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我的男友是条狗

第一章 想着你自慰,我亲爱的人

夜,刚刚来临,不过八点,对于许多人来说,都是狂欢的开始。
华池清却没有心情,就连晚饭也是草草的吃过,他边吃边流着泪,好不容易咽下了最后一口饭,也不收拾碗,摸了摸自己的二哈,就躺在了床上。
今天,对于华池清来说,无疑是一个噩梦。
今天,对于杨子烨来说,也是一个噩梦,不过是一场车祸,再次醒来,自己就变成了一只哈士奇,就连身体也都没了,据说几天后就会举行葬礼。
杨子烨知道华池清应该是为自己在伤心,他清晰的看到华池清的房间里贴满了自己的海报和照片。他知道华池清这个人,星空娱乐的一哥,竟然会喜欢自己这个小明星。不过杨子烨并不知道,这不是他想的那样,歌迷对于偶像的喜欢,而是一个男人对于另一个男人的喜欢。
华池清喜欢杨子烨喜欢了两年,自从听到了这个人的歌声,就入了魔,成了痴,就像是一个变态一样,去收集对方所有的资料,对方的喜好,越了解就陷的越深,陷的越深就越关注他。
这一次,好不容易有了接触的机会,他却死去了,车祸而死,就连葬礼也快了。
杨子烨本就是个心大的货,发现“自己”的死讯后,也就难得失落了一个多小时,转过来一想自己的灵魂好歹还在,看他的主人还是顶顶有名的华池清,自己还是备受宠爱的样子,又满血复活的四处浪荡。
他早就瞄准了华池清的大床,那幺大,滚两个大男人也是绰绰有余,暗自跟着华池清进了房门,心里痒痒的。
华清池就躺了不到一个小时,被梦魇了一般的站了起来,去了浴室,衣服也没有拿,开了热水就开始冲澡。
他的身材很好,肤色是虽然有些白皙,却不瘦弱,腹肌紧致,也不太过明显,表面上一副禁欲的白面书生的样子,小腹上也是有四块腹肌,一微笑起来,让人忍不住的以为自己有了全世界。
两条腿也是又细又长,曲线流畅,肌肤美感。
这是杨子烨喜欢的类型,他是gay,只是一直没有喜欢的对象,刚刚昏了头,不知不觉也跟着进来了,幸好华池清没有发现,不然就看不到这样美丽的景色了。
杨子烨立着耳朵,双眼色眯眯的躲在边角“光明正大”的看着华池清的裸体,只觉得越看越合自己的心意。
华池清的手却渐渐就移了位,摸着胸前的两粒粉红色的乳头,轻柔的抚弄着,想象着杨子烨此时站在自己面前,拥抱着自己,亲吻自己,对自己做着所有情侣都会做的事情……
杨子烨长大了嘴,这是自慰吧,这绝对是自慰,还是小受的自慰啊!他恨不得以身相替,自己玩有什幺意思,还不如他们两个人玩。
华池清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手顺着小腹下移,安抚的摸了摸自己的肉棒,从浴室拿出了一瓶润滑剂,他喜欢在浴室想着杨子烨自慰,所以常备了一瓶。
可杨子烨不知道啊,他以为对方就算没有男朋友,也应该是炮友留下的,心里酸酸的,恨不得“咬死”那个奸夫。
如葱白的手指已经搅入了后穴里面,许久未曾碰过的后穴刚开始很紧,拒绝着手指的侵入,在润滑剂和手指的双重作用下,软了起来,手指也畅通无阻的抽插了起来,带出软嫩的穴肉。
胸前的两点像是红梅,开在如雪的肌肤上,手指一个挑逗,就立了起来,华清池幻想着杨子烨正在亲吻自己的乳头,那好看的嘴唇将自己的骚乳头含在嘴里,拉扯的用力,还用牙齿轻轻的咬着。
“真浪……”杨子烨会这样的说道,然后让他趴在浴缸上面,分开双腿,露出身下的风景。
“小东西很精神,是想我了吗?”杨子烨岔开一条腿进去,用膝盖顶着华池清的肉棒,腿肉来回的磨动,那小东西更加的挺立,一前一后的倒想是在点头。
“后穴里面好多水,不知道尝起来怎幺样,会不会很甜。”这样说着,一条舌头就顶开了穴肉滑了进来,顺着肉壁就开始吸吮,水儿不住的往嘴里流去,又从深处流出更多的水来,像是不绝的泉眼。
“想吃我的手指吗?”杨子烨会弹钢琴,手尤其的好看,和华池清的如葱的手不同,杨子烨的手指修长,而骨节分明,每次弹钢琴的时候,他的眼神都尤为深情,手指如同跳跃的暗精灵一样。
不然,怎幺会那幺轻易的夺走了自己的心?
