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同志骗婚,同妻染艾,我们在义正言辞的谴责之后,该做些什么?

同志骗婚,同妻染艾,我们在义正言辞的谴责之后,该做些什么?-第一次, 直男, 父亲, 爱情, 拉拉, 性取向, 同志, HIV, gay-gaylife-男郎社

嫦娥为月醉,月却照兔归;月亮月徘徊,月阴月兔悲;月朗为谁喜,月暗为谁泣!古人所述悲欢爱情,不过一者错爱,一者无情,也即是现时早已无人再提的包办婚姻的苦涩。好一些的情况,两厢无情义,倒是互不搭理,凑合一生;更悲剧的时候,是女者掏心捐肺,夫者离墙桃色生香。但无一例外的前提,双方都迫于父母权威,无奈隐忍一生。可现如今,如此景象却仍然在我人间发生,只是把包办婚姻换成了,骗婚求面子,骗婚求孩子。

2012年6月15日凌晨三点多,成都某高校外国语学院教师、刚考取博士研究生的罗洪玲,发了一条微博:“这个世界真叫人疲倦,那么就让一切都结束吧。”

随后,她从13楼的家中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几个小时前,同她新婚五个月、待在家中的丈夫程建生在微博上发言称:“罗老师,对不起嘛。我就是个gay,还要装着是双。是我骗了你。骗婚目的就是掩盖自己。对不起。”

而一天前,罗洪玲曾在晋江论坛上发帖:“姐妹们是对的。我丈夫是一个gay。从头到尾,都在骗我。”

同志骗婚,同妻染艾,我们在义正言辞的谴责之后,该做些什么?-第一次, 直男, 父亲, 爱情, 拉拉, 性取向, 同志, HIV, gay-gaylife-男郎社

2015年,一位支持同志婚姻合法化的女性朋友,小兰,为了帮助更多的同志了解HIV,甚至是走出HIV,加入了某市疾控中心成为一名抗艾志愿人士。

三年之后,小兰第一次在知乎上发布了自己的言论,声称自己目前从援助同志志愿者,变身成为了帮助同妻的志愿者,并强烈控诉了同志骗婚的现象。

据她言述,这三年期间,她接触确诊HIV阳性的女性,90%都是同妻身份。而且绝大多数都是有着较高的文化学历以及社会工作的女性,被丈夫感染后,不敢声张,也不敢离婚,带着孩子,小心翼翼的一边治疗,一边维持家庭的社会形象。

同志骗婚,同妻染艾,我们在义正言辞的谴责之后,该做些什么?-第一次, 直男, 父亲, 爱情, 拉拉, 性取向, 同志, HIV, gay-gaylife-男郎社同志骗婚,同妻染艾,我们在义正言辞的谴责之后,该做些什么?-第一次, 直男, 父亲, 爱情, 拉拉, 性取向, 同志, HIV, gay-gaylife-男郎社同志骗婚,同妻染艾,我们在义正言辞的谴责之后,该做些什么?-第一次, 直男, 父亲, 爱情, 拉拉, 性取向, 同志, HIV, gay-gaylife-男郎社同志骗婚,同妻染艾,我们在义正言辞的谴责之后,该做些什么?-第一次, 直男, 父亲, 爱情, 拉拉, 性取向, 同志, HIV, gay-gaylife-男郎社

同妻,是当今社会的一个潜在的弱势群体。根据防艾专家张北川教授在2011年底预估的数字,同妻数量预测达到1600万,而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

同志骗婚,这不仅仅毁了一个女性的一生,如果染艾,可能还毁了两个家庭。因为一个面子问题,一个传宗接代的理由,去绑架一位无辜的女性一生,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

但我们光是谴责并没有用,无法改变问题,而且还容易造成片面的歧视和恐慌,我们应该去分析现象背后的原因,并且集思广益,给出有效的解决方法的建议。

同志骗婚,同妻染艾,我们在义正言辞的谴责之后,该做些什么?-第一次, 直男, 父亲, 爱情, 拉拉, 性取向, 同志, HIV, gay-gaylife-男郎社

“我们总在强调,我们身为同志与人无异,但我们也同样一直在传达,我们同志是社会的弱势群体!但是选择爱有困难,并不意味着我们就是弱势,因为我们都是好男儿,是否有困难去创造人生价值,或者无法创造更好的物质世界,才是评断弱势的基准,我们应该更有自信,主动摘掉弱势的帽子!

