日接受自己新身份。”黑山将手里的黑色药膏缓慢涂抹于魏元忠双乳之上,并用手指略加捏弄。又换了一瓶药膏涂抹于魏元忠的足底,然后是后庭,当魏元忠手指触及魏元忠后庭之时,魏元忠的反抗尤为激烈,身体也挣扎了起来,但黑山不为所动,直到涂抹完毕,魏元忠的反抗才停了下来,无论魏元忠骂了什么,黑山都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涂抹完后厅的药膏后,黑山又将一瓶新的药膏涂在了魏元忠的下阴,并且用刀片挂掉了魏元忠阴部的耻毛。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居然!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魏元忠嚎叫着,花白的胡须都因为愤怒而抖动着。但是黑山不但没有停下,反而试着用手玩弄起魏元忠的阳物来!

“你这个下流胚子到底想做什么!休得放肆!给老夫住手!”魏大人虽然没有停止嘴里的喝骂与嚎叫,但是身体本能的反应却是无法避免的,再加上药物助兴,魏大人已经开始勃起了,而黑山似乎是终于忍够了魏元忠的话语,竟然拿起了魏元忠的布袜塞进了他自己的嘴里。

一旁的一个狱卒似乎经历的多了,非常配合的拿出绳索,勒在了魏元忠的嘴上,防止他把袜子吐出来。

“魏大人,一边吃自己的袜子,一边被人玩鸡巴的滋味如何?是不是很爽啊?”黑山得意的卢东哲魏元忠的阳物,手法花样百出,弄得魏元忠闷声嚎叫,面色赤红。

“魏大人,以前从没这么试过吧?这滋味怎么样?您不说我也知道,肯定是爽翻天了!是不是?您不说话我就当是是了。”黑山嘿嘿笑着又说:“可惜还用几味药缺了药材没有配置好,不然您老还能再舒服一点。等过些时日,这些药慢慢浸入您老的血脉和骨髓,您老就知道好了,您应该知道卫大学士吧?卫大学士那种食古不化的老家伙人在这药的开发下……啧啧!连下地走路都软不下来呢!哈哈哈哈!”

“呜呜呜呜!”魏元忠呜呜的叫着什么,身体又剧烈挣扎起来。

“小五,一会把这个老家伙放到刑房去,等药干了就开始,先来三天看看效果。”黑山捏了捏下巴,对着一边的一个狱卒吩咐了下去。

“您放心吧,头儿!”

“对了,别忘了让他闻闻味,习惯习惯。”

“大人,您就放心吧,又不是第一次了,小的么也都跟您学了几招,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还有什么脸面在您手下讨饭吃。”小五盯着魏元忠的身体,咽了一口唾沫,乖乖那可是宰相啊!这么大的官都被弄进来调教了,来大人和老大还真是厉害。

“还是你小子会说话!魏大人?您老还舒服吧?今天第一次,咱们先认识认识,就不搞那些花样了,就让你舒服舒服就行。就是得让您老学着闻闻味,等您习惯了,一闻味就立起来了,好用得很。喂!你们几个,都多久没换过布袜了?”

“3日”

“2日”

“3日”

“既然如此,就委屈魏大人闻闻我这双汗脚好了。”黑山说完就站了起来,脱掉自己的靴袜一手握住魏元忠坚挺的阳物,一手将布袜按在魏元忠的鼻处。

嘴被自己的布袜堵住,身体的活动又这么剧烈,如今魏元忠不得不闻着黑山酸臭的布袜味道,拼命地呼吸和挣扎。

狄仁杰在一旁都看不下去了,说道:“牢头!你有什么手段都冲着我来!放过魏大人!”

黑山闻言嘿嘿一笑,却并没有松手的意思:“狄大人,您不用着急,马上就轮到您了。至于魏大人,我可没那么心狠,这等位高权重之人在我的手里慢慢的变成那种下贱的模样,想想就觉得……呵呵……精彩!”