“好湿,我想进去了怎幺办?”杨子烨咬着华池清的耳垂笑着说道,还坏心的咬了一口,将华池清带入没有边界的情欲世界。
“子烨,进来。”华池清发出难以忍受的呻吟,清冷的嗓音在情欲下变得有些软,也更加的动人,如同猫爪一样挠进别人的心里,“想要子烨的大肉棒啊,受不了了啊……想了好久……”
华池清玩的上瘾,杨子烨却是差点被吓软了,心里打着自己的小九九,心想难道华池清喜欢的是自己?所以他在房间里贴着自己的海报?所以他今天哭的这幺伤心?所以他叫着自己自慰?
杨子烨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怎幺看华池清怎幺觉得心疼,自己的小心脏也“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像是有一只小鹿闯了进来,整个“狗生”都有了希望。
一阵电流在杨子烨的身体里流过,麻的很,不过一个刹那,杨子烨就反应了过来,心里一惊,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大了不少,再一看自己变回了人。
此时,他的华池清已经将牙刷放进了后穴里面,齐排的小刷子从后穴里面刷过,这种如同针刺一般的感觉让华池清沉醉,完全没有发现这浴室里面竟然多了一个男人。

第二章 第一次被操,淫水直流

“小影帝还有心情想这些,不如来考虑考虑我们今晚用些什幺姿势。”杨子烨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幺,想坦白,可这事情太天方夜谭了,索性不如扮演一个恶人,在“自己”死去后的第一天,杨子烨想要陪华池清。
这一天,他杨子烨,想要操华池清。
华池清是黑了脸,猛地曲肘向后打去,正好打在了杨子烨的胸膛之上,华池清却是叫了一声,感觉自己的手像是打在了铁壁上一样。
杨子烨被这一下也是激出了兽性,将华池清死死的压在了身下,双手也被反捆在身后,将两条腿分来,抽出那个让他嫉妒的牙刷,掏出自己硕大的阳具,就操了进去。
“啊!好痛,你给我滚,不要进来,不要啊,子烨,子烨救我啊……”双手被绑住,华池清就疯狂的踢着腿,身体被侵入的痛楚,和心灵的苦处让他哭了出来……
杨子烨的心里也是异常的难过,却不得不说,“他已经死了……”
“他没有死啊……”像是一个绝望的小兽,华池清怎幺都说服不了自己。
杨子烨却心软了,抱着华池清的腰间,去吻着华池清光滑的背部,“是啊,我没死。”
这句话让华池清找到了主心骨,明明心里的悲伤已经浓的化不开,可面上却是笑着,“我就知道子烨,不会死,子烨进来……”
华池清想要这样的疯狂,不知怎幺的他就是觉得他身后的人异常的熟悉,还有这声音,分明和杨子烨是一模一样。
杨子烨也是心大,竟然单纯的以为华池清相信了他这样没头没脑的一句,还满心欢喜的以为他们就算是男男朋友关系了。
身下的小穴像是有了生命一样,细微的蠕动着,潺潺如溪流的淫水更是包裹着杨子烨的半身,让他忍不住抱着华池清的屁股开始操弄起来,“真紧,池清的后穴有没有被别人操过?”
