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吕布最后的磨难

(一)

吕布被擒后,虽然把希望寄託于刘备,但是,刘备也没有为吕布说情,曹操 说了一声:「把吕布拉出去……」但是,曹操又对这员猛将还是有一些想任用的 想法,于是还对押吕布的两个人使了一下眼色。

那两人当然明白曹操的意思,只是把吕布押了下去,并没有拉出去砍头,而 是关在了一个暗房里,就等曹操处理好事情来单独审讯了。当然,对于这员身高 8尺(古代的一尺等于现代的23釐米,一寸大概是2。3釐米。也就是说,吕 布的身高大概在184釐米,且有余,大概是188釐米~ 190釐米这样的身 高)有余的猛将来说,捆绑还是要非常牢固的,不仅头发被牛筋扎住上提,身体 用了手指粗的麻绳打了2个大交叉,还用了十字木架子来固定,吕布的双手被铁 铐牢牢扣住,拉开,双脚也被扣住,被分开到了最大的极限,还用铁链捆住了膝 盖。他感到比刚被擒的时候捆得更加紧了,于是哀求曹兵能否稍稍松一些?几个 曹兵大笑道:「主公都说了,捆猛虎不得不紧啊,我们倒不是怕你吃了我们,而 是担心主公责怪,吕将军就担待点吧。况且,我们这样尽心,主公或许会给我们 分点惨羹让我们享受享受吧?」

对于曹兵的奚落,吕布感到了悲哀,俗话说:虎落平原被犬欺。他虽然很怕 死,但是至少现在,曹操还是没有立即取了他的性命,这样的凌辱对他来说是非 常难受的。貂禅不知道怎么样了,自己心爱的小妾的命运又怎么被安排呢?想想 前几天还和她颠鸾倒凤一番,貂禅需要他的滋润,要不是这几天战局紧张,早就 想和她翻云覆雨了。好几天都憋着,实在难受。想到这里,觉得自己的下面有点 动静,战裙的下摆有点突起,要知道铁制的盔甲实在很重,竟然能把10几斤的 盔甲顶起一些,他的小战枪实在太……

想着貂禅,猛然被曹兵的嬉笑惊醒。一回神,才回到了现实中来。自己已经 是曹操的俘虏了,怎么会去想那些事情?还好战裙只是略微顶起,曹兵并没有发 现什么。他微微红了红脸,自己那小战枪又逐渐地松软了下去。

天渐渐黑了,正在他懵懵懂懂胡思乱想之际,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有了一 阵骚动,大把大把的火把灯光顿时照亮了黑暗的外面。众曹兵都纷纷列队整齐了, 难道是曹操到了?他想,我现在在曹操的手里,如果能放软,说一些好听的,说 不定曹操看在我还有用的份上能留我一命。那个刘备实在不是东西,等我拣回了 性命,我会记得和你算帐的。

房门开了,不是曹操,竟然是一12岁左右的孩童。今天曹操在摆庆功宴, 不能早早收场。吕布感到了惊奇,那小孩童是谁呢?

小孩童进屋之后,屋子里只剩下4人了,被捆的吕布,小孩童,和两侍卫。

屋子里随着火把的点起,吕布看清楚了小孩童的样子,5尺身高,面色白净, 大眼睛中透出了聪慧,长得并不瘦弱,好像还会点点习武。

小孩童看了吕布一阵,带着稍微幼稚的声音喝道:「你就是那传说中天下第 一猛将?吕布?怎么也被关起来了?」

吕布最恨别人轻视他了,何况一小孩童竟然直呼自己的名字,他忘记了自己 已经俘虏了,于是没声好气地说:「是我吕某,怎么啦,小毛孩子你来何干?」

吕布本想吓唬那小孩,却让小孩听了后连连发笑:「8尺男儿还被捆扎如此 狼狈,哪里还来的威风?唬我做什么?」吕布实在太感性了,忘却了自己已经是 任人摆佈的位置,听到小孩嘲笑他,于是骂到:「小子欺人太甚,小心我把你狠 揍一顿……」话音没有落,只听小孩童叫到:「你这畜生,竟然出言不逊!」一 招手,两侍卫上前几步,小孩童对他们两说:「拿刀来!」一侍从递过一把锋利 的匕首,吕布一惊,小孩童笑说:「我可不想杀你,无甚如此惊慌!」