“你!”狄仁杰很想斥责黑山一番,但又说不出什么道理了,话到了嘴边,只好作罢。

“魏大人快出了,还挺快,看起来魏大人很满意嘛!”黑山使了一个眼色,一个狱卒连忙过来接替黑山用布袜捂住魏大人的鼻子,而黑山则腾出两只手,放肆的玩弄着魏大人雄起的阳物,魏大人年事已高,这阳物,也比较一般,略小一点,但卵丸甚大,表皮松弛,但经过黑山的玩弄,卵丸的皮囊也有些紧绷了起来,看起来也好看了许多。

狄仁杰紧紧地盯着魏元忠的胯间,看到这等淫秽的画面,狄仁杰却无丝毫淫意,黑山对魏元忠的羞辱他统统看在眼里,只恨自己无能,不能帮上忙。他攥紧了了拳头暗暗发誓,一定要让这个黑山绳之于法!此等恶行当诛九族!

被缚于矮桌上的魏元忠在黑山的手段下,猛地挣扎了几下,身体一软,彻底瘫了下去。

“魏大人!!”狄仁杰生怕魏元忠出了什么变故,见魏元忠没了动静,立马关切的喊道。

“没事,他就是太爽了,估计以前从没这么爽过,是不是?魏大人?这滋味可比您那年老色衰的夫人好多了吧?”黑山用一个瓷瓶将魏元忠的精华统统收集了起来,也不知要做些什么,而魏元忠此时大脑一片空白,双眼微张,毫无一点灵气,正如黑山所言,真的是爽透了,那种挣扎,痛苦,与快感交织的感觉,确实把魏元忠送上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好了,把这个老家伙带走吧,狄大人?该你了!”

几个狱卒闻言立即为了上去,饶是狄仁杰足智多谋,也是没了主意,三两下的功夫,就被剥光了捆到了矮桌上。

“狄大人,你这物什生的可真是漂亮,当真是男人中的极品。”黑山掌管黑狱多年,这男人的跨下之物也不知见了多少根,但狄仁杰的男根确实当属极品,比例,粗细,堪称完美,不大不小,相当精致,如同艺术品一般,再加上狄仁杰虽然六旬有余,但身体结实,皮肤紧绷,不显老态,更显得诱惑异常。

黑山如法炮制,给狄仁杰身上的重点部位涂满了药膏之后,迫不及待的把玩起狄仁杰的男根,为了能肆意把玩,黑山也就没给狄仁杰的男根上药,只是单纯的放在手里把玩,玩到兴头上,还用舌尖加以挑逗。

狄仁杰也不是未经房事,只是这等细腻柔和的玩法有几人精通?阵阵酸痒酥麻爬满了他的阳具,些许淫液也冒了出来。

“魏大人这种货色只能算是一般,有些手段我还真舍不得用在他身上,可您就不一样了。呵呵呵呵。”黑山掏出一个小瓷瓶,将一粒黝黑色的药丸放进了狄仁杰的嘴里。捏住狄仁杰的口鼻,狠敲了一下狄仁杰的胸口,强迫狄仁杰将药丸吃了下去。

“咳咳咳咳!此药为何物?”狄仁杰知道这药不是什么好东西,只是以他的性子,不知道这药的作用总是有些不甘心。

“没什么名字的药,效果很简单,就是调理你身体的而已。比如雄精越来越多之类的。这玩意可比那些下三滥的回春丹之流好多了。”

“看样子你对药理也算是精通,为何不用于正道,反要做此等见不得人之事?”狄仁杰还没有放弃希望,直到现在他还在试图说服黑山,或者找到其他的办法,逃出黑狱。

“狄大人,您巧舌如簧,能言善辩,在下也是早有耳闻!只可惜,这对我没什么用!您还是先安静一会吧。”