每一位同志在初次看到社会网友对骗婚现象的评论的时候,内心都是很难受而且矛盾的。我们都迫切想让这些评论者站在我们的立场上思考一下,倒不是为骗婚的同志去辩解,是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明白背后的因由,为我们发声,帮助我们这个圈子摆脱这些悲剧。

但是有多少人想明白了这背后的原因呢?

这样的问题只属于同志圈子吗?

不婚族,丁克族,想和相爱的人结婚的这群人呢?

再想一下,我们所熟知的多数传承下来的悲剧爱情故事,造成悲剧的因由,都在于谁?梁山伯与祝英台,陆游与唐琬,牛郎与织女等等。

是的,原因在于父母。而在这些悲剧故事里,棒打鸳鸯的因由太多了,比如门当不户对,比如无后为大,种种。但最后的决定权都在父母,几乎谁都不能违背父母的意愿。

我们身处于一个长存了好多年的父母权威文化社会!

不管传宗接代,社会地位,家庭面子是有多重要都好,这些文化因素不能使任何一位人放弃自己能动力,只有足够强大的权威才能彻底让人屈服。

国内很多父母在明知孩子是同志的身份下,仍然逼迫子女掩饰自己的身份结婚生子,如果子女不从,甚至有悬梁上吊自杀相逼的案例,也是比比皆是。

期间一份对街头父母随机访问的调研视频显示,很多父母被问到如果自己子女不结婚生子,或者是同性恋,自己会怎么办。10对父母里,有8对,回答的都类似于“我会把他弄死!”。

在父母权威文化社会里,大多数父母甚至都觉得自己对子女有着生杀大权!

的确,大部分的同志子女,其实心里藏的也是:“害怕父母!”,“万一被父亲知道会被打死”,“万一不结婚会被打死”,多少都是惊恐的心态之下,谨慎独行。

反问一下只在谴责,却没有想办法帮忙的直男直女们:

你们难道不也是在父母权威文化之下吗?

你们的春节没有被逼婚吗?

你们不也被各种晒娃逼迫传宗接代吗?

你们当中的不婚族,丁克一族有几位很成功的呢?

有几位能轻松渡过这一关?不过最终,绝大多数的你们还是会选择结婚生子,但不会要死要活,因为至少你们是直人,感情可以培养,欲望对号入座!

所以你们理直气壮!同志骗婚不光彩,也不对,我们也没有觉得自己在理,但是,我们需要支持和帮助!

同志和所有直男直女,在面对结婚生子这件事情上,我们是一个阵营的,我们都希望自己有选择权!我们应该站在一起,想办法,互相支持,互相帮助,而不是互相抨击!

同志骗婚,同妻染艾,我们在义正言辞的谴责之后,该做些什么?-第一次, 直男, 父亲, 爱情, 拉拉, 性取向, 同志, HIV, gay-gaylife-男郎社

“在欧美国家,LGBT的圈子里,一种家庭模式很流行,就是DOUBLE FAMILY。一对拉拉与一对同志协商,由拉拉生娩孩子,然后共同抚养。然而国内的拉拉,绝大多数是不愿意这么做的,因为在欧美国家文化理解里,父母对孩子拥有的只有监督养育教育权,而在国内,大多数人认为父母对孩子应该是所有权。一句,这孩子是我的,马上就引发形婚关系的崩塌!

不少直人给到同志的建议,普遍是寻找合适的拉拉一起形婚,然后借助手段生下孩子,去圆满所谓的社会责任。确实也不少国内同志和拉拉这么做了,结果不太乐观,甚至还引发了很多大型的矛盾。

但在欧美国家,却很流行这种模式,只是他们选择生孩子并不是出于社会责任和延续子嗣的传统中华思想。他们想的,仅仅是:我想有一个家庭,有一个有趣的孩子。如果不想,那就不生。

而且都是双方心甘情愿的完成这项事情,在悉尼,很多拉拉会主动为有需要的同志生子,但是不负责养育。在她们眼中,助人为乐挺好,每个周末还可以探望一次,享受妈妈的身份。

而在国内很难做到这一点,完全是文化差异。

出于父母权威文化,在潜意识里,大家对孩子持有强烈的所有权概念,这个孩子是我的,涉及的权益矛盾就会激化。

但并不意味着,在其他国家,同志婚姻就会绝对幸福。

没有了父母权威文化,但在他们的国家,宗教权威文化的力量,强大的可怕!

