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大鸡巴男人的性生活

“嗯。。。啊。。用力。。”郝佳阔趴在椅背上,双手背在身後束缚住,摇晃著屁股承著梁庄的抽打,他舒爽的喊叫著。
一楼的一间杂物室,让郝佳阔改装成了他们专门玩耍的房间,一些稀奇古怪的工具都摆放在那里,还特别做了一把扶手带著托腿架的椅子。
啪啪啪,鞭子抽打肉体的声音回荡在密封的房间中。
“老公。。想要了。。”郝佳阔扭头媚眼如丝的看著梁庄,还不停的摇摆著被抽红的臀瓣,丰满的臀肉在他的摆动下来回颤动,引人遐思。
梁庄放下皮鞭,用力的掰开臀瓣顶了进去,猛烈的撞击将郝佳阔连带椅子都顶成了一个奇怪的角度,双手紧紧拉著郝佳阔吧小臂不让他逃脱。
“啊。。好棒,操到了。。嗯。。老公,那里,用力。。啊。。”郝佳阔兴奋的喷洒了欲液,身後的梁庄没有停歇依旧操干著淫水横流的骚穴。
噗噗,郝佳阔承接了老公施舍的美味食物,心满意足的哼哼著,用力夹著身後半软的肉棒,晃动著屁股。
“好了,别夹了,松开。我要去收拾家务了。”梁庄并没有上郝佳阔的当,解开他象征意义捆绑著的双手,然後坚决的抽出了欲望,不理会依依不含收缩著的骚穴。
“老公。。你干嘛去啊,再玩一下啦。”饥渴的郝佳阔不满的哼哼,光著屁股追著梁庄满处跑。
“哎呦,你别跟著我了,你看你,流的哪里都是,快去洗澡。”梁庄头痛的看著郝佳阔狼藉的双腿间,一股股的液体顺著大腿流到了地板上。
“不嘛,我要你给我洗。”郝佳阔跪在地上往前爬行,抱著梁庄的裤腿,湿乎乎的大眼望著梁庄。
“你别乱动,我收拾完就给你洗,乖一点。”梁庄拿郝佳阔没办法,轻轻的摸摸他的头,骚骚他的下巴,让他跪在那里不许动,拿过一个肛塞塞进了淫水泛滥的骚穴中。
郝佳阔乖乖的跪在那里看著梁庄左左右右的忙碌著,非常享受,这个男人是他的,属於他。
收拾完家务的梁庄将郝佳阔拦腰抱起,来到浴室给郝佳阔洗澡,整个澡洗下来整整用了一个半锺头,他发现郝佳阔的欲望越来越旺盛,他都有些力不从心了。他就像只用永远处在饥饿状态的小兽一样总是嗷嗷待哺的状态。
“媳妇,过几天我弟弟会过来咱家住,他大学毕业後一直不在这个城市,这次有机会跳槽,比较仓促,我想先让他过来,住在咱家,慢慢的找房子。好不好?”梁庄一边轻轻的捏著郝佳阔的乳头一边和他聊天。
“嗯,老公你说怎样就怎样啦。”郝佳阔敷衍的说著,这些事情他不干涉的,梁庄想怎样就怎样的,老公就是他的天。
“真乖。”梁庄亲亲他那柔软的小脸,看著他昏昏欲睡的摸样,错不开眼珠,这麽可爱,这麽乖的宝贝,竟然是他的,他好幸福。

