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大鸡巴太硬了,好疼

小巷激情(H)

M国 LC市
暗沈的天空飘著蒙蒙细雨,LC市的街头行人匆匆。
五、六个穿著黑色西装的男人,操著奇怪口音的英语在潮湿的街道上追逐一个穿著衬衫金色头发的青年。
“少爷……少爷……”
然而跑在前面的青年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身形更快,棕色的眼里一抹不耐之色闪过。他飞快的在几个巷子之间穿梭著,很快将身後的人甩了开去。
青年的手很快在晦暗的狭窄巷子里抓出一个人来。狠厉的眼里在看到手上的人时染上温柔,他有些粗鲁的将人桎梏,并按在身前有些粗糙的墙上。下一秒,重重的咬上面前少年嫣红的唇瓣。
粗重的呼吸在两人间响起,黑夭觉得他的身体都快融化了。克里斯的鼻息重重的喷在他的脸上,耳後和颈项。他像是一只被饿了很久的野兽,而自己则是倒霉被他抓住的猎物,此刻动弹不得,只能任由野兽在他身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牙印。
“唔……”黑夭发出一声既痛苦又愉悦的低吟。
克里斯像是突然吃了催情药一般,呼吸更加粗重,手上的动作也愈发粗暴起来。他用力的扯开黑夭的衬衫,力气大到将衬衣的纽扣一个个崩开来。金色的头颅很快埋首在黑夭的胸口,坏笑著将少年左边的红色果实含进嘴里咬上一口。
“克里斯……”黑夭被刺激的不轻,不由挺了挺胸,将自己更好的送进克里斯的嘴里。“不要……会被人看到……”
黑西装的脚步声在不远处传来,他们已经搜过一个又一个小巷,眼看就要找到这里。
克里斯暗咒一声:“该死的!”动作更加迅速的将少年的内裤连同裤子一起剥下来,同时拉开自己裤子的拉链。
黑夭一条白嫩的大腿被克里斯架在自己的腰上,他的手指很快找到少年身後的蜜穴,插进去捅了两下。因为早上刚刚才做过,少年的那里还是湿润的,尽管有些紧,但是现在他已经没有时间了。
他捏著黑夭两瓣雪白的臀肉,重重的吻上他的唇,伸出舌头在他的嘴里搅了搅,然後下身一个用力重重的挺了进去。
少年的痛呼被克里斯含进嘴里,他一边加深这个吻,一边重重的挺动著。插入,抽出,少年的背被他一下一下的撞在身後坚硬的墙壁上。
“克里斯……痛……”黑夭可怜兮兮的呻吟,只是他不知道,这近乎於撒娇般的呢喃让克里斯的眼睛发红,恨不得把这小妖精吞进肚子里去。
少年的蜜穴包裹著他的下身一阵抽搐,那舒服的仿佛天堂一般的感觉让克里斯舍不得拔出来。直到黑夭发出一声尖锐的呻吟,他已经被克里斯操的射出来了。克里斯坏坏的勾起嘴角,下身的冲撞更加剧烈起来。
“不要……不要射在里面……”黑夭的腰都要被这该死的野兽撞断了。克里斯闻言有些不悦的皱起眉头,但是想到这不是在家里,最後还是把自己肿胀的巨大从少年的蜜穴里拔出来。
淫靡的水声在寂静的巷子里显得格外刺耳。克里斯咬住少年的耳垂,在他耳边轻声呢喃:“宝宝,我的小妖精,帮我吸出来。”
黑夭没好气白他一眼,不过想到如果不顺著这个野兽的意思,恐怕自己真要被人围观活春宫了。尽管两条腿已经酥软无力,他还是乖乖的蹲下去,将克里斯的巨大含进嘴里。
少年的嘴很小,克里斯的巨大对他而言太大了,他伸出豔红的小舌像舔冰激凌一样的舔著他的巨大。间或将前端含进嘴里。
克里斯忍不了这样不温不火的对待,有些不满的按住黑夭的头,将自己的巨大往少年的嘴里送了送:“宝宝全都含进去,快点……”
当黑夭喉咙被克里斯顶的快要吐出来时,嘴里的巨大似乎又胀大不少,一股腥臭的液体喷进少年的嘴里,呛的他咳嗽不止。
克里斯餍足的勾起嘴角,看著黑夭将他射出来的东西一点点的咽下去,这才满足的把他抱进怀里:“宝宝,我很快就会回来,乖乖的等我!”
黑夭靠在墙上,他的身体还有些软,最後看一眼巷口出现的黑色人影,邪魅的勾起嘴角道:“你可要快点回来,否则你知道的,我这淫荡的身体一天没有男人就过不下去!”
“该死的!”克里斯低咒一声,用力的在少年白皙的脖颈上咬了一口留下自己的痕迹,最後半是威胁半是警告道:“你只能死在我的床上,若等我回来知道哪些男人碰过你,我就将他们一个个都杀死。”
“少爷,请您不要再任性了,快点跟我回去,来不及了。”
克里斯最後深深的看了一眼少年,终於放开他,朝著巷口走过去。黑夭看著克里斯的背影越来越远,扯了扯被撕裂的嘴角,无声笑著说:“傻瓜!”

