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恶魔侄子上倒霉舅舅

《恶魔侄子倒霉舅舅
01
我看到眼前长得一模一样的三个男孩,头都是大的。为什么比我大一轮的姐姐和她那美国来的丈夫又出去N度密月。以前还好,这三个小鬼都丢在美国,现在却全都丢给我。唉,可怜我才二十一岁的美好生活就这样被打乱啦,别人二十一岁在干嘛——都在学校里面泡MM,只有可怜的我在家带小孩(标准的家庭煮夫),我倒。
“呃,洛,你带弟弟们上楼吧,我过会就来。”我拍拍其中一个男孩的头。我记得老大应该叫洛,谁叫他们是三胞胎,虽然以前见过他们,但那时候我只十二岁,他们也只一岁,现在这长时间没见已经分不清谁是谁,只好随手拉一个。
“舅舅,我不是洛,我是沃。“被我拍到脑袋原来是老二。
“那洛你带他们上去吧。“我又拍了拍另一个男孩的头。
“舅舅,我是治,不是洛。”我晕,同样的错误我竟然犯了两次。我呆呆的看了看在后面偷笑的洛,这年头真的,十岁的小孩子就这么调皮,明知道我弄不清他们,在我犯第一次错误的时候就应该站出来表明身份嘛,现在我只好无奈的摇摇头。
“算啦,你们都跟我上来吧。”以前就听姐姐说过他们这三个是长得天使外表的恶魔,要是谁被他们整一点也不稀奇,但又一点气也生不出来。谁叫他们遗传他们老爸深蓝色的眼睛和深邃的轮阔,还有姐姐那漂亮的五官和一头乌黑的头发,简直就是人童话世界里面走出来的小子。虽然我也不差,身高1米78,70公斤,脸嘛,是我一生的遗憾,怎么看都是长不大的娃娃脸。虽然我是校篮球队的主力后卫,但是在众多漂亮MM眼中却成啦在读高中的小弟弟。所以到目前为止,我还是待字闺中的黄花小闺男,555555555555555。
真是麻烦的小鬼,住个房间也挑三拣四的,老大要房间是蓝色的,说他只有在蓝色的地方才睡得着;老二在睡水床,说睡其他的床会失眠;老三要有落地窗的房间,说那样可以在晚上看星星,要不然晚上睡不着。等陪着他们安排好房间,我都已经累得四肢无力,倒在床上便睡着啦。

02
学姐,不要走,别离开我。我暗恋了三年学姐向我挥了挥手从我眼前飘走,我赶紧追赶过去,一把抱住了她的纤腰。哇,好细的腰啊,把我美的冒泡。我深怕学姐从我手中飞走,使劲的抱住学姐。咦,不对哇,学姐什么时候这么矮,好像她的腰也没有这么细啊。我连忙张开惺忪睡眼,天,让我死啦吧,我抱住的竟然是三个小鬼之一。
“你——–你是———-?”在早晨我越发分不清哪个是哪个。
“舅舅,我是沃啊,你以为是谁?不会是你刚才叫的学姐吧。”沃带着恶意的笑看着我。
哄,我的脸一下子红得就像某种野动物的PP,把头赶紧埋进被子里,真是无颜面对江东父老,我暗恋我学姐就够啦,我竟然把我的侄子当成我心中的学姐啦。
我清了清喉咙,抬起头问:“沃,怎么是你?洛跟治呢?”
“洛说他是老大,叫你起床的事不应该是老大来干,治说他最小,应该保护弱小,叫你起床的重任就落在我的身上。”
我哦了一声,连忙起床换衣服。
“哇,好棒的身材。”咦,我怎么听到沃的感叹声?我回头一看,沃正用欣赏的眼光盯着我看,我低头一看。我倒,我一直有裸睡的习惯,以前无所谓,现在有这些小鬼在,以后得注意点。我连忙冲进浴室,并对着沃说:“你先下去,等会我就下来。“之后,听到关门我就专心的开始换衣服。
当我从楼梯上走下来,就看到三个小鬼已经坐在餐桌前等待我的到来,“你们想吃什么,我来跟你们做。”洛要三明治,沃要煎蛋加香肠,治却要炒饭。半个小时后,我把他们要的早餐放到桌上,他们立刻开始吃了起来。看到他们吃得高兴,我也非常有成就感。自从父母在我小时候过世, 我就跟姐姐靠着父母留下的保险金过生活,自从姐姐嫁给姐夫后,我有时一个人生活,就学会了做饭,平时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感觉好孤独。现在看到侄子们能欣赏我的手艺也不错。