☆、二龙戏凤 02错认老公

看看表快要下班,郝佳阔开心的收拾好东西往家赶,到了家门口摸摸钥匙。咦?哪去了,口袋都翻过来了,没有找到,他郁闷了,钥匙又丢了,丢了好几把了,梁庄又该说他了,嗯嗯,不过也会惩罚他,不知道这次老公会怎麽惩罚他。想著想著,觉得很兴奋,抬起手按门铃。
门开了,郝佳阔看也没看就扑了过去,双臂环著梁庄的脖子,双腿挑起夹著他的腰,用力的亲吻著梁庄。
梁庄抱著郝佳阔有点傻,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但是他到反应过来将门关上了。郝佳阔很不满意老公的态度,撬开他的嘴,将湿滑的舌头伸了进去,激情的深吻,空隙的时候还不忘说话,“老公,我钥匙又丢了,你惩罚我吧。。”说完又粘住了梁庄的嘴唇。
梁庄突然发起,紧紧的托著郝佳阔的屁股,用力的揉搓,然後将他抵在墙上,像野兽一样啃咬著他的嘴唇。
突然的举动让郝佳阔非常诧异也非常的兴奋,老公是个厚道的人,为人谦和,虽然也会陪著他玩游戏,惩罚他。干他的时候也很猛,但是这种像野兽一样侵犯的感觉从来没有过,他很喜欢。
“老公。。我湿了。。啊。。我要。。操我。。”梁庄转移阵地,已经放开了他的红唇啃咬著他洁白的颈部,而郝佳阔仰起头接受著,并且开始发浪的呻吟。
感觉到梁庄的硬挺已经兴奋的顶著他,郝佳阔更加狂放的淫叫著。
“你们在干吗!”突然一声怒吼,惊了郝佳阔,他僵硬的转头看著站在客厅的男人,是梁庄!在转头看著自己抱著的男人,也是梁庄!两人穿的居家服都是梁庄的!郝佳阔懵了!
“梁硕!还不放开你嫂子!操!”梁庄说著冲了上来,一把拉开还啃著郝佳阔的梁硕,将呆滞的郝佳阔抱了过来。
“老公。。”被熟悉的怀抱搂著,他终於分清了,这才是他的老公,那麽。。。另外一个,他转头望去,和梁庄很像很像,特别是穿著梁庄的居家服的时候,如果不特意的去观察,根本分不出来。但是也有不同,这个男人不爱笑,眼神尖锐,透著凌厉,和他憨厚的梁庄不一样。怪不得他刚进门抱住他的时候他没有反应,而是冷冷的看著他。当时他就应该反应过来才对,而不是发骚的凑上去。顿时郝佳阔非常懊恼!小叔子啊!第一次见小叔子就这麽乌龙!以後还怎麽和小叔子见面说话啊!
“他自己扑上来的,很美味。”梁硕面无表情的阐述著事情的发生,他低头看看自己裤裆支起的帐篷,没所谓的看了眼窝在梁庄怀里的郝佳阔,“嫂子,我是梁硕。梁庄的双胞胎弟弟。”
“你。。你好。”郝佳阔磕磕巴巴的说著,“老公,对不起,我以为是你,所以我。。对不起对不起。”郝佳阔赶紧和梁庄道歉,生怕老公会生气。
“一会再惩罚你。”看了眼怯怯的郝佳阔,梁庄很无奈的说著,他跟郝佳阔说了好多次他弟弟要过来,也说过是双胞胎,似乎他根本没有听进去。

☆、二龙戏凤 03吃错蛋了

“梁硕你给我小心点。”抬眼看著占了自己媳妇便宜的弟弟,梁庄没好气的说著。
“随时奉陪。我去解决一下。”梁硕面无表情的指了指自己的裤裆,转身去了哥哥给他准备的房间。
梁庄一把抱起郝佳阔,“先吃饭,然後洗干净屁股,我要惩罚你。”
“对不起嘛。”郝佳阔顺势搂著梁庄的脖子,窝在他的颈窝,开始撒娇。
尴尬的晚饭过後,郝佳阔自觉地去浴室将自己整理干净,乖乖的跪在床边等著梁庄的惩罚。
“嗯。。嗯。。老公。。我错了。。啊用力。。我错了。。”跪趴在床上的郝佳阔高高的翘起屁股,双手扒开自己的臀瓣迎合著梁庄的怒火,每一下都有如打桩机一样深深的钉进郝佳阔的後穴。
“看见男人就扑过去,你怎麽不问问是谁!嗯?操死你,让你发骚。”梁庄很生气,自己媳妇被弟弟占了便宜,还不能找弟弟说理,因为是自己媳妇扑过去的。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啊。。好爽。。老公。。用力。。”一边哭泣道歉一边舒爽的呻吟的郝佳阔一点也没有被惩罚的样子,反而十分兴奋。
啪啪啪,厚实的巴掌拍打在郝佳阔的臀部上,顿时泛起了红印,“骚货。”梁庄真的是很无奈,惩罚什麽的对於郝佳阔来说根本没用,而且他也知道他不是故意的,如果自己真的生气,真的怨他,郝佳阔会伤心的。
“疼吗?”梁庄搂著郝佳阔放低了声音问著。
“不疼,老公,我错了,你打我吧,我好难过的,真的。”郝佳阔真的挺难受的,心理上的。
“不打了,你以後注意点就行了,乖哈,老公亲下。”
“老公,我爱你。”郝佳阔可怜兮兮的撒娇。
“傻瓜。”摸摸郝佳阔的头,折腾了一宿,梁庄抱著他准备睡觉了。
半夜,郝佳阔觉得很渴,他轻轻的挣脱开梁庄的怀抱,感觉疲软的欲望从自己後穴滑出,他捻手捻脚的起床,迷迷糊糊的拿起一件睡衣裹住自己赤裸的身体,往厨房走去。
从冰箱里拿出冰镇的矿泉水,郝佳阔灌了几口,感觉好受多了。放下水瓶,转身就撞到一睹肉墙上,抬眼一看是梁庄。梁庄穿著睡裤,上身赤裸的站在他的身後,“老公,我口渴了,所以下来喝水,怎麽吵醒你了吗?”不是很清醒的郝佳阔习惯性的撒娇,钻进了梁庄的怀里,摸著他蓬勃的胸肌。
大手随即搂住了他的腰,开始摸索,拉开睡衣摸著赤裸的臀肉,一根手指顶弄著松软的後穴,触手可及是一片湿滑,噗嗤噗嗤的抽插声顿时响起,郝佳阔叉开腿,撅了撅屁股,感觉穴内梁庄留下的液体都被手指捅了出来。
郝佳阔一脸情迷的舔著梁庄的胸膛,将宽厚雄壮的胸膛舔的一片湿漉。随即他兴奋的蹲了下来,拉下梁庄的裤子,将黝黑的欲望含在嘴里吞吐。
“呜呜。。”梁庄的欲望勃发,郝佳阔痴迷的摸著硕大的蛋蛋,舔弄著柱身和头部,像是品尝人间美味一样意犹未尽。

