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0和1,受受不亲!

0和1,受受不亲!-饥渴, 第一次, 家教, 多人, 可爱, 受, 人生-gaylove-男郎社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和你的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

 

我和郑楠见面之前,大约在网上聊了有三个月,不长不短。至于为什么聊了这么长的时间。原因有两个:一来,我这个人很是保守,见面对于我来说是一件较为重大的事情,不可贸然前去;二则,当时我在保定,而他远在大连,海天相隔太远,来去不易,只得作罢。

记得当时,我把照片P了又P ,看上去已经超凡脱俗,一般的小哥看了绝对是不能自拔;谁知这小子相当沉得住气,我不说见面,他愣是能憋住不提。他不提,我自然更要拿出那股子矜持的劲儿来,不能显得自己过于寂寞和饥渴,过度的投怀送抱。

不见也就算了,不急这一时。好在我和他家都在石市,算是同乡之谊,也有个成为伴侣的可能;三个月来,聊得尽兴,也逐渐多了几分欣赏和冲动。

和他见面是在暑假的最后一周,这个节目倒是我自己一手安排的。

他开学比我早一周,我想,这是个绝佳的见面机会。一个月的暑期工已经是打得苦不堪言,我用挣来的钱稍微打点了些路上用的盘缠,以“开学”为由,早早地拜别父母,便北上大连,千里迢迢地去找他。六个半小时的硬座,把人熬得要死。

就这样到了大连。人生地不熟,更是年轻少钱的季节,心中不免几分慌张。我定定神,逢人问路,货比三家。得出了一致的答案:要转轻轨才能到。踏破铁鞋,终于到了他们学校门口。

终于是到了,从刚才寻路的焦虑中解脱出来,心里并没有变得轻松。马上就要见他,我也并没有因此欢呼雀跃,而是新添了几丝忧虑。

万一他觉得我丑不喜欢我怎么办?!

万一他正在和别人开房不肯见我怎么办?!

我又开始怨恨自己的蠢,好端端的干嘛把自己的照片P得那么好看!

在纠结和惶恐中我险些乱了方寸。动天地,不动声色,我再一次给自己来了一针鸡血,定住了神。

来都来了,哪怕成不了,也得见个面;他总不能直接让我滚回去吧,对,他不是那种绝情的人,他再起码也得请我吃个饭,成不成都还能赚顿饭!

我站在他们学校门口,在骄阳暴晒的午后、在那蒸腾的热风里哆哆嗦嗦地给他打了电话。

“我在你们学校门口呢。”

他不信。我把手机定位发了过去。

不知是年少多情,不懂喜欢与爱为何物,觉得有个伴取取暖就好;还是真的是看上了对方的相貌脾性,从心里接了彼此,要一起走下去。从此,便真的在一起了。

我曾经告诉过他,我在学校经常和几位男女同学混在一起,关系要好得很。有次我俩拌了几句嘴,挂了电话我就和几个同学去操场遛弯;手机调成静音,散步时没有听到他打来的电话,他竟然通过QQ好友列表查到了一位女生的手机号码,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我就在旁边。

“喂,你好。”她接听电话,我在一旁等。

“我对象呢?”

“你对象?——你对象谁呀?!”

“就是映小楼啊!”

“映小楼是你对象?!……”

“嗯!在哪儿呢?”

她惊住了,傻愣愣地看着我,我简直难以抵抗她那种来自共产主义的凝视。她不分场合不分时间不分地点一遍一遍地问我到底什么情况。

别人是根本就不知道我有对象的,我编了各种场景和借口,费了好久给她解释,好在她也不是什么明白人,勉强糊弄过去了。

 

  二

最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莫过于我们第一次去开房。说好的开房,难道不是要进行一番肢体沟通、让灵与肉在床上见吗?