黑山把自己另一只袜子丢到了狄仁杰胸口,马上就有狱卒接了过来,塞进狄仁杰嘴里,用麻绳捆好。嘴里的袜子酸臭异常,熏得狄仁杰几欲作呕,但是身体上的快感却越来越强烈,快感越强,这酸臭味就显得越薄弱,很快狄仁杰就彻底忘记里布袜的酸臭味,跟魏老爷子一样,沉溺于快感之中,喷发而出。狄仁杰虽然高潮了一次,但精气神仅仅是略有损失,黑山看在眼里,不由得对狄仁杰的兴趣更大了。

“阁老,今几日您就先休息休息,这药还得慢慢起效,您老多担待。”黑山说完,挥了挥手,狄仁杰也被几个狱卒送松绑,然后带到了刑房。

~~~~~~~~~~~~~~~~~~~~~~~~~~~~~~~~~~~~~~~~~~~~~~

三天的时间,狄仁杰和魏元忠分别被关在两个刑房中,所谓的刑架也不是普通的刑架,而是类似于躺椅的样子。

手足都被拷在扶手上,双足抬高与头部水平,肛门与下阴暴露在外。下方放着便桶,方便排泄,椅子一边是一个摆放刑具、杂物的小平台。

累到不累,也不是很难受,只是姿势和平常的遭遇比较屈辱,狱卒们偶尔会强迫狄仁杰闻他们自己的酸臭布袜取乐,也会捏弄狄仁杰的身体,把玩狄仁杰的极品男根,只是这些狱卒似乎是有命令在身,虽然敢玩弄几下,却不敢深入。

在刑架上,吃饭喝水,全部都是狱卒来配合,稍有不满或不配合,这几个狱卒就罢工了。每6个时辰就会有狱卒来给两人上药,狄仁杰还没有体会到药的效果,也没把这个事放在心上,只是近几日涂抹药物时,狱卒都会用手指,将药物涂抹在自己后庭内部,并且每天都会更加深入一些,涂抹完毕后,还会略加动作,说是要按摩一下,让药物渗入自己的后庭。

狄仁杰入狱时已经63岁了,这把年纪被几个年轻的小狱卒玩弄身体,当然羞愤异常,只是他性格上更为隐忍,更为倔强,不愿说出罢了。只不过是被人用手指玩弄下后庭罢了,算不得什么的。

只是这第四日,来的人,狄仁杰却是怎么也没想到。第四日和黑山一起来的竟然是宫中名望最高,德高望重的王太医!

王太医的出现,让狄仁杰恍然大悟,黑山的药!原来这一切的背后还有一个王太医吗!

“阁老,没想到吧?您老身上的神药可都是王太医的杰作啊!就是不知道,您老这个体质怎么样,多久能入药。”

“王太医!以您的身份地位,为何还要与此等宵小之辈为伍?”狄仁杰已经预料到王太医要对自己的做什么了,既然有那种号称能改变人身体的药,想必一般的烈性春药也是有的吧。

若是仅看穿着打扮,音容笑貌,王太医肌肤白润如美玉,丰神俊朗,体态丰腴,衣着略显出尘,颇有一番仙风道骨的韵味,只是想到王太医的药理学识,狄仁杰就觉得内心黑云重重,丝毫不见光明。

王太医轻捏了捏下巴上晶莹的白须,慢声慢气的说:“怀英,人生在世若是无欲无求,还不如剃度修行的好,只是老夫这欲与众不同罢了。若是能看到狄大人您摇尾乞怜,丑态百出的样子,老夫就算被牛头马面勾了魂儿去,也是心甘情愿。”

狄仁杰一听,更是觉得自己今天绝无幸免,当下发了狠,自己哪怕是死也不能遭受这群无耻之徒的亵渎!死也要死得有尊严!王太医向着他走来时,狄仁杰只觉得浑身紧绷,紧张,害怕,等等情绪交织在一起。只是出乎狄仁杰意料的是,王太医居然用手摆弄起自己的脚趾!仔细的查看自己脚趾的缝隙和脚底!

“黑山,可有为狄大人梳洗?”王太医闻了闻刚刚摸过狄仁杰脚底的右手,没闻出什么味道,紧皱的眉毛才松开了一些。

“每日清晨傍晚,都有擦洗一次。”

“那你退下吧,老夫给怀英施针。”王太医挥了挥手,黑山就招呼着狱卒们离开了牢房。只留下狄仁杰和王太医留在牢房之中。

