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活祭

活祭

I LOOK INTO THE MIRROR?
SEE MYSELF?
I`M OVER ME?

经过橱窗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朝里面看过去,柔和的灯光下闪闪发光的白毛,金色的瞳孔——那个玩偶还在。紧张期待的心放松下来,这么昂贵的用真兽的皮毛做出来的玩偶不是寻常人买得起的——包括他在内,其实他可以买,虽然不用自己的钱,虽然用起来丝毫不觉得心痛,只是——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每天下班回来都能看一次的。但若哪天这银狐玩偶被人买了去,再也不出现在他的视线中,那一瞬间的失望和痛苦是不是会让他发疯呢?

还是细细地看着,橱窗里明亮的灯光打出来,自己的影子映在玻璃上,最显眼的红色的长发,和玩偶映在玻璃上的身影重合着,奇异的感觉让他突然浑身一颤?

不是没有发现身后的人,只是觉得从身后走过来的他像是从黑暗里突然出现的一般,然后什么尖锐的东西就抵上了他的腰。僵直了一下,他说了一句老套的话“要钱吗?我给你。”对方没动。不是?“那你要什么?”他没有发觉自己的语调里缺少了被威胁者的必要因素——恐惧?

“找个安全的地方,不然……”那尖尖的东西威胁性地抵得紧了些,声音很低,然后朝旁边移了一点,示意对方转身?

诶~他留给自己转身的空间,不就是自己家的方向吗?刻意避过脚边的一片落叶,他向前走去,耳边立刻传来枯叶被踩碎的脆响,唉……不解风情。(桃:我神经?

*

“这是哪?”秀一停在了一幢不算太小的独立室住宅前?

“我家。?

抬头看了看,没灯,“开门”?

开了门,身后的人立刻狠狠推了他一把,然后闪进房间关上了门?

“开灯。?

真有趣,这是自己的家吧,开个灯还要别人命令?

一刹那的光明让两人都有些无法适应,几秒钟后秀一才看清眼前的人,一头冲冠黑发的小孩……小孩??他的脸很成熟,棱角已分明是成人的了,眼神更是沉只有成年人才有的冷静,可是个子……矮了点吧。

飞影适应的更快些,在秀一反应过来以前已经看清了他的样子,红色长发,碧绿的眼睛,柔和的线条——是男的还是女的?是男的吧,气质很清爽,也没有让人不悦的脂粉气味。

“啊!”对方突然叫起来,顺着他的目光,飞影看见了自己胸前的血迹。白痴,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话虽这么说,他还是用刀指着秀一让他为自己包扎,毕竟这个身体已经两天没有进食,再加上不断的流血,已是憔悴不堪了。其实初衷只是因为自己身手不便而已,没想到他竟然真把伤口包扎得像模像样,而且在鼻尖顶着刀尖的情况下连手都不抖,仿佛这不是被*而是自愿的?

“拿吃的来。”说话有点困难,所以要尽量简洁。他真的很累了,两天前的交易失败,又被自己的组织当成叛徒追杀,这两天的逃亡生活好象用尽了他一生的精力。当务之急是补充体力,不然不可能有时间和两边的势力周旋,什么时候,居然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境地了呢?连一向引以为傲那苟级耍涣粢话训斗郎恚媸羌苹恢堋

顺从地去厨房开冰箱,他并没有打算连刀一起带去,可以看出眼前的男人有多么疲惫,他可不想乘人之危——奇怪,被乘人之危的好象是自己啊……不管啦,反正也是无聊,担心养虎为患还不如找点事来做。而且搞不好还帮对了人——看这样子,是某个组织的杀手吧?

可是当他拿着大堆东西回到房间时,却发现对方已经坐在地上睡着了。秀一很想跌倒,他真的是杀手吗?还是某个手段不高明而被捕又越狱的小偷?警觉性居然如此之差?回厨房拿了把刀,大咧咧地靠近他,故意踢到他的脚,在他身边弯下腰,用力把刀架上了他的脖子——对方,居然,没醒。“咚”的一声,秀一夸张地俯倒在地。对方,还是,没醒。他是不是几辈子没睡觉啊…?

洗了个澡,秀一懒得理那个蜷坐在他房间里睡着的白痴,自己关灯上了床,一个小时过去了,睡不着,翻个身,还是睡不着,两个小时过去了,他跳起来,抓起身边的毯子抛在那个沉睡的雕像身上,雕像从头到脚都被盖住了,好小~哈哈?

再躺下去,那白痴不会窒息吧?不管,他为什么要替一个用刀威胁自己做这做那的人担心那么多啊?

睁开眼睛,天已经亮了,那个人会不会像电视剧里的情节那样已经消失无踪,让昨晚的一切像个梦?哈哈哈~秀一很想仰头大笑,自己的神经岂起止如某人所说(啊~这个某人是谁呢~~呵呵)的不是很正常,简直就是有病,居然像思春期的少女一样拖泥带水?

第一:我不是女的。第二:他不是高大英俊的侠盗、杀手或者吸血鬼。第三:这不是电视剧。第四:如果那是梦就最好,那个三角眼的白痴实在无趣得很,我马上就会忘掉一切?

