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初夜权

第一章

对于一个习惯了伦敦宫廷生活的人来说,史东赫文的秋天景色只能用乏善可陈四个字来形容——
布雷·托马斯·威尔希尔侯爵已经在二楼阳光室的大窗边坐了二个多小时了,仆人们都相当奇怪那片有相当多地方枯焦的草坪究竟有什么地方吸引了侯爵如此之久的时间。

尽管如此,所有人仍不得不承认——即使只是那样百无聊赖地坐着,侯爵也依然具有提香笔下贵族那般神秘的风韵,让人不敢轻易接近。

威尔希尔侯爵长着时下最为流行的贵族面孔。瓷白一如蛋壳的肌肤纤薄得毛细血管也几近清晰可辨,碧绿的眼睛仿佛上好的薄荷糖那般清晰剔透,淡淡的金发更是令人嫉妒的存在。午后的阳光使他身上那件体现着良好品位的孔雀绿外套反射着暗沉的绿光,显然与他的眼睛十分相配。

但这幅沉静的秋思图很快就被一名慌张地冲上楼梯的男仆所打破——

“大人,门外有个苏格兰大汉吵着要见您,请您快去一下。”

冲上来的男仆名叫豪格,因为冲动的行事作风已经让他过威尔希尔的几次训斥,但显然他并未因此而得到教训。

看到仆人脸上的慌乱,侯爵原本冷漠的脸孔出现了一丝严厉。

“豪格,我想我已经告诉过你,即使门是开着的,进来之前也应该先敲门。”不仅是长相,威尔希尔的声音也完美体现着时下贵族的流行——慵懒而微带嘲讽,这是肥胖的摄政也痴想着要拥有的风度。

“对不起,大人!但是那个男人……那个男人……”

实际上豪格是个将近五英尺八英寸高、身体强壮的青年,能够让他慌张到举足无措的程度……威尔希尔不由开始好奇那人难道是传说中的苏格兰巨人。

“他在哪儿?”威尔希尔终于从那张他坐了一下午的织锦椅子上站了起来,低下头问豪格——将近六英尺的身高是侯爵全身唯一破坏贵族化纤细的地方。

撇开身高不谈,威尔希尔的身段其实相当苗条——摄政王已经好几次暗示过拥抱他纤细腰肢的渴望,虽然威尔希尔家族的显赫使他在遭绝后只能讪讪地将之推托为玩笑。

游戏于繁华的伦敦宫廷,周旋在众多名媛贵妇间的威尔希尔自然不会有挑选体重将近三百磅的摄政王作为床伴的想法,但最近这种纠缠开始变得频繁起来——对方毕竟是全英格兰的首要人物,侯爵也只能以到领地巡视产业为借口躲避开他的试图染指。

但是史东赫文的沉闷很快就让威尔希尔找不到除了呆坐以外的任何事可做。虽然要巧妙避开摄政王的纠缠需要花费一些脑筋,但威尔希尔已经开始认真考虑回到伦敦那种沉湎于舞会和俱乐部的生活。

“他在哪儿?”仿佛没有听到自己的问话,豪格只是呆呆地仰着头看着侯爵的脸,威尔希尔终于无法忍受地吼了出来。

“……那边,大人……对不起……我领您过去……”豪格像被从梦中惊醒般打了个冷战,语无伦次地回答道。

跟在青年身后走到另一边的窗台,威尔希尔一眼就看到了正和几名男仆缠斗的苏格兰男人。

苏格兰人相当的高,大概几乎和自己一般高,甚至可能还比自己还高一点,深亚麻的发色和眼睛与他身上的苏格兰裙呼应着,彰显着他的血统——威尔希尔眯起眼睛打量着在阳光下与四个壮汉搏斗着的男人。

汗水在苏格兰男人黝黑的皮肤上闪着光,让平庸的五官也变得生动起来。

男人苏格兰短裙下的大腿肌肉因为用力而凸现着,彰显着他令人骇异的强壮。而他上身与短裙相同格子花样的围布则是苏格兰人在重大仪式时才会穿着的礼服。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个人在仪式中间跑到自己的庄园里来吵闹?——威尔希尔皱起了眉头,他虽然不认为自己是一名英明的领主,但自认并不曾残酷压榨过子民。

“薇芙瑞!薇芙瑞!”男人一时无法通过封锁线,开始大喊起来。

那显然是一个女人的名字,而威尔希尔并不记得自己的女仆中有叫这个的。他皱了皱眉头,问身边的豪格:“薇芙瑞是什么人?他为什么要到这里来找?”

