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我是他的地下情人

我是他的地下情人-粉丝-gaylove-男郎社

蒋先生是有夫之夫,我是他的地下情人。

我是在抖音上认识蒋先生的,他上传下班在家简单的健身视频,我点进他的主页,一整面相似的内容,粉丝量也不大,失了兴趣正准备左滑,却在最尾端看到了一道彩虹,确认所在地也是上海后循着他留的信息,关注了微博。这完全像个水军的小号,转载和点赞占了大半江山,原创内容寥若晨星,我转眼就被下一刷“走位”的小哥哥吸引去了。

然而缘分就巧在不动声色地安排了,春节在家翻微博,正好刷到他在漆黑湖边的自拍照,定位“聊城东昌府区”,我倦怠的眼神枯木逢春,赶紧走了遭相册,千筛万选挑了两张最满意的自拍私信过去了。由于过于激动,加上护犊子的老爸把地暖调太大,整夜我都失眠在燥热里,直到第二天下午,才终于盼来那个小红点:“加我微信说吧XXXXXX”。

我是他的地下情人-粉丝-gaylove-男郎社

互相了解差不多后,我们决定约个下午茶,小城的城市化还是被高估了,根本找不到可供两个相差12岁的男人约会谈心的地方,迎着落雪我把美团翻了个底朝天,有点不耐烦了:“要不我们约网吧吧”。

“都行”,我灭了手机,会心一笑,果然也是带了身份证的人。我先于他到指定地点,把座位号发给他后就开了游戏局,他来的时候捧了两杯CoCo,方脸毛寸,胡子像是刚剃过,身材较视频显瘦。我因困在游戏上,只点头示意他在旁边坐下,随手丢了包烟过去,他噙出一颗点燃,竟递回了我的嘴里,气氛一下子暧昧起来,我的右脸在他的目光里逐渐开始发烫,专注力也被他偷走了大半,战局失败后,我才知道他没有开机。“我们出去走走吧”,我提议道,闷热的环境让我后背冒了汗。

北方人下雪是不撑伞的,没走多久,雪花就把衣领濡湿了一大片,他抖了抖摘下的围巾给我套上,建议去吃点东西。“要不去开房吧”,我轻浮了,他没回答,只坏坏的笑了笑,酒窝很好看。

我不是害羞的人,酒店出来后却突然害起臊来,硬倔着拒绝了他的饭邀,他拗不过我,只好让我回去的路上裹紧围巾,到家报平安的短信,我的语气竟变得娇嗲起来。此后的几天里,他是我微信里最活泛的一栏,我们聊工作,聊日常,聊家庭环境,当然也包括每天下午的短暂欢愉。我知道了他在上海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提早半个月回来是为了帮忙修葺老家的房子,最亲的姐姐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他云雨时最爱的姿势……“在干嘛”生机勃勃的反复出现,那条粗毛线的灰色围巾,成了枕边物,仿佛因为它,春节也多了很多独特的年味。

年后回上海的高铁上,我俩用外套盖着手拉着的手,沁了汗都舍不得脱。我暗喜着新年将有新起点,却在终点前他撒了手:“我等会没法跟你一起出站,我对象来接我了。”语气平淡,无波无澜。

我是他的地下情人-粉丝-gaylove-男郎社

我瞪大眼睛看向他,当即鼻子开始发酸,我佯装不在意的拿外套蒙脸睡觉,盖住泪和狼狈。我尽量小声呼吸,鼻子也开始不通畅了,脑子被念头搅得生疼:他那么老,大我一轮,我又不喜欢他,我才刚毕业,我长得也好看,我只是寂寞了。我借口抽烟在虹桥月台跟他道别,他看出了我的委屈,但能给的只有再次给我裹上围巾。

我终归不是爽利的人,寡廉鲜耻的开始自我维护,再次按出信息给他的时候我知道我的心理建设成功了,我们重新恢复了约会,地点绕不开中山公园和环球港一带。每天我都在那里等他,看绵延不断的雨,他带我吃饭,然后去事先定好的汉庭,只有它家的钟点房是营业到晚上10点,我们配合得越来越默契,满足感也越来越强,我甚至欺骗自己这样的关系也挺好的。每天的每天,他会在8点28分给我发早安,那是他出门的时间;我们的聊天也会因一句“我到家了”戛然而止,这之后漫长的夜里,我必须一个人,我得克制不能再在他的对话框里输入一个字,我会边抽烟边翻遍他所有的社交类软件,你看,我克制得很好,我并不爱他。

我是他的地下情人-粉丝-gaylove-男郎社

我们的约会也会丰富其他内容,比如他带我去118广场的胡桃里音乐餐吧,揉着驻唱歌手低沉的嗓音,跟我说他跟对象已经交往9年多了,他们青涩的从长沙毕业来到上海,从员工宿舍到合租房,再到为了能随心所欲的用上卫生间租了一室户,他们怕涨房租签了十年约,然后两个人拿着刷子一点点装修小窝。他说他们吵架,说他们不合,说着惹我眼红羡慕还浑然不知的苦恼。我生气,故意蹚进积雨坑里打湿鞋,那是他送我的,他心疼地给我捂脚,我喜欢他紧张我。

情人节前夕,他说不能陪我,我发酒疯,把外套脱了扔金字塔旁边的喷泉池里,他生气的吼我耍性子,却忙不迭地将他的外套裹我身上,拧着湿漉漉的衣服送我回家,我撒泼耍赖不让他走,却最终也没有扳回他的身影。一个月的缠绵缱绻哪扳得过十年的家长里短呀。情人节我有花还有新衣,却隔着屏幕盯着他给别人的陪伴,我的胸口揪的喘不过气,你看,我根本克制不好,我早就吃醋了。

 

分手餐之后,蒋先生还会定时给我发早安,只是屏幕这边的人已经不再期待了。昨晚我更了新动态:“我不是合格的地下情人”。他点了赞,一分钟后又取消了。

赞(1)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我是他的地下情人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