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你想不想和我上床

你想不想和我上床-舍友, 老师, 甜蜜, 猛一, 爱情, 学生, 变态, 受, 厕所-gaylove-男郎社

在遇到他之前,我对爱情的感觉,全部都来自于想象。回想起那天,我仍旧有许多想要对他说的话,在他回答我之前,就一定要告诉他的话。可我却再也无从提起。只记得当时,他脚上的耐克,他身上的气味,他怀里的温度,以及我永远都不知道的,当时的他,究竟是怎样的表情。

 

入学第一天,我并没有看他顺眼。事实上,当时的我看谁都不觉得顺眼。没能考上大学的我,总是一副心高气傲的样子。老实说,他长得也不丑,但我就是看不惯他,看不惯他的土气,看不惯他活泼好动的样子。他来跟我搭话,我总是礼貌性敷衍。

 

军训时分宿舍,8人一间的宿舍,我和他被分到了一起。从小到大,我一直都是走读,只有学校军训时,才有机会过集体生活。但除了第一次军训住宿时,我满怀过期待,在那之后,再未有过想住宿的念头。

 

他很喜欢光膀子,1米78的个头,很爱运动。他运动时的样子,其实还挺好看的。被汗水覆盖的肌肉,阳光下闪闪发光。我想,如果不是他上大号不关门,放屁声巨响,袜子常常扔我床头,还有,总会趁我不在时,在我床铺做俯卧撑,弄得我床上全是汗臭味。可能我真的会喜欢他吧。

 

有次我洗完澡回来,又发现他在我床上做俯卧撑,我走到他面前,冷脸问道:

“为什么总在我床上锻炼!”

“因为你床上干净啊!”

整个宿舍哄堂大笑。我尴尬地立在原地,就像被一帮野男生捉弄的小女生。我一把将他推开,把床上的席和床单全部拉起,扔在地上踩踏两脚,踢进了床下。那天晚上,他没有和其他男生一起喧闹,但因为这硌人的床板,我也并没有休息好。

 

第二天早上,他集训迟到了,理由是拉肚子,结果还是被教官罚站了。我心里满是幸灾乐祸。中午解散前,我们一宿舍的人都被留下罚站了,原因是他的床铺整理不合格,所以我们罚站,他还要罚跑。我心里一惊,想到自己床下的东西。我猜,他的迟到、罚站、罚跑,可能都与我有关。虽然心里一直在骂他活该,但还是感到有些歉疚。

 

回到宿舍,果然我的床单和席,都被整整齐齐铺在了床上。不对,我的床单和席都被堆放在了他的床上,我床上的这些,是没有被踩踏过的。

 

又是一整晚没睡好。我没有问是不是他干的,也没问他为什么,甚至一句“谢谢”也没对他说,我就是觉得这是他应得的。虽然心里这样想,可我已经不生他的气了。

你想不想和我上床-舍友, 老师, 甜蜜, 猛一, 爱情, 学生, 变态, 受, 厕所-gaylove-男郎社

漫长的军训生活终于结束了。我没有和任何一个人成为朋友。回到学校后,我也常常是独来独往。唯独他总是喜欢过来问我借书、借笔、借作业。起初我还会拒绝,但每次拒绝都是一次猫与老鼠的追赶。好在他很自觉,每次用完都会还到我手上,而且不会外借。

 

他常给我带吃的,不管我要不要,都往我桌上一放。每当这时,周围腐女都会向我投来富有深意的眼神。久而久之,大家看到他买两份早饭,买两瓶水,两份鸡排……只要是两人份的东西,都会笑问:“给媳妇带的呀!”他也总毫不避讳地回答:“对啊!”

 

所以我就这样成了大家口中,晓浩的“媳妇”。我开始刻意躲着他,比他晚进教室,不在同楼层上厕所。去食堂吃饭,特意挤进全是陌生人群的餐桌前坐下。可尽管这样,我总还能在视线范围内看到他。

 

有天我和往常一样去食堂吃饭,刚进食堂就看见他已经坐下在吃了。和他对视一眼后,我并没有回应他的笑容。取完餐后,我端着餐盘,站在乌泱泱的人群里,寻找他的位置。终于在门口的方向看见了他,他已经吃完准备离开了。我松了口气,但这种放下“警惕”的感觉,并没让我觉得自在,反倒是有种莫名的落寞。

 

吃完饭,想去操场走走。刚出食堂门,我就被人从身后一把抱住,我被吓得说不出话。然后我就听见一阵熟悉的声音:“想躲我啊!你再躲啊!”周围人纷纷投来的目光,像聚光灯一样打在我身上。

“放开!”