“大人,我发誓我从未听过这个名字。”青年的脸上现出了窘迫的表情,显然为自己无法回答主人的问题而羞愧。

为自己居然会想到询问豪格这样的傻瓜而后悔,威尔希尔决定亲自制止这场庄园门前的闹剧。

“约翰,威尔夫,布雷德,帕特!好了,别打了,让那个人上来。”

四个身强力壮的男仆几乎是立刻停止了动作,显然试图阻挡苏格兰人让他们筋疲力尽。

苏格兰人抬起头,他的表情除了不友好还有一种纯粹的好奇——当看到威尔希尔时他脸上的表情很吃惊,而威尔希尔居然为那个不知有什么地方让他联想到天真小孩的眼神而狠狠心跳了一下。

“先生,请你到客厅来,然后好好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在我的门前大吵大闹。”威尔希尔很快平复了自己的情绪,使用适合一名领地被侵犯了的领主的口吻下达了命令。

苏格兰人显然眩惑于威尔希尔纤细美丽的外表,他仿佛做梦般的跟在仆人身后移动脚步,当中还好几次停下来抬头以确定威尔希尔的存在。

几分钟后,威尔希尔下了楼,一眼就看到手足无措站在大厅中的苏格兰大汉——他似乎与周围奢侈的摆设格格不入,而他自己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种违合感。

“先生,现在你可以告诉我谁是薇芙瑞,而你为什么要到我的家里来找这个女人的原因了!”威尔希尔在高背椅上坐下,男仆们很快在他的身后站成一排,露出戒备的神情。

“大人,我们全家十年前从高地迁到您的领地居住,并租赁了您一小块土地耕种。薇芙瑞是我的妹妹,今天是她结婚的日子,我来这里是因为您的仆人在婚礼前把她抢来了这里!”

威尔希尔一楞,但很快从苏格兰人的目光里看出了端倪。

“布雷德,请解释一下这件事。”他回过头,把眼光投向那个最年长的仆人。

“大人!”布雷德走到了威尔希尔的面前,礼貌地躬下身,他从威尔希尔小时候就在这座庄园里服务,因此有十分完备的礼节。

“根据英格兰国王授予的特权,威尔希尔家族不仅拥有史东赫文领地上全部的土地与牛羊,更拥有这块土地上所有人的初夜权利。因为您成年后一直在伦敦生活,这项权利在您继承后就没有执行过。这次您回到史东赫文,作为在这期间结婚的女性,薇芙·瑞贝朗的初夜属于您,大人。”

威尔希尔呆了一呆,他知道作为当年协助国王取得政权的回报,威尔希尔家族拥有许多其他贵族没有的特权——但他拥有领地上所有子民的初夜权则是其中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一项。

“放屁!薇芙瑞是个纯洁的好女孩,你们没有权利这样对她!”苏格兰人显得非常激动,但是他还是克制着自己对威尔希尔的态度。“大人,薇芙瑞只是个普通的乡村女孩,您是不会对她感兴趣的!她的丈夫还在教堂里等她,请您大发慈悲,让她跟我回去!”

男人的激动表情惹得威尔希尔笑了。他伸了伸自己那双长腿,忽然感到这个沉闷的午后可能并不是自己想象中那么无聊。

“这位先生,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苏格兰人有些疑惑,但还是很快答道:”沃克,沃克·瑞贝朗,大人。”

“那么,沃克,”威尔希尔又露出了他那招牌的慵懒笑容,“可以告诉我你凭什么认定我会放弃属于我的权利,而让你的妹妹就这样跟你回去呢?”

苏格兰人的脸色变了。乍眼看到威尔希尔他以为自己很快就能说服这名看上去比女人还要漂亮的侯爵大人,但现在他知道了——不要指望任何一个贵族会拥有仁慈这种品格,哪怕他长得像耶稣基督也一样。

“好吧!既然连你自己都说不出原因,我就更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要放弃享受一个处女的柔软与芳香了。”威尔希尔作出不愿多谈的表情,眼光却斜斜落在了沃克裸露的大腿上,谁也看不出一个邪恶的游戏正慢慢在他心中成型。

果不其然,沃克听到他的话后果然脸色大变。看到威尔希尔起身作出想要离开的样子,他顿时激动地冲上去想要拉住他,而威尔希尔身后的男仆们则立刻一起冲上来准备保护他们的主人,气氛变得剑拔弩张。

“布雷德,你们先站在一边。”威尔希尔挥手示意男仆们退下。

他的目光落在沃克抓住他衣裳的手上——那是和他见过的贵族们截然不同的手,粗糙黝黑的手掌如此巨大,威尔希尔忽然有一种想要抚摸那双手的冲动。

碧绿的眼眸因为兴奋而转为深绿色,威尔希尔迅速抓住那双和想象中一样温暖的大手,压低了嗓子用只有自己和沃克才能听到的声音道:“跟我到楼上去,我们好好谈谈。”