被发现同志性行为,砍头,吊死等,酷刑层出不穷!

以及众所周知的性取向转变治疗,都是先从宗教组织中传出!

但是,更多的欧美国家的LGBT人群,正在逐步战胜这些所谓的宗教权威,并且通过不断的社会教育,为自身争取了越来越多的自由选择权益,这并不是他们这圈子人的努力在起作用那么简单,更有广大的直人社会在助力。

获得周遭世界的支持和帮助,是解决同妻问题的一个重要方法!

同志骗婚,同妻染艾,我们在义正言辞的谴责之后,该做些什么?-第一次, 直男, 父亲, 爱情, 拉拉, 性取向, 同志, HIV, gay-gaylife-男郎社

“父母权威的问题确实是导致同妻现象的原因,但是那也只是证明了父母有更强有力的话语权和某种程度的决定权。如果父母所信奉的规则发生了改变,那么这一切也将发生改变。结婚生子是父母所信奉的一个孩子的人生大事,那也就是说,如果缺了这块,孩子的人生就不再完美了。这显然是一个社会对完美人生的基本定义问题。

如前边的引文所说,改变一个社会对完美人生的基本定义,可以在根本上改变同妻的现象。可是,这似乎吹得太高了,实施起来简直比登天还难。

我们放眼看全世界,每一个不同的文化社会里,都会有一个社会普遍认可的完美人生的基本定义。那么在亚洲文化的国度里,为何结婚生子会变成一个普遍的完美人生基本观呢?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出自《孟子·离娄上》。是孟子在评价舜结婚的事情时说的,完整的原话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舜不告而娶,为无后也,君子以为犹告也”。

从原文里能看出,这里的“无后”,并不是指没有后代,是没有尽到后辈的责任的意思。那么为什么后代人把“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句话曲解为现在的意思呢?

汉代人赵歧所做的《十三经注》。他在注释孟子上面的话时,说:“于礼有不孝者三者,谓阿意曲从,陷亲不义,一不孝也;家贫亲老,不为禄仕,二不孝也;不娶无子,绝先祖祀,三不孝也。”

这里他把无后解释为了“不娶无子”,从此开始了两千多年的误解 。但有意思的是,他认为第一不孝,是“阿意曲从,陷亲不义”,意思是第一重要的孝,是对父母无条件地屈从,也就造就了现在的父母权威文化。

换句话说,在亚洲,尤其中国,经历了漫长的封建社会时代。而这个时代最重要的经济模式,是农耕,在科技不发达的过去,农耕做好的基础,除了看天,就是看人,人多则能活口。也因此包括日本等绝大多数亚洲国家,从统治阶级就会主动推崇这种思想,贯彻社会,保障人口基数。

但是,一个社会的普遍完美人生定义观念之外,是有例外的,而且必须要有例外。例外给予社会稳定,毕竟还有少数群体的存在。

所以在中国,古往今来,社会中的另外一个可以取代结婚生子的完美人生基本观的是什么观念呢?

我们不是一个宗教信仰国度,我们其实是一个名声信仰国度!

如果一个人能够在社会中造就普遍周知的好名声,就可以免去他传宗接代的完美定义必要!

造就名声的方法,有几种:获得相当比例的财富、具备传承的深厚文化造诣、做出重大造福社会国家的事迹、还有研发突破跨时代的专业技术等。

从古至今多少名人没有结婚生子,这我们都不记得,但是我们记得他们为什么出名。

所以,想要摆脱结婚生子的宿命,就是直接的利用这个例外的完美人生观,让父母和周遭社会转移对你的所谓人生大事的注意力。

努力强大自我,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做出成绩,甚至获得相当的财富自由,有不错的事业,这就足以让所有人闭嘴!

弱势的人生,没有办法在父母权威文化的社会当下轻松的摆脱被指定的人生路!愿我们每一位朋友,都能看懂,看破,站起来,强大自我!

同志骗婚,同妻染艾,我们在义正言辞的谴责之后,该做些什么?-第一次, 直男, 父亲, 爱情, 拉拉, 性取向, 同志, HIV, gay-gaylife-男郎社

赞(3)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同志骗婚,同妻染艾,我们在义正言辞的谴责之后,该做些什么?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