☆、二龙戏凤 04睡错老公

“嗯嗯。。老公,好久哦,你怎麽还不射。”看著不说话的梁庄觉得很怪,老公是起床气吗?今天情绪不高哦,但是底下的情绪很高,很久了都不射,晚上玩了那麽久,怎麽还这麽厉害哟!
终於郝佳阔觉得腮帮子都酸了的时候,梁庄终於射进了他的嘴里,好多!郝佳阔一点都不浪费的舔食干净,抬头讨好的看著梁庄求表扬。
看著他可爱的摸样,梁庄抬手摸摸他的脑袋。
“老公,我去漱口,你先去睡。”郝佳阔起身朝著一楼离他最近的浴室走去。
洗漱好的郝佳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看著赤裸著身体已经熟睡的梁庄撇撇嘴,睡的真快!随即钻进了被子里,拱进梁庄的怀里。而他忽略了梁庄床边扔著的睡裤并不是格子的而是另一条细格的,颜色有些接近,但是也是有著区别。唯一的相同点就是他们都是梁庄的。而这条梁庄在穿,那条梁庄给了弟弟梁硕穿,因为梁硕带的东西并不是很多,日常用品很少,而他们兄弟从小到大都是互相乱穿。
一周後。
清晨郝佳阔舒服的伸个懒腰,摸著已经冰凉的床榻,撅著嘴嘟囔著,“又去店里了,怎麽还不倒闭!都没时间陪我了,讨厌。”起身拿著那件睡袍裹著自己就去洗漱了。
洗过澡的郝佳阔拿了一件干净的睡袍腰带随便的一系,内裤也懒得穿,然後跑到楼下的饭厅,看著桌上给自己准备的食物,开心的吃了起来,一脸的甜蜜,老公对他实在是太体贴了。
哢嚓,门开了。梁庄走了进来。
“老公。”郝佳阔起身跑了过去,扑进他的怀里,抬著头踮起脚舔著梁庄的下巴。
看著热情的郝佳阔,梁庄一把将他横腰抱起走进客厅,扔到沙发上。
“啊。。老公。。”郝佳阔被梁庄扔到沙发上,他有点忐忑,难道是老公还在生气?正寻思间,梁庄,拉开他的睡袍,伸手拨弄他的性器。
“啊。。老公。。”郝佳阔顺从的张开腿,一脸讨好的看著梁庄玩弄他的私处。
掰开臀瓣,食指捅著他的小穴,他乖顺的翻身跪趴著,将臀部冲著梁庄,“老公,你别生气了好吗,给你玩。。。啊。。”
几根手指都插了进去,来回的抠弄,不一会郝佳阔觉得自己已经湿润了,“老公,可以了,可以操了。。嗯。。”身後沙沙的衣服响动,不一会一个滚热的肉体贴到他的身上,粗壮的肉棒噗的捅进了湿淋淋的骚洞中。
啪啪啪,睾丸敲击著臀肉,郝佳阔兴奋的叫著,“老公,老公。。啊。。操我。。”
“嫂子,别那麽大声,现在是白天。”身後的男人语音低沈,富有磁性。轻轻的说著,又好似带著一丝宠溺。
“啊。。”郝佳阔吓得夹紧了後穴,“梁硕?”
“是我啊,嫂子。”一边说一边加大力度操弄。
“别。。别。。出去,不行,啊。。嗯。。不行啊。。”郝佳阔嘴上说著不行,但是屁股却迎合了上去,他哭著拒绝著,他希望梁硕能够自己放开他。