谁知开了房,他竟然拿出一本书来。

我自然是要矜持一些,可是他呢?在那华丽得足让人浮想联翩难以自控的房间里,我看好声音决赛,他看书。书名是安德烈什么的,我一辈子都想杀了那个作者。

当时,我边看电视边担心:他会不会摁着那本书看一夜啊。

还好,他自己看了一阵子就把书放一边了,连滚带爬地过来想亲我,但我正在看阿妹组比赛,一脚就把他踹开了。

现在想来,他也挺可爱的。他很爱看书,到现在还会看,这一点很难得。爱看书的男人,有温度、知道心软;能坚持看书的男人,温度越来越暖,底蕴越来越足,错不了的。

 

因为我们两家都住在市里,每次放假回来都会聚一聚。

只要在石家庄,我俩一拌嘴,我就开始佯装不理他;他肯定会在夜里十二点到我家楼下。不论我在干嘛、睡了没有,一定要我下楼说说话。我感动之余,也免不了唏嘘。世界之大,不过是想找个懂自己的人,三更半夜找来的罗密欧,焉知朱丽叶也是这种需要么?现在日子流水一般,哗哗地淌过去,回头想想成熟虽然有成熟的好,但我却越来越怀念那份冲动了。聪明人、花套路早已不足为奇,反倒是老实人总带来惊喜。

 

郑楠还有个毛病——爱玩网游。有次他竟然在游戏中被骗了四千多块,而父母对他,几乎是轻描淡写,几笔带过,不再深究。也许原因在于,他是家里的独子,父母宠溺;凡是他要求的,父母一律满足。我作为家里的二弟,有些自己能做的事,绝不敢去麻烦别人,这种原生家庭成长环境,直接导致了我们消费观念和待人接物的不同。

我俩爱吵架,总是拌嘴。有时在街上边走边说话,走着走着就打了起来。有时吵完架后,我自己倒头就睡了;他却能一晚上不睡,无时无刻地不在巩固记忆。我是水瓶,他是双鱼;双鱼和水瓶,本该是很般配的吧。然而这种结合反倒导致了一种互虐。星座不合,后来成为让我坚持分手的主要依据。我想这也是一个由头,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只能向虚无中借一分力来成全自己的心。

人说性格决定命运,我深以为然。你会仔细注意低声细语、轻声关门,你一生至此积累的学养和家教,在别人眼里可能一文不值。而我们这样的人,往往都近乎本能去那样做,所受的教育也告诉了我们:那样让人舒服,也让自己心安,而有些人却从来不曾领悟看见。山坡上开满鲜花,但在牛羊的眼里,那只是饲料。就是这个意思。

 

终于那天,我发短信告诉他:我们分手吧。

他立刻打电话过来,问我在哪儿。的确,分手这样大的事情,总该是找个正规场合,有点儿仪式感的宣告一下。而我没想这么多。

我说在巴贝拉和朋友吃饭呢。当时他在益友百货买东西。

石市桥西区一共三家巴贝拉分店,他并不知道我在哪家,就一路跑过来找。

他真的是在跑。他开始以为我在乐汇城的那家,先从益友百货跑到乐汇城,之后发现没有,然后又折回来,跑到万象天成。一共约有7、8公里,全程跑了过来。到了的时候,他已经快说不出话了。当时我见他,自己忍不住的心疼他,特别心疼,千言万语都说不出来的那种心疼,让你只能去抱着抚慰什么都不能多说的那种心疼。他可本是过一站地红绿灯都要打车的那种人。

他看着我就开始哭,一边哭一边语无伦次地说话。问我可不可以不分,可不可以继续下去。

我狠着心说不可以,分就分了,没有回旋的余地。

 

都说感情浮夸,经得起风雨,经不起平淡。而我在回忆里翻找这两年里我们所一同经过的“风雨”,却寥寥无几。要说那些细碎的小事,早已被我们品咂了多遍,不能称作“风雨”,除此之外,大多都是平淡时光、寻常记忆。我也偶尔去想,这两年里我们给彼此到底留下了些什么呢?想不出来。

也许,只是留下一些习惯和记忆,比如像脱口而出可以引发彼此大笑的一个诙谐绰号,像“关于真理问题的大讨论”之后达成的一点共识,像不分场合不分地点不分时间可以随时打过去的一个电话,像某一天自己累了可以挣扎着拒掉他的邀请而不必多心,诸如此类、好多好多。

平淡无奇的东西最难以描述,就像父母生养之恩,夫妻相濡之情,兄弟关照之义;虽然纯简深刻,却最难说;浅一分,没有味道、有耽原意;深一分,徒添矫情、反失本真。漫长的时光里,身边的人来来去去,有些人苦留不住,好多人来了又走;很多事情总和想得不一样,说好的等下回,有些人却再也没能等到。

分手之后,我们偶尔联系。

我自然知道,他很可爱,也很善良;我深知他真的很喜欢我,我一直知道。只是,他是个孩子,我也是。他是男生,我也是。

赞(7)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0和1,受受不亲!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