03
这样的生活过了一个月,小鬼们也没有发挥他们的恶魔本性,还都挺听话,这令我非常欣慰,心想他们也没有姐姐所说的那么可怕嘛。唯一美中不中产的就是那个叫沃的小家伙自从那天早上起,每天晚上都要挤到我房间跟我挤一张床,说什么怕冷,有我这个暖炉才睡得安稳。我问他怎么不跟哥哥弟弟们一起睡,他说他们都很冷,没有我暖和,我只好无奈的放弃说服他,让他跟我一起睡。
刚开始沃非常安份的睡在我身边,渐渐的他就像个八爪鱼紧紧的巴着我睡,每天早上起来就会看到他一脸幸福的趴在我身上,我也只有摇摇头把他的手和脚从我身上拿来开,起床梳洗,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月。
某日早晨,我感到原本安份的小手在我身上游走。最开始是我在胸前的两点上揉搓,然后慢慢看爬上我的腹肌,渐渐往下延伸。我拿起手阻止不安份的小手慢行,并无意识的道:“沃,够啦。”哪知,另一支小手却对着我胸着的红点使劲一掐,我立刻惊醒过来,抬头看向向我动手的人,眼光充满疑惑。
“舅舅,我是洛,不是沃,沃那家伙现在正跟治在一起呢。”洛生气我弄错了人,抬手握住了我的分身。天,任何男人在早晨都有冲动的时候,而此时正是我的软弱抬头的时候,洛开始发现我的脸色变啦,他此时却发挥了他恶魔的本性,开始前后移动他的手。
洛看着慢慢在他手中变化的东西,蓝色的眼睛开始变成深蓝近黑。我连忙叫道:“洛,放手。”可是洛硬当是没听见,并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我挣扎想拉开洛的手,洛却道:“你要再动,我就叫沃跟治上来看看他们的舅舅在他们大哥手上发泄的样子。”
我只好放弃挣扎,心想反正他们还小,只是充满好奇心,只要过去就好啦。刚才非常紧张,现在精神放松,一下子什么感觉都上来啦。血液一下子都涌上了我的分身,感觉全身热呼呼的,这和平常看A片自己做感觉全然不同。一双不大不小的手紧紧包裹住我的分身,时快时慢的运动,使我脑海时哄的一声东击西炸开啦。

04
“啊——-嗯———–”我轻轻的呻吟喘息,脑中一片空白,感觉到高潮就要来临啦。谁知正在快速运动的小手却停下来,我抬起迷蒙的双眼看着洛,洛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不知名的东西。顿了一下,洛又开始运动起他的手,“啊”的一声,我在洛的手中释放出来,乳白色的液体从我分身的顶部一泄而出。我羞愧的把头埋进床中,我竟然在我亲侄子的手中达到高潮,给我块豆腐让我撞死吧。
“砰”的一声,我知道洛离开了房间,我抬起疲惫的身躯走向浴室(主要是心理受打击,所以身心疲惫)。我把自己关在房中一天,没有下楼,也不知道那三个小恶魔是怎么度过一天的。
当天下午,我接到一个令相当兴奋的电话,姐姐跟姐夫N度密月回来啦,并打算把那三个小恶魔接回美国,姐姐还同时问我要不要到美国留学?我立即拒绝了她。我现在都已经这么惨啦,要是到了美国,只怕逃不出那三个小恶魔的手掌心。
得到这个好消息,我一天的坏心情一扫而空,立即下楼告诉他们这个消息,当他们三个听到这个消息后,神情忽然一暗,不过又立刻变回原样,顺从的点了点头。但洛却说道:“既然要跟舅舅分别啦,我们不如开个PARTY,你们说怎么样?”当然沃跟治两个一起点头,我想想也对,兴奋的说:“为了庆——-不,是为了纪念我们在一起生活一个月,我准备就今天晚上开个PARTY,我现在就出去买点东西,你们在家等我。”说完,我没有仔细思考他们为什么会提出这个要求就出门啦。
(汗,真是累,写字写得手痛,打字打得手也痛,而且还要想想以后H怎么写,各位大人可怜可怜我吧。)

