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跪趴在床上的男人腿间湿漉漉

☆、第一章 1 H

“哈……啊嗯……快点……”
快要哭出来的声音搅拌著透明的口水从微张的粉唇里逸出来,滴落在淡蓝色的床单上。跪趴在床上的年轻男人淫乱而沈溺,布满香汗和吻痕的身体看了让人疯狂。
“我还没玩够呢啊!小真这里真是又酥又软,好热,让我忍不住啊……”
年长的男人半眯著眼睛趴在香汗淋漓的腿间,一手扒开柔软粉红的穴口,另一手半根手指埋在湿漉漉的穴口里,一边往里面探压,一边又听到那边口腔里传来一声耐不住的呻吟。
“啊~快……快进来……我要……”
年轻男人饥渴得晃动起细腰来,颤抖的玉茎垂在叉开的腿间,惹人怜爱地滴著露水,藕断丝连。
“啧,里面不是正吃著嘛?你还要什麽……”
年长的男人仿佛故意使坏似的,继续把湿漉漉的手指在柔软火热的小穴里抽出来送进去,抽出来送进去,一边刮搔著柔软的肉壁,感受它一收一张地在手指四周咬合,绞紧。
“不够、我要……嗯……我要、大的……”
年轻的男人涨红了脸,难耐地咬著下唇,含著泪向身後男人的下身张望。
“哦?你要大的?这麽想要吗?”
年长的男人得意一笑,带著体液的手指抽出来解开雪白的浴袍带子,顿时便见一个硕大青紫的阳物从他的腿间弹出,和年轻男人漂亮小巧的阳物正成对比,显然是饱经肉场的老手。
“我要!快、快进来……”
年轻男人一见那东西瞬间两眼放光,只把脖子侧抵在床上,两只支撑体重的手腾出来抓住自己的两臀,手指往股缝边一压,一拉,湿热幽深的小穴便张开一个小口,热情洋溢地向男人眼前晃起来。
“看你这样子,我也忍不住了啊!”男人说著把腰间的粗壮扶起来,然後一手按在雪白粉红的臀上,另一手拖著阳物对准小穴,然後腰间一个用力,便听身下“啊!──”的一声,半条命都没了似的。
“叫你要的这麽狠,活该!”
“啊~──不要停下来!不要停!……快、快……”
仿佛比撑开後庭更让他受不了的竟是停下不动似的,尖著嗓子的年轻男人死死地揪著床单,眼里的泪也迸了出来,全身都发著抖发著热,越看越让人想蹂躏。
“你这小馋猫,要是没了我,看谁还能满足你?”
骑在男人身上的男人一边说著一边抽动起腰来。虽然身下的人那麽说,但是男人自己知道自己的阳物实在太过硕大,於是两手按住胯下的腰臀防止他随著自己晃动,只用腰部的力量不顾死活地抽送起来。年轻男人拼命抓著床单,疼得大哭大喊起来,淋漓的口水濡湿了一大片,分不清汗水,泪水,还是口水。
“啊!!!──啊、啊──!”
**  **  **
打开浴室的门,一身雪白浴袍的年轻男人一边擦著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走到客厅里。年长的男人已经穿好西装正在打领带,刚才脱光了衣服不怎麽觉得,现在穿著笔挺的西装,看起来倒是个成熟干练的商务人士。
“要回去了吗?”
年轻男人随意地坐在沙发里,毛巾从头上拿开,随手丢在茶几上。
“嗯,麻里要回来了,今天是二十周年结婚纪念日,约好了一家人一起去吃西餐的。”
“这样啊。”
年轻男人笑了一下,再没有多说什麽。
打好领带的男人从镜子前转过身来,几步走到沙发边,俯身拉起年轻男人的下巴,看著他漂亮的眸子。
“抱歉,下次多陪你一会儿。”
男人说完,在他的唇上印上一个吻。
“没关系。吃得开心。”
年轻男人仍是淡淡地笑著,然後目送西装革履的男人起身出门,“砰”地一声把酒店的门关上。
男人还真是过分啊,明明是结婚纪念日,还可以毫无愧疚地约人出来开房。
年轻男人撇了撇嘴角,然後站起身来,走到床头,从枕头上把自己的外套拿起来,漂亮纤长的手指从外套口袋里拈出一个很商务的手机来,身体一个回旋躺在床上,任衣摆大开露出雪白年轻的长腿,然後长长地舒了口气,打开手机,随意地看著屏幕。
一个未接来电。
男人盯著手机沈思了半晌,终於拨了回去,两声待机的“嘟──嘟──”之後,终於响起了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
“喂,九条小姐,我是天籁。刚才在和客户接洽,有什麽事吗?”
“好的,我现在马上赶过去。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後到吧,可以吗?”
“好的,麻烦你了。”
“哔──”
关掉电话,丢在床上。男人一动不动地躺在松软的床褥里,好像全身的力气都失去了,只有一双漂亮的眸子定定地盯著雪白的天花板,似乎在打算著什麽。
作家的话:
本故事纯属虚构,其中关於肉体交易、强暴、施虐等内容无疑已经构成犯罪行为,未成年人请千万不要阅读,成年读者读後请千万不要模仿!如果模仿出了什麽事儿本写文的概不负责哦~~~

