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超吊直男军人表姐夫

初一的时候,带大姨飞往哈尔滨前往表姐的家。表家是典型的南方嫁北方。

大姨一开始是极力反对的,甚至以死相逼,据说是后来表姐夫多次上门。大姨看表姐夫一表人才,人也可靠,这才勉强同意了这门亲事。不过让表姐答应,一年至少回来两次。

不过今年表姐刚生了二胎,大姨没办法只得亲自飞往东北看表姐了。家里人都不放心大姨一个人出门,姨丈又有三高,不适合出远门,所以,我理所当成,成了那个壮丁。

对于成为壮丁这事,我是比较抗拒的,在我的印象里,东北冷得要死,晚上睡觉还得睡炕头。我一直怀疑,我睡觉老处乱翻,万一被子被烧着了,不会将自己自焚了吧? 不过唯一的好处,就是听说表姐夫长得很帅。

三姨这个小丫头形象得天花乱坠的。至于我,不好意思,出国留学三年,刚回来没多久,还真没见过表姐夫。听说还当过十多年的兵,现在的单位,也是退役后分配的。不过对于三姨家的小丫头,我是没多少信心的,上次遇到一个送牛奶的中年大叔,她都能夸上半天。

到哈尔滨,一出机场,远远就看到表姐在和我们打招呼。身边还跟着一个高大的男子。我顾着冻,根本没有看清他长什么样,就急急从行李箱找出外套给套上。

“妈呀,快冻成狗了。” 我打着哆嗦说道。

身边传来一个爽朗而又亲切的声音:“走吧,我们快回去,家里就暖和了。”

我和大姨上了车,本来想揣摩一下,表姐夫长什么样,结果表姐夫在开车,我也总不好伸着脖子去看吧。不过声音倒是蛮好听的。

车上,就听到冻坏了的大姨一个劲地埋怨表姐:“南方找不到男人了吗?嫁这么远,要冻死她吗。”

结果表姐也只是嘻嘻大笑,轻挽着他表姐夫的手,头轻轻倚了过去,“南方没有这么疼我的男人。”从她的笑容中,我能看出,她过得很幸福。

到表姐家,我才发现, 东北和我想象中有点不太一样。

一栋独立的三层楼房,里面的装修也很现代化, 家里面也是很暖和。应该是开了暖气。

“表姐,北方不是烧炕的吗?不是有供暖吗?”我问得有点傻。

表姐哈哈大笑,“想什么呢,你以为还是电视里那种土炕,还面铺着碎花被子那种呀?”

我有些不好意思挠头,“我还想见识见识那种呢。”

“只有农村才有那种了,过几天带你去农村看看。”表姐夫拿出行李进来,开口说道。

我抬头望去,只见一个一米八几的壮实男人呈现在我面前,不胖,不壮,只是胸前微微凸起的胸肌证实他当过十几年兵。有一点健康的黝黑,但五官真的很俊朗,特别是笑的时候,眼睛都好像带着笑意一样。

“嘭嘭嘭…….”我似乎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了。三姨家的丫头发,总算没有看走眼了,这倒止是帅啊,简直是天菜。难怪表姐死也要嫁到这么远的地方……..“你好,表姐夫,我叫沈于健”我不善交际,但这一刻,我就只想好好在他面前表现。

“你好,我叫林锐鹏”表姐夫显得落落大方,和我握了手。

“好了,你们别那么客气了,都是自己人。”表姐倒是有点看不过去。带着大姨去看她的小女儿。大儿子好像已经跟着她公公婆婆回农村去过年了。 “锐鹏,于键这两天就叫着你,了第一次来东北,好好带来玩玩,知道不。”

“知道了。”表姐夫答应得很爽快。

第二天,表姐夫就带我去了哈尔滨的市内,在很多著名景点玩了一大圈,打了卡。

其实一整天,我都有点心不在焉的,反正我觉得,只要有这个大帅哥陪着,去哪里都有一样。不过心里最后的一点理智还是有的,他是我表姐夫,我表姐后半辈子的依靠。可千万不能动什么歪心思。何时况人是直的,这万一…….多尴尬,不要乱想了。

傍晚的时候,表姐夫说他有个老战友聚会,问我要不要一起去?不去就先送我回家。

我听到是兵哥哥的聚会,当然兴奋不已。客气问了几次方便不方便,然后就当仁不让地跟了去。

聚会的人倒是不多,一共就七八人。

“林大屌,什么时候好上这口,还带了个小帅哥来。”席间,一个叫林楚天的家伙坏坏看着表姐夫开玩笑。

“色胚,别胡说八个道,我小舅子,人家是留过学的海归,别土里土气的,吓着人家了。”

“哦哦,是小舅子,别介意,我说错话,自罚一杯。”叫林楚天的家伙倒是豪气,七八分满的白酒,一口就闷了下去。我当然也只是微笑说不介意了。

席间,众人有来劝我酒的,都让表姐夫给档了下去,“不行,小健不会喝酒,何况一会他得送我回家呢。他的份,我一并喝了。”就这样,表姐夫一只顶俩,将我的份也给喝了下去。其实我想说, 我也挺能喝的,不过看表姐夫这维护之情,心里倒是暖暖的。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1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公众号:nanlangshe001
赞(9)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超吊直男军人表姐夫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