“就不放!”他越抱越紧。

“你再不放,我就生气了。”(现在想来,我当时怎么会说出这么娘炮的话)

挣脱后的我,在众人的“目送”下离开。我以为顺利逃脱,谁知他在我身后大喊:“小奇!我喜欢你!”。为什么网上看到的浪漫情节,发生在我身上会是这么“谐剧”的事。我尴尬地埋头竞走,可依然能感觉到,向我投来的目光。现场的欢呼声,以为是要举办一场盛大的同志婚礼。

事后,不论我怎么辩解,大家都早已将我俩看成CP,就连老师都知道了。有次上课还解围,说生活中没有那么多同志的。

 

有一次课上,突然有个纸团扔我桌上,我环顾四周,看到一脸坏笑的他。我小心翼翼地打开纸团,里面竟然包着一根毛!没错!就是D毛!我将纸团向他重重地扔了回去。

下课后 ,他立即跑来向我道歉:“我就想开个玩笑!真的对不起啊!”

我是真的生气了。我也不知道当时的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生气。那天之后,他再没有来闹过我。不问我借作业,也不和我多说一句话。上课也很自觉地坐我后排,不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这样的平静关系,维持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其实我早就不生气了,但我并不想打破这样的“平静”。直到有天放学,他远远喊住我。看到他朝我一路奔来的样子,我又不自觉地脑补出一系列可能出现的恶作剧。

“生日快乐!”,他递出一盒耳机给我。

我有些错愕,脑海中浮出一堆疑问:他怎么知道我生日的?他怎么知道我耳机坏了?他为什么要送我生日礼物?明明我对他一直这么冷淡……可我一句也没问出口,只对他说了句“谢谢”后,看着他笑嘻嘻地跑开了。

 

坐在公交车上,我听着耳机里张悬的《喜欢》,回想了很多关于他的事。

你想不想和我上床-舍友, 老师, 甜蜜, 猛一, 爱情, 学生, 变态, 受, 厕所-gaylove-男郎社

寒假过后,我们终于成了可以正常交谈的朋友,而我对他的感觉里,还多藏着一份喜欢。那天收到耳机后的晚上,我们QQ聊了很多:

“你为什么总是喜欢整我啊?”

“喜欢你啊!哈哈哈!”

“不想好好聊天,那我就下线了。”

“别啊!真的,就是想和你做朋友,可你总是冷冷的。”

“为啥想和我做朋友?”

“我也不知道,你给人的感觉很舒服,就想和你做朋友!哈哈!”

……

我始终没能问出口他是不是……我很想问,但我不敢问。

 

同学们还是拿我们当CP看。只是他没有再像之前一样闹我,买吃的还是会习惯性给我带一份。我也有让他别买,可他总歪理一堆,说我挑食不好。我说不吃零食也能叫挑食?他总会一本正经地指着包装上的“营养列表”,向我证明不吃零食也是不好的。

 

自从和我“好”上后,我很少再看到他挥洒汗水的样子。每次我想去操场看看他打篮球,他总拿“休息”当借口,过来陪着我一起晒太阳。他坐地上,我枕他腿上,有时什么都不说,就一起听听歌,一个午休的时间,也就这么惬意的过去了。其实我也想更明确我们之间的关系,可当时的我,对于要如何与一个男生开启一段恋情这种事,真的是毫无经验啊。

 

有天我去宿舍找他,碰见他和舍友们在讨论生日礼物的事。原来下礼拜他过生日,但是舍友们并不打算送些正常的生日礼物给他。大家各自写下生日礼物,让他抽签。我灵机一动,想着终于可以整他一回了,于是写下“丁字裤”。可能老天听到了我的回应,他当着所有人的面,打开了纸条——丁字裤。这样一来,大家一人送一条,他就必须每天换着穿了。

他送我走出宿舍,我笑问他:“我还不知道你穿多大码的呢!”