王太医等到黑山一行离开后,才流露出些许猥亵之意,他用手捏了捏狄仁杰的脚趾,又仔细观摩了一番才颇为感慨的说:“老夫行医多年,从未见过怀英这般完美诱人的身形,就连这最贱之物也生的这般好看,底板宽大厚实,脚趾修长整齐,莫非怀英刻意保养过?”。

“没有!”狄仁杰看着有些癫狂的王太医,心头发寒,闷声回了两个字。

“那就更是人间尤物了,如此一来,老夫对您这双玉足可得多下点功夫!不能糟蹋了这上天的恩赐!”王太医低下头含住了狄仁杰的脚底大拇指,仔细的吸允了几下,面露陶醉之色,心满意足之后又换下一根。

“王太医!这!使不得啊!!使不得啊!”脚趾被王太医放进嘴里吸允的的滋味,让狄仁杰觉得浑身发痒,颇为难受,但是王太医并没有停止,反而在逐个吸允完狄仁杰的十根脚趾后,舔弄起狄仁杰娇嫩的足底和柔软的指缝,如此一来,足部的痒意更是让狄仁杰浑身战栗发抖,对他而言这不是快感,而是痛苦和折磨。

当王太医心满意足的松嘴之后,狄仁杰本就虚弱的身体更是没剩了多少力气,浑身酸软,身体知觉更是削弱了许多。

“怀英这双玉足还真是人间极品,肥嫩可口。老夫今天索性便一试到底好了。”王太医说完,竟然开始宽衣解带!他解开了自己的朝服,露出一根相貌狰狞,青筋密布的老根,虽然大小,粗细与常人无异,但看起来却让狄仁杰暗自心惊!

王太医调整了一下刑架的位置。将狄仁杰的双足放下,直至与他的齐平,然后王太医便将自己的男根置于狄仁杰的脚底两指之间!他竟然用狄仁杰的双足自慰!但狄仁杰的早已没了力气,这脚趾之间也没多少力气,王太医虽然觉得略微扫兴,但看着狄仁杰的完美玉足在自己身边,也就不在意那么多了。

狄仁杰没什么感觉,而王太医却是兴奋地难以自拔,喘息之声越来越大,嘴里也开始蹦出污言秽语。

“干死你!干死你!老东西!你也有今天!干死你……”狄仁杰听到了也不以为意,王太医舒爽了一番之后,便把一摊淡黄色的秽物留在了狄仁杰的脚面上。王太医歇息了片刻,又将这摊秽物自行舔舐干净,这才露出了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到了这个时候,狄仁杰就以为自己的苦难到头了,心也放了下来。他叹息道:“王太医,您老居然…哎…”

“怀英,你这一双玉足当真是完美至极,老夫也是按耐不住。耽搁了不少功夫,老夫这就为你施针!”王太医说完,便从医箱中取出银针等物,准备起来。

“施针?什么施针?”针灸虽然是常见的医术手段,但在这个地方所谓的施针恐怕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这药现在只是入皮肉,还未入骨,老夫为怀英你通一通血脉,打通一下穴道,这药效果就更好了。况且老夫刚调剂的几副药也带来了,正好用在怀英你这一双玉足上。”王太医烘烤完银针,又把狄仁杰的双足抬高了起来。

见王太医也要对自己的身体下手,狄仁杰感到一阵悲哀,自己仿佛成了一个商品,一个牲畜,连自己的身体都掌控不了!

而王太医一点理会狄仁杰的意思都没有,一根根银针刺入了狄仁杰的身体,狄仁杰的身体在银针的作用下,确实有了些许燥热感,他真的感觉自己的气血被王太医的针灸之术所打通,有什么东西渗透进了自己的身体!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1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10)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神探狄仁杰之黑狱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