☆、第一章 2 H

“对不起,路上堵车,过来晚了。”
一进社长室,天籁真野马上向门口的秘书九条葵鞠躬道歉。九条小姐一如既往忙碌而有序,她的妆也是典型的职业装,漂亮而干练,让人看了既舒服又信赖。
“社长已经等候多时了,天籁先生快点进去吧。”
九条小姐冲天籁露出一个天使般和蔼的微笑。
都怪刚才玩得太累了,一不小心竟然睡了过去,一觉醒来才发现竟然已经过了一个半小时!好在旅馆就在公司附近,一路小跑过来也不过十分锺的时间。
“社长,我是天籁。”
站在社长室门口,天籁理了理衣服,正了正领带,恭敬报道。
“进来。”
屋里传来的是一个清澈而爽朗的男声。
“是。”
天籁推开门,半圆形全玻璃的办公室便出现在眼前。三十岁上下的神崎藤社长正一脸严肃地坐在扇形中央的办公桌前,一见天籁进来,便把双手从电脑键盘上拿下来,顺手合上盖子。
顺带一提,这间办公室是前代神崎社长的得意之作。在神崎集团发展到巅峰的时候,他花了好大一笔钱,把整个办公室大楼最顶层的半圆形外壁从里侧切割成扇形,然後全部都用一种昂贵的单面透光的特殊玻璃制成墙壁。换言之,从这里往外看是360度视野全透明,而从外面看里面却只能看到一片黑色的墙壁。前代说,这个设计最能表现本公司的理念:不动声色地藏身於世间的浊流之中,却又时刻关注著世间的一切动向,伺机而动。
“你刚刚去哪里了?”
神崎社长威严的脸上显然有点愠怒。
“对不起,刚刚在和山田公司的人讨论下次合作的事。”
天籁信口胡诌了个理由,却说得自然坦诚,完全看不出破绽。
“这种事不用你管,你只要做好你自己该做的事就可以了。我不是为了要你做这种事才把你留下来的,明白吗?”
神崎的语气颇不愉悦,故意强调了两遍。天籁知道神崎这次真的动怒了,赶紧露出一个认错的表情来,低著头迅速地踩著小碎步绕到他面前,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双手并在膝前,额头触地,像拜见天皇似的卑下地伏在地上。
“我诚心诚意地知道错了,请社长惩罚。”
天籁说完,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一眼神崎的表情。神崎的表情没有一点变化,这让天籁有点不知所措。
“可以……原谅我吗?”
天籁可怜兮兮地抬头望著靠坐在椅子里的社长。神崎盯了他一会儿,终於舒了口气,闭上眼睛,整个人躺倒在椅子里,侧转过椅子来伸开腿。
天籁一见神崎松口,赶紧跪著爬到神崎的两膝间,一边伸手解开他的皮带和扣子,一边用牙齿咬住裤子的拉链,轻轻地拉到底。浅灰色的内裤下半勃起状态的阳物充分表明了主人的态度,天籁赶紧小心地把神崎的阳物从内裤里抱出来,张开口含在嘴里,用心地吮吸起来。
神崎显然对天籁的爱抚很受用,脸上紧绷的表情慢慢放松下来,喉咙里的呼吸也渐渐加深。
太好了,总算没坏事。
天籁一边吮吸著口里肿大的阳物,一边故意发出呼噜呼噜的水声和忘情的呻吟,好像沈醉得享受得不行似的,神崎在天籁的声音里越来越进入状态,天籁正觉得他快要射在自己嘴里,正打算放心,却没想到脸突然被一只大手推开,视野还没稳下来,又被人从背後拎住,摇摇晃晃地摔在冰冷的墙壁上。天籁一阵头晕目眩,待眼睛看清楚,只见忙碌的行人和奔驰的汽车就在自己脚下,对面公司的大楼里,还可以清楚地看到有职员在窗口前喝咖啡望风景。
看来是被按在了半圆形的外墙上。
“下次再这样,我就把玻璃墙打开,把你推下去,懂吗?”
神崎一边恶狠狠地说著一边解开天籁的衬衫扣子和皮带,天籁真野吓得心脏一阵乱跳,好像自己已经被推下了三十层的高楼,砰地摔碎在坚硬的地上,摔碎成一片血肉。
脑子里还惊魂未定,布满吻痕的胸脯和粉红的乳首已经被毫无怜惜地按在冰冷的玻璃上,裤子在解开腰带的瞬间滑落在地,光溜溜的腿沿著向後翘起的屁股笔直地站在地上,神崎从背後抱住天籁的屁股,然後一手把玩他小巧的阳物,另一手沿著玻璃摸上他柔软的乳头。
“不……我不敢了……绝对……”
浸透著恐惧的声音颤抖著从喉咙里发出来,对面公司的社员正好转身朝这里望了望,天籁顿时身上一抖,好像被人看到了裸体一般。
“怎麽?被人一看就硬了?”
神崎用力地捏了捏天籁的乳头,天籁忍不住一声呻吟,整个人瘫软在玻璃上。
虽然知道外面看不到,但是一边被男人猥亵一边看著别人望著自己喝咖啡,还是让人有一种被视奸的错觉。