☆、二龙戏凤 05求你快点

“嫂子你确定让我出去吗?”伸手摸摸前面兴奋的流水的小家夥,梁硕好心情的调侃著郝佳阔,那冷酷的面庞终於有一丝的松动,变得温暖起来。
“求你了,让你哥哥知道,他会不要我的。”郝佳阔真的好害怕,如果这个时候梁庄回来,他就死定了!
“他说要采办。下午才会回来,别怕。”轻轻的安慰著郝佳阔,将他整个抱在怀里,身下没有间断的动作让郝佳阔无法拒绝。
“呜呜。。”郝佳阔没有停止哭泣,但也没有一丝的反抗。梁硕搬过他的脸,深深的吻上他红豔豔的小嘴。
“嫂子,你好甜。。”禁忌的快感笼罩著郝佳阔,被小叔子压在身下干的淫水喷溅,内心无比的愧疚著,可身体却无比的兴奋,梁硕莫名的吸引著郝佳阔。
“梁硕,求你,快射好不好,一会梁庄就会回来了,我好怕。”持久力超凡的梁硕让郝佳阔很舒爽,但是也胆战心惊,一点声动就会吓的他全身紧绷,紧紧的夹著梁硕。
“嫂子,嗯。。你好棒。。”梁硕似乎真的很舒爽,从来没有过的舒爽,自从打开门接住那个扑进自己的怀中人时,他就觉得自己沦陷了。
夜晚站在哥哥门外,听著哥哥调教那个人,听著他舒爽的呻吟,梁硕觉得自己都快要疯狂了。
夜半听到响动,起身来到门外,看到那个裹著睡袍一帘朦胧的小人,他忍不住走上前去,明明知道小人将他认错,可以仍旧不去解释,看著他含住自己直到喷洒欲望,他觉得自己已经忍到了极限,即便他是哥哥的,即便自己喊他嫂子又如何?
从小和哥哥都是能者居之,同样喜欢的东西都自己的争取,从来不会因为对方喜欢而放弃,哥哥倒是对他有点照顾,而身为弟弟又个性霸道的他,从来不会因为这个东西是哥哥的就会放弃,郝佳阔也是,绝不会放弃。
梁硕终於射了出来,郝佳阔解放似的松了口气,想要起来,谁知梁硕一把将他翻了过来,拉开双腿又挺了进去,“再来一次。”
“不。。不行,你哥哥快回来了。。”郝佳阔哀求著他,他好怕。
“就一次。”说完也不管郝佳阔同意不同意就开始了另一轮攻击。
郝佳阔双腿夹著梁硕的腰身,双臂紧紧的搂著他的脖子,被他操的失魂落魄,也顾不上随时会回家的梁庄了,哎哎的叫个不停。
“啊。。啊。。好爽。。硕。。用力。。”叫著小叔子的名字,郝佳阔身体格外的兴奋。
“嫂子,真浪啊,哥哥一个人喂的饱你吗?嗯?说!”猛的掐住郝佳阔勃起的欲望,用力一丝力气,立即让郝佳阔抽了口气。
“喂的饱。。嗯。。”
“喂的饱,怎麽你现在还那麽饿的样子,嗯?看看,屁股里都是骚水。”噗嗤噗嗤的抽插声证明了梁硕的话,郝佳阔一阵脸红。
“梁硕,行了没?求你了,射吧,你哥哥快回来了。”