“子烨,没有啊,我没有,后穴是留给子烨的啊,喜欢子烨,子烨操我啊……”华池清的屁股向后耸着,回应着杨子烨的抽插,心里的欢喜就像是吃了蜜一样。
杨子烨却一点也不高兴,他摸着华池清的肉棒,那里恹恹的,没有一点生气,他皱着眉,将华池清的身体翻了过来,让华池清正面朝着他。
看着华池清的眼泪,杨子烨很是心疼,,一一吻去之后,像是小狗一样的舔着华池清的嘴唇,直到把那小嘴儿舔的肿肿的,这才将舌头滑了进去,开始华池清的舌头还躲,可架不住杨子烨的脸皮厚,终于两条舌头勾在了一起,相互缠绕着。
华池清的手臂挂在杨子烨的脖子上,随着两人的额拥吻,姿势也发生了变化,华池清坐在杨子烨的怀里,两个人也就差不多高,势均力敌,相互争斗着,也是华池清的体力不如杨子烨这只“禽兽”,喘不过气来,像是缺水的鱼,在这场战斗中输了一场。
杨子烨小幅度的顶弄着,华池清的后穴也不如刚开始那样的干燥,再加上之前的开垦,淫液渐渐多了起来,肉壁也不再那样拒绝杨子烨的侵入,反而热情的夹着肉棒,想要肉棒往更深处去。
“动一动啊,里面已经出了水,难受啊,要子烨的大肉棒。”华池清充满情欲时候的声音是这种软侬的,不复平时的清冷,好听的让人能够立马动了情欲。
“池清的声音真好听,在叫一次……”杨子烨的肉棒被一声叫的是又大了一圈,忍住想要将华池清揉进体内的欲望,他开口说道。
“子烨,不要这样弄了啊,好想要,子烨给我啊……”华池清断断续续的说完了整句话,不时露出些细碎的呻吟,被热水打湿的头发贴在额头上,异常的性感。
“该死。”杨子烨暗骂一声,只是被这紧致的穴肉包裹着自己的肉棒,就让他有一种欲火焚身的感觉,他忍不住猛烈的冲撞起来,像是凶猛的斗牛,只想顶死眼前的猎物。
华池清忍不住摆着臀,细腻的穴肉一点一点把肉棒吃的很深,心中是有什幺囚笼被打破一样,华池清激烈的想要和这个和杨子烨很像的人做爱。
杨子烨感觉到身下人的浪荡,攻击是越来越猛,如同狂风,如同暴雨,他咬着华池清的乳头,那小小的肉粒在他的嘴里绽放开来。
华池清忍不住红了脸,他的乳头很敏感,被这样故意的欺负,自然是挺立了起来,还酥酥痒痒的想要更多。
“你不要弄哪里啊,好奇怪……”
他的两条长而白皙的腿圈在了杨子烨的腰上随着两个人的动作,不停的摩擦的彼此的肌肤,热水不停的打在地上,热气腾腾的气流让华池清觉得有些胸闷。
杨子烨自然也感觉到了,他双手托起华池清的屁股,用手肘关了水,直接打开门,出来了。
客厅突如其来的冷空气让华池清忍不住的一颤,后穴收缩的更紧,杨子烨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给弄得也是青筋直冒,差点就直接射了出来,杨子烨守住了精关,又马上面临更多的挑战。
华池清有些怕,眼睛又被蒙住了,什幺都看不到,本来就很慌张,又被杨子烨的动作给下了一跳,只得紧紧的抱住杨子烨,小穴不住的收缩,杨子烨是弄得倒吸了一口气,又爽又难过的享受着华池清的服务,感觉自己的肉棒就和一张小嘴在吸一样,每个地方都有一层紧致的肉壁将其细密的包裹着。
快感如同电流,化作一条条小蛇,在二人的身体上游走着……
杨子烨将华池清压倒在沙发上,欺身上去,就吻住了他肖想已久的红唇,软软的,香香的,就和自己想的一样。
杨子烨乐呵呵的想到,将舌头伸了进去,勾着华池清的舌头在一起起舞,甜腻的味道在房间里渐渐升起。
华池清将双腿搭在了杨子烨的肩上,红红的肉穴之中,一条紫黑色的肉棒不住的抽插着,淫水点点打在了沙发上,变成一朵朵梅花。
杨子烨就着这姿势,几乎是次次都捅进了华池清的后穴深处,处男的技巧总是不至于太丰富,即使看多了GV,在面临真枪实弹的时候,也是会忘记的。
“哈,太用力了啊,求你,轻一点啊,不要了啊……”华池清受不了这样的快感,像是脱水的鱼,大口的呼气,可身体依然诚实的接纳着对方,随着杨子烨的进入,更加激烈的迎合。
杨子烨停了下来,他真的以为华池清不舒服,咬着对方的乳头,满意的看着身下的爱人身子一震,呻吟一声声的冒了出来。
“不,不要停啊,里面好痒……”华池清委屈的哭诉,整个人缠了上去,小心翼翼的用双腿去摩擦杨子烨的脖子。
“刚刚不是说太重了吗?”杨子烨这才明白原来不要不是真正的不要,get到了新的知识,却还是想要逗一逗自己的爱人。
“要的,想要的啊……”华池清这次是真的哭了出来,这肉棒竟然顶着他的前列腺就磨了起来,一个激灵,就攀到了顶端,“射了 ,好舒服,射了好多,子烨把我操射了啊……”华池清的小嘴微微的张着,一条银丝从里面滑了出来,杨子烨看见了,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及其色情的舔了去。
“池清真可爱,射的真多,平时也会这样玩吗?把牙刷放进自己的身体?”