无视于苏格兰人脸上诧异的表情,威尔希尔转身向楼梯走去,而沃克犹豫了一下之后也跟在了他身后。布雷德他们想上来阻止,却被威尔希尔挥退。

“你们守着楼下,不叫你们谁也不准上来。”冷冷的碧眸扫过男仆们,威尔希尔了解只有适当的威严才能驾驭住仆人。

“那个女孩……那个薇芙瑞在什么地方?”忽然想到这个问题,威尔希尔转过头问布雷德。

“大人,我把她放在走廊尽头的客房里了。因为她吵闹哭叫的太厉害,我就喂了她一点吗啡……”布雷德的话尾因为看到威尔希尔冷厉的目光而咽了下去。

决定稍后再追究仆人不经同意就把陌生的女人带进庄园的罪过,威尔希尔不再多说什么,径自领着洛克上了楼。

一打开客房的门,威尔希尔就看到仿佛小动物般蜷缩在床上的苏格兰女孩。她的发色是和她哥哥相似的深亚麻色,但皮肤却要白得多,两颊也带着健康的玫瑰颜色——但除了这些,薇芙瑞相貌平平,从外表看上去和一个普通的村姑没有什么区别。

即使是那些被自己拒绝在门外的女人也要比她长得更娇艳可爱——不过这个本来自己绝对不会有兴趣的女人现在已经有了其他的用处。

“这是你的妹妹没错吧?”威尔希尔瞟了沃克一眼,其实不用问他也可以从他脸上的关切之色上知道答案。

“是的,大人。薇芙瑞她……她是……”看到妹妹那脆弱无助的样子,沃克前面的镇定开始崩溃。眼前的男人毕竟是领主的身份,而自己全家都依靠着他名下的土地生活。

威尔希尔挥了挥手,示意他不必多说。

”我知道你想让我放弃她的初夜权利,可以。不过我需要另一项权利来换,虽然实际上这项权利也是我的。“威尔希尔停下了话头,等着沃克的反应。

”大人,只要您能放过薇芙瑞,无论是什么我都愿意做。”知道威尔希尔是在等待自己的保证,沃克立刻毫不犹豫地表态。

“你确定吗?”

“是的,大人。”

“其实非常简单。”威尔希尔又笑了。不知怎的,沃克却开始感到一滴冷汗慢慢留下了自己的额头。

“那么,就用你后面的初夜来换你妹妹的初夜吧!”

“什么……”沃克显然是想大叫,但张开口却因吃惊过度而喑哑。

“听不懂吗?只要你张开腿,让我把这个插到你的屁股里去,我就放了你妹妹。这样说的话你懂了吗?”威尔希尔解开紧身长裤的扣子,手指着那凸出的部位,表情下流地看向瞠目结舌的沃克。

“不……不……不不不……”沃克开始意识到威尔希尔不是在开玩笑了,他向着门口连连退去,眼前这美丽的青年仿佛化身为魔鬼,让他急于想逃离这个瞬间变得窄小压迫的房间。但是眼光一触到床上的纤细少女,他脚下就仿佛生了根般的无法移动分毫。

“你今天穿了苏格兰裙吗?很好,听说苏格兰裙子下面是没有内裤的。现在站到那边的墙角去,把你的裙子掀起来。只要你的五分钟,你就可以带着你白璧无瑕的妹妹去教堂举行婚礼了。”威尔希尔那苍白而纤细的脸上是不相称的恶质笑容,指着床后的角落,他颇有兴味地等着欣赏面前这强悍男人的崩溃。

沃克的脸不受控制地红了,即使是因长年日晒而呈巧克力色的肤色也遮掩不住他脸上的红晕。

察觉到沃克的犹豫,威尔希尔似有意似无意的看向床上的薇芙——仿佛一朵稚嫩的蔷薇花,仅着衬裙的她在散落的长发衬托之下显得是如此楚楚可怜。

意识到威尔希尔冷嘲目光下的含义,沃克的脸转为苍白。

“请不要在这里……”挣扎了数分钟之后,沃克咬紧了牙齿,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

“她不会醒的,似乎有人给你的小花喂了点麻醉剂。”

看到沃克仍然像一根冰冷的木头般站在原地,威尔希尔不耐烦地搓了搓他那华丽的手指:“我很忙,如果你再拖延的话……沃克先生,我不能保证我还有足够的耐心。”

相信贵族对他的兴趣只是一种临时起意,沃克开始害怕起威尔希尔会失却这种兴趣并改而向薇芙下手。

“好吧,来吧!我们都知道,这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4)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初夜权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