05

我哼着小调从外面走进来,看到三个小鬼正坐在电视面前抢摇控器。看见我回来,忙跑过来帮我把手中的东西接过去。我也高兴的对他们说:“我买了些菜,晚上一起HARRY。”便洗手做饭做菜,而忽略了他们不怀好意思的笑容。
看着眼前丰盛的晚餐,想到明天就可以脱离苦海,心中无比的愉悦。那三个小鬼看出我心情不错,不知从哪变出一瓶红酒。
“舅舅,我是洛,你今天看来特别高兴哦。那就喝一杯吧,干杯。”洛还没等我喝,他就已经一口干尽杯中红酒。这,未成年的小孩子能喝酒吗?还是我老啦,太落伍啦?我眼睛充满问号,不会是生活在外国的小孩特早熟吧,我突然想起早上的那一幕,脸刷的一个又红起来。
“舅舅,你不会这么不给面子吧,我们明天就要走喽,而且我都已经喝完啦,你的酒怎么还没动啊?”洛用他那蓝汪汪的眼睛看着我,我就感觉好像一条可爱的小狗狗再向我乞怜,我最拒绝不了可爱的东西啦,想也没想就拿起桌上红酒一饮而尽。
哪知不喝还好,一喝沃跟治也跟着向我敬酒,说既然老大的酒我喝啦,那他们的也不能不喝,我只好连干两杯。咦,天花板怎么在转?头好昏啊!咚,我眼前一黑,昏啦过去。

(这章好少,主要是在想下章写点有H的,不知道怎样写才好。)

06

昏迷中,突然有一双唇压在我的唇上,开始是轻轻的像羽毛,渐渐的加重,到后来竟然伸出舌头分开我的嘴唇,并缠上了我的舌头,“哦—嗯—-“我无意识的呻吟,我心想八成是学姐看我思念过度来安慰我,这一定是个梦,既然是个梦那久不要好好的享受享受啦。我试着伸出舌头,学着刚才入侵者的样子,伸入对方的口中。哇,不愧是学姐的嘴巴,真是甜极啦。同时感觉胸口一凉,一双手袭向我胸前的红点,时重时轻的揉搓 。而且下半身也感觉处在一个软软的包围中。天,我要愤鼻血啦。我肯定是在做春梦,我一定是在梦中跟学姐做爱做的事。我的分身在软软的包轩中,我试着挺身配合,但感觉不对啊,怎么有个东西绕着我的分身打转而且好像那个软软的包围还会自己动,就像婴儿在吸奶瓶一样啊。同时感觉到胸前两点也失陷在一双嘴唇中,那一双唇猛力的吸咬着。学姐应该没有这么多嘴吧。我已经从春梦中惊醒过来。我竟然看到那三个小恶魔趴在我身上?????一个正在与我的嘴吻得死去活来,一个正在虐待我胸前的小红点,另一个只看到一个黑色的头,却明显的感觉到他正含水量着我的下半身。哇,哇,哇,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的初吻竟然葬送在小鬼的口中,我的初吻可是要留给学姐的啊(这个时候还在想着初吻,自己要被吃啦都不知道,真是单“蠢”啊)。
“你们都给我住手,不,住口。”我连忙摇头避开正在吻我的唇。正想使出我爱的教育,却发现我的手和脚步已经被绑在床架上,整个人成大字被绑在床上。
“洛、沃、治,快开我,我可是你们的舅舅。“想利用身为舅舅的尊严令他们听话。不过显然是我的想法太过理想话。
“舅舅,我的嘴真甜,嘿嘿,吻你的时候你竟然还伸出舌头回应。你不会以为刚才是哪个学姐在吻你吧,我可是听沃说你把他当学姐抱哦。看你青涩的样子,就知道是你的初吻。好棒喽,舅舅的初吻是属于我的。”看来吻我的是治,听到他的话我满脸通红简直就想昏过去算啦,真是不想活啦。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1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5)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恶魔侄子上倒霉舅舅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1. #1

    呵呵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哈哈

    fffgg3个月前 (03-23)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