☆、二龙戏凤 06嫂子你饿吗

“嫂子,你说你骚穴饿了,很饥渴,要我喂你,快点说。。”梁硕觉得自己非常兴奋,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那麽的有侵犯性,他内心的狂躁不知道如何发泄,他不是没有过女朋友,他也没觉得他喜欢男人,但是郝佳阔就让他悸动了,身动也心动。
“求你,喂我。。骚穴饿了。”乖乖的回应男人,他真的希望赶紧停止,心扑腾扑腾的跳著,盯著门,觉得好像那门随时都会敞开。
“呵呵。”梁硕被郝佳阔那慷慨就义的表情逗笑了,亲了亲他的嘴唇,“嫂子,我喜欢你。”
郝佳阔看著面前英俊的男人,他和梁庄不一样,不是那种憨厚的样子,也不厚道。而梁硕透著精明,有一股子坏男人的气质,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靠近,冷冷的表情更是让人心悸,他不由自主的被迷住了,想要拒绝但是却没法伸出手推开他,反而是紧紧的抱住他。郝佳阔深刻的鄙视著自己。
“嗯哼。。”梁硕一声闷哼泄了今天的第二次。“嫂子,我还想要。”
“别。。求你了。。”郝佳阔吓坏了。看看表,都过来两个多小时了,梁庄随时都有可能回家。
“那下次你补给我?”梁硕眯著眼睛看著郝佳阔。
“梁硕我们是不对的,这次就算了,别让你哥哥知道,我们不能再这样了。”
“不能吗?那我就不出来了,等哥哥回来,我问问他我能不能。”没有太激动的情绪,却说著要挟的话语,郝佳阔颤抖的看著他,眼神格外的可怜,有那麽一刹那梁硕都想放过他,但是他没有。
“下次。”又说了一次,梁硕还是那样看著郝佳阔。
“好。。”痛苦的点点头,郝佳阔答应了梁硕的提议。
梁硕放开郝佳阔,看著被自己操弄几个锺头的地方,潺潺的流著属於他的东西,而不是哥哥的,就觉得心满意足,好像野兽标示领地一样的在郝佳阔身体里标示了自己的味道。
“合不上了。”
“没。。没事,一会就好了。。。我。。想去洗澡。。”郝佳阔尴尬的看著梁硕那紧紧盯著自己私处的脸,好像很好奇自己那里,不停的用手捅来捅去。
“我帮你洗。”
“求你了,让我自己洗吧。。”
“那下次我帮你洗。”
“嗯。。”只想快些逃开的郝佳阔有求必应的答应了梁硕的一切条件。
洗完澡的郝佳阔换了身睡衣睡裤,走下楼去,看著客厅里忙碌的男人,久久不能错开眼珠,这才是梁庄!他怎麽能将梁庄和梁硕搞混呢?他们虽然长的像,但是只要自己认真的区分,分别很大的,而自己到底是真的天然呆还是内心深处不想区分,由著对方占有自己呢?
“媳妇。”梁庄转身看著那个盯著自己看的小人笑了下,走了过去,将他搂在怀里,“你怎麽现在才起呢?刚洗澡了啊。嗯。。。真香。”说著还亲了他一口。
“老公。。”看著梁庄,郝佳阔有一种说不出的内疚感,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他不止身体背叛了估计心也有出轨的迹象了。

☆、二龙戏凤 07半夜幽会

“乖,想我了是吗?”梁庄打横抱著郝佳阔来到客厅沙发,将他像小孩子一样横抱在怀里,“一会不见就想,真粘人。”虽然这样说著,但是神情却是开心的,他喜欢郝佳阔的粘腻和占有欲,喜欢他依赖著自己离不开自己。
两人在一起腻乎了一下午,晚上过後陪著梁庄做过郝佳阔累的昏睡了过去,昨晚被梁庄做惨了,早晨又被梁硕弄了几个锺头,他实在太累了。
嗡嗡,枕头下的手机震动起来,睡梦中的郝佳阔迷迷糊糊的打开手机看了一眼顿时醒了过来。
‘下来-梁硕。’
他睡不著了,想不理他装没看到,但是以梁硕的性格,他真的怕明天会更麻烦。偷偷的起身用睡袍裹著自己下了楼。
刚到楼下就被人从後面抱住捂住了嘴,吓的郝佳阔差点尖叫,幸好梁硕及时的捂住他。然後将他扛到了自己房间,落锁。
“你吓死我了!”被扔到床上的郝佳阔忍不住抱怨。
“我想你了,睡不著,你看,它一直在想你。”梁硕上了床,搂著郝佳阔,拉著他的手按在自己胯间。
“白天不是做过了吗?”郝佳阔羞红了脸,但是手却没有离开那个坚挺的地方。
“又饿了,你白天没喂饱它。”拉开郝佳阔的睡袍,捏住他粉红的小乳头。
“别。。你哥哥在家呢。。明天好吗?”郝佳阔有些怕怕,万一梁庄醒了发现自己不在怎麽办!
“不行,等不及了,想操你。”梁硕将郝佳阔压在床上,将碍事的睡袍扔到一边。
“把腿张开,快点,让我摸摸。”梁硕急切的脱了自己的衣服。
“可是。。”还想拒绝的郝佳阔看著梁硕那狠戾的眼神将话咽了回去,乖乖的张开了双腿。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公众号:nanlangshe001
赞(11)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大鸡巴男人的性生活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1. #1

    不错,很好看,支持一下!!!!!!

    mnbvcxz65364个月前 (03-18)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