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被强暴的男生

夏季的午夜,蓝色的天空没有任何陌生的云朵飘浮其中,太阳照的柏油马路发烫,空气之中,视线有种透明的若隐若现。诺大的篮球场上只剩下我一人独自与球逗留着,运球、投射、擦板、上篮、跳投……这些动作在长时间的反覆练习之下,已由大脑的思考性转变成纯然的反射。汗水在我的全身窜流,头发、脸颊、四肢、身上没有一处不沾着汗水,极似一个刚沖完澡的男人。赤裸的上半身被火辣的阳光晒的通体泛红,整座球场只剩蝉鸣声、运球声、风吹声和我断断续续的喘息声。一如往常,我打得全身近乎虚脱的回到家中,洗完澡后,着上一条白色子弹型内裤我便摊躺在床上唿唿睡去。不知睡了多久,天都黑了,我口渴,于是便去厨房到杯冰水来喝,此时,继父正从房门走了出来。当年,父亲在我幼稚园的时候就不在了,不久之后,继父便来我家了,从小到大,我没跟他说过太多的话,他跟我之间,就好像陌生人一样,不过虽然如此,他在我学业成绩上却要求的十分严厉,在这方面,他就会管我了。他把我叫住:「绍正,学校的成绩,现在念得怎样?」我说:「还不错阿,怎么了吗?如果没事的话,我要胤咳プ急赶乱淮蔚哪D饪剂恕!顾?「不错吗?那老师刚刚怎么打电话来说你最近退步很多,你都在作些什么?」我说:「没有啊!我顶多会去打打球而已,没作其它的事。」此刻我不情愿的要回房了。他说:「怎么,才说你两句就不高兴了啊!要不是你苗栗的妈要我好好照顾你,我也懒得理你。」我说:

「那好啊!你就不要管我啊!」他说:「好啊!你如果不想待在这儿的话,你就出去啊!」我说:「出去就出去啊!省得受气。」于是我在深夜十一点多的晚上就去了同学阿德家了。阿德是我同学中最好的了,所以深夜之中的我第一个想到的救兵就是他了。夜已深了,阿德的父母听了我大概说明情况之外便带我到二楼的客房去了。他们家只有三个人而已,但却住在一个独栋的三楼房子,一楼是客厅跟餐厅,二楼是客房跟浴室,三楼是卧房。一家人很客气的跟我说晚安之后,就回三楼去睡了。可能是吵架的关系,我翻来覆去一直无法入眠,正想起身去上个厕所的时候,便听到三楼有脚步声传来,我以为是有人要下楼来上厕所,便在房间待一会儿,想说等人家上完再出去,免的尴尬。五分钟过去了,我便开门要去上厕所,门转动的声音让我轻轻的”°啊”¤了一声,深怕在夜晚把人家给吵醒了,浴室的门没有关,从门缝中透出的光线显得相当的刺眼,隐约中可以看出有人在里面,我走到门旁的窗边去看夜色,突然浴室传来声音:「绍正,是你吗?你还没睡ㄚ?」我说:「嗯,不好意思,吵到你了。」李叔叔:「不会啦,怎么,你要上厕所吗?」我说:「嗯,不过我等一下好了。」李叔叔:「你先进来好了,因为我也是刚才才下楼来洗澡的。」我说:「嗯,那好吧,打扰了。」于是我走了进去。阿德的爸爸刚好在洗头,我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全身,麦田一般的黄黝黑色,紧实而又匀称的肌肉线条,虽然他已经四十多岁了,不过,他依然有着二十多岁年轻小伙子的身裁,尤其是他胸部金色的毛发跟他跨下浓密褐色的阴毛,深深的吸引着我,而浓毛中那根垂软的大鸡巴已经有十公分之长,可想而知当他勃起的时候,他的那根大GG会有多大。我被这样成熟的男人深深的吸引,我不禁多看了几眼,随后便赶紧转疑目光,掏出我早已被他的裸体所刺激涨大的鸡巴尿尿,李叔叔:「绍正,你今天晚上就先好好的先睡一觉,明天你爸爸消气了就没事了。」他混厚低沉的嗓音加上和蔼可亲的态度,深深让我觉得怎么他不是我的父亲就好?我正洗手要离开时,忽然莲蓬头的水喷到我身上来,我”°啊”ordf;的一声,把李叔叔吓到了,原来他正刚好洗完头准备要沖水,不小心喷到我身上来了,当时我只有穿着家里那件白色子弹内裤,被水给逼喷到,便显得有点若隐若现,当时那根早已涨红的鸡巴跟新生的幼毛也一览无遗了。李叔叔:「绍正,不好意思,我等一下去拿小德的内裤来给你换。」????:「喔,没关系啦!」我赶紧将头往门边转,避免自己的尴尬。李叔叔:「绍正,你经常运动吗?」我说:「嗯,打打篮球而已。」李叔叔呵呵:「难怪,你的身裁那么好ㄚ!」当时我经常去打篮球,所以晒的黑黑的,骨架子虽小和瘦瘦的但却也练出些肌肉来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1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13)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被强暴的男生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