只见那小孩童拿出匕首,开始剥割吕布的盔甲来,无奈身差3尺,何况是铁 制的盔甲,小孩童一急,叫上两侍从:「把那畜生的盔甲给我卸了」,又笑眯眯 地对吕布说,「你这猛壮之狗,看我今天不凌辱你一番,以出我心中之气!」吕 布大怒,「尔等鼠辈,你敢!」但是手脚皆被束缚住,怎奈有劲无处使,在一阵 反抗中,盔甲被割碎,剥下,这阵倒腾,累得两侍从气喘吁吁,战裙也随之落下, 虽然身体上略有松懈,但是仍然让吕布觉得麻绳捆得非常紧,吕布虽然已经30 多岁,但是由于常年作战,身体依旧强悍无比,胸肌昂然,腹肌8块明显,现在 吕布身上已经一览无余,下面仅剩下一条半透明的丝制白长裤和银白战靴。

傲人的身躯让小孩童一惊,直呼:「果然是猛将!」小孩童马上伸手去细细 抚摩吕布的身体。两侍从知趣地退后几步,吕布何曾受到如此羞辱的待遇?百般 抵抗,可是小孩依旧在举手抚摩吕布的胸肌,然后又对吕布的腹肌产生了兴趣, 手慢慢下移,犹如抚弄宠兽般的,然而吕布在挣扎之余,竟然触动了吕布那多日 未动的战枪—阴茎,只因为两人有3尺之差,小孩童的脸才到了吕布的胃部这里, 吕布的那支阴茎不识时机地顶到了小孩的喉咙,小孩往下一看,吕布的长裤中有 一物硬起,顶住了他的咽喉,于是产生了好奇加恶作剧,由于此时的年纪也是刚 对性事模糊的时候,虽然平时洗澡知道一些回避,却看见美色俾女也会有了小小 的涟漪。

只见那小孩偷笑到:「堂堂8尺男儿,为何用暗器袭我?」,然后对吕布说 到:「让我看看是何暗器?」

手往下一探,竟然感觉到如此硕大的肉团,再一抓,毕竟手小,仅抓到了一 颗类似鸡蛋大小的卵丸,吕布又羞又急,又气又恼,竟然忘记了自己已经被捆在 木架子上,小腹拼命挣扎摆动,小腹一挺一弹,那小孩没有留神,居然被甩了出 去,轻轻抓住那卵丸的小手也离开了那颗沉甸甸的肉蛋,倒在了地上,两侍卫一 看不好,忙上去搀扶,小孩怒道:「你竟敢伤到本少爷我?!看我不收拾你!」。

那两侍从也喝道:「败军之将,竟然伤我小主公!」

什么?是叫他小主公?难道他是……?

(二)屋漏逢雨

那小孩童叫曹昂,是曹操的长子,虽然曹操家教也严厉,但是总有点惧内, 在中国古代,官员的正室可是不比小妾,官位越高的正室地位也是非常高的,一 般不得像小妾一样随便休废的。曹昂不是正室丁夫人所生,而是曹操一个小妾生 的,但是小妾没有几年死了,曹昂是由丁夫人带大的,丁夫人无法生育,所以对 待曹昂非常好,情同母子,因此曹昂享受着嫡出的待遇,后来在官渡之战中曹昂 牺牲,丁夫人一怒之下,竟然跑到了娘家,不理会曹操,曹操也无可奈何……这 是后话。

所以说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吕布本想利用曹操对他还有点利用价值而苟活, 但是天不遂愿,他,竟然得罪了曹操的儿子。

面对着曹操的儿子玩弄他作为男人的骄傲,实在无法忍受,想当年,多少美 女要为他而献身?多少佳人为他的硕大阳具所倾倒?然而现在竟然成为了一孩童 的玩物,不仅又羞愧又恼怒。但是他更加担心的是他的命运,吕布怕死,但是又 不好意思现在像畜生一样地哀求那小孩童来羞辱他一保住自己的狗命,他知道自 己的阳具或许是最后一个最好的砝码,但是,但是……这话怎么说得出口?何况 是一个堂堂的八尺男儿要面对一孩童……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6)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吕布最后的磨难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