“摸一下不就知道了么。”他突然抓住我的手,一把放到他的裆部。虽然以前也和男生们一起玩过“偷桃”的游戏,可是这么毫无遮挡的去感,还是第一次。我只觉得手心有个温热的硬物在不断膨胀。我吓得赶紧将手拔出来,生怕被其他人看到。

“知道了么?”他一脸坏笑。

“这么小啊!”我屏住脸上的表情,故作镇定。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小!好小哦!”我乐开了花,撒腿就跑。我们就像两个小学生,在校园里你追我赶。

 

他什么事都喜欢跟我讲,他说和我聊天说话,让他觉得很安心。老实说,我到现在还无法明白那种“安心”究竟是什么感受。的确,他什么小秘密我都知道,唯独他喜欢其他班的一个女生这件事,我一个字都没听他说过。

除了给他准备了丁字裤,我还另外给他攒钱买了双耐克鞋。那种为了喜欢的人,而心甘情愿吃的苦,辛苦却甜蜜。因为怕自己私自破坏游戏规则,生日当天会让大家尴尬,所以我打算提前把鞋送给他。

“晓浩在么?”

“他呀,估计去找他情人去了。”

“情人?”

“就对面那个楼,三班的一个女生。”

我突然心中一股无名火,觉得自己好像被人耍得团团转。也对,我们又没明确过关系,是我自己认真了。想到这,眼泪就不自觉流了下来。

“小奇,你怎么啦?”

猛一抬头,看到晓浩一脸紧张的样子,我更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

“送你的生日礼物!”我将手提袋扔给他后,转身就跑。脑海里就像在看自己的电影,所有的愤怒和委屈,随着自己上气不接下气的呼吸,一点点流走。我终于体会到爱运动的人,为什么那么爱运动了。

你想不想和我上床-舍友, 老师, 甜蜜, 猛一, 爱情, 学生, 变态, 受, 厕所-gaylove-男郎社

那天之后,他就像个没事儿人一样,对我依然很好,只是见我对他态度冷淡,他也知趣不来与我搭讪。但他不愿正视问题的态度,让我更加生气。对于那天的事,他选择对我只字不提。他没有问我为什么哭,没有问我是不是因为那个女生的事,甚至都没有问我,为什么会送鞋给他。

 

直到学期末的一天,燥热的天气,让我将淤积在心中的疑问和委屈,忍到了极限。我决定把话都和他讲清楚。那天中午,我没吃几口就不吃了,起身走到他面前:“晓浩,你吃完了么?跟我去操场!”他有些懵圈,放下筷子就跟我走。

我拉着他的手,朝着操场的方向,一路连走带跑。

一直跑到没人的地方才停下,我转身面向他,紧张的语无伦次,看着他的眼睛,我忍不住又哭又笑。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他握着我的手有些不知所措。

“你喜欢我吗?”我脱口就问。

“喜欢啊!当然喜欢!”他脱口就答。

我一脸喜极而泣的神情,又瞬间镇定住:“我是问,情侣间的那种喜欢。”

他低下头,没有回答。

“你喜欢我吗?”我害怕地又问了一遍。

他点点头。

我几乎是扑着抱住他,觉得自己真是太幸福了。

“那……那你究竟是喜欢我,还是喜欢那个女生?”我小心翼翼的问。

他犹豫了半天才回答我:“你和她是不一样的意义,但你和她对于我都很重要,都是我很想保护的人。”

我低头沉默,听到这样的回答,我分不清自己是应该高兴还是难过。但我还是想要个明确的回答。

“你想不想和我上床?”这句话问出口的时候,我觉得我连自尊都可以不要了。那时的我,天真地认为,性和爱是可以划等号的。

“想。”他回答得很干脆,“但是那样对你太不公平了,我不想让我们的感情这么复杂,我们就保持现在的关系好么?”他几乎是带着恳求的语气。

我想我终于听明白了他的意思。我僵在原地,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表情,也找不到一句合适的话。但我们还是得有一个人,得说点什么。

变态!”

我这句话骂出口的时候,我没敢看他,只要不看他,我就能忍住所有的情绪,我就能故作洒脱,我就能表现出不需要被任何人保护的样子。可当他一把将我拽向怀里的那刻,我还是不争气地哭成了泪人。

 

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我的?他喜欢我什么?我对他到底是怎样的意义?我最后骂出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其实这些问题,可能他也给不了答案。爱情还是友情,也许只有心动的那一刻才说得清吧,说得清么?

赞(2)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你想不想和我上床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