☆、诡异初见

黑夭离家出走的消息,黑曜是一个月後从R国回来才知道的。这个任性的弟弟,自己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忠心的老管家忠叔急的不得了,在黑曜的书房里来回的踱步,走来走去,走的他眼睛都要花了:“大少爷,怎麽办?小少爷不会有危险吧!都是老不好,没有看住小少爷!啊,老奴一想到小少爷有可能被坏人拐走,这样那样,心都要痛死了……”
忠叔一直都在唠唠叨叨,黑曜的脑袋都快被他吵炸了。心说:那个小妖精不去祸害别人就不错了,这世上有谁能骗的了黑夭?所以即使一个月没有黑夭的消息,黑曜一点也不著急。宠物嘛,不能总是关在笼子里,偶尔也要撒出去放放风,否则关的狠了,得不偿失就不好了。
黑曜双手交叉托著下巴,眯起如同他的名字黑曜石一般漆黑的眼睛,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近乎於宠溺的看著面前摆著的照片上黑夭光裸著身子裹著棉被酣睡的笑颜,心都要化了:夭夭,你真是不乖。等到大哥抓你回来,一定要好好打你屁股。
似乎是想到少年白嫩臀瓣的柔软的触感,黑曜的眼里闪出兴奋的红光。
※※※※※※※※※※※ 我是被变态哥哥惦记上的分割线 ※※※※※※※※※※※
黑夭看著自己狼狈不堪的身子,再一次把克里斯那个只会随处发情的野兽骂了一遍。
“讨厌的家夥,这让我怎麽出去嘛?”他的衬衫扣子几乎崩坏了三分之二,只余一两颗还可怜兮兮的挂在衣服上摇摇欲坠,全身上下只要裸露出来的皮肤上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和牙印,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刚刚干了什麽好事。黑色休闲裤上还残留著可疑的,白色的,似干未干的痕迹,天啊,他可不想让人误以为他跟克里斯一样是个随处发情没有节操的家夥。虽然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可是……可是……
“哎……”重重叹一口气,黑夭从口袋里掏出纸巾,一点一点的擦去裤子上残留的液体。他有些庆幸现在还在下雨,外面没有多少人,否则这样被很多人看到简直丢脸死了。
随意的将衬衫理理顺,那些痕迹掩饰不了索性他就大大方方的让人看。反正他的嘴已经被克里斯那个家夥咬破了,只要不是瞎子,绝对不会以为那样的痕迹是自己咬的,或者是干了其他什麽事情。
黑夭出了巷子走了两条街,才打到出租车。顶著秃头出租车司机充满情欲的眼神和暗自吞口水的动作,黑夭勾唇邪魅一笑:“大叔,你如果再看,就把你眼睛挖下来喔!”
少年的声音甜甜的,笑容也迷人的不得了。可是秃头大叔却感觉到从头到脚灌下去一股凉意,虽然这长的跟妖精一样的少年让他这个直男都吞起口水,但想到少年那不似作假的眼神,他老老实实的扶住方向盘,再也不敢从後视镜往後瞄一眼。只是下身微微抬头的肿大,让他的心里即兴奋,又痛苦。
“先生,您要去哪?”
“第四大道!”黑夭清冷道,转头专心的看著窗外愈发暗沈的天空。他的思绪似乎飘到有些久远的过去,是三年?还是四年前?
黑家是个神秘的家族,传说这是个黑道家族,但黑家的行事作风却不如正统的黑道家族那样心狠手辣雷厉风行。说是个白道世家,股子里那种黑暗却又摆脱不掉。总之,这样一个奇怪的家族却屹立几百年不倒,且神秘的让人怎麽也查探不到究竟,渐渐的,就成了一个禁忌。
黑夭并不是这次离家出走才遇到克里斯的。记得那一天,他随著黑曜去欧洲与索罗门家族谈生意。他从小就被宠坏宠惯了的,任性的不行,他说一别人绝对不敢说二。所以那天,他就瞒著黑曜偷偷的跑出索罗门家的地盘。
黑夭什麽都好,却从小有些路痴。不过长到十三岁还没有丢这不得不说是一件奇迹。黑曜看著自己戴在手上的定位仪,那个标注著黑夭的小红点已经离开索罗门家地盘有些远,眼神不由暗了暗。
索罗门家主看著面前如同黑豹一般优雅而迷人的青年,全身散发出王者的气势,心里迷醉不已。黑家他早已有所耳闻,果然闻名不如一见。
“黑曜先生,这次您能亲自来与我们谈生意,可见黑家的诚意。所以索罗门家族也愿意拿出最大的诚意来与黑家合作。”黑曜轻啜一口杯中豔红的液体,透明的高脚杯在他手上缓缓而优雅的划著圈,被他轻轻的摆在台子上:“索罗门先生,很抱歉,我现在有些事情要做。至於生意的事,如果您不介意,我们明天再谈?”
“呃……不知道黑先生有什麽事,我是否有这个荣幸能够帮忙!”
黑曜诡异的笑了笑,轻声道:“没什麽,我的小妖精不听话的偷偷跑出去却找不到回来的路了,我要去接他回来。”
如同黑曜所说,黑夭确实迷路了。他抱著快饿瘪的肚子可怜兮兮的蹲在一个偏僻的街边公园的灌木丛边,心里在叫大哥。
真是聪明人也有干蠢事的时候,他居然忘记带钱包出来了。现在又找不到人问路,害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什麽鬼地方。
站起来用力的跺下有些发麻的脚,黑夭又饿又困,他想反正黑曜很快会找到他,所以他也不急。而是寻了公园里一棵大树爬上去睡觉。阳光透过茂密的枝桠星星点点的落在他的身上,照的他暖洋洋的,很快就睡著了。
黑夭是被一声痛苦的呻吟惊醒的。从他这个位置能够看到树下不知什麽时候聚集了一小夥人,领头的是一个金发的十五六的少年。一身严谨的黑色制服被他硬生生穿出一种风流不羁的味道来,上衣的领口并没有完全扣好,有两三颗都是解开的,露出西方人特有的白色脖颈。黑夭悄悄咽了口口水,仿佛发现猎物一般兴奋。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13)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大鸡巴太硬了,好疼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