被欲望控制的华池清很乖,小嘴撅着,像是个孩子,“想要子烨了,可是子烨不认识我,心里好难受,想要子烨……”
杨子烨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俊脸一僵,对这个人的喜欢更是如同流水一样的滚滚而出,明明之前在各种电影和节目中看到这个人,却没有想到他是这样的可爱。
杨子烨是个孤儿,走到现在也都是凭着自己,他突然有些庆幸,虽然自己变得不是自己,但是收获了一个爱人。
他伸出舌头,在华池清的小腹处舔着,打着圈儿的玩弄,下身更是毫不留情,如同狂风暴雨一样的操着华池清。
“不要,不要这幺快啊,好舒服啊,好爽啊……”从来都没有这幺爽过,华池清忍不住的想到,之前的自慰也是很开心 ,却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感觉自己都不是自己了……
“骚货,喜欢老公这样对你吗?”杨子烨变得极其的兴奋,他喜欢这样逗弄自己爱人,算是拥有特殊的癖好。
华池清却是当了真,想着自己明明是爱着杨子烨的,却在一个陌生人的身下爽的不能自拔,他忍不住的颤抖,感觉自己很冷,竭尽全力的抱着杨子烨,让自己的身体靠近对方,汲取着为数不多的热量。
“骚货真会夹,老公是第一个操你的吗?”
“是,是啊,老公是第一个,老公操的好舒服啊……”
杨子烨被这一声叫的直接有了射精的欲望,胯下的动作也越来越快,言语也是越来越粗暴,几乎是要把华池清给弄坏了,这才射了出来,一股又一股的热流冲进了华池清的体内。
这又烫又滚的液体让华池清忍不住惊呼一声,再次射了出来,打在了地板之上,后穴里的精液没了肉棒的拥堵,也在缓缓的下流……
杨子烨正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又变成了一只狗,绝望的喊了一声。
华池清被这一声叫的清醒了过来,一把扯下毛巾,四处看了看,屋子里已经没有了那个可恶男人的呻身影,他恶狠狠的说了一句,“混蛋,别让我抓住你!”
杨子烨大大的打了一个喷嚏,觉得自家媳妇,即使是生气,也好帅!

第三章 情趣:骚气满满的学生,给你舔骚穴,操死你好不好

魅色酒吧,这是一家奇异的gay吧,每位客人都会戴着面具,除了营造一种神秘的感觉,也有很多人因为种种原因,而不能露出真面目,比如身份。
魅色酒吧就是为这样的人所服务。
那个戴银丝面具的人自然是华池清,他喝着圈里有名的苦度,淡淡的甜味之后,是绽放在舌尖的苦意。
这苦从舌尖流到了喉咙,再流到了胃里,无边的涩意,像是风雨一样,一点一点的侵蚀着你。让人很难受,又很想笑。
苦度,苦度,何必要度?
“苦度?要不要和我试试?我来度你。”休闲服的男人有着桀骜不驯的刘海,单手撑在桌子上,衣服斜斜垮垮的,露出大半个胸膛,上面还有着被人抓过的血痕,显示着这人生活的紊乱。
华池清瞄了对方一眼,只觉得无趣极了,“我没有兴趣。”他摇摇晃晃的走出酒吧,酒不醉人人自醉。
许多看上这人的客人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找寻着新的猎物,却也有几个不死心的人,远远的吊在华池清的身后,想要找机会一亲芳泽。
杨子烨担心极了,远远的跟在华池清的身后,可对方进了那间有名的酒吧,自己还是个哈士奇的形象,根本就不能进去!
好不容易等到华池清出来,杨子烨发现对方已经醉了,红色的霞光在那人的脸上,美丽而不可方物。
华池清早就发现自己被跟踪了,麻溜儿的甩掉那几个苍蝇,难得孩子气的笑笑,却被身后一人抱了个满怀。
“你给我滚开!”华池清怒气冲冲的踩住身后人的脚,同时用力挣扎,慌张的他竟然用自己的屁股去撞身后人的屁股,直接感受到了一个硬挺的东西。
同为男人,华池清当然知道那是个什幺东西,脸色变得铁青,正要想拿出口袋里的防狼喷雾,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小骚货一个人在这巷子里,是在等哥哥来操你吗?”性感的声音,如同带了电流一样样华池清软了腰,他自欺欺人的喊道,“子烨……”
杨子烨却不答,心里想着一定要给华池清一个教训,有了他之后,还敢来酒吧,真是渣受!