不过这也正是神崎社长的喜好,所以他每次都要自己跟他在这里玩儿,而且都要趴在镜子上,做出各种羞耻的动作来。
“啊……不、我……”
天籁的声音更加颤抖而恐惧。神崎仿佛揉捏玩具一般揉捏著天籁小巧精致的阳物,然後突然把滚烫的尖端抵在冰冷的玻璃上,天籁两腿一抖,一小股液体便沿著玻璃流淌下来,留下淫乱的痕迹。
“竟敢把玻璃弄脏。快弄干净!”
“……是……”
天籁颤抖著声音跪下来。他知道神崎要自己干什麽,便羞耻得不行似的咬了咬唇,然後张开嘴,伸出湿润粉红的舌头,舔起被自己弄脏的玻璃来。
“你真是条淫荡的母狗。”
神崎居高临下地蔑视著跪趴在地上动情地舔著玻璃的男人,突然伸出脚得意地在他屁股上踩了两脚,然後勾起嘴角一笑,跪下身来,抱起屁股,对著那腿间的缝里一插。
“啊!~──啊!!”
天籁的身子瞬间瘫了下去,双手死死地抓著根本抓不住的玻璃墙,舌尖还沾著没来得及吞下去的体液。
“最近把你喂饱了是吗?竟然敢不按时来吃东西了。”
“我……对不、……起啊……”
後穴里抽插的阳物虽然没有之前的那麽硕大,但是显然更疯狂,更乱来,没有润滑过的穴内马上被摩擦得痛起来,天籁只得咬牙挺著,一边努力苦苦哀求。
“我要吃……要吃……啊……”
神崎不管天籁的痛,或者说他本来就是想看他疼痛的表情。微潮的嫩肉包裹著自己的阳物塞进拉出,神崎觉得他的里面已经要被自己整个翻出来了,配合著他痛苦而快乐的呻吟,这让神崎无比愉悦。
“要吃东西,就要有吃东西的样子,你妈妈没有教过你吗?”
神崎说著抽出自己的阳物,伸手狠狠地打了天籁的屁股一巴掌,雪白的臀尖上马上浮现一个深红的五指印。
天籁的皮肤真的太嫩了。
“我……我明白……”
天籁趴在玻璃上一边深喘著一边努力恢复体力。神崎这时候便站起身来把自己的椅子拉过来,然後悠闲地坐在椅子里,端著咖啡,悠然地看外面的风景。
天籁爬起身来,索性把两脚从裤子里抽出来,光著屁股只穿件白衬衫的天籁格外性感,神崎只要看著他,就觉得下身的东西又涨大了一圈。
“社长,请赐给我食物。”
天籁正对著神崎九十度弯下腰,衬衫下本来半遮的屁股完全暴露在玻璃墙前,红肿潮湿的小穴正对著那喝咖啡看风景的社员,如果不是玻璃的神奇效果,他大概会大吃一惊吧?
“可以。”
神崎仿佛天皇一般傲慢地点了点头,天籁便小心地凑到他面前,然後双膝跪在椅子的两边,调整坐姿,把屁股对准天籁裤子拉链里翘出来阳物。
“我开动了。”
天籁仿佛在老家吃早饭一般规规矩矩地说了这一句,然後扶著椅子背在神崎的阳物上坐下来。刚刚上来之前天籁小心地用口水濡湿了里面,所以现在已经不那麽疼,而是比较顺利地滑了进去。
“要好好吃,不可以剩饭。”
“遵命。”
天籁在神崎的怀里上下摩擦起来,雪白的衬衫随著身体的起伏晃得耀眼,神崎一直悠然地看著玻璃外,时而还把椅子拉的离玻璃近一点,转过一个侧面,好让天籁也能看到外面。
“你看,大家都在看著你,要好好吃哦。”
“哈……嗯……嗯……啊……”
声音随著身体有节奏地从喉咙里喘出来,热气蒸腾在怀里,却毫不被人怜惜。
“我……啊……嗯……哈……哈……啊……”
天籁的动作快起来,後庭里也更加湿热起来,神崎悠然的表情终於产生了一丝变化,眉头微微一皱,马上被天籁看在眼里。
“社长……我要……我要……啊!……”
肿胀的内庭卖力地按摩著里面的侵入者,神崎感到自己的阳物好像正在被什麽吮吸著,里面的汁液马上就要被吸出来了,伴随著无与伦比的快感和燥热。
“啊、快点……”
“社长、社长……啊啊、啊~……”
天籁的声音越来越高,越来越疯狂,神崎听得头皮发麻,两眼迷蒙,他一把抓住天籁的腰,和著他的动作更快更狠地起伏起来。
“啊、啊……”
深长的低吼是神崎发泄时特有的声音,天籁趁热加快了动作,他觉得自己也快不行了。

您暂时无权访问此隐藏内容!

内容查看

查看价格:20 男郎精币

您需要先后,才能购买查看隐藏内容!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11)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跪趴在床上的男人腿间湿漉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每日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