转过这几个因睡眠不足而模糊的念头,秀一跳下床去,极不情愿地看到了地上高高隆起的毯子——没走啊……也不是梦?

该不会真的窒息了吧!他可不想去处理一个死人,搞不好还会惹上窝藏的罪名,或者是谋杀?!他只不过是个公司职员,可没能力乱惹麻烦!几乎是冲到“雕像”身边,刚想伸手去推,毯子猛地被掀掉,明亮的刀尖顶住秀一的眉心?
或许有些人注定彼此吸引,而另一些人却相互远离,我们,能成为哪一种?

秀一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呆呆地站在原地不动,脑子倒是被突如其来的危险吓得清醒?

“你是谁,要干什么。”冷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

要干什么?自己还想问他要干什么呢。“昨天,你叫我带你到安全的地方……”秀一提示,试探地看着他?

对了,前天的交易失败,他负伤逃了出来,昨天是他……这么说又是一个晚上过去了?交易大概是失败了,其他人的情况不知道怎么样了……三天没睡觉,他已经累得几近崩溃,所以昨晚毫无防备地睡着了,但却像坠入了无底深渊,周围除了黑暗别无他物,短短的好像几秒钟,长得却又像几十年,贪恋着庸懒的睡眠却又害怕在一无所有的空虚里无路可走?

看见他陷入沉思,秀一不着痕迹地向后退了一步,离开危险地带?

“我去……做早饭。”趁他没有反应过来立刻逃跑,今天的他和昨天完全不同,如果说昨晚的他是落魄的病猫,那么今天他已变成露出庐山真面目的老虎?

“我……可不可以出去?”饭桌上,秀一小心翼翼地问?

“不可以。?

“可是我要去上班,不然一定会被炒掉的啦,我不会对任何人说的好不好?”碧痰难劬苷娉系乜醋哦苑健

飞影翻了个白眼,秀一哀求的口气,温顺的大眼睛是很打动人,可他总觉得奇怪,他怎么一点也不害怕呢?自己很没有威慑力吗?他到底是什么人?

“好吧。”飞影有点不耐烦地开口,两天没有东西可以消化的胃叫嚣着渴望更多的食物,他可不想浪费时间?

咦?!居然同意了?还以为要多花些口舌呢,他是不是饿得秀逗了啊?看那吃相?

“你不怕我出去报警??

“只要你不怕哪天在路上被乱枪扫射而死。”注意力丝毫没有从食物上转移,飞影的口气就像在说“这菜味道不错”?

吐了吐舌头,秀一有点郁卒地想,还好你同意了,不然还不知道会死得多惨。天知道他根本就不是去上班…?

“那么,我走了。”秀一站起身向门口走去,又回过头来“那个,如果你要走,请把门关好。?

他会不会走呢?一路上秀一思考着这个问题。应该不会吧,他的伤还没好。不过也说不准,如果自己不怕死或者太怕死跑去报警,他要付出的代价绝对不仅仅是暂时失去自由。他应该还不想死吧,看他睡觉和吃饭的样子就知道,那么执着专心,好象只有他正在做的事情才有意义,多单纯认真的活法……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一阵笑意。不过,自己为什么一点也不怕他?他明明具备了一个杀手应该有的锐利和冰冷……难道是太矮了?(房间里的飞影打了个喷嚏)还是这几年荒诞的生活已经使他麻木,连害怕的感觉都没有了?荒诞……真的够荒诞~荒诞得自己都觉得可耻。想着便不由得叹气,伸手拢了拢衣领,他一阵哆嗦,天……是真的凉了,凉得透心?

南野秀一宅—?

飞影终于喂饱了自己的胃,庆幸它不再折磨神经,随后站起身开始仔细探察这幢房子(怎么觉得小飞像老鼠??),职业的习惯使他每到一个地方便立刻弄清周围的环境:五个卧室一个客厅,这样的房子一个人住实在有点……房子这东西,稍大点叫宽敞,再大点叫奢华,但若大的与居住人数明显不符,就显得令人心寒的凄凉,再豪华也只说明了主任的寂寞而已,而眼前的这个,就是如此?

然而真正让飞影感到奇怪的是,除了昨晚他睡觉的房间之外,所有的卧室都紧紧地琐着,沉默地拒绝一切的窥视。有那么一瞬,飞影突然觉得这房子里发生过太多的旧事,过去的影子飘忽往来地盘旋着,神秘渐渐涌上心头?

那么这房子的主人——是主人吧——那个瘦削得如同女孩的少年,又是怎样的人呢?其实第一眼,他是把他当成异性的,所以才会去威胁他,毕竟女孩子的反抗能力相对薄弱,可是没想到他虽然出奇的顺从,却又没有丝毫的恐惧。替他包扎时如此细致专注,好象不知道自己的刀尖正触着他的鼻子,其实那一刻,飞影很想一刀划下去,想看看那么白皙细嫩的肌肤在血珠的点缀下会是怎样的妖冶美丽。奇怪,一个长得不错但看不出与常人有何不同的少年居然勾起了他残忍的破坏欲望——哪怕只是一瞬?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8)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活祭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1. #1

    不错,支持一下!!!!!!!!!!

    mnbvcxz65366天前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