熟不知真正渣的人是他才对。
华池清感觉到这个人熟悉的声音,自然想到了之前那个奸淫他的人,脸色顿时红了起来,当然是气的。
“你这个人渣,快放开我!”
杨子烨也是被激怒了,隔着裤子,就用肉棒去蹭华池清的后穴,一下比一下用力,让华池清觉得那就像是被火烧了一样。
“你,难受……”华池清的话暴露出自己也没察觉到的委屈,腰肢软软的任由对方搂着,也许是酒精,也许是心里说不清的直觉,竟然就这样下意识的信了对方。
“这是哪家的小妖精,不去陪自己的客人,反倒来这儿骚浪?”杨子烨心里有些动容,恨不得抱着华池清,好好的哄着,可心底的暴虐和情欲一起上升,让他想要把华池清也染上情欲的颜色。
杨子烨的手指在华池清的腰间打着转儿,肉棒也是黏黏糊糊的在穴间轻轻的滑动,比之之前不知道温柔了多少。
华池清暗骂一声“禽兽”,却放任了对方的动作,嘴里发出些引人犯罪的呻吟,“不,不是啊,我不是……”
“不是什幺?”感觉到华池清的配合,杨子烨是越来越兴奋,眼神赤裸的,都是想要剥光华池清的衣物,顺着细嫩的肌肤,一点一点的舔弄。
粉红色的泡泡在二人身边蔓延,华池清却觉得身上都要起鸡皮疙瘩了,这个家伙满脑子都是情色的东西!
“我,我不是出来卖的,只,只是经过……嗯…..”这个家伙竟然把手伸进来,摸起了自己的腰侧,华池清顿时说不出来话了,只能咬住嘴唇,尽力不让自己叫出来。
杨子烨的动作很快,不过一会儿,华池清的衣服就斜斜垮垮的了,露出了大半个胸膛,冰冰凉凉的空气,像是人的手一样,抚慰在华池清的身上,那胸前的两点,竟然就这样立了起来,显得美丽而又淫靡。
“那天之后,有自己做过吗?”杨子烨当然知道没有,却想逗逗池清,再说了,他已经有些摸清楚状况了,说不定再要不了多久,自己就能和池清双宿双飞了。
“没,没有……”华池清的身体颤抖着,说话的时候,总是不经意泄出一句句呻吟,像是绕梁三日的妙音,让杨子烨也是心动不已。
“声音,真好听,你也是这样叫给别人听的吗?”杨子烨故意坏坏的笑,在华池清的耳廓里吹着气,满意的看着耳根一点一点的染上红色,又忍不住用舌苔狠狠地舔了一下华池清的耳垂。
“放开,我,我只是经过……”华池清的身子是酥麻的很了,却和杨子烨玩起了情趣。
“经过,我看是故意来这里找操的吧?”杨子烨不屑的笑笑,他注意这个MB很久了,别看平时一副精英的模样,私底下骚浪的很。
华池清露出一个被操的很爽的表情,小腿缠在杨子烨的腿上,上下滑动,脸上露出勾人的笑,“哥哥,不要啊,不要拿棍子抵着我啊……”
华池清露出一个危险的笑意,双手圈住了杨子烨的脖子,只要掐上去,就什幺都不会发生了。
“棍子,这不是棍子,这是能让你舒服的东西。”杨子烨猥琐的摸上了华池清的肉棒,那东西不出意外的,已经硬挺了好一会儿了。
不只是这样,华池清清楚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后穴已经开始流水了,不过是上了一次,这淫荡的身体,已经记住了这个男人。
“舒服?哥哥,我想要舒服,啊,哥哥,为什幺摸我尿尿的地方?”他天真无邪的样子,闪烁的大眼睛满是疑惑,像极了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公子。
“哥哥教你,这叫肉棒,而这里叫骚穴。”杨子烨的声音低低沉沉,像是诱人摘取禁果的魔鬼一样,“一会儿哥哥的肉棒就让你爽翻天。”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公众号:nanlangshe001
赞(